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術玩具大軍壓境──達人談收藏

藝術玩具大軍壓境──達人談收藏

藝術玩具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快速飆漲,這群年約30至45歲的年輕收藏者有別於傳統的藏家特質,他們不僅會「藏」,更懂得如何「玩」,他們是藝術玩具玩家達人。2011年成立藝術玩具品牌VTSS的Vince Su即是其中一位。
2014年10月,日本潮流藝術教父NIGO®在香港蘇富比推出「NIGO:Only Lives Twice」,由蘇富比亞洲當代藝術部主管寺瀨由紀策劃的逾百件私人珍藏,不僅如數成交,更以高出預估的兩倍450萬美元締造紀錄,其中KAWS的「同伴」(Companion)系列以超過預估的6倍售出,這項成績改寫了藝術與玩具之間的界線,重新定位街頭潮流文化的市場價值。今年6月,KAWS與國際知名品牌迪奧(Dior)合作推出Dior×Kaws聯名的粉紅絨毛玩具BFF,成為鎂光燈下的亮點,從2014年起從街頭藝術衍生而來的藝術玩具,近幾年已經成為藝術市場關注的熱門話題。
藝術玩具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快速飆漲,成為藝術市場近年來的大黑馬,雖然引起不少爭議和質疑,卻也為市場帶來激勵人心的可能與想像。仔細觀察推升這波藝術玩具價格的背後,或許意味一個嶄新世代的收藏形式正在崛起,這群年約30至45歲的年輕收藏者有別於傳統的藏家特質,他們不僅會「藏」,更懂得如何「玩」,他們是藝術玩具玩家達人。
這些新興崛起的年輕收藏者共同特質是:擁有跨領域背景、熟稔商業運作、對訊息與潮流文化的掌握敏銳、擅於使用數位平台與社交媒體,關注群體之間的共鳴。長年浸淫在藝術玩具世界,2011年成立藝術玩具品牌VTSS的Vince Su即是其中一位。1976年出生的Vince(中文名字是蘇彥睿),畢業自台灣大學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雖然接受的是嚴謹科學養成,但對具啟發性模型組裝卻深深著迷。
VTSS負責人Vince Su(蘇彥睿)除了是藏家身分外也是玩具製造商和品牌經理人,從玩具迷成為推動藝術玩具產業化的一份子。圖│陳意華
談到收藏的緣起,Vince認為自己的血液裡流著父親的收藏基因。「我的父親非常喜歡收藏,小從郵票古錢幣或民俗藝品,大至明清瓷器和上千款的各式名家茶壺和紫砂壺,從小就是看著父親的收藏長大。」除了家學淵源,Vince從小就喜歡探索新鮮事物,熱愛玩具模型,從小就是玩樂高遊戲長大的。「我覺得樂高遊戲能夠天馬行空表達創意的媒材,另外對日本田宮或京商(編按1)的各式靜態模型也很熟悉,其中還包括當時極為少見的電動四驅遙控越野車。」由於熱愛拆解、組裝,他常常跑到書店購買日文雜誌躲在家裡改裝,雖然不懂日文但卻透過圖解完成組裝,不然就是泡在模型店裡和老闆「瞎混」,小學的大半時光Vince幾乎都花在鑽研模型上。「我從組裝、彩繪到展示等都嘗試過……那時候常常偷拿壓歲錢去買這些頗為昂貴的模型和大型遙控車,其實很感謝我的父母親,他們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偷偷摸摸地樂在其中。」如今過去組裝的模型和半成品都還保留著,成為兒時珍貴的回憶和收藏。
但Vince真正投入藝術玩具探索和研究是在研究所求學時期。他笑著說,念研究所時因為手上有閒錢,再加上每天做實驗的日子很無聊,所以會在網路尋找具有設計感的「塑膠作品」。台灣青年世代在1990年代深受香港文化的影響,他也不例外,特別喜歡香港設計師Michael Lau(劉建文)和Eric So(蘇卓航)的作品。不過真正讓Vince開始收藏的第一件藝術玩具則是英國插畫家兼平面設計師詹姆斯.賈維斯(James Jarvis)的《Silas Martin》,1999年底第一眼看到這款玩具即深受吸引,「James Jarvis玩具線條流利,以及由插畫延伸而來的整體概念,我很喜歡。」
英國插畫藝術家詹姆斯.賈維斯的經典作品《King Ken》。 圖│陳意華
有趣的是,這件作品的收藏過程也令人莞爾,它可是遠從英國橫越了大半個地球才來到台灣。有一天,Vince在英國留學的朋友和他分享留學生活的照片, 他在照片裡看到朋友和室友合照中的書架上有一件玩具,立刻愛上,央求朋友回英國後務必請對方賣給他,後來以新台幣數千元買下這件玩具。2000年之後,Vince在短短不到半年內就買下Michael Lau、Eric So、賈維斯、KAWS等設計的藝術玩具,開啟了他與藝術玩具的收藏史,至今在藝術玩具領域已18年,除了是藏家身分外也是玩具製造商和品牌經理人,從玩具迷變成推動藝術玩具產業化的一份子。
2000年Vince收藏的第一款藝術玩具作品,英國插畫藝術家詹姆斯.賈維斯的《Silas Martin》。圖│陳意華
藝術玩具發展的關鍵推手
藝術玩具近年來因街頭藝術的崛起而受到熱烈關注,從街頭藝術代表人物巴斯奇亞(Jean Michel Basquiat)作品在藝術市場創下天價,以及隨之而起的藝術玩具代表KAWS也成為當紅炸子雞。2000年之後全球陸續有不少塗鴉藝術家、設計師等跨足藝術玩具市場,包括美國的巴斯曼(Gary Baseman)、Futura;日本的村上隆、奈良美智,與英國的賈維斯等。
VTSS簽約的加拿大藝術家Okedoki作品《Lifesize Benny》。圖│陳意華
Vince將藝術玩具分為四大發展期:一、草創期:1998年至2004年,二、成熟期:2005年至2009年,三、產業成形並邁向成熟的2011年至2015年,最後則是從2016年發展至今的亞洲市場大爆發,主要是因為國際知名藝術家重視亞洲消費力,定期舉辦個展或限定產品發行,此舉亦將促使更多藝術玩具品牌加入陣容。他認為,從1998年到2011年期間,為藝術玩具奠定基礎的兩大關鍵推手是美國超人氣玩具公司Kidrobot和塗鴉藝術家KAWS,而在2000年之前,藝術玩具(Art Toy)概念尚未成形,當時主要是由設計師主導,所以被稱為設計玩具,也就是所謂的「Urban vinyl toy」,以設計時尚新潮感為概念出發。雖然在1998年前後,陸續有單一設計師玩具在市面上亮相,不過因為沒有大規模量產,只有玩具圈的小眾粉絲追逐,而當時具代表的是香港設計師Michael Lau和Eric So。「他們是藝術玩具的祖師爺,兩人在1998年發行一套從街頭文化衍生而來的玩具,引起年輕人瘋狂追逐,當時KAWS已經出來了,但輩分還沒他們高。」
不過可惜的是畢竟是設計師出身,市場要形成規模必須要有足夠的資金和數量,而來自紐約於2002年成立的Kidrobot則是第一家把設計師玩具量產的重要推手。「雖然Michael Lau和Eric So在1998年完成第一批的設計玩具,但因為沒有量產,無法形成具規模的商業市場。但Kidrobot不同的是以產業方式在經營,首批推出的玩具Dunny(編按2)快速走紅,隨即又找來多位設計師加入陣容,定期發行玩具,並以『設計師玩具』為名,全面啟動玩具商機。」
第二個黃金時期,則是以塗鴉惡搞聞名的KAWS發表了放大版的「同伴」後並以亮麗的銷售獲得關注。以Vince的觀察,KAWS爆紅的原因除了站在時代浪頭上外,他以戲謔和惡搞的姿態獲得了大眾的關注,加速知名度的推升。此外將作品實體化也是KAWS聰明之處,在1990年代很少街頭藝術會將作品實體化,他們通常是惡搞結束後快閃,藝術行動即畫下句點,但KAWS卻和品牌廠商合作推出實體玩具。另外,KAWS採以玩具廠商常見的操作手法,利用網路行銷激發消費者的渴望也是成功的關鍵。「其實KAWS早在1999年即與日本服飾品牌合作發行『同伴』系列,不過真正銷售成功的是2004年放大版『同伴』,他在網路上以不定期的方式發表新玩具,引起粉絲關注的策略。對KAWS的粉絲而言,因為不知道下一款新玩具何時亮相,你一定會盯著官網瞭解動態,有時候他們可能突然在禮拜三半夜發行一款新玩具,這時粉絲就會去搶,如果沒搶到就一窩蜂擠上二手市場去買。限量,意味稀有、獨特感,收藏才具意義,因為只有你有,別人買不到,而且你可能每隔兩年就得花上一、二倍的價錢把喜歡的東西再買回來,因為具保值和增值空間,讓更多人趨之若鶩。」2006年,KAWS在日本青山自創品牌Original Fake計劃每年發表限量作品,成功地將知名度擴展至普羅大眾,接著在7年後隨即結束營業,一腳踏入了當代藝術的範疇。不過隨著市場機制的成形,KAWS受到追捧的程度也與日俱增。
Vince從2000年開始收藏KAWS,當時因為喜歡它顛覆米老鼠的形式而下手收藏,這裡的KAWS作品約有90%以上是2009年之前典藏的,其中2006年完成的米老鼠解剖造型的《解剖同伴》(Dissected Companion)其創意即來自於藝術家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創作風格。圖│陳意華
藝術玩具未來趨勢
面對未來藝術玩具發展趨勢,Vince樂觀其成。他指出藝術玩具產業逐步成長的三大支撐點。一、藝術家與時尚品牌大廠合作,「藝術與時尚的結合是未來的趨勢」。例如今年KAWS剛與時尚名牌Dior展開合作,未來透過活動或名人背書、拍照打卡等,將名人效應與時尚資源做最大的發揮。其二是現在的年輕收藏者關注的品項不再是超跑或名牌包,不少年輕藏家開始透過購買藝術品為居家擺設,因為未來的居家空間不再是單純的生活空間,而是與品味相當、趣味一致的朋友聚會分享。其三是愈來愈多的藝術玩具會和收藏者的成長回憶有密切的連結,如《辛普森家庭》和迪士尼等知名卡通人物。此外像美國藝術家英格利什(Ron English)將麥當勞叔叔翻玩成發福的模樣,在玩具世界裡被玩家稱之為「麥胖」也是深受歡迎的人物,很多塗鴉藝術家大量採用流行符號引起現代年輕世代的共鳴,收藏者透過玩具回想起小時候的點滴,看到自己喜愛的玩具注入新的生命,會激起他們收藏的欲望,就像是「收藏自己過去的回憶」一樣。
幾乎所有的藝術玩具玩家家中會有一件奈良美智最具代表性的「失眠娃娃」。圖│陳意華
歐美吹向亞洲
就藏家版圖與族群而言,藝術玩具早年由歐美發跡,不過金融風暴之後歐美的規模明顯縮小,但有實力的核心藏家仍存在,只是這個趨向轉移至中國。從2014年起,中國年輕一輩的消費力大增,近年來對物質的需求逐漸轉移到心靈的滿足層次上。值得注意的是,過去藝術玩具主要族群以男性為主,而今女性收藏者的比例逐年在成長。「目前男女的比例已從8:2到6:4,中國年輕女性對設計師玩具的需求正急速增加中。她們偏好可愛、萌系、有趣的玩具,例如目前香港火紅設計師Kenny(王信明)創作的嘟嘴翹髮女孩Molly,尤其受到年輕女性的追逐。」Vince認為,藝術玩具的收藏族群這三年內是市場處於快速增長的時刻。「未來的藝術玩具會以『高品質,高單價,限定版數』呈現。為了設定門檻,單價會變高,但材質的使用愈來愈好,不再只有塑膠,會有金屬、瓷器等出現,在追求品質之下讓玩具更具收藏價值。」
編按1. 田宮與京商為日本製造商,也生產塑料模型產品。
編按2. Dunny是由Kidrobot公司創造的收藏級流行藝術玩具。Kidrobot連結了世界各地具有創造性的藝術家、塗鴉藝術家、時裝設計師,讓Dunny成為一個具有標誌性的藝術平台,通過Kidrobot提供的限量版作品,將新興藝術家的藝術性帶入公眾視線。
陳意華( 105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