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 東南亞藝術向全世界發聲!
Dark Light
Dark Light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 東南亞藝術向全世界發聲!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橋接了最高法院與行政大廈兩大古典建築,內部空間細致入微,是當前全球最大、最精美的東南亞藝術展…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橋接了最高法院與行政大廈兩大古典建築,內部空間細致入微,是當前全球最大、最精美的東南亞藝術展館。(©Fernando Javier Urquijo / studioMilou singapore提供)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座落於新加坡市中心最精華的地段,代表國家對藝術文化的重視。(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提供)
新加坡的新篇章
如同11月22日晚間,李顯龍對著現場逾五百位嘉賓致詞時說:「倫敦有Tate、紐約有Met,上海有上海博物館…,全球的重要都市,都有一座讓人引以為傲的美術館。在中國,幾乎每個城市都有美術館,已經有超過4000家美術館!在日本,從東京到大阪,從大城市到小城鎮,都有私人收藏家蓋起願意分享藏品給大眾的小型美術館。今天,新加坡很驕傲的,我們有了新的篇章!」十年之前,李顯龍宣布政府內閣的決議,沒有將這兩棟深具歷史意義,在英國殖民新加坡時期興建的古典建築別作他用,或是轉租成商業用途,而是煞費苦心的,決心將這兩棟相鄰的古蹟建築重新整修連接,華麗轉身為一座新加坡國家美術館!
李顯龍駐足的新加坡國家美術館,與他,與新加坡人民有著深厚的情感連結。這裡的前身是政府大廈,李顯龍之父,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擔任新加坡總理時期最長的辦公所在。也是在這裡,英國在1942年接受日本投降,結束日軍在太平洋戰爭時期的占領;也是在這裡,李光耀在1959年宣布新加坡的自治、1963年與馬來西亞的合併,以及1965年新加坡正式獨立後的第一屆政府,就在此地宣誓效忠人民。最高法院與行政大廈,位在新加坡市中心最精華的地段,而新加坡政府決定讓這處轉換為國家的美術館,因為新加坡已經體認到,文化藝術持續深耕的力量,才是新加坡持續進步的關鍵。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館長陳維德(Eugene Tan),一直是新加坡政府裡文化藝術決策的意見領袖,他在倫敦研讀經濟學與政治學學位時,就深感倫敦深厚的文化澱積與遍布的博物館,他當時就有一個夢想,希望新加坡也能有這樣濃厚的藝術氛圍。而今國家美術館的落成,恰是新加坡人民這個夢想的啟動引擎。
透過studioMilou建築事務所的巧思,最高法院與行政大廈巧妙橋接成為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提供)
這座引擎,耗資巨大。李顯龍開玩笑的說,政府機構其實也不願意在這棟古蹟裡敲敲碰碰裝修,以免影響古蹟;其實,全新建一座美術館花費的成本與心力,遠比整修連結最高法院與行政大廈還要低。這座達6萬4千平方米面積的國家美術館,比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的3萬4500平方米,以及紐約現代美術館的5萬8千平方米還要大,龐大的展館,顯現新加坡無以倫比的企圖心,她不僅是東南亞的金融經濟中心,還要成為東南亞藝術的核心!光是建築整建經費,即逾5億3千萬新加坡幣(約合新台幣120億元)。國家美術館總裁張雪倩指出,來自29國達112家設計公司競標,最終由studioMilou勝出。新加坡人民等待多年,這座美術館在新加坡國慶五十周年的此刻,正式開館,深具意義。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邀請學生在開幕之夜入館,一起在電子資料庫平台,點擊喜愛的藝術家作品資料。
東南亞藝術樞紐的野心
開幕展覽,即推出兩大兩小展覽,讓人們細細品味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野望。美術館裡,有兩大企業贊助冠名的空間,分別為星展新加坡展廳(DBS Singapore Gallery)與大華東南亞展廳(UOB Southeast Asia Gallery),由星展銀行(DBS)集團,與大華銀行(UOB)集團贊助捐款國家美術館,取得最大的兩處展覽空間冠名。在星展新加坡展廳,人們將第一次完整見到新加坡建國前後到如今的當代藝術,包括本地藝術家,以及曾來到新加坡、或是影響新加坡,或受到新加坡影響的達400件作品,逾200位藝術家的完整呈現!
