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宇宙到祭禱的永恆之光:「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正式開展

宇宙到祭禱的永恆之光:「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正式開展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由策展人王嘉驥以藝術家的同名作品《遠方的行星》為題策劃而成,集台灣、香港等重量級收藏家與相關機構之藏品,精選出趙春翔不容錯過的80餘件精彩作品,其中包括油畫、水墨、裝置等作品,展覽現場除了平面繪畫與立體作品外,並以文件、手稿與小尺幅習作與藝術家使用過的繪畫工具,有系統地梳理藝術家的創作內涵。
繼2017年「無極之美:趙無極回顧展」,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今(12)日隆重推出藝術家趙春翔「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
趙春翔與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系出同門,皆是杭州藝專的校友,他們都是華人現代藝術先驅林風眠的門生。「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是繼2004年於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生命之光——永恆的追尋者趙春翔」之後別具規模之個展,由策展人王嘉驥以「遠方的行星」為題策劃而成,集台灣、香港等重量級收藏家與相關機構之藏品,精選出不容錯過的80餘件精彩作品,其中包括油畫、水墨、裝置等作品,展覽現場除了平面繪畫與立體作品外,並以文件、手稿與小尺幅習作與藝術家使用過的繪畫工具,有系統地梳理藝術家的創作內涵。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開幕。(攝影/張玉音)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開幕。(攝影/張玉音)
遠方行星的啟航
出席「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的台中市文化局長張大春表示,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是台灣美術館的重要的亮點,是許多香港、新加坡等文化旅客指定造訪的美術館,期待美術館透過舉辦趙春翔的藝術展持續為台中帶來藝術亮點。
亞洲大學創辦人蔡長海也在致詞時表示,非常感謝典藏藝術家庭簡秀枝社長大力促成趙春翔藝術大展,透過策展人王嘉驥深入研究趙春翔的藝術生命,將其艱困中的創作精神和藝術思維提供給觀者,其中他以藝術對抗命運的意志力相當動人,亞洲大學作為面對社會的窗口,但也謹記向在地推廣美學的責任。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開幕,現場嘉賓合影。(攝影/許雲喬)
亞洲大學校長蔡進發也表示,很感謝透過簡秀枝社長的藝術動員,將趙春翔這樣重要的藝術家帶到中台灣來,美學教育是亞洲大學創校就非常重視的特點,特別注重對於人文素養的尊重,因此美術館的設立是大學重要的文化設施。此次,透過趙春翔坎坷的人生歷練與身心的藝術突破,傳達趙春翔經歷不凡的人生,淬鍊出他特有的藝術風格,這次也特別有許多藏家公開趙春翔的重要藏品,是個難得的機會。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開幕。(攝影/張玉音)
將趙春翔放回藝術史架構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幕後的重要推手典藏藝術家庭簡秀枝社長,一早便在記者會前再次巡繞展場,很感動趙春翔的藝術作品能在普立茲建築獎得主安藤忠雄(Tadao Ando)所設計的美術館展出,安藤的幾何美學也與趙春翔作品的幾何風格有所呼應。自稱「趙迷」的她,對於趙春翔的藝術充滿熱情,但相比於收藏的熱切投入,她特別感謝策展人王嘉驥以其理性的藝術史專業,將趙春翔再次拉回藝術史的架構,客觀地論述其藝術地位與價值。
簡秀枝也提到趙春翔是引領她進入藝術產業、相當關鍵的藝術家,最終接下典藏雜誌社專營藝術媒體,在經營典藏的20年來裡,她見證藝術市場的蓬勃,但也認為市場價值與藝術價值不一定同步,「很多優質的藝術在市場至上的引導下,不見得被看見,或甚至是被埋沒了,期待透過專業展示的梳理,我們慢慢將藝術史的遺珠一件件呈現。」
趙春翔《群鶴(訓子)》,紙、水墨、壓克力彩、畫布,72x91cm,1974。(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提供)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簡秀枝特別被趙春翔對傳統價值的守護感到佩服,並在中西合璧的大問題上,曾經用力地將這道門給推開,並在媒材上有所突破,在中西藝術語彙上有創造性的嫁接與使用,讓後世的創作者能有路可循。「身為趙春翔的收藏者我不該自私地把他作品都鎖起來,這些好作品可以供予趙春翔之藝術高度更公正的評價,也建立他在美術史該有的位置與架構。
展覽策展人王嘉驥於記者會現場也表示,這次策展讓他有感如幫趙春翔辦喜事,台灣藝壇在趙春翔於1985年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個展後,其實相關討論都已經相當沉寂,對於趙春翔的藝術論述都較稀微,希望透過這次展覽,重新回望趙春翔的藝術里程。展名「遠方的行星」來自趙春翔同名畫作,他聚焦趙春翔1960年代對於宇宙情境的偏好,也予人距離、邊緣、遙遠的聯想,和其一生的際遇也有相當的呼應,也與中國的宇宙觀有所關連。而提及這次展覽的選件,王嘉驥也認為是近年對於趙春翔藝術表現最完整的集結。他以樓層分隔出趙春翔不同的核心關懷,包括壓克力彩新媒介的使用、太極與同心圓的結構、從宇宙之光到祭禱燭光等主題。王嘉驥透過回溯趙春翔的創作生涯,將其再次放回中國現代藝術發展脈絡中,將展品的選擇成為重要的學術呈現,進而了解趙春翔的美學追求和創作性的成就。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趙春翔《玫瑰風暴》,紙、水墨、壓克力彩、畫布,145x163cm,1962。(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提供)
自我挑戰與創作的實驗革新
進入「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除了細緻規畫趙春翔畫作各母題的展間,藉由時期的分類能更深入理解其藝術核心。更能體會藝術家在創作中勇於挑戰媒材、技法與風格的創新能力。他擅以水墨、水彩、油畫、雕塑與裝置藝術等媒材,並以硬邊色域、拼貼組合與顏料潑灑等形式創造維度空間,展現氣韻生動的混融大度。從趙春翔的作品不僅能看到中國傳統水墨、書道的筆墨氣韻,同時融合太極、易經卦象等精神更是延續中國繪畫中具哲思的想像。晚年更以實驗性的精神挑戰自我,透過改畫突破個人界線。這些複數性的使用手法,是趙春翔成為中國現代藝術史發展裡的重要推進過程,並逐漸奠定其在中國現代藝術史上的地位。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趙春翔《福降大地》,水墨、壓克力彩、紙,80.5x61cm,約1980。(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提供)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於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展覽現場。(攝影/張玉音)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

展期:2019.04.13-07.07
地點: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
地址:台中市霧峰區柳豐路500號
*備註 特展開幕茶會|2019.04.12,15:00-17:00​​​​​​​

 

ARTouch編輯部( 100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