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趙無極十米巨作加持,經濟僵局裡的完美拍賣

趙無極十米巨作加持,經濟僵局裡的完美拍賣

一舉破三項紀錄,趙無極作品為秋拍注入強心針 趙無極,《1985年6月至10月》,以5億1千萬港元的成交價,榮登…
一舉破三項紀錄,趙無極作品為秋拍注入強心針
趙無極,《1985年6月至10月》,以5億1千萬港元的成交價,榮登今秋蘇富比(Sotheby's)現當代藝術晚拍之冠!這幅作品的成交,代表當前亞洲收藏家即便在現今詭譎的總體經濟情勢、美中貿易戰僵持不下之際,依然對高價精品深具信心。也為今日(9/30)夜場的拍賣作品,注入了強心針。
2018香港蘇富比(Sotheby’s)秋拍現場。(攝影/林亞偉)
9月30日傍晚5點鐘,夜間拍賣稍遲開槌,其中,排在第四件拍品的趙無極《1985年6月至10月》,此作排序屬於非常前面,並沒有安排在現代藝術專場的中後段作為壓軸,而是直接就端上最重要的主菜。5點21分,《1985年6月至10月》一作,拍賣官從3億港元開始喊價,就在全場眾人屏息以待中,電話競標台上的專家,以非常快的速度,1分鐘之內就喊到了4億港元⋯⋯,隨後,以4億5千萬港元落槌。拍賣官喊價的速度之快,讓拍場前方的電腦顯示出價的屏幕,甚至還停留在3億2千萬港元⋯⋯。在全場藏家興奮地翹首以待、等待競逐者比拚價格的期待氛圍裡,拍賣官重重敲下4億5千萬港元這一槌,成交!全場響起熱烈掌聲。趙無極這一巨作,成就了三項紀錄:「趙無極世界拍賣紀錄5.1億港元成交」、「亞洲油畫世界拍賣紀錄」、「香港拍賣史上最高成交畫作」。此一貼心的舉措,也是蘇富比夜場拍賣的首次嘗試。
而趙無極的《1985年6月至10月》,就佔這場現代與當代藝術夜場的1/3成交金額。而全場達90件拍品,也創下15億6,500萬港元的成交總額,寫下香港夜場的新高峰,打破了2013年香港蘇富比秋拍夜場,當時亞洲40周年慶典夜場時所締造的11億3,200萬港元紀錄。
趙無極《1985年6月至10月》,最後以5.1億港元成交,相當於20億新台幣。(本刊資料室)
那麼,趙無極十公尺巨作花落誰家?依現場的競爭情勢來看,蘇富比早於推出此作之際,即已有信心尋覓到接手的藏家,外界估計,此作應是進入了亞洲區內未來即將落成的企業美術館。例如今年春拍,成功於保利香港拍場,以1億8,300港元競得《大地無形》一作的買家,就是此類型的重要企業收藏家。
趙無極,已是亞洲藝術市場中當之無愧的藝術家。蘇富比夜場上半場的「現代藝術」專場,總共推出22位藝術家,總計49件拍品。其中,趙無極作品就達十件!其中,作品件數逼近趙無極的,是夜場中的關良小專題的六件作品。接著,才是朱德群、古拿溫.亨得拉(Gunawan Hendra)與阿凡迪(Affandi)各有兩件作品,其它藝術家則皆是一件作品上拍。
在現代藝術拍品裡,還有兩幅趙無極精品創下佳績,《15.12.60》一作,以4,1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4,861萬港元。《23.05.64》一作,以7,8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9,038萬港元。儘管有三幅作品流標,趙無極依然強力四射地領銜現代藝術。
趙無極《23.05.64》。(本刊資料室)
亞洲現代藝術家,精彩作品紛呈
而在晚間拍賣裡,蘇富比有許多「第一次」出現於香港夜場之作,包括亞洲現當代到歐美現當代之作。這恰也是因應這幾年,西方藝術品進入香港平台的舉措,同時,也是因應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在十年前金融海嘯後、從泡沫高點滑落後,拍賣行進行版塊的重新調整,先是東南亞、日本、韓國藝術版塊的份額加大,再來是西方作品的進入,讓整個香江拍賣成為一場綜合多元的國際盤。而從現代藝術到當代藝術這跨度近百年的創作,在當前亞洲藝術市場裡,依然還是以現代藝術佔當前較大的市場份額。