在大華東南亞展廳,同樣是達400件作品,完整呈現東南亞諸國藝術家,從十九世紀到90年代的傑作,展覽名為《宣言與夢想之間:十九世紀以來的東南亞藝術》,包括自身典藏與各大博物館到私人藏家、機構借展之作,第一次如此完整有序的,將東南亞地區藝術作品,透過時間序列的對話,完整面向世人。展覽的挑戰之艱鉅,不言而喻。從深受水墨傳統影響的華人藝術家創作,到西方油畫創作理論的引進,加上東南亞諸國本地傳統的交相影響,又有不同的民族、宗教、乃至政治信仰,使得兩大展廳裡共800件作品交織而成的展覽序曲,既宏大又瑰麗,值得讓人品味探究。大華東南亞展廳裡,包括目前國家美術館購藏金額最高的作品,印尼藝術家Raden Saleh創作於1849年的《Boschbrand(Forest Fire)》四米巨作,就在前最高法院的展廳裡,述說、暗喻著印度尼西亞的歷史。
在星展新加坡展廳,推出「Siapa Nama Kamu?Art in Singapore since the 19th Century」大展。「Siapa Nama Kamu?」就是馬來語的「貴姓大名」。從展覽名稱裡,就可以見到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企圖:為東南亞這一百年來的藝術發展,完整梳理、介紹給世界,甚至重新研究、推翻既有成見,透過藝術史的研究,為文化社會的變遷再樹新觀點。這,就是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野望,從新加坡橋接東南亞地理位置中心的角色,已站穩地區經濟金融中心的地位,立志在文化藝術領域,同樣在多元文化的東南亞地區裡,成為東協十國裡的最重要發聲之處。
因此,人們可以看到徐悲鴻1939年的巨作《放下你的鞭子》,這是陳維德特別情商台灣收藏家馬維建而得以讓人們再次一睹這幅歷史巨作。對日抗戰,街頭募款的戲團演員王瑩,畫家徐悲鴻,譜寫了新加坡面臨日軍入侵,中國正對日抗戰的大戰前夕,歷史帷幕,就在此緩緩拉開。當然,還有1959年蔡名智的《國語課》畫作。新加坡在二戰後,於1959年完全自治,當時為了爭取併入馬來西亞以及讓社會更加融合,憲法規定新加坡國語為馬來語。1959年,蔡文智的《國語課》畫作,生動描繪出年輕人學習馬來語,以期讓新馬更加融合,更加團結,畫面朝氣蓬勃,恰恰見證新加坡這個處於多民族、多文化,以及外來殖民政權到自治,到獨立的前進過程。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擁有逾百幅張荔英作品館藏。左方牆面,即為此次展出的精品。
數量龐大的精采之作,流連忘返是必然。觀眾流連忘返之時,就是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向世人彰顯影響力之際。當前全球藝術世界,這座美術館是最大,亦是最具備實力的東南亞現當代藝術的研究、展覽中心,推出的藝術家展覽,必將引發學術到市場的討論。例如,開幕大展的另外兩位藝術家個展,一位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吳冠中,另一位是新加坡本地藝術家蔡逸溪(Chua Ek Kay),就是除了新加坡外,人們不了解的藝術家。但蔡逸溪之名,必將聲名大噪。國家美術館策展與典藏總監劉思偉,十分推崇蔡逸溪透過中國筆墨描繪新加坡海港街景,引領東南亞之先的創作。
印尼藝術家Raden Saleh創作於1849年的《Boschbrand(Forest Fire)》,逾四米大作,是大華東南亞展廳的重點作品。
從宏大的群展到個展,再到明年與巴黎龐畢中心與英國泰德美術館的合作展覽,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已經展現無以倫比的企圖心,要在藝術世界裡取得自己的位置。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新加坡彈丸島國,卻走在東協十國之前,站穩東南亞經濟金融中心,更要往下紮根藝術文化。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說的「Guess where I’ll be?」答案不言而喻。
徐悲鴻巨作《放下你的鞭子》。
蔡名智於1959年創作的《國語課》畫作。此作,恰是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關係的歷史見證。

“Guess where I'll be this evening? :)”

11月22日晚間,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instagram發了一張穹頂照片,讓人們猜猜,他到了那兒?李顯龍,他來到了新加坡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為這座東南亞最大的現當代藝術展館揭幕!面積達6萬2千平方公尺,結合原本的新加坡最高法院與政府行政大廈,這兩棟在英國殖民時期興建的古典主義建築,宏偉氣派的外觀,裡頭有著細致的藝術文化空間細節,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揭幕,是東南亞藝術準備更進一步向世界發聲的代表。隨著愈來愈多的展覽,以及美術館策展團隊帶領研究東南亞現當代藝術史書寫的研究面世,將帶給亞洲諸鄰邦,乃至全球藝術界新的影響與震撼。
在藝術市場,最直接的影響,即是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主力收藏,亦即是認為當前最能代表新加坡,影響了東南亞藝術的藝術家,其作品市場價值已在市場發酵,正逐步升溫。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有著最多數量的鍾泗濱、陳文希、張荔英作品收藏,透過家屬與收藏家捐贈以及新加坡政府編列的收藏預算,不只這幾位藝術家,愈來愈多的藝術家,正逐步納入國家美術館的館藏以及研究方向。東南亞藝術的崛起,不過是這短短的十年,中間曾歷經價格泡沫,就是因為現當代東南亞藝術缺乏完整紮實的展覽與學術研究。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成立,昭示東南亞藝術的新頁。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橋接了最高法院與行政大廈兩大古典建築,內部空間細致入微,是當前全球最大、最精美的東南亞藝術展館。(©Fernando Javier Urquijo / studioMilou singapore提供)
林亞偉 ( 99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