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從李禹煥創下韓國在世藝術家新紀錄,看韓國藝術市場的崛起

從李禹煥創下韓國在世藝術家新紀錄,看韓國藝術市場的崛起

作為單色畫派其中的一員,李禹煥因其移居日本發展的背景,更成為日本物派(Mono-ha)的理論奠基者和倡導者,可以說是形塑東方極簡藝術的重要推手,除了韓國以外,在海外有著更為人知的影響力。

8月25日,韓國重要極簡藝術家李禹煥(Lee Ufan)的作品《東風》(East Winds)以31億韓元(約合270萬美元)在首爾拍賣(Seoul Auction)售出,刷新韓國在世藝術家最貴紀錄《東風》在此前也有過上拍紀錄,2012年以約合220萬美元的金額成交,時隔九年後再次轉手,增長了1.22倍。近年來,李禹煥在韓國國內藝術市場的地位一路飆升。2020年,他的作品在韓國的總收入為149.7億韓元,成交總額甚至取代了在2019年底創下韓國最貴藝術品紀錄的已故藝術家金煥基(Kim Whanki),顯示其作品現已成為市場上炙手可熱的標的。

李禹煥《東風》(East Winds)以31億韓元(約合270萬美元)在首爾拍賣售出,創下韓國在世藝術家最貴成交紀錄。(© Seoul Auction)

崛起於1970年代的抽象風潮「單色畫」(Dansaekhwa)在市場的推廣下,一直是韓國藝術市場的寵兒。作為單色畫派其中的一員,李禹煥因其移居日本發展的背景,更成為日本物派(Mono-ha)的理論奠基者和倡導者,可以說是形塑東方極簡藝術的重要推手,除了韓國以外,在海外有著更為人知的影響力;職此之故,不同於其他單色畫派成為的市場以韓國為主,李禹煥的市場主導權更大程度地掌握在海外人士手中,在李禹煥的作品繳出如此亮眼成績之下,是否意味著國際藝術市場,再一次將眼光放在了韓國藝術身上?

李禹煥是日本物派(Mono-ha)的理論奠基者和倡導者,圖片為2009年藝術家個展現場圖。(本刊資料室)


從李禹煥到韓國二級藝術市場
其實,不僅是單一藝術家作品價格的抬升,整個韓國的拍賣市場也出現了可觀的增長。2021年前半,韓國本地的拍賣行藝術品銷售總額為1.155億美元,較2020年同期增長343%。作為歷史最悠久的韓國拍賣行首爾拍賣,在2021年6月舉行的拍賣會上,寫下了244億韓元(約合2140萬美元)的銷售額,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韓國最高的藝術品單季銷售額。韓國經濟日報(Korea Economic Daily)更以〈韓國藝術品拍賣銷售額飆升至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點〉為題,凱歌當前一片欣欣向榮的韓國藝術品市場:「……市場正面臨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大的繁榮,吸引了富有的投資者和藝術愛好者。」看好目前韓國藝術品市場成為新的牛市。

斐列茲藝術博覽會將於2020年9月進軍韓國。(© Frieze)

韓國一級藝術市場的前景
無獨有偶,在二級市場寫下漂亮數據的同時,一級市場早也已將眼光投向這個區域。繼倫敦、紐約、洛杉磯後,斐列茲藝術博覽會(Frieze Art Fair)也在今年5月宣布將與Kiaf Seoul合作,於2022年9月挺進韓國首爾的江南區,這也是斐列茲藝術博覽會第一個舉辦在亞洲地區的博覽會,可以看出在亞洲政局與經濟的變化之後,國際品牌仍尋尋覓覓可靠的新地點,而正在上升中的韓國藝術市場備受國際畫廊關注,也成為他們進入亞洲市場的著力之處。

對於國際畫廊來說,早在全球畫廊關注到這個地方以前,韓國本土原先就有活絡的藝術交易環境,現代畫廊(Gallery Hyundai)、國際畫廊(Kukje Gallery)和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等當地畫廊幫助建構了一個繁榮且充滿活力的市場,加之現階段一批30至40歲左右的年輕收藏群體出現,也開始為市場創造出更多的機會。且韓國也有對藝術品交易相當友善的稅制,以及比之香港更便宜的租金等,都讓國際畫廊躍躍欲試;在在都讓國際藝術界的眼光慢慢投向韓國。

韓國Kukje Gallery。(本刊資料室)

從1970年代開始,隨著群眾基礎、藏家群體、藝術市場格局、藝術品經營經驗及社會氛圍等諸多方面的累積,韓國藝術市場逐漸穩定茁壯,也從過去以單色畫派為主的市場中逐漸解放,愈來愈多不同面向的當代藝術作品百花齊放,吸引國際關注。未來韓國是否能在亞洲乃至全球當代藝術市場佔有一席之地?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柯舒寧( 38篇 )

在變動很快的當代藝術市場中摸爬多年,努力將關注轉向藝術教育中。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