以夜場上半場的「現代藝術」專場為例,首次推出有「中國現代繪畫先驅」之譽的李仲生作品。其門下弟子創辦了「東方畫會」,包括近幾年在市場上崛起的蕭勤、李元佳、霍剛、夏陽等藝術家。蘇富比以李仲生1973年作品,估價150萬至250萬港元的《作品040》油畫,在夜場打頭陣,透過最受眾人關注的夜場平台吸睛,順勢拉抬日場的其它李仲生的作品。《作品040》大幅超越低估價的150萬港元,以46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約為564萬港元成交。李仲生於1984年辭世後,後人成立「李仲生現代繪畫文教基金會」延續李仲生的遺志,基金會更在1998年將李仲生作品及手稿全數捐贈於位於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外界估算其能在市場流通的作品非常稀少。此次,蘇富比現代藝術部主管張嘉珍,亦是希望透過拍賣,讓更多人認識李仲生的藝術價值。同時,更首次一口氣推出六幅保存狀況十分良好的關良作品小專題。其中,有著大未來畫廊著錄的《唐僧與悟空》更引起藏家爭搶,成交價為996萬港元。關良後續的效應,值得關注。此外,近年強勢崛起的林壽宇,蘇富比本場推出的《繪畫浮雕12.12.63》,估價即達380萬港元,光是估價已經躋身林壽宇作品拍賣紀錄的前五名,此作最終不負眾望以912萬港元成交。
李仲生《作品040》。(本刊資料室)
而夜場裡,既屬於「安全牌」,也是逐步緩升的藝術家,包括日本藝術家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此次上拍的兩件作品《室內》與《春》,皆取得不俗佳績。根據artprice的統計,藤田嗣治在2016年、2017年,分別取得1,896萬美元與1,764萬美元的總成交額,今年上半年更達成了988萬美元成績,近三年可說是藝術家作品正邁向新高的上升期。
與藤田嗣治同在巴黎創作,但卻只在身後得享大名的常玉,此次蘇富比推出了《盆中牡丹》,估價4,500萬港元。在常玉精品愈來愈難徵集的情況下,此次常玉的風采完全被趙無極《1985年6月至10月》的恢宏大作掩蓋,但仍然不能阻止常玉迷的舉牌。此作在亞洲區總裁程壽康與台灣區總經理林宛嫺的競逐下,由程壽康勝出,以6,893萬港元成交。
常玉《盆中牡丹》。(攝影/林亞偉)
蘇富比(Sotheby’s)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蘇富比提供)
全球藝術符碼,畢卡索《勝利者》面世
而本場另一件蘇富比力推的現代藝術大宗師帕布洛.畢卡索(Pablo Picasso)作品《勝利者》,最高估價達7,000萬港元,約合636萬美元,亦是在香港拍賣場裡,出現過最高估價的畢卡索之作;《勝利者》一作創作於1969年,屬於藝術家在1963年至1973年逝世前人生創作的最後階段。7,000萬港元的作品在香港夜場,過往一直屬於亞洲頂級藝術品的價格,但636萬美元的畢卡索作品,在畢卡索一生不斷嚐試的多變系列裡,實則並非頂尖精品。
畢卡索之作已屬於全球符碼,能擁有一幅其精品畫作,即躋身一種品味的俱樂部。但畢卡索的一、二級精品在過去半世紀以來,絕大多數已落入全球重要收藏家與美術館,進入系統性的收藏且不易釋出。於1990年代的拍賣還能見畢卡索的頂級精品,估價約落在1千萬美元範圍;然而到了2000年,頂級精品已經難以尋覓,取而代之的二級作品已躍升至2千萬美元的高估價。而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迄今,有時甚至第三等級裡的好作品,都會衝至3千萬美元的估價。今年5月佳士得洛克斐勒專拍,就出現一幅《拿著花籃的女孩》(Fillette À La Corbeille Fleurie),展現畢卡索「玫瑰時期」(Rose Period)的創作心緒,成交價達1億1,500萬美元,是畢卡索作品拍賣紀錄的第二高價。在亞洲,迄今很難出現如此等級的畢卡索。果然,畢卡索《勝利者》一作,就在估價範圍內以5,2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為6,102萬港元。
帕布洛.畢卡索(Pablo Picasso)《勝利者》。 (攝影/林亞偉)
現代藝術專場,以九成成交率落幕
此次蘇富比推出張淑芬的一組三件作品,估價35萬港元,搶發諸多藏家舉牌,成交價達217萬港元,體現了藏家對張淑芬作品的喜愛。張淑芬的先生張忠謀,這位創辦台灣積體電路的半導體經營宗師,第一次親身體會坐在拍賣廳的感覺。看得出張忠謀興致昂然,對於拍賣的門道開始有了一絲絲興趣。如果未來張忠謀也進入收藏領域,他的品味與方向,應該會非常有趣。
而吳冠中的《山村晴雪Ⅰ》,估價700萬港元,以1,9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2,292萬港元,亦是本場驚喜。上半場的「現代藝術」專場,49件拍品的件數成交率為90%,寫下11億港元成交額。
當代藝術專場,新興藝術家備受矚目
到了下半場的「當代藝術」專場,更可以見到蘇富比不斷引進、嚐試亞洲藏家對西方當代藝術作品的接納度。32位藝術家帶來的41件作品裡,以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六件作品最多,可見草間彌生當前的熱度不減。緊接著是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的三件,而曾梵志與KAWS皆為兩件緊追其後。
