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2020上海藝博會:空前絕後的藝術饗宴
Dark Light
Dark Light

2020上海藝博會:空前絕後的藝術饗宴

上海西岸藝博會與ART021的如期舉辦,無疑給沉寂已久的全球線下藝術市場注入了許多希望。當今的上海看似已經取代北京成為了中國當代藝術的中心,這其中也少不了這兩場藝博會的推波助瀾。今年的上海藝博會更是與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同期舉行,作為全球最大的商業博覽會,不難看出時下中國政府希望擁抱國際交流的心態。
今年面對國際疫情的衝擊下,在11月中旬如期舉辦的「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簡稱西岸藝博會)與「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簡稱ART021),對許多參展藝廊單位來說,可能是2020年的唯一一場實體藝術博覽會。
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外場照。(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提供)
在中國入境管制,需隔離14天的情況下,部分在香港設有空間的國際藝廊工作人員都提前兩週抵達上海隔離,而在中國沒有空間的藝廊也選擇參與線上藝廊單元。這不可避免的在展會現場帶來了國際藝廊參展比例的調整——但本屆兩場上海藝博會依舊保持了相當程度的國內外陣容:以ART021為例,有超過60%的藝廊來自歐洲、北美、東亞及中東等海外市場,將近80%的國際藝廊在中國及亞洲其他地區設有展覽空間。
 
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ART021提供)
突破既往的展覽形式
近幾年雨後春筍般出現全球各地的藝術博覽會,也面臨了同質化越發明顯得問題。如今的藝博會已不再是單純的藝術品交易場所,本身也可視為一個獨特的臨時展覽空間。無論是西岸藝博會或是ART021,在VIP預覽日結束後,接下來熱鬧非凡的公眾日,也能看出在中國的藝博會除了藝術品交易外,更被視作一種讓大眾有機會與藝術近距離交流的平臺。
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提供)
今年也看到許多的藝廊展位,越來越像一個小型迷你展覽。連續六年參與西岸博覽會的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這次帶來以「形神兼備」(Gesture & Spirit)為題的群展,展出包含麗塔.亞克曼(Rita Ackermann)、勞娜.辛普遜(Lorna Simpson)、曾梵志等現代大師作品,而張恩利2020年的新作,在色彩與材料的多元表達形式中傳遞了自由流動的積極精神。
豪瑟沃斯於2020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豪瑟沃斯提供)
佩斯畫廊(Pace Gallery)的西岸藝博會展位,也以特展概念聚焦女性視角與種族文化等不同藝術主題,帶來16位國內外藝術家作品,通過廣泛多樣的媒介與創作手法,挑戰感知並呈現文化的多元性和豐富層次。展位上令人眼前一亮的有非裔藝術家薩姆.吉列姆(Sam Gilliam)在2020年創作的《無題》,可見豐富色彩垂直地灑在畫面上創造出了充滿韻律的視覺盛宴,也可見中國當代女性藝術家尹秀珍特色鮮明,由破裂的鏡面與舊衣製作,承載了記憶與情感的裝置作品《假門3號》。
佩斯畫廊於2020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佩斯畫廊提供)
藝博會也在逐漸靠向美術館的展覽級別,西岸博覽會的「Xiàn Chǎng」單元聚集19位藝術家的22件參展作品,打破展位元的空間限制,給予不同類型的作品額外關注,讓觀眾能與藝術以不一樣的形式不期而遇。其中,Paula Cooper 畫廊帶來了法國藝術家慕吉諾(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充分利用西岸藝術中心寬闊大氣的特色,製作了超大型裝置作品《礦物現實》,以粉碎的回收玻璃和大型岩石組成,觀眾可以在碎玻璃上行走並攀爬岩石。
 
