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等不到回顧展,百歲藝術家露西亞.烏爾塔多離世
Dark Light
Dark Light

等不到回顧展,百歲藝術家露西亞.烏爾塔多離世

阿嬤級的委內瑞拉藝術家露西亞.烏爾塔多(Luchita Hurtado, 1920-2020)於8月14日過世。
露琪塔.烏爾塔多(Luchita Hurtado)攝於2019年。(©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Oresti Tsonopoulos)
阿嬤級的委內瑞拉藝術家露西亞.烏爾塔多(Luchita Hurtado, 1920-2020)於本(8)月14日,在她的「百歲人瑞大展」前過世,令人難過不已。
烏爾塔多是我從事採訪工作以來,採訪過最高壽的女性藝術家。烏爾塔多繼2019年於英國倫敦蛇形美術館(Serpentine Galleries)舉辦「99歲回顧展」之後,計劃回到她前夫的國家墨西哥,舉辦「百歲人瑞藝術大展」。她1920年出生在委內瑞拉的海濱城市邁克蒂亞(Maiquetía), 1928年8歲時移居美國紐約。她在華盛頓歐文女子高中(Washington Irving Campus)就讀時開始學習藝術。烏爾塔多有過三段婚姻,29歲時,她遇到奧地利裔墨西哥籍畫家沃爾夫岡.帕倫(Wolfgang Paalen)。雖然這段婚姻持續不長,但給了她深刻的人生歷練與思想的躍升,對於精神超現實主義(Spiritual Surrealism)有著愈來愈多的研究。
英國倫敦蛇形畫廊烏爾塔多個展「I Live I Die I Will Be Reborn」現場一景。(攝影/簡秀枝)
然而,事與願違,今年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肆虐,各國鎖航、管制邊境,美術館也閉館防疫,阿嬤等不及「疫過天晴」,撒手西歸,留下長長的喟嘆。去年5月間,知道99歲烏爾塔多要在倫敦蛇形美術館舉辦回顧展,我興致勃勃,在豪瑟沃斯畫廊(Hauser & Wirth)協助安排下,專程飛到倫敦,在美術館採訪了烏爾塔多本人,並作成2019年6月的《典藏.今藝術&投資》封面故事。
烏爾塔多與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本刊資料室)
一臉娟秀優雅的烏爾塔多,當時在兒子與美術館策展人陪同下,坐著輪椅進美術館會場,她聚精會神,仔細檢視展覽現場的每一面牆與角落。聽到我來自臺灣,她的驚訝與好奇寫在臉上。除了回顧她的藝術創作生涯外,也告訴我她將於翌(2020)年要回到她闊別多年的墨西哥展覽。她豪邁爽朗,笑聲不斷,令人如沐春風,印象深刻。對於她不曾到過的臺灣,她充滿好奇,言語間流露出希望作品被臺灣美術館或藝術機構收藏的意願,她衷心期待臺灣人喜歡她的創作。
烏爾塔多《無題》。(© Luchita Hurtado, Photo: Genevieve Hanson)
當時,豪瑟沃斯畫廊負責人為80歲的創辦人烏蘇拉.豪瑟(Ursula Hauser)舉辦收藏大展「無意識風景:烏蘇拉.豪瑟私人收藏」(Unconscious Landscape. Works from the Ursula Hauser Collection)。我結束「蛇形美術館」採訪,繼續搭火車,到距離倫敦2個多小時車程的薩默塞特郡(Somerset)採訪祝壽展。我才前腳抵達,烏爾塔多隨即坐著輪椅出現,簡直讓我不敢相信。除了對於收藏她作品的豪瑟有情有義外,她昂揚的生命力,也讓我敬佩感動。在英國第二度碰面,烏爾塔認出我來,又是擁抱,又是敘舊,熱情洋溢。
人算不如天算,疫情的干擾,百歲人瑞大展無限期後延,烏爾塔多的展覽夢成了未竟的遺憾。願她在天上,繼續成就她的藝術創作,願她的笑容永留人間。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 199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