當代藝術夜場的首件拍品,喬治.康多(George Condo)的《阿茲特克宇宙學家》,估價500萬港元,比當前一級畫廊市場價格一飛沖天的價格還低,果然吸引買家搶奪,以1,4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1,932萬港元!續寫這兩年來的康多價格傳奇。
喬治.康多(George Condo)《阿茲特克宇宙學家》。(本刊資料室)
喬納斯.伍德(Jonas Wood)的作品《粉色植物及陰影二號》,估價450萬港元,以65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為792萬港元。而在包括亞洲新銳收藏家前澤友作(Yusaku Maezawa)等藏家的強力支撐下,近幾年價格飆升的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蘇富比推出估價2,400萬港元的《Logo》一作,以2,450萬港元落槌,本次沒有引起太大火花。
喬納斯.伍德(Jonas Wood)《粉色植物及陰影二號》。(攝影/林亞偉)
而今中國當代的領軍人物曾梵志,10月即將於豪瑟沃斯畫廊(Hauser & Wirth)於蘇黎士、倫敦、香港三處空間聯合舉行全新個展,今晚蘇富比推出其1999年經典的「面具系列」,估價380萬港元,以47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為576萬港元。另一件作品《肉》,以95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為1,152萬港元。
而今年甫於高古軒紐約畫廊空間舉行個展的郝量,是備受關注的新一代當代水墨藝術家,估價320萬港元的《殼》,果然產生強大的高古軒外溢效應,不負眾望的引發諸多藏家拚搶,以估價近4倍的1,2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高達1,452萬港元。郝量,未來在高古軒的經營下,會成為什麼樣的當代水墨代表,非常值得關注。
近年來銳不可擋的KAWS,1件大型鋁雕《同伴(休息處)》,就在蘇富比預展處的茶水休息處展出,面向小憩的藏家,展出頗具巧思。估價200萬港元,果然引發大比拚,以5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672萬港元並由台灣收藏家帶走。另一件KAWS創作的史奴比作品亦寫下504萬港元成交佳績。
觀念藝術首次進拍,當代藝術專場成績斐然
而這次預展現場,當代藝術作品最熱門的景點,莫過於《徐震超市》,大家開心的進進出出,許多人真的掏出港元、信用卡、手機支付,買下一件件空有外裝,內無實物的超市商品。可口可樂、統一香辣牛肉麵、立頓黃牌精選紅茶等,就在這幾坪大的空間開賣!蘇富比首次推出的「觀念藝術」作品,收藏家買下這件作品的所有權,未來任何的展出,都需要這位藏家的同意。此次順利以16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200萬港元。
現場非常熱鬧的《徐震超市》。(攝影/林亞偉)
此次當代夜場中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不只曾梵志、王興偉,還包括張曉剛、劉小東、劉野的作品皆順利成交,可視作中國當代藝術逐漸復甦。在美中貿易戰的僵持下,未受到經濟上的波及。而其他西方當代的重要作品,包括葛哈.李希特(Gerhard Richter)的《抽象畫802-3》以2,300萬港元落槌,但未見到現場亞洲藏家舉牌。瓊.米切爾(Joan Mitchell)的抽象之作《塞爾底》以4,800萬港元落槌,亦未見到現場亞洲藏家舉牌。倒是經過亞洲樂壇天王周杰倫,曾經在IG推薦介紹的丹尼爾.李希特(Daniel Richter),此次蘇富比推出其《俯視編年體》一作,估價80萬港元,以290萬港元落槌,成績斐然。
瓊.米切爾(Joan Mitchell)《塞爾底》。(本刊資料室)
下半場的當代藝術夜場,41件作品的件數成交率達95%,成交額為4億5,559萬港元,成績喜人。9月30日的蘇富比夜場,用史上最高總成交額,逾九成的平均成交率,帶給大家秋拍的好開局。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