「Xiàn Chǎng單元」慕吉諾(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礦物現實》( 2018), Paula Cooper畫廊。(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提供)
「Xiàn Chǎng單元」:沈烈毅《翹翹板-晃》( 2018),瀚陽藝術中心。(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提供)
疫情雖然限制了國外畫廊以及藏家的參與,但藝術與文化便是帶著其美好願景跨越國界,讓國內外藝術家能借此機會相逢相聚,延續藝術與文化的全球交流。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首度參加西岸博覽會,聯手中法藝廊、策展人,以及藝術家共同推出兩個項目:與法國藝術史學家、瑪摩丹美術館(Musée Marmottan Monet)常務副館長瑪麗安.瑪蒂俄(Marianne Mathieu)以及策展人、中國藝評家朱朱合作項目《第一天,每一天》,作為慶祝莫內《日出.印象》這幅印象主義繪畫的開山之作首次在中國的亮相,目前正在上海Bund One Art Museum展出。另一個項目則是與貝浩登(Perrotin)、Nathalie Obadia畫廊、阿爾敏.萊希(Almine Rech),及Daniel Templon畫廊等4家法國頂級藝廊聯合策劃的「跨越邊界」,展出法國當代藝壇的6名藝術家的10件作品。
 
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特別項目「第一天,每一天」於2020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提供)
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藝術項目「跨越邊界」於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提供)
屢創銷售佳績
當前疫情衝擊大環境陷入不安,但同時也帶來一個審視內心的契機。正因如此,藏家們對藝術所能提供的精神糧食,也比往年都更為渴求。今年上海兩場藝博會中,參與藝廊也都反映出新客人增多,同時也更加年輕化,00後的超年輕藏家已經開始行動。油畫與裝置仍是主流,也看到具有潮流影子的藝術作品,包含亞洲風導向的公仔雕塑與動漫形式作品也受到許多關注。
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ART021提供)
西岸博覽會上,藝廊帶來的作品多集中在1.5萬至800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區間。進入展館,對昂貴名家作品感興趣的收藏家便迅速瞄準A館一樓的知名國際藝廊,一件價格8百萬元人民幣的草間彌生作品,即刻被龍美術館館長王薇納入收藏。VIP開幕當日西岸博覽A館內共51家畫廊,有80%的藝廊有售出作品,其中25家藝廊的銷售額達到了逾5,000萬元人民幣,作品數量超過150件。
2020大田秀則畫廊展位於2020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大田秀則畫廊提供)
總體來說,超過百萬人民幣的名家作品與往年相比,佔據的比例減少許多,可以看出西岸博覽整體趨向「年輕化」。以西岸博覽會的佩斯畫廊為例,在VIP日便售出了包含藝術家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 仇曉飛,吉列姆,洛伊.霍洛韋爾(Loie Hollowell),亞當.彭德爾頓(Adam Pendleton),闊思(Mary Corse),托克瓦斯.戴森(Torkwase Dyson),隋建國,宋冬等多件作品,價格區間在4萬到45萬美金。
幾天下來,與多家西岸藝博會和ART021的參展藝廊對談過程,也不難感受國內外藝廊對今年中國藝術市場充滿信心——貝浩登上海與香港藝廊總監黃知衡(Uli Huang)更是直言:「買氣人流都比想像中大。」貝浩登在ART021的展位上帶來了一系列年輕、潮流的藝術作品中,包括博納德.弗瑞茲(Bernard Frize)、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喬希.斯博林(Josh Sperling)、艾迪.馬丁內斯(Eddie Martinez)、陳飛、倪有魚等,展位上一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大型的金色雕塑十分吸睛,據悉價格近1,000萬元人民幣。而貝浩登在ART021開幕3小時後便售出了展位上三分之一的作品。
貝浩登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貝浩登提供)
不同於西岸展位偏向學術性的藝術家作品,白石畫廊在ART021帶來了受歡迎的日本藝術家田中敦子和草間彌生的重磅之作。開幕當天下午6點,也已經傳出捷報共售出10件作品,畫廊的藝術顧問黃祝堅也表示今年首日銷售也超越前幾年,「可能因為疫情期間大家都憋壞了吧。」
 
這次只參與了ART021的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在前兩日VIP預覽日結束時帶來的作品也幾乎售罄,包括哈羅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呂克.圖伊曼斯(Luc Tuymans)、奧斯卡.穆裡略(Oscar Murillo)、托馬斯.魯夫(Thomas Ruff)、沃爾夫岡.提爾曼斯(Wolfgang Tillmans)、馬塞爾.紮馬(Marcel Dzama)等多位藝術家的20多件作品,總價值近560萬美元。
 
