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吳耿禎 剪花的社會拓樸
Dark Light
Dark Light

吳耿禎 剪花的社會拓樸

自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後,陝北、剪花、與民藝的意象成為吳耿禎最為人熟悉的標籤,而時尚精品空間作品的合作又是這…
自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後,陝北、剪花、與民藝的意象成為吳耿禎最為人熟悉的標籤,而時尚精品空間作品的合作又是這個名字的另一個華麗面貌,然而在這些試圖被框架、被定義的合作上,這位外觀上保持幽微質感與靦腆男孩氣的藝術家,實質上卻以一種委婉卻意志堅定、不妥協的態度,不斷推進剪紙藝術之於藝術可能的再現方式,試圖不被定義給圈限。
《一千零一夜》作品的現場呈現。(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而於尊彩藝術中心的「一千零一夜九個海一片黃昏」,是其首次以個展的形式在畫廊呈現,更具體的陳述其對於「剪紙」定義延展的企圖。
近期吳耿禎的藝術脈絡發展更明確的聚焦在創作與社會交往的關係,也許受剪紙媒介廣泛的民間與符號性的啟發,他更深掘地面對文化、群體、社會更深層脈絡的發展,思考如何透過通俗性的文化符號,再製成更詩意的閱讀,抑或散落更多人文體察與關懷。
剪紙與社會狀態的交集,很明確在去年《臨時工 一份藝術與社會的問卷》被實踐,吳耿禎邀請在火車站附近的臨時工作者和待業者,舉著藝術家個人的肖像剪影在城市場景中移動,成為流動的雕塑品,使藝術品、材料費、藝術家、臨時工、觀者成為一個小型循環的生態,物質在不同的角色下拓樸出不同的意義。
而這樣的脈絡同樣被體驗於此次尊彩個展中的作品《一千零一夜》,他以厚、薄不一的透明壓克力,壓印著一千零一張紅紙的剪花,剪紙的題材多從自身生活所思、所感出發,他將其中一版剪紙作品與他人交換文字,將剪紙透過實體郵寄,交遞於不同的交換者手上,交換者針對收到的剪紙寫下關於這張剪紙的漫想與敘事回覆。
吳耿禎|黑剪紙No.5-畫布系列 壓克力顏料、畫布拼貼、畫布 220x85x3.5cm 2015 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他的作品也從敘事的主體,成為被敘述的客體,展示現場也展出部分文字信件,補續這類圖像與文字意義的消長。吳耿禎補充道「《一千零一夜》是阿拉伯世界的民間經典,是藉由口述流傳著不斷被改編的故事,我也奢望這整件作品,經由不斷交換,全部變成文字,最後只留下文字……。」
他同時也敘述在信件來往的過程中,他察覺到相較於網路世代,過去習慣使用手寫文字溝通的交換者,對於文字本身有更敏銳、感性的直覺,感慨這類對於文字書寫的感性審美也於現代化的進程中被逐步淘汰。在同步展出的「影像剪紙系列」和《一片黃昏-中文繁體字典》中,也許對於逝去、夕照般的狀態—無論是口傳歷史、剪花民藝、鉛印字典、手寫的文字、記憶本質—有著美感上的共鳴,他轉譯這些逝去和即將逝去的狀態,使其作品質地中除了明朗的穿透外,也包裹一絲淒美的意味。
吳耿禎「一千零一夜九個海一片黃昏」個展
展期:04/11/2015-05/29/2015
地點:尊彩藝術中心
更多吳耿禎介紹:
(來源:新光三越)
張玉音 ( 252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以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