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蓬勃年代──今日的全球當代藝術市場

蓬勃年代──今日的全球當代藝術市場

今日的當代藝術市場代表了什麼?有多少作品、價格又是如何?市場上行情最好的藝術家有哪些?artprice為我們統整了一份全球年度拍賣市場報告。
今日的當代藝術市場代表了什麼?有多少作品、價格又是如何?市場上行情最好的藝術家有哪些?artprice為我們統整了一份全球年度拍賣市場報告。
價格上漲,需求持續增加,名作競標激烈……在憧憬與投機之間,當代藝術市場的表現出絕佳狀態,目前所見的指標都是呈正向發展:全球銷售額推進約20%,總計18億美元,而銷售量增長17%,一年的時間裡拍出了6萬6850件當代藝術作品。
整個市場進入前所未有的激戰,藏家趨之若鶩且看來信心滿滿,以至於拍品數量雖然增加,價格依然上漲。愈來愈多在世藝術家的作品進入二級市場:超過2萬335位1945年以後出生的藝術家,已在2017年夏到2018夏之間賣出至少一件作品,這幾乎是2000/01的5倍,且比2013和2014年度高過18%。這種多樣化對時勢有所助益,但是如此罕見高漲的價格並非所有藝術家都雨露均霑。事實上,在這麼一大群創作者裡,當代藝術市場的金融實力只落在一小撮藝術家身上:在過去12個月裡至少賣出一件作品的2萬335位藝術家當中,實力最堅強的前500名創造了全球89%的收益。而傲視群雄的前三名: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多伊格(Peter Doig)與斯丁格爾(Rudolf Stingel),就包下全球成交額的22%。當代藝術的價格結構顯示,售價超過10萬美元以上的作品很少,因為它們只佔了交易的3%,而90%的當代作品價格不超過2萬2400美元(含買家佣金)。
蓬勃年代──今日的全球當代藝術市場
實力分布
倫敦、紐約、北京與香港包辦了當代藝術全球銷售額的82%,但其銷售量只佔17%。因此,至少就價值這部分來說,當代藝術市場仍由這幾個重要城市主導。紐約賣出的作品只有3300件,相當美國銷售量的28%,但是卻吃下全美95%的銷售額。巴黎(賣出5千件)、倫敦(賣出4200件)的作品交易數量明顯比紐約高,然而紐約仍是高端市場的大本營。
拍場上最轟動的成交案例都來自在紐約。實際上,2017年夏天到2018年夏天的拍賣百強裡有40%、包含前三名都發生在曼哈頓。不過倫敦亦不落人後,拍出的34件作品總成交額為250萬美元。很多城市,比如巴黎當然也想隨著倫敦與紐約,加入當代藝術高端市場的世界級新興陣營。但是,香港得力於其地理位置及法規上的優勢,看來機會是最大的。香港是打入廣漠大陸的絕佳入口,它是西方與亞洲的橋樑:不只能夠擴展至中國,還包括印度以及整個東南亞。紐約、倫敦與香港,在這3個城市能夠遇到全球最重要的藏家,且能聯合美國、歐洲與亞洲市場。
儘管美國仍是當代藝術全球市場的龍頭,紐約的霸權在這一年來卻略有衰退。跟上一年度相比,美國市場下降了16%:2016與2017年度它以7億500萬美元佔了全球收益的44%,今年稍微差一點,6億1200萬美元。相反地,英國(5億4500萬美元)與中國大陸(2億9800萬美元)則都有極佳的表現,分別提升了55%與15%。
法國的當代藝術市場,就其規模而言,在這12個月內亦累積了7100萬美元的收益,成長了81%,取得亮眼的成績。這主要是因為2017年10月20、21的佳士得拍賣會上,拍出了一件尚.法蘭索瓦與瑪麗-阿琳.普拉特伉儷(Jean-François et Marie-Aline Prat)的收藏。這場拍賣會在兩天之內共售出172件當代藝術作品,總成交額為4660萬美元;而其中一件巴斯奇亞的作品《Jim Crow, 1986》以1770萬美元拍出。順道一提,所以全球年度最佳拍賣自然毫無意外地落在巴斯奇亞的一件作品《Flexible》上,由富藝斯(Phillips)在2018年5月17日紐約拍場上賣出。此外歐洲依然分別由德國(+40%)、義大利(+31%)與比利時(+27%)穩坐全球市場的第5、第7與第10位。
蓬勃年代──今日的全球當代藝術市場
蓬勃年代──今日的全球當代藝術市場
藝術與投資
由於當代藝術的波動性使然,這段時期對投資者格外有利。這個年度前十件最佳的增值案例凸顯了當代藝術的長期表現。最引人注目的價格漲幅,是在那些作品從1990年代與2000年初期就進入拍賣市場,而近期又重新回到公開拍賣舞台的藝術家。理查.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單色笑話」(Monochromatic Jokes)系列完美展示了當代藝術無窮的金融潛力。他那幅《All I’ve heard》(1988)在2000年5月由紐約蘇富比以3萬8125美元拍出,2017年11月重回拍場時,成交額超過了250萬美元。收藏家在短短17年間取得超過6550%的增值,年平均投資報酬率超過28%。
當代藝術已成為傳統金融投資重要的替代品。以在拍場買入、且這12個月內又透過同樣模式轉手賣出的1千件作品為例,其平均年化報酬率提升8%。然其中有四成作品的價值在它們最近兩場拍場轉換間下降了,故而收藏的多樣化仍是最基本的。若在2013年分別投資10萬美元在雅克布.卡塞(Jacob Kassay)與喬治.康多(George Condo)各一件作品上(他們是市場波動性極大的兩位藝術家),根據他們的價格變動基礎,前者崩盤後者看漲,那麼如此投資組合的預期價值,在今天仍然可以達到50萬美元。
如今,當代藝術市場對投資者而言可說是個十足的遊樂場。資本最雄厚的買家,高價購入那些價格以非凡速度飆升的藝術家(通常是美國藝術家)的作品,其增值是以數十萬美元甚至是數千萬美元計。行情最好的藝術家是巴斯奇亞、克里斯多夫.沃爾(Christopher Wool)、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或是普林斯。尤其是巴斯奇亞,在年度拍賣百強裡就獨佔20件,仍是當代藝術市場首屈一指的經濟支柱。而面對美國的強勢而被刺激的中國內部市場,亦讓好幾位中國藝術家脫穎而出,拍賣百強中有20件是他們的,其中一位便是這一年內達到2260萬美元成交額的陳逸飛。歐洲藝術家在這個排行榜上較少見,除了幾位英國重要藝術家像是塞西莉.布朗(Cecily Brown)、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多伊格與赫斯特(Damien Hirst);或是德國藝術家托馬斯.舒特(Thomas Schütte)與阿爾伯特.厄倫(Albert Oehlen),及義大利的斯丁格爾。
在一些指標性藝術家的帶領下,當代藝術進入了嶄新的輝煌期。如今這個時期的創作佔了純藝術銷售額的12%,無論在銷售額或是交易數量上,都超越了古典油畫大師與19世紀的作品。
artprice.譯|陳文瑤( 6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