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面對FIAC取消,Asia Now與巴黎國際展如何應對?兩大藝博創辦人亞歷山德拉・費恩與克萊門特・德萊平專訪

面對FIAC取消,Asia Now與巴黎國際展如何應對?兩大藝博創辦人亞歷山德拉・費恩與克萊門特・德萊平專訪

每年的十月,國際藝壇的焦點都是在巴黎,今年因為疫情影響FIAC宣布取消,同時期兩個較小型的藝博會「Asia Now」與「巴黎國際展」(Paris Internationale)則為正常舉行。本刊特別採訪到兩位創辦人亞歷山德拉・費恩(Alexandra Fain)與克萊門特.德萊平(Clément Delépine),分享十月這兩個藝博會的各自亮點。
每年的十月,國際藝壇的焦點都是在巴黎,今年因為疫情影響,原本信誓旦旦將如期舉行的「巴黎FIAC當代藝術博覽會」(Foire Internationale d'Art Contemporain,簡稱FIAC),也基於旅遊限制及疫情反覆的衝擊宣布取消,同時期兩個較小型的藝博會「Asia Now」與「巴黎國際展」(Paris Internationale)則為正常舉行。雖然沒有FIAC老大哥的關照,這兩個藝博會特別祭出如何與新冠肺炎共生存的藝博會2.0版本,兩個藝博會的創辦人都說,藝術在這個時候特別重要,美術館已經關閉這麼久,大家都想看看好展覽、好好欣賞藝術,因此這個期間舉藝博會格外有意義。本刊特別採訪到兩位創辦人亞歷山德拉・費恩(Alexandra Fain)與克萊門特.德萊平(Clément Delépine),分享十月這兩個藝博會的各自亮點。

2015年,由五家新興且在參展過FIAC的畫廊共同發起的「巴黎國際展」,包括巴黎的Galerie Sultana、High Art、Galerie Crèvecoeur、Antoine Levi和Gregor Steiger。展覽創辦宗旨在為年輕畫廊提供平台、聚集新興藝術家的優秀作品創始人之一Guillaume Sultana提到:「我們的藝博會,是畫廊為畫廊做的藝博會。」
不同於審查嚴格的大型商業藝術博覽會,「巴黎國際展」小而精緻,追求自由的藝術精神。他們為參展商提供「負擔得起」的空間,積極推動實現具有冒險意味的藝術項目,希望藉由平台可以吸引最有趣的年輕藝術實踐者,最終目標,他們希望能打破傳統藝博會的秩序,建立具有巴黎精神的新氣象。2018年後的巴黎國際展由四家年輕畫廊,包含:AntoineLevi、Crèvecoeur、Sultana和Gregor Staiger畫廊繼續領軍。Silvia Ammon與Clément Delépine共同擔任藝術總監,展覽團隊希望透過新一代的審美視角促成國際間藝術家、策展人、畫廊和項目空間的協作,進而推動當代藝術世界的發展。參展畫廊都非常年輕,「巴黎國際展」呈現出非常自由的氛圍,入場免費也表現了更加開放的姿態。輕鬆愉快的氛圍在「巴黎國際展」的宣傳推廣中就能感受到,相較於其他博覽會正經八百的文稿,「巴黎國際展」用的是一句充滿恍然大悟的俏皮話——AAAAHHH!!!PARIS INTERNATIONALE。
2019巴黎國際展(Paris Internationale)展會現場。(Paris Internationale提供)
「巴黎國際展」選址上更是暗藏玄機,每一年主辦方都會尋找一個神秘且具有意義的地點:2015年在一棟位於巴黎凱旋門和東京宮兩地之間的耶拿大街(Avenue d´léna)這是一棟極具巴黎風格的建築,各個房間變成天然展廳,參觀者就在迷宮一般的場地中穿梭,作品時隱時現像是在捉迷藏。2016年在巴黎16區的歷史建築物舉行,該建築曾是重要藏家Calouste Gulbenkian在巴黎的住所和沙龍;2017年在法國解放報(Liberation)的舊總部;2018年與2019年在巴黎第八區的一棟屬於古蹟修復項目的奧斯曼建築中舉辦。每一年參觀者都要像尋寶一般,找到藝博會地點。今年,因為疫情影響,他們也做了一些調整。
巴黎國際展(Paris Internationale)選址上每一年主辦方都會尋找一個神秘且具有意義的地點,今年將於巴黎市中心的舊超級市場舉行。(Paris Internationale提供)
典藏ARTouch(以下簡稱典):FIAC宣布取消2020年藝博會,你們不會受其影響,「巴黎國際展」2020年會照常舉行,可以談談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們堅持辦下去,以及今年藝博會有什麼樣的亮點?
