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倘若我們還能爬出去,以藝術轉化香港人最後一搏的牆紙:「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

倘若我們還能爬出去,以藝術轉化香港人最後一搏的牆紙:「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

目前於鳳甲美術館展出的「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其中白雙全展出的「噩夢牆紙」系列案例,其中一例社會案例的主角即是林榮基。
單獨囚禁時,坐在鐵窗下看書,陽光把影子和鐵柵投到地上,我有時生起幻覺,只要穿過影子,就可以逃出去;當窗外下雪,飛舞的雪花形成漩渦,盯視良久,我想像成蟲洞,倘若能爬出去,走進洞裡,穿過時空,就能重獲自由。
——取自林榮基回覆白雙全的短訊,《2019.03.28 我和林榮基先生的短訊》
香港即將不是我的家
6月12日,香港立法會原定將二讀通過《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編按),大批香港市民一早便湧向金鐘香港政府總部,示威者佔領龍和道、夏慤道路面之際,導致金鐘一帶交通癱瘓。「反送中」示威運動目前已演變成第二次佔領運動。香港政府於今年2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曾因「銅鑼灣書店」事件遭到中國通緝與軟禁的店長林榮基,選擇避走台灣,他這項離鄉的選擇,正因香港政府一旦通過修法《逃犯條例》,他將隨時可能被強制引渡至中國受審,台灣成為林榮基暫時避走的他鄉。
「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展覽開幕時,藝術家白雙全(右)為現場觀眾導覽,而左方戴帽者為林榮基。(鄭慧華提供)
2019年6月,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拍攝於金鐘軍器廠街口,望軒尼詩道。(CC BY-SA 4.0)
白雙全的作品《LTK壁報板》與後方《噩夢牆紙》。(鳳甲美術館提供)
目前於鳳甲美術館展出的「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其中白雙全展出的「噩夢牆紙」系列案例,其中一例社會案例的主角即是林榮基。白雙全「噩夢牆紙」系列開始於2014年,已進行長達五年之久。「雨傘運動」失敗後的沮喪與絕望感,幾乎吞噬他創作與生存的動力,藝術家開始上法庭聆聽各種判刑的過程,並在期間以半自動技法和書寫,記錄法庭當時關鍵的場景與氣氛,他透過此種近身觀察社運人士的形象、身體、處境的繪畫紀錄行為,去感同自身與社運人士經驗與本質的疊合,在當下忠實記錄自身情緒的波動,最後再將這些私密與象徵性的塗鴉,轉化為空間裝飾牆紙上的符碼,透過形象設計與轉換,讓這些濃縮案件事實與情緒的圖像,張揚又隱蔽的被置放於公共空間當中。
白雙全《噩夢牆紙(KCCC2556-17#4)臉譜內的風景》,壁紙,尺寸依場地而定,2019。(鳳甲美術館提供)
永遠的終局之戰
白雙全透過這一系列的創作,緩解對於傘運後香港處境的絕望感,以藝術形式來面對政治體制失望的創傷感。2015年底香港發生銅鑼灣書店五人消失事件,銅鑼灣書店店長及創辦人林榮基在過關深圳時,被便衣帶走,之後輾轉在浙江寧波被軟禁,並被迫認罪,後於被移轉至廣東韶關,並被安排到當地圖書館進行勞役工作,之後他被獲准返港探望家人,但條件是他必須把銅鑼灣書店客戶資料帶回中國,林返港後召開記者會,說明被失蹤的過程與真相。
白雙全《手稿(LWK190320A):蟲洞》(左)與《手稿(LWK190320B):8-3-1-5-平-面-圖》(右),相片,各70 x 54cm,2019 。(鳳甲美術館提供)
白雙全於後,曾對林榮基進行深度的訪談與對話,即便他避走到台灣後仍持續。訪談他在寧波與韶關空間與經歷的記憶,並請林榮基畫下當時囚禁空間的地理位置、空間配置、家具等細節,白雙全再藉由這些訪談的文獻、敘述、繪圖等,重製出書櫃家具、帶有事件符號的壁紙,尤其展覽現場擺放尺寸詭異的書櫃,狹長與刻意不方便拿取的設計,與書店販售禁書被箝制的困境,皆有所呼應。
「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展覽現場。(鳳甲美術館提供)
一個概念,兩種表述
