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登上太空船一飛沖天:阿莫奧克.博福的藝術市場

登上太空船一飛沖天:阿莫奧克.博福的藝術市場

Onboard a Spacecraft and Blast Off Into Space: Amoako Boafo and the Art Market
博福曾經就席勒如何影響了他的藝術這麼解釋:「我只想讓我的畫盡可能自由,席勒的作品在筆觸、人物和構圖上給了我那種的靈感。」這也是他筆下的黑人肖像畫不同於黑人受壓迫的辛酸歷史,傳達出一種俐落自信的感覺,並深深吸引觀者的目光。未來,這顆閃亮的藝術明日之星,是否會繼續締造輝煌的紀錄,值得後續觀察。

2021年8月底,一艘載著加納藝術家阿莫奧克.博福(Amoako Boafo)畫作《亞軌道三聯畫》(Suborbital Triptych)的太空船繞行亞軌道飛行。這次藝術品的劃時代舉動,是由亞馬遜創辦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創立的太空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所承接下的太空藝術計畫,而博福作為首位獲邀「讓作品飛向宇宙」的藝術家,特別以自己、母親與兒時好友的母親三者形象作為主題,並用特製顏料製作出這三件能置於火箭頂端太空艙外層的作品,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這位年僅37歲的黑人藝術家,不僅僅獲得了全球首富的肯定,也得到時尚圈的青睞。同樣是在2021年,他與Dior合作春夏男裝系列粉墨登場,也讓他成為第一位與Dior開發完整系列的非洲藝術家;在亞洲,2020年他首次以作品《巴巴.迪奧》(Baba Diop)在佳士得香港秋季拍賣中亮相,就斬獲近900萬港元的高成交價,幾年內,阿莫奧克.博福已經成為藝術圈的閃亮耀眼的明日之星,更成為藝術市場的新寵兒。誰能想的到,就在短短的幾年前,博福還在為了養活母親與祖母辛勤地作畫,以每件作品100美元的價格出售自己的作品;而現在,他的作品被收藏在國際上許多知名機構裡,並在藝術展覽會中被迅速搶購。

香港佳士得秋季拍賣中,博福作品《巴巴.迪奧》斬獲近900萬港元的高成交價。(香港佳士得提供)

博福如今的境遇,見證了藝術市場得以如何迅速崛起,以及人們開始對非洲當代藝術的興趣和需求。

藝術生涯

1984年出生於加納首都阿克拉的博福以畫像而聞名,小時候,他所居住的地方能學習藝術的資源有限,也缺乏藝術基礎設施,迫於環境與家庭因素,他從未打算成為一名專職的藝術家。直到長大後,在因緣際會之下,他受母親工作單位的一位長者贊助,為他支付了念大學的學費,讓他得以在2008年畢業於阿克拉的加納塔藝術與設計學院(Accra’s Ghanatta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2014年,博福搬到維也納,在維也納美術學院(The Academy of Fine Arts Vienna)繼續接受教育,並開始了他一系列黑人人物的肖像。此時,他也受到了維也納分離派的影響,諸如埃貢.席勒(Egon Schiele)對於人體姿態的掌握與描繪,充滿了率性張狂的意味,深深吸引了博福,促使他以此開創自己的黑人肖像畫。不僅於此,博福有著個人的突破與嘗試,他選擇用手指取代刷具與畫筆,在作品中形成了獨特的紋理,此外,他喜歡以純色作為他畫面中的為背景,襯托出人物主體的鮮明形象。

博福的Instagram頁面,許多人透過此直接向他購買藝術品。(擷取自博福個人instagram賬號)

機運轉折

很快地,轉折與機運來到。2017年他榮獲維也納榮獲沃爾特.科沙茨基藝術獎(The Koschatzky Art-Award ),2018年,曾為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繪製過肖象的美國非裔藝術家凱欣德.威利(Kehinde Wiley)發現了博福的Instagram頁面,對他的作品大感興趣,秉持著支持南非新銳藝術家的精神,威利從他那裡買了一件作品,並將這個訊息發給了幾家畫廊。最終,這個舉動促使了羅伯特計畫(Roberts Projects)為博福舉辦了一個小型個展,當時畫廊為每件博福送來的作品定價為一萬美元,在展出的隔天就已全數售出,從那時起,博福的作品漸漸打響在國際上的知名度。他的作品現在被許多國際知名機構與博物館收藏,包含紐約古根漢美術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維也納阿爾貝蒂娜博物館(Albertina)和邁阿密魯貝爾家族收藏博物館(Rubell Museum)。

水漲船高

當2019巴塞爾邁阿密海灘藝術博覽會( Art Basel Miami Beach 2019)來臨時,博福似乎已變得無處不在。他在魯貝爾家族收藏博物館的開幕典禮上受到熱捧、在博覽會上的作品幾分鐘內就已經銷售一空,隨後魯貝爾家族收藏博物館任命他為該館第一位駐地藝術家。

2020年7月富藝斯紐約上拍博福畫作《紫色的歡樂》,成交價為66.8萬美元。(富藝斯提供)

2020年,他的畫作拍賣紀錄共有23件作品,其中有13幅的成交價超過8萬美元,更有6幅超過20萬美元。2020年7月,他的畫作《紫色的歡樂》(Joy in Purple,2019)在富藝斯(Phillips)的成交價為66.8萬美元,高於其7萬美元的估價9倍之多。根據《Artnet》報導指出,2019年有更多的他的作品被私人交易,價格超過20萬美元。雖然迅速暴漲的人氣與市場,讓博福也無可避免地被捲入了藝術市場的金錢遊戲中,在他價格迅速暴漲的過程中,作品經常在短時間內被多次轉手賣出,這使得他開始更謹慎保護自己的作品與市場價格,例如通過再次買回來的方式防止作品被不斷轉手獲利,以及在阿克拉創立當地藝術家的工作室。

博福曾經就席勒如何影響了他的藝術這麼解釋:「我只想讓我的畫盡可能自由,席勒的作品在筆觸、人物和構圖上給了我那種的靈感。」這也是他筆下的黑人肖像畫不同於黑人受壓迫的辛酸歷史,傳達出一種俐落自信的感覺,並深深吸引觀者的目光。未來,這顆閃亮的藝術明日之星,是否會繼續締造輝煌的紀錄,值得後續觀察。

柯舒寧( 38篇 )

在變動很快的當代藝術市場中摸爬多年,努力將關注轉向藝術教育中。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