克萊門特.德萊平(Clément Delépine,以下簡稱克):我們一接收到FIAC的取消通知,我與我的團隊討論後,我們還是照常舉行。因為大家在這個時期,特別渴望看好展覽,好的藝術品,因此我們覺得有責任將這個藝博會做完。2020年是一個不容易的一年,對於小型畫廊更不好過。在疫情爆發的期間,我與同事討論,都覺得要做一個與疫情共生的新藝博會。過去那種大型展銷會,在疫情期間特別不切實際,以往藝博會的大型派對活動,在現今舉行也不太合適。我們想要把愛藝術的初衷找回來,希望做一個好展覽,當然這個展覽要能幫助我們的產業。我們找到了巴黎市中心的舊超級市場,場地沒有很大,只有一個樓層。這次特邀伊芙里當代藝術中心館展兼策展人Claire Le Restif來擔任本屆藝博會的策展人,以「超級沙龍」(SuperSalon)為主題,沙龍是歐洲上流社會聚會的一種方式,始於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並在19世紀達到鼎盛期,在這裡沙龍一詞在法語的字面原意是指羅浮宮展覽場地「方形大廳」(Ie Salon Carre’),隨著時空變遷,這個詞逐漸脫離原始意義,演變成後來的泛稱「沙龍展」。策展人將這個想法與街口小雜貨店形式結合,SuperSalon代表小而美,小而精的展覽特色。我們不是常常在探討藝術商品化,現在我們就做一個把藝術品當成商品的展。因為是展覽形式,不是展售會形式,所以參展商人不需要親自到場,每家參展畫廊提供三件作品。
巴黎市中心的舊超級市場內部。(Paris Internationale提供)
典:除了實體展覽,你們會做線上展廳嗎?線上展廳的形式會延續「超級沙龍」的概念,像超市網站一樣的呈現方式嗎?
克: 今年我們會做線上展廳。不過,不會像超市網站ㄧ樣,有那麼多分類。因預算有限,只能做基本的線上展廳。每一家參展畫廊提供十件作品,希望無法前來看我們實體展覽的藏家,也能分享到我們的用心,及畫廊能透過我們的平台,找到更多藏家。
2019巴黎國際展(Paris Internationale)展會現場。(Paris Internationale提供)
典:往年,你們都選用一整棟建築物來做藝博會,今年只有一個樓層。場地大小有限,今年有參展畫廊共有幾家?亞洲國家畫廊參與情況如何?
克:今年我們還是採邀請制,有30家參展單位,27家畫廊,3家非營利機構。今年所有展商都是作品到人不到,現場會由我們工作人員,與藏家解釋作品。也很感謝所有廠商對我們的信任,將作品交給我們。亞洲參展的狀況,目前亞洲的畫廊包含上海的膠囊畫廊(Capsule),三家日本畫廊Hagiwara Projects、Kayokoyuki、Misako & Rosen以及雅加達的ROH Project。展期從10月20號開始到29號。20、21號為貴賓日,22號後為公眾開放日。線上展廳從10月18日開始到29號,18、19號為貴賓日。
2019巴黎國際展(Paris Internationale)展會現場。(Paris Internationale提供)
Asia Now同為2015年創辦,由法國資深藏家克勞德・費恩(Claude Fain)和亞歷山德拉・方恩(Alexandra Fain)父女聯手創辦。是歐洲唯一專注展現亞洲當代藝術作品的藝博會,父女倆當初創立的初心,是對亞洲當代藝術的喜愛。從小亞歷山德拉就是生長在一個收藏家庭,父親主要收藏20世紀現代藝術家的作品,如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吉兒伯特與喬治(Gilbert & George)及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1990年代後,她父親把焦點轉到了其他地區,包括以色列、印度,以及佔比最重的中國。說起Asia Now的起源,得回到2010年。亞歷山德拉當時參加上海世博會,回程因為冰島火山灰而延誤,於是趁機由專門收藏中國當代藝術的表妹卡倫.列維(Karen Levy)帶著,去看了數間上海的畫廊。亞歷山德拉頓覺大開眼界:「歐洲對於中國當代藝術的印象還停留在藝術市場泡沫上面」,她意識到除了艾未未、曾梵志之外,還有一大批新生代的中國藝術家及其作品值得探索。當時她就有了將中國藝術、亞洲新藝術搬到巴黎的想法。於是,與父親一同創辨Asia Now這個平台。不同於其他藝博會,Asia Now給予每一個畫廊一個獨立的空間,像精品店一般的規劃,除了空間與環境氛圍之外,與巴塞爾藝博會、FIAC等大型博覽會不同,Asia Now沒有畫廊申請參與的環節,更多是靠著藝術圈內朋友的牽線和方恩父女的邀約,博覽會空間和展示方式也相對私密。他們希望可以直接與畫廊老闆溝通,呈現亞洲範圍內最好、最新潮、最高品質的藝術項目。
2019 Asia Now展會現場。( Asia Now提供)
典:在策劃整個Asia Now藝博會最大的挑戰為何?