「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的首展於2017年的Para Site藝術空間呈現,此次則與鳳甲美術館共同製作,雖延續當時在香港展覽的架構,但卻重新針對台灣現狀提出新的創作方案,策展人周安曼表示當初她針對展覽要來台灣,提出了撤退的意象,也顯示台灣在各種歷史處境中,最終都成為一個提供最後底線的撤退之島。而白雙全的回應方式她認為是直接且貼近現實的,「但藝術的轉換其實有各種不同表現的可能,這也是選擇Chris Evans作為對應的原因,即便我認為他們在思考藝術與質疑藝術的方式蠻雷同,但透過展覽仍可以看到在面對社會經驗與觀察時,藝術家思考與創作技巧的差異。」
Chris-Evans《成規的濫觴》,噴槍繪圖裱框、日本柳杉碳化上油,2014。(鳳甲美術館提供)
Chris Evans的創作脈絡,一直都在挑戰人和人之間社會結構,他會設計許多作品的細節,去和社會各個階層的人交涉與合作。步入展間即可聽到其作品《Jingle(鳳甲美術館)》,是一組提供職業想像的配樂,藝術家每次都會評估合作單位的財務狀況,來判斷該邀請的階層是農民或是白領會計師,此次與台灣雞農合作,模擬雞隻的聲音,作為作品的配樂。另外《成規的濫觴》則是其擅用的創作方式,邀集各種職人為一英國左派報紙品牌重塑的溝通過程;《安聯人壽,台北,夜與日》則是回應周安曼提出「台灣作為一個撤退地點」的概念,Chris Evans也思索著台灣到底是提供了一個怎麼樣的形象?讓人會覺得撤退至台灣會是個好的選項。藝術家進入到台灣的保險公司辦公室,畫出由辦公室看出去的景致,那是一般台北城尋常大樓的風景,試圖藉此探討這座城市到底是販賣何種憧憬?而選擇保險業,也是保險業總是在販售人生的不可測與危機感,企圖說服客戶購買保險,藝術家嘗試將這種危機和保全的概念與台灣的意象作連結與對話,材質的選用也是商業廣告經常使用的噴槍繪製方式,也帶有去除筆觸痕跡的客觀圖像。
Chris-Evans《安達人壽,台北,夜與日》,噴槍繪圖紙上裱框,每組 159.2 x 112.4cm,2019。(藝術家與杜塞多夫 Markus Luettgen 畫廊提供)
Chris-Evans《安聯人壽,台北,夜與日》,噴槍繪圖紙上裱框,每組 159.2 x 112.4cm,2019。(藝術家與杜塞多夫 Markus Luettgen 畫廊提供)
雙個展的策展技法
環視「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展場,兩位藝術家的作品沒有刻意被區隔的感覺,作品協調地彼此呼應並構成展覽的整體,這當中策展人的角色又是如何統合與呈現最後的全貌?周安曼表示,她試圖避免傳統的策展模式,要有既定的策展論述與框架,她更傾向展覽是與藝術家的開放式合作關係。而自從在Para Site藝術空間策劃出此種雙個展形式,她便很喜歡這種非群展龐雜,但又非個展聚焦感的操作尺幅,她對於作品與藝術家間也不會刻意進行區隔,作品與作品間都有彼此對話的空間。
「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展覽現場。(鳳甲美術館提供)
作為兩位藝術家中間溝通的橋梁,她會在互通兩端的作品進度與訊息,但又要達到彼此不互相干涉的平衡,每件作品可以相互呼應,也可以獨立發展。這是這個群體第二次一起工作,在默契上也更加成熟,在量體、材質、美學上的討論與對應都更為順暢。「我無法說有明確的方法論,有時候都是一種判斷,哪時候多一點,哪時候少一點,我比較是中間拉著那條線的人,有時候鬆、有時候緊,會期待這三個人的有機體還能如何成長?」周安曼認為此次展覽,感覺不到刻意或是湊合的態度,也在於三人都更熟悉彼此的工作模式,也磨合出可以共同創造的模式。最後,周安曼也談到這個展覽,同時希望觸及關於詮釋視線的討論,每個議題都可能有其可以微觀與巨觀的部分,而雙個展的規模,也試圖呈現此種視線與詮釋的差異。

編按 香港立法會原訂6月12日上午11時二讀《逃犯條例》修訂,但因立法會外聚集數千示威民眾佔道,強力要求政府撤回修例。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接近11時時宣布更改會議時間,具體時間則尚未確認。
「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展覽現場。(鳳甲美術館提供)

Chris Evans、白雙全:雙個展

展期:2019.06.01-07.28
地點:鳳甲美術館
地址: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166號11F

 

張玉音( 281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以及Podcast節目「ARTbience藝術環境音」製作統籌。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