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北京保利十週年春拍近現代書畫預覽

北京保利十週年春拍近現代書畫預覽

名家大師佳作 徐悲鴻、張大千、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壽等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家大師,一直是書畫藝術市場…
名家大師佳作
徐悲鴻、張大千、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壽等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家大師,一直是書畫藝術市場所矚目的對象,本次推出多件優中選優之作。徐悲鴻的〈醒獅圖〉作於1935年春,寫於畫家在南京的寓所「危巢」。參照構圖可謂1939年名作〈側面〉的原型。圖中獅子身軀占畫面大半,側身作勢,蓄勁待發,瞠目直瞪,眼光凌厲,呈不怒自威之貌。右下方現尾巴一角,可猜想乃長蛇逃逸,隱出畫面,顯示了正邪不兩立,一方剛猛,一方消退。配合題詩「浩然氣可恃」,正是徐悲鴻借此激勵民心,共禦外侮的意志。該作曾為張宗憲舊藏,並三次在「張宗憲中國近現代書畫收藏展」中展出。
〈四鵝圖〉為徐悲鴻贈予在新加坡的摯友曾滄海、呂國豪夫婦的禮物。此圖描繪了四隻白鵝,雖為寫意,對於自然的觀察卻極為精微。徐悲鴻善於寫生,在對客觀自然觀察的基礎上,運用中國傳統筆墨技巧勾勒物象,中西融合。他在作品中強調物象的準確造型,塑造了四隻形態各異的白鵝,有的縮頸凝眸,有的引頸眺望,有的闊步緩行,似正尋覓啄食。鵝身羽毛蓬鬆,濃淡有致,形成「墨分五彩」的藝術效果。畫面左上角斜出竹葉一叢,墨色濃淡乾濕,富於變化,增加了畫面的文人氣質,寄託了藝術家灑脫奔放的情懷。而運筆的急徐、頓挫更顯示出深厚的筆墨功底。行筆起重收輕,濃墨寫出,潤以淡墨,力重氣靜,挺拔中有頓挫。此圖格調清雋逸麗,筆墨謹嚴,構思巧妙,布局獨特,是徐悲鴻寫意花鳥畫中不可多得的珍品。書法對聯〈英雄造時勢,微言開太平〉上款人亦是曾滄海先生,徐悲鴻的書法同他的畫一樣,從形式到內容,表現了熱愛祖國、同情人民的傾向。
張大千的〈山水二十八屏〉不僅在他作品中一套內所含畫作數量是最多的,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唯一一套。其中以設色居多,水墨次之;山水居多,人物次之。筆墨酣暢,意境深邃。每畫必題,書體多樣,有大千體、石濤體,還有隸書、篆書。〈山水二十八屏〉有臨仿,如仿吳鎮、石濤、漸江。有寫生,如〈羅浮雲母峰〉、〈羅浮鳳凰谷圖〉,更多數則為創作。此作曾為香港著名收藏家劉少旅的太乙樓三珍之一。
張大千的〈潑彩山水〉曾為紐約著名美籍華裔私人收藏家鄧仕勳收藏。題款「爰居士破墨,所謂不襲前賢一筆也」,足可見其對獨創畫法的無比自豪,及對此作的自我滿意程度。張大千潑墨潑彩畫風的開創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末,即與畢卡索會唔之後,張大千堅定了在繼承傳統基礎上的創新理念,開始創立潑墨潑彩畫風。經過長期實踐,張大千利用彩墨自身溶與非溶於水的關係和效果,施行渲染、重疊、潑灑、沈漬、流動,營造出了千姿百態的煙雲效果、山勢氣韻,使得如真似幻的抽象造型與客觀上大自然的山嵐雲霧、雲水飛動的具體形象有機、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仿王蒙《夏山隱居圖》〉為張大千1947年於成都昭覺寺所作,原作為元四家王蒙所作,張大千曾入藏該作真跡。