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NAKED 東谷隆司
Dark Light
Dark Light

NAKED 東谷隆司

NAKED 東谷隆司 書封 本書為日本獨立策展人東谷隆司(Takashi Azumaya, 1968-2012…
NAKED 東谷隆司 書封
本書為日本獨立策展人東谷隆司(Takashi Azumaya, 1968-2012)的遺稿集。據說東谷生前有躁鬱症,最後死因不明。他死後一週年時,藝評家椹木野衣(Noi Sawaragi)在東京兩家畫廊ARATANIURANO與山本現代(Yamamoto Gendai)策畫紀念他的聯展「未來的體溫 After AZUMAYA」;死後三週年的去年秋天,則由兩位資深編輯匯集他生前撰寫的文章並完成出版。出版後的反應不錯,馬上佔了《美術手帖》書評專頁中最大的篇幅,證明不少藝術人士惋惜失去這麼有才氣的策展人,他生前的思考與文章仍繼續啓發我們。
東谷原本學創作,他從東京藝術大學研究所(油畫組)畢業後,進入世田谷美術館(Setagaya Art Museum)工作五年;此後,他陸續於從籌備到開館期的日本第一線當代藝術機構或國際大展現場工作,如東京歌劇城市美術館(Tokyo Opera City Art Gallery)、第一屆「橫濱三年展」(Yokohama Triennale)、森美術館(Mori Art Museum)等 。他成為自由工作者後,策畫動畫展「GUNDAM:為了即將來臨的未來」(從大阪三得利博物館(Suntory Museum)開始至日本其他五座美術館巡迴展出,2005-2007),及擔任「2010 釜山雙年展」(Busan Biennale)藝術總監等。東谷生前的活動範圍非常廣泛,是策展人也是藝術家、音樂家、DJ。晚年他在展演空間連接舉辦哲學、美術、音樂等領域的活動;也善用網路,在mixi(2004年建立的日本SNS)上經營自己的粉絲頁,並常於推特上發言。
看完該書的第一個感受是東谷對藝術家的感情深度,以及以「做作品」為主的寫稿態度及細膩分析。例如他在首次策畫邀請七位藝術家聯展「時代的體溫」(世田谷美術館,1999)的專文中,對大竹伸朗(Shinro Ōtake)、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田中敦子(Atsuko Tanaka)等每位參展藝術家皆撰寫4,000至5,000字以上的解說,從各種角度解釋他們的創作。而東谷一貫的獨特觀點也在該書中非常明顯,如再度重視美術在「創作」的行為本身,每個創作者所面對的日本現代美術在歷史、社會中的「制度」問題,並堅持強調(日本的)「內地」(domestic)觀點的原則。
當然他的「內地」觀點並非背反國際化只顧內地,而是在全球時代裡這麼面對/表達(非符合「異國情調」的)「內地」的思考。如2006年東京都現代美術館舉辦大竹伸朗大型個展,配合該展,東谷為《美術手帖》的大竹專題寫稿,解析為何在1990年代初,像宮島達男(Tatsuo Miyajima)或森村泰昌(Yasumasa Morimura)等日本同一代藝術家面對國際化潮流時,只有大竹漸漸退出國際舞台的理由。東谷表示:「(可見受到達達及英國普普等西方當代藝術濃厚影響的大竹)的作品中能看到的『日本』並不符合『只有在與西方的相對化下才能得到的『日本』形象』」,並檢討當時日本策展人皆未反駁這種西方的觀點,並為大竹提供反駁論點;這其實也是我們非西方藝術圈所需面對的共同問題。
東谷2011年後再沒有策畫大型展,但正如「GUNDAM」展中可見他與原作者富野由悠季(Yoshiyuki Tomino)呈現對911後的世界的看法,以及當時剛被自民黨政府提起的改憲草案與日本再軍備化的危機感。我很好奇,如果東谷現在還活著,他對日本現在的社會情況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沒機會看到他後311的展覽與論述,還是令人覺得非常可惜。
岩切澪 ( 9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