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有味道的徐悲鴻與藤田嗣治
Dark Light
Dark Light

有味道的徐悲鴻與藤田嗣治

「裸女」,一直是西方藝術的最重要表現題材之一。那麼「裸女」加上味道呢?或者是,裸女的味道,是什麼? 莫迪里亞尼…
「裸女」,一直是西方藝術的最重要表現題材之一。那麼「裸女」加上味道呢?或者是,裸女的味道,是什麼?
莫迪里亞尼《斜臥的裸女》一作,花落上海龍美術館,成為轟傳全球藝術的2015年事件。那麼,身處亞洲的我們,亞洲藝術,如何詮釋裸女?尤其在近一世紀前,西方裸女題材傳入東方,侵入了亞洲固有文化對於女性裸體的道德底線,那是當時在亞洲最衝撞的「當代」表現。
中國現代藝術史上,上海美專校長劉海粟在1917年,指導學生以女體模特兒創作,進而展出作品,在當時保守的社會引發軒然大波,名重上海的劉海粟成為衛道人士口裡的「藝術叛徒」。裸女題材,在近一世紀前,引入西方油畫創作的中國二十世紀藝術最初期,是一段值得探究的歷史。在當時,只要是裸女題材的畫作,畫布背後承載的其實就是百年前的社會氛圍與眼光,那時的當代畫作,就是此刻的現代經典。
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油畫畫布,1920至1921年作,款識 悲鴻 估價:4千至6千萬港元
領銜今年亞洲春拍季的香港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主管張嘉珍特別推出一冊二件作品的特別圖錄,收錄兩幅作品: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估價4000萬至6000萬港元;以及藤田嗣治《裸女與貓》,估價2000萬至3000萬港元。這本圖錄收錄的這兩幅裸女題材作品,堪為香港蘇富比,甚至過往的紐約、倫敦各國際專場的圖錄製作裡,未曾有過的創新。因為,「味道」進來了!
畫,有味道的。一幅近一世紀的作品,它存在、擺放、展示的地方,那兒的味道,就會附著在畫作上。像是,在酒館裡牆上的畫作,臉貼近著它,就能聞到一股揉和著煙草、酒氣與食物的獨特氣味。這是畫布「沾黏」上的味道。還有另一種味道,是作品本身散發出來的味道,這道氣味,則是更難以名狀。但今天的香港蘇富比,徐悲鴻與藤田嗣治的作品,卻有味道了。他們,透過書冊的味道,散發給收藏家。
書,也有味道的。書有書香,就像是酒,愈陳愈香。但一本剛從印刷廠出爐的全新圖錄,該怎麼帶給人們,有畫作氣味的氣味呢?為此,張嘉珍特別尋覓不同的香水,最終,她找到了一對法國的香水師夫婦。這對夫婦非常特別,他們在世界各地上山下海,尋求不同的獨特味道,調製成獨一無二,代表他們心目中不同物品的味道,甚至是不同地方、城鎮的味道。香水師為蘇富比這本專冊,升高了拍賣界的競爭門檻。
味道,難以名狀。代表徐悲鴻與藤田嗣治畫作的味道,就封入了書。調製成一種愈聞,愈是能品出不同氣味層次的香氣。張嘉珍說,每幅作品,藏家至少可以品出三種層次的味道。那麼,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一作,聞出的是草地的青綠香氛,還是女體的誘入味道?藤田嗣治《裸女與貓》,聞到的是畫中模特兒小雪(Youki)乳白色肌膚的味道,還是貓咪的慵懶,亦或是床單上混合著愛慾的味道?這一切,都烙印在這本專冊裡,等著藏家看畫聞香。
藤田嗣治,《裸女與貓》,水墨油畫畫布,1930年作,款識 嗣治 Foujita 1930 PARIS 估價:2千至3千萬港元
如果有幸,成為獲贈這一本夜場二作品圖錄專冊的藏家,首先將面臨的,就是「捨」與「得」因為,圖錄將被一件雕塑給包裹著,捨不得敲破這件雕塑,就拿不出圖錄,聞不到味道。這是張嘉珍,給收藏家出的一道題。破,而後能聞。
這讓人想起,藝術家李明維的《石頭誌》計畫。李明維創作了11組作品,每組作品,都有兩顆石頭:一件撿拾自紐西蘭冰河,一件是李明維翻模製作的石頭複本。在冰河區的石頭歷經千年萬載,銅製的石頭則來自當下的人為創作。李明維要收藏家,一顆丟棄,一顆留下,才完成了收藏。因為,當石頭分開時,擁有者就會真正開啟了「捨」與「得」的思考。這次的香港蘇富比拍賣,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與藤田嗣治《裸女與貓》兩幅作品,透過這樣的圖錄,將帶給收藏家很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以及藤田嗣治《裸女與貓》,都是美術館等級之作,創作近一世紀之前,誰能擁有他們呢?(文章/典藏投資)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