卓納畫廊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卓納畫廊提供)
ART021在今年也首次推出線上「PLATFORM」單元,為無法前來上海參展的畫廊及藏家提供一個高質量的線上展示平臺,33家畫廊帶來大師級的當代藝術作品,包含卡斯明畫廊(Kasmin Gallery)展示的法國雕塑大師康斯坦丁.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âncuși)、美國藝術家卡茨(Alex Katz),台灣畫廊的部分,亞紀畫廊、大未來林舍畫廊、耿畫廊與TKG+皆有參與。
亞紀畫廊參與今年ART021線上「PLATFORM」單元,圖片為:曾建穎《疊羅漢(花器)》,陶,14.5 x11.5×21.5 cm(3in1),2019。(亞紀畫廊提供)
耿畫廊參與今年ART021線上「PLATFORM」單元,圖片為:蘇笑柏《遊弋自如-2》,油彩、漆、麻、木,169 x 167 x 11 cm,2018。(耿畫廊提供)
TKG+參與今年ART021線上「PLATFORM」單元,圖片為:薩望翁.雍維《X04(撣族景棟王子)》,油彩、麻布,153x248cm,2020。(TKG+提供)
同樣地,西岸藝博會也首次打造線上畫廊單元,並向公眾開放。共有17家國內外重要的畫廊參展,呈現近200件精選的藝術作品,涵蓋繪畫、雕塑、裝置、影像、攝影等多種媒材形式。
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線上藝廊項目。(截取自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官網)
今年不論是一級市場,二級市場都大力發展線上交易和線上預覽。據西岸博覽會贊助商瑞銀集團(UBS)的統計,2020年上半年,線上銷售占畫廊總銷售額的37%,而在2019年的佔比僅為10%。在受訪的藏家中,85%或更多的人在今年曾經訪問過藝廊或博覽會的線上平臺,而超過一半(66%)的受訪藝廊則認為,來到2021年藝術品市場的線上銷售會持續增長。而考量藝術品自身的特殊性,線上展示無法完全取代線下展覽,因此線上線下一體化經營或許才是未來趨勢。隨著5G科技的成熟能更好的補足線上預覽藝術品的技術,像是通過虛擬實境(VR)或是增強實境(AR)線上模式會愈發得到重視。線上平臺和線下博覽會互為補充,或將成為一個全新的、具有更大潛力的藝術新業態。
 
香格納畫廊於2020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香格納畫廊提供)
中國本土藝術場景的演進
中國本土的藝術生態發展,也與上海近幾年逐步成為國際藝術中心的路徑相輔相成。我們看到駐紮中國本地的藝廊擔起支持中國藝術家的責任:香格納藝廊在西岸博覽會展位則選擇舉辦中國藝術家梁紹基個展。自1988年以來以蠶的生命歷程為媒介創作至今,梁紹基的作品充滿冥想、哲思和詩性,揭示出無限的時間洪流中耐人尋味的生命意象及禪思,香格納藝廊展位如同美術館展覽一般,呈現作品《床》、《林中雪》等系列,價格在百萬左右,已有銷售。
白石畫廊展位於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白石畫廊提供)
首次參加西岸藝博會的日本白石畫廊,則帶來兩位中國藝術家任思鴻與婁正綱,通過呼應中國書法與水墨畫筆觸自由揮灑的抽象繪畫作品,是極具東方審美色彩的力作。同樣在西岸博覽會上,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展示了黎薇超現實手法的雕塑作品;藝博畫廊(Yibo Gallery)帶來了在拍賣市場上炙手可熱的周春芽的新作《重陽訪石溪》。
千高原藝術空間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千高原藝術空間)
創立於成都的千高原藝術空間,作為中國國內首屈一指的本土畫廊,一直致力於展示並推進中國當代藝術發展。本次在ART021,千高原畫廊帶來藝術家龐茂琨與漆瀾的的雙個展項目,將東西方繪畫傳統帶入同一脈絡,展現中國藝術家在當代背景下對繪畫的思考與轉變。
 