亞歷山德拉・方恩(Alexandra Fain,以下簡稱亞):疫情的不穩定性是我們今年舉辦藝博會最大的挑戰,最近法國疫情又惡化,專家又說冬天恐怕再來一波,根據推測巴黎不會再次封城,但是對於大型聚會的限制不排除會更加嚴格,我們很擔心。我們一定遵守政府的要求,要求大家佩戴口罩,入場前使用酒精消毒,如果疫情再度惡化,政府禁止大型聚會,我們將會全額退款給參展商。
2019 Asia Now展會現場。( Asia Now提供)
典:今年年初才在台北當代展場見到您,原本還期待10月份去拜訪您,結果這個疫情,打亂了一切。從創辦開始,您刻意將藝博會的開幕時間放在FIAC(巴黎當代藝術展)期間,希望能將因為FIAC而到巴黎的各國大收藏家們也吸引過來,並最終擴大他們的藝術藏品庫。FIAC才在上週宣布取消,你們還是決定正常舉行,可以談談為什麼做出這樣的決定嗎?
亞:這個疫情讓我們原本年初的計畫,很多都要調整。但是,我們對好藝術好展覽的需求並沒有被疫情打亂,疫情期間,我們與很多藏家交流,發現在這個時候,藝術是很被需要的。我們對FIAC取消的消息深感遺憾,巴黎當地的畫廊都非常希望FIAC能如期舉辦然而會讓我們堅持辦下去的原因是,我們受眾更多是法國和歐洲的藏家,所謂的本地藏家,這是我們一直以來耕耘的族群。我們希望藉由我們的平台,傳遞亞洲藝術,彌補大家不能出國看好展覽的遺憾。
2019 Asia Now展會現場。( Asia Now提供)
典:可以與我們分享今年的亮點嗎?
亞:2020年的Asia Now將會有27家參展商,包含首次參展的國際畫廊Almine Rech、Jeanne Jaeger Bucher、 Galerie Nathalie Obadia、貝浩登和Galerie Templon以及致力推廣亞洲藝術的機構與基金會,如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和賽奴奇亞洲博物館。
亮點藝術家包含去年與Dior跨界合作的印度裔美籍藝術家Rina Banerjee;利用骨頭來做創作的印度雕塑家Jitish Kallat;曾被授予法國最高文化獎項—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的跨媒介藝術家巴爾提.卡爾(Bharti Kher);韓國單色畫的啟蒙人物金昌烈(Kim Tschang-Yeul);旅法韓國當代抽象藝術家李英培(Lee Bae);2014年中國當代藝術獎(CCAA)最佳年輕藝術家獎得主倪有魚、當代水墨大師楊詰昌,以及備受矚目的日本藝術家鹽田千春(Chiharu Shiota)、備受村上隆愛護的青年藝術家大谷工作室(Otani Workshop)()及陶瓷藝術家家上田祐司(Yuji Ueda)、日本超平面主義畫派運動藝術家高野綾(Aya Takano);星星畫會成員王克平以及超越流派,將美麗,文字和形式融為一體的印度藝術家Zarina Hashmi 。 
2020 Asia Now畫廊 Galerie Liusa Wang展出作品致穎(Musquiqui Chihying)《impression numérique》。(Asia Now提供)
除此之外,今年特別與美術館機構合作,在藝博會期間,感謝非營利組織古杰拉爾基金會(Gujral Foundation)的支持,印度藝術家Remen Chopra W. Van Der Vaart在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的展覽,將會與藝博會同期開幕。賽奴奇亞洲博物館館長策劃了一個錄像展覽,展出藝術家有莊輝、陳秋林、泷健太郎(Kentaro Taki)、陳啟元(Chan Kai Yuen)、咸良娥(Yang Ah Ham)、阮芳伶(Nguyen Phuong Linh)、以及近藤聰乃 (Akino Kondoh)。
此外,第六屆Asia Now 博覽會將呈現由黃其玟策劃的台北藝術單元,聯合四家優秀的台北畫廊,其玟畫廊、’双方藝廊、 安卓藝術 Mind Set Art Center和就在藝術空間,共同呈現來自藝術家余政達、Su Misu、蘇匯宇 、陳擎耀、黨若洪、張徐展等人的藝術作品;持續參展Asia Now的A2Z 藝術畫廊 A2Z Art Gallery將呈現馬德升、楊冕、張巍、Bao Vuong、Danhôo、Shiori Eda六位藝術家的群展; LIUSA WANG則將帶來群展「 Yellow Reflection 」,展出何翔宇、徐文愷(aaajiao)、姚清妹、趙端、致穎、謝磊的作品;卻道藝術 ZETO ART(巴黎)將帶來黃曉亮、盧彥鵬、孫意超、奇寒的題為「不安的表象」的群展;後弗拉芒藝術空間 Post-Flamand Art Space(大連)將在巴黎首次呈現中國藝術家任戩的個展。
2020 Asia Now畫廊 Galerie Liusa Wang展出姚清妹(YAO Qingmei)《Danse! Danse!Bruce Ling!》。(Asia Now提供)
另外,我們特