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在愛與苦痛間矛盾 收藏家的複雜心境

在愛與苦痛間矛盾 收藏家的複雜心境

日動畫廊東京分館自2001年成立後,每年規畫一檔以「身分」(identity)為主題的聯展,透過日本及海外當代…
日動畫廊東京分館自2001年成立後,每年規畫一檔以「身分」(identity)為主題的聯展,透過日本及海外當代藝術家的作品,鼓勵人們重新思考自我與當代社會之間的關係。自2004年第4屆展覽之後,畫廊改採當代藝術領域人士客座策展的制度,今年第13屆由宮津大輔出任,規畫名為「我愛你…我並不愛你(Je t'aime…moi non plus)-一段圍繞藝術的愛之旅」一展,集結作品包含盧卡斯.羅根(Lucas Grogan)、薩伊夫.加里波第(Syaiful Garibaldi)、塔萬.瓦圖亞(Tawan Wattuya)、荒木經惟、飯田太、坂本和也、木兼太郎、莫依斯.基斯林(Moïse Kisling)、喜多川歌麿。
「我愛你…我並不愛你」一展現場。Installation view at nca | nichido contemporary art, photo by Kei Okano 圖/日動畫廊
雖已有策展經驗,但是次展覽是宮津大輔2017年3月離開任職30年的公司,進入藝術研究教學領域後,首次以教授身分策畫的成果。
他說:「『Je t'aime…moi non plus』是一首震撼當時歐美樂壇的經典情色歌曲,我認為它有點符合藏家的心情。不久前,我還是一名普通上班族,家境並不富有,薪水也不算充裕,在這樣的條件下想要收藏藝術品,並不容易。誰都無法隨心所欲地取得喜愛的藝術品的。就像『Je t'aime…moi non plus』這句話的意涵—一種非常矛盾卻異常貼切、又愛又痛苦的感覺—我真的很想收藏某件作品,但無法如願,忍不住產生『酸葡萄心理』。說到底,一切糾結都是因為出自對藝術的愛。」
延攬主題框架,宮津大輔是次所為標示了畫廊與藏家兩個「身分」層次的思考。由於日動悠久歷史及與歐美藝文界人士的緊密交流,藏品質量驚人,為了有所回應,宮津大輔特意挑了巴黎畫派基斯林的《Girl with flowered hat, Sanery》、日本浮世繪大師喜多川歌麿的春畫。這是其他畫廊無能共同擁有的。藉展覽見證畫廊身分,以及他與作品的相遇機緣之餘,也以這些即便超級喜歡卻永遠無法得到的博物館等級作品,來回應前述的收藏糾結心態。同時,情色畫作是回應這項以曲名作為展覽意境很重要的關鍵,因此特闢一紅色展間,擺上了荒木經惟的女體拍立得、喜多川歌麿的春畫、塔萬.瓦圖亞的水彩。
莫依斯.基斯林《Girl with flowered hat, Sanery》.油彩畫布.41×31.8 cm.1948。Installation view at nca | nichido contemporary art, photo by Kei Okano 圖/日動畫廊
即便有過策展經驗,但宮津大輔並不以策展人身分自居,原因除在於「收藏永遠是我首要在乎的事情」,也因為「無論是策展人還是大學教授,都必須擁有某些先決條件,經由外界評定及認可才能成立。但收藏家是自己的選擇。」而正是在此前提,他體認到「我愛你…我並不愛你」是個商業性展覽,而非學術發表,如何呈現一個「讓人想購藏作品」的展覽,自然成為他必須在意的面向。宮津大輔說:「由於許多藝術家都是首次在日本展出,籌備期間我和畫廊花了非常多時間討論怎麼介紹這些作品,什麼樣的視覺構成和空間配置才能讓作品有最好的呈現。唯有在策展內容、視覺表現、藏家反應都能方方面面兼顧,才是在商業空間策畫展覽最大的成就。而我的喜悅就來自透過這些好的藝術作品,促成收藏家與畫廊之間深厚長久的關係。」
陳芳玲( 6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