正在閱讀
脫離常規的形體與失落的美好:舟越桂×須田悅弘雕塑藝術

脫離常規的形體與失落的美好:舟越桂×須田悅弘雕塑藝術

也趣藝廊透過「刀尖的優雅Sharp Grace」一展推出兩位叱吒藝壇的日本當代雕塑大師─舟越桂(Katsura Funakoshi)和須田悅弘(Yoshihiro Suda)的經典之作,展覽將集結兩位藝術家的素描原稿、版畫,與難得可見的立體雕塑,共同疊砌出他們的創作脈絡。
今年8月,也趣藝廊將透過「刀尖的優雅Sharp Grace」一展推出兩位叱吒藝壇的日本當代雕塑大師─舟越桂(Katsura Funakoshi)和須田悅弘(Yoshihiro Suda)的經典之作,展覽將集結兩位藝術家的素描原稿、版畫,與難得可見的立體雕塑,共同疊砌出他們的創作脈絡。
知名音樂人暨收藏家姚謙(右)與雕塑藝術家舟越桂(左)和舟越桂作品合影。(也趣藝廊提供)
雕塑藝術先驅舟越桂的告白
舟越桂的創作靈感源於各色各樣的人體。人類形體的弧度之於舟越桂是窮盡一生的探索,在刻鑿的過程中,藝術家透露自己讓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創作,為作品注入鮮活靈魂與湧動能量,雕刻出的形體總擁有異於常人的姿態,不確定是否有受到16世紀義大利矯飾主義風格的影響,舟越桂的雕塑往往帶有誇張外型,肢體修長的有如巴米加尼諾(Francesco Parmigianino)的《長頸聖母》(The Madonna with the Long Neck)混合著詩意及神秘的外型,呈現出一種既怪誕又優雅的矛盾。這位與草間彌生(Yayoi Kusama)、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並列日本國寶的藝術大腕,可說是日本現當代藝術界重要的雕塑先驅,作品不但被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等40餘所國際美術館典藏,更曾風靡於德國卡塞爾文獻大展,以及威尼斯、聖保羅、雪梨等國際間重要雙年展;然而,即便在如此輝煌展歷之下,舟越桂仍以馬拉松跑者般堅定不移的心審視自我,在探索人性的同時持續往前方邁進。
舟越桂《The Another Sphinx》,彩繪樟木、大理石、皮革,100×54×34cm,2010。(也趣藝廊提供)
「領略在日常中遺失的角落」須田悅弘詠嘆空間的如詩之歌
而帶觀者重新領略日常中所遺失的美好角落的,則是須田悅弘對空間大宇宙的解惑。當進入須田悅弘創造的空間,猶如闖入虛無之境,觀者往往漫步在展場其中,卻遍尋不著鎂光燈下的焦點。須田悅弘以精湛雕工創造薄如紙張,僅有掌心大小的木質花朵與枝椏,不以「數大便是美」的方式凝聚目光,其絕妙之處在於,他刻意將作品單一地靜置在空間之中,空間轉換為作品的一部分。觀者往往在轉身之際,於高牆、邊角或建物縫隙中,偶見那不起眼花草的巨大求生力量,衝擊挑戰了觀者對於空間的感知與全新目光。其創作初心,源於他對現代生活步調過快和美好事物易被忽略的惋惜感嘆。
兩人究竟如何以創造臻於完美的精神境界,無外乎在於對特定事物近乎瘋狂的執著與迷戀,我們特於展覽揭幕前,邀請到曾經收藏過舟越桂雕塑作品,更曾在這位傳奇木雕大師首次親臨台灣時擔任與談人的知名音樂家姚謙,透過他的文字引領讀者們走進雕塑大師的靈魂深處,感受日本當代雕塑大師們在創作歷程中,如何遊走在刀尖下的精準洗鍊,以恰到好處的力道拿捏與精神永存的圓潤優雅。以下為姚謙(簡稱姚)與舟越桂(簡稱舟)進行深度的藝術交流內容。
舟越桂《Solitary as a Forest》(側面),彩繪樟木、大理石,112×50×30cm,2015。(也趣藝廊提供)
舟越桂《Solitary as a Forest》,素描、 鉛筆、彩色鉛筆、紙,113×91cm,2015。(也趣藝廊提供)
姚:您向來以「人」為創作主題,前期的木雕作品偏向寫實,鑿刀下的人物大多穿著日常服裝;但到了後期,創作開始超越日常範疇,將更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意象具象化呈現在創作之中。想了解最早的創作概念是什麼?
舟:比起製作身邊的普通人們,並安靜地呈現出來,(脫離日常的人體)反而比較能做出精神層面上深刻的作品。比如將軀幹製作到肚臍之下為止,它呈現出的是一種未曾出現過的人類形象。而且我認為若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的話,就能做出唯有我才能做出的藝術。
姚:您後來從宗教神話形象找形象來創作,為何會有這樣的改變?
舟:人類內在擁有精神(心靈)的存在,因此我試著將那些在表層上沒有的精神性表現出來,並嘗試以可用肉眼看見的型態去製做出來。人類頭腦中有一個廣闊的世界,在這個精神世界中,人的型態可能如同山一樣巨大,因此有些作品會呈現出一個山形的軀幹。
姚:您在創作具象人物跟抽象人物上有什麼差別?
舟:我其實沒有特別意識到這兩者間的差異。我創作這兩種類作品的最終目標,都是為了能感受深刻的精神性。
姚:您最近的創作脈絡似乎又回到真實人物,甚至把自己放進來,是因為甚麼緣故而有這樣的變化?
舟:我總是在思考著什麼是存在人內心的精神性,什麼是人所必需的東西。我將其化為型體,附著在身體或是讓它漂浮在大腦的周圍,在這過程之中,我也開始在想製作「夢」這件事;於是我塑造了一個自己在空中飛翔的形象,這數年間我常常在夢中看到這樣的場景。雖從難以從外部觀察,但「活著」這個狀態,就好比是一個抱著許多重要東西的站立人像,我常常覺得自己能明確地看到這個型態。
須田悅弘《Haizawa》,木頭彩繪,尺寸可變,2018。(也趣藝廊提供)
須田悅弘《Rose》,木頭彩繪,尺寸可變,2008。(也趣藝廊提供)

刀尖的優雅

展期:2019.08.23 – 09.15
地點:也趣藝廊

 

也趣藝廊、姚謙、舟越桂( 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