王蒙真跡傳世甚少,據傅申統計,大千曾先後收藏至少九幅,這些自然成為他最佳的學習對象。早於1930年代,他筆下已有臨仿黃鶴山樵的作品,用功最勤、臨仿最為密集的時期應屬1940年代中後期。是時大千返自敦煌,得法於石窟藝術,又值壯歲,閱歷、眼光以至技法融貫的掌握連用,已屆鼎盛期,也是其傳統筆墨創作的高峰期。以集大成之全面技法去瞭解、汲收並重現「法門最為廣大」的王蒙的筆端造化,既是他反復演練以至通盤掌握的過程,也是挑戰古人取得成果的顯現。作品題識中,張大千盛讚王蒙原作〈夏山隱居圖〉,「幽微澹遠,絕去平日蹊徑」,為除〈青卞隱居圖〉和〈林泉清集圖〉之外的第三圖。的確,以大千臨作觀之,實非溢美之詞。大千曾多次學習臨仿王蒙的作品,但如此用心之作,亦不多見。
傅抱石〈王維《渭城曲》詩意圖〉,鏡心設色紙本,64×74公分,預估價人民幣700萬~800萬元。
傅抱石的〈王維《渭城曲》詩意圖〉原為傅抱石畫給法國外交官Monsievr Jean Colombel,其離華之前轉贈給中國親友。Monsievr Jean Colombel對中國文化藝術十分欣賞,特別喜歡收藏傅抱石的作品。1945到1966年在中國的外交生涯中與傅抱石相交甚密,藏有眾多傅抱石作品。〈渭城曲〉原是唐代詩人王維送別友人去邊疆時寫下的一首七言絕句,「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傅抱石用極簡的筆意將飲酒的友人與臨行的車馬在同一時空中表現出來,其他景物虛化,傳達出無限的詩意。
李可染的〈高岩飛瀑圖〉作於1986年,其晚年山水致力於表現山川的深厚沉雄,開始走向「詩化」之境,更加概括凝練,不受客觀物象的羈絆,從寫生走向寫意,由具象轉向抽象,就墨法而言,「黑、亮」是李可染晚年山水的特點,層層積墨與逆光法的運用,使畫面滿而不窒、重而不濁、實而不澀,從此作中頗可見之。潘天壽的〈為方幹民作夏山圖〉中,把山水與花鳥兩種畫材融成了一體,凸顯出個人獨特的山水畫圖式。體現出他不拘於南北分宗的門戶之見,熔南鑄北,重新整合傳統資源。在題材與技法上,他一改山水「畫遠不如畫近」的傳統,在近景、實景山水創作中作了重要的嘗試。
巡展陣容強大
由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蔣介石密令引領一批精品,如徐悲鴻〈四鵝圖〉、〈醒獅圖〉,傅抱石〈雲山幽居〉、〈遊山圖〉、〈空谷觀瀑〉、〈王維《渭城曲》詩意圖〉,張大千〈太乙觀泉〉、〈溪流交響潑彩山水〉,黃賓虹〈溪風淡和柔〉,李可染〈高岩飛瀑圖〉,錢松喦〈豐沙途中〉,陸儼少〈杜甫詩意〉,謝稚柳〈雲壑松風圖〉等作品,將先後前往南京、廣州、廈門、寧波、上海、西安等地巡迴展出。在南京、寧波、上海、西安等地將特設「蔣介石密令展區」,並邀請中國軍事科學院研究員劉志青、陳宇舉辦公開講座。北京保利與您相約2015春拍。
保利十週年春拍的近現代書畫,經過近半年的寰宇徵集,海內外新老藏家的熱情支持,徵集到眾多珍藏多年的精彩佳作,遴選出1000件左右的大師名家精品力作,並依據拍品本身特色和藏家需求,以大師專場、私家珍藏、名家上款、地域流派專題、畫家專題、學術性專題,以期最大限度地昭示拍賣畫作本身的歷史信息、藝術價值與人文精神,再次奉獻出一屆精彩的近現代書畫收藏盛宴。
十週年春拍推出「中國近現代書畫夜場(一)—六家臻品」及「中國近現代書畫夜場(二)—名家翰墨」,繼2014年秋拍的「騁懷—苦樂齋之夜」、「典藏—博物館之夜」的成功,今春的「典藏」版塊也將推出「苦樂齋藏畫」、「虛懷齋藏畫」兩大專場。「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錢大鈞藏蔣介石手令祕諭」、「天道惟公—陳立夫家屬珍藏重要作品」、兩大書家「于右任」與「啟功」的翰墨專題,亦將構成今春獨具特色的新看點。此外「水墨SHUIMO」、「海上風華」、「藝無南北」、「小品冊頁手卷」、「西望長安」也將延續以往的傳統,呈現出範圍更廣、風格更豐富的書畫作品。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引領眾多白石老人佳作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每一條屏縱180公分,橫47公分,形制劃齊規一,創作於1925年,為白石老人一生中最具代表性的山水畫作,同時也是目前民間可流通齊白石尺幅最大的山水十二條屏。此〈山水十二條屏〉首次公開展出時間是在1954年4月「齊白石繪畫展覽會」。隨後,1958年1月1日至1月20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齊白石遺作展」全數展出。根據畫上題跋可知這套〈山水十二條屏〉是齊白石送給民國北平醫生陳子林。新中國成立後為郭秀儀購藏,一直珍藏在黃琪翔、郭秀儀夫婦手中近半世紀之久,堪稱國寶級的畫作。
巨幅齊白石〈松鷹圖〉、〈水族雛雞四屏〉亦是難得佳作。〈松鷹圖〉為白石老人一生的創作中滿意神品。畫面筆墨縱橫淋漓,氣勢雄偉,任意揮寫,超脫奔放,形神兼備,臻於妙境。運用墨色深淺、濃淡的特點,表現出雄鷹的質感。此幅作品為雙題,齊白石在90歲後重見此畫見蒼松與鷹之長壽遂又題之雙壽。〈水族雛雞四屏〉結合了白石老人最為擅長的水族題材與禽鳥題材,河蝦、螃蟹的透明、順滑質感,小雞、青蛙的憨態可掬的動態,都表現的淋漓盡致。此外,齊白石〈花卉果蔬十開冊頁〉、〈四季四屏〉等數十件精彩畫作也將共同現身。
「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蔣介石密令及陳立夫家屬珍藏重要史料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今春拍賣中設立的「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專場,包括蔣介石密令、陳立夫家屬珍藏重要史料,得以從不同角度去回顧與審視20世紀上半葉的重要歷史。
此次上拍的蔣介石密令為國民黨高級將領,蔣介石親信錢大鈞舊藏,共二冊,共140紙,其中蔣介石所書104通,共135紙,錢大鈞手書回執二通,共五紙,時間跨度在1935年1月至1945年2月之間,涉及重組侍從室、兩廣事變、西安事變、籌備第三期廬山暑期軍官訓練團、七七事變、武漢會戰、成立航空委員會、成立飛虎隊等眾多改變中國抗戰進程,乃至改變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進程的重大事件,對於研究蔣中正與民國歷史來說史料價值。
陳立夫家屬珍藏重要史料包含了周恩來、蔣中正、蔣緯國、張學良、戴傳賢、溥儒等民國政要、文人雅士與陳立夫的通信;陳立夫當選立法委員證書,于右任、陳立夫等人聯名簽署的建議書;陳立夫夫婦收藏的蔡元培、于右任、汪亞塵、潘伯英等人的書法作品;陳立夫與傅抱石、宗其香、汪亞塵等人的書畫唱和;陳立夫、孫祿卿二人的伉儷書畫等。
徐悲鴻1939年作〈四鵝圖〉,鏡心設色紙本,101×82公分,預估價人民幣1200萬~1500萬元。
北京保利( 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