北京空白空間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空白空間提供)
空白空間是一家成立16年的北京本土畫廊,一直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廣新銳的年輕藝術家,今年是畫廊首次在ART021一層展區展出,並帶來了中國青年藝術家群展。空白空間藝術總監田原也表示,整個疫情期間,畫廊代理的藝術家們反而獲得了一個更為安靜的創作、思考空間,也因此誕生了更多好的作品。展位呈現中國新銳藝術家高露迪、石至瑩、王強、童文敏、翟倞等藝術家作品,價格從4萬-80萬人民幣左右不等。現場詢問度很高的的年輕女畫家張子飄,今年7月也剛在北京空白空間舉辦了個展「春光乍現」,展出新作在預展期間便全數售罄。
白立方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白立方提供)
在上海藝博會現場,另外能感受到的一重大改變就是:歐美國際藝廊越來越關注中國藝術家的創作。白立方這次選在ART021帶來中國藝術家秦一峰的個展,延續了畫廊自2019年在香港空間為其舉辦的個展。每件攝影作品的價格均為5.5萬美元,其中一組三聯作品價格為15萬美元,也在VIP首日就售出四件。
 
2020年高古軒畫廊於上海ART021藝術博覽會呈現藝術家賈藹力個展。(高古軒畫廊提供)
高古軒畫廊(Gagosian)則是在ART021帶來了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第一代藝術家賈藹力個展。賈藹力作品市場表現絕佳,在2014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就躋身千萬俱樂部,帶來的12件作品中11件為2020年的新作,VIP首日主展牆上一件最大尺寸的雪山主題新作《帶你一起上雪山》也已售出。
藝術家黃宇興個人照合作,圖片背景為作品《初生的氣泡》,在今年ART021展位售出。(© 黃宇興,藝術家與阿爾敏.萊希畫廊提供)
阿爾敏.萊希畫廊今年宣布開始與黃宇興合作,《初生的氣泡》在ART021展位售出。黃宇興與阿爾敏.萊希合作的首次個展也將於2021年的6月在畫廊的布魯塞爾空間舉辦。2019年曾在紐約貝浩登畫廊亮相的陳飛,擅長透過敘事式畫作將個人生活重塑成超現實的場境獲得許多關注,今年也在貝浩登的ART021展位上展出,30萬人民幣售價已賣出。
 
阿爾敏.萊希畫廊於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阿爾敏.萊希畫廊提供)
結語
上海西岸藝博會與ART021的如期舉辦,無疑給沉寂已久的全球線下藝術市場注入了許多希望。當今的上海看似已經取代北京成為了中國當代藝術的中心,這其中也少不了這兩場藝博會的推波助瀾。今年的上海藝博會更是與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同期舉行,作為全球最大的商業博覽會,不難看出時下中國政府希望擁抱國際交流的心態。
 
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攝影/Athena Chen)
丁丁&凡亞國際當代藝術空間於2020年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丁丁&凡亞國際當代藝術空間提供)
Massimo De Carlo畫廊於2020年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現場。(MDC畫廊提供)
馬凌畫廊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馬凌畫廊提供,攝影/張宏)
十方藝術空間於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十方藝術空間提供)
上海作為定位獨特的亞洲國際都市,也正扮演中國面向世界,重新定義「全球化」的重要樞紐。回顧過往,大家在談論「全球化」或「國際化」時,往往都趨向於討論西方主導的視角。而放眼上海當今的藝術生態,這種觀點已在不停變化與演進:可以看到在上海的兩個國際藝博會上,有著更為明顯的東西方多重視角共存。
雖然2020年的兩場上海藝博會可說是表現不俗,然而反觀紐約與倫敦,是花費了一百餘年的時間建立出世界級的美術館、拍賣行等市場體系才逐漸擴展成為全球藝術中心。上海市政府對藝術產業高度重視與規劃,鼓勵藝術空間的多元發展,並將藝術與城市文化生活不斷深度融合的城市藝術景觀,但在創建完善的藝術產業生態上或許還有一段路要走。
Athena Chen ( 2篇 )
現居上海的文化研究與藝術媒體工作者,寫作是我希望與藝術保持聯系的管道。曾任藝術與設計雜誌《Wallpaper*》中文版編輯,中英文章見刊於《香港端傳媒》、《The Artling》、《VICE音樂頻道Noisey》等。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