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寂靜的槍聲

寂靜的槍聲

【文、圖/金成財】 布農族是一個典型的高山原住民族,他們生活的領域,是以玉山山脈、濁水溪上游為主軸,海拔高度約…
【文、圖/金成財】

布農族是一個典型的高山原住民族,他們生活的領域,是以玉山山脈、濁水溪上游為主軸,海拔高度約介於500至3,000公尺之間。傳統的布農族社會中,男子天生要具備作戰、狩獵技能,捕獵的獵物假如能夠比一般人多,就表示此人的生活智能與戰鬥技能高人一等,將會成為部落中的英雄或領導人物。

這種生活領域環境下所產生的競爭,造就了布農族人成為天生的狩獵民族。另外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布農族人的狩獵生活完全是因為生存所需,對於狩獵的行為皆有一套嚴謹的祭儀規範與禁忌,絕不採取趕盡殺絕的掠取手段,遵循自然供需的生態法則,希望人與動物都能夠保持永續的繁衍。

從日治時代開始,深居於高山峻嶺間的布農族人因政策統治的因素,經歷過幾次的族群遷移,現今大部分的族人定居於南投縣信義鄉。被迫放棄獵場離開祖居地的布農族人,開始過著「開化」的平地農耕生活。轉眼間6、70年的時間過去了,布農族人的生活起了相當程度的變化,一些固有的傳統隨著時代變遷逐漸消失式微,年輕與老一輩的族人存有著相當大的觀念落差。

近年來原住民一些有識之士驚覺事態的嚴重性,為了保存傳統文化,大聲疾呼自我族群認同。於是尋根的祭儀活動在部落中引起極大的迴響,有些不願帶著遺憾走入歷史的部落老人,無不企盼在有生之年能夠帶著年輕族人回到祖居地尋根,試圖整理出先祖父輩早已傾倒的石板屋,並慎重囑咐家族所屬的獵場與疆域位在何處,然而眼前的獵場早已納入國家的管理體系,你只能看著深邃的山谷與溪壑,遙想祖先追趕獵物馳聘在林間的身影。族群中斷的歷史,此刻也許正熱切的在中央山脈間的某個山谷裡進行著,年輕人回到了祖居地,手上生澀地握著傳統老舊獵槍,心中仍然有著些許的疑惑,但從老人家的堅毅神情上,他們知道自己是一個布農族人,是曾經擁有眼前這片山林的主人。

原來布農族人離開了山林,也就等於放棄了自己的文化。

現在通往祖居地的獵場,每次必須依規定提出狩獵申請才可前往,路徑遙遠而艱辛,途中常常需要沿著超過70度的岩壁和碎石坡而行,山徑斷斷續續,沒有路痕,往往下方就是深達3、400公尺的溪底,有時伸腳試探,輕輕一碰,唏哩嘩啦一大堆土石滑落淵底。然而每一個人的心都是篤定的,猶如在進行一場神聖的儀式般,穩穩地循著祖先的腳步前進,是歸鄉?是狩獵?傳統與現代的傳承,在此間已不用言語了,只有彼此邁開步伐發出的聲息,及那偶爾迴盪在山谷中久久不去的槍聲。

沒有漢人政權,是不是就沒有「盜獵」這個名詞了?

有人質疑著,政府禁獵,及有關山林的管理,是完全忽略了原住民的文化傳統。他們期待著,祖居地的獵場應該分區交由原住民族管理,也許這將會是一個文化與生態永續經營的轉機。

關於金成財
擔任無垢劇團、張作驥電影劇照攝影師。曾出版《我的62個稻草人朋友》、《福爾摩沙稻草人》等攝影作品,營造的影像在質樸中有溫情、在定格的方框中具有想像空間。也是位踏實的田野攝影紀錄者,南投信義鄉布農族人,專業的影像工作者,

出處/《原視界TITV雙月刊》06期

ARTouch編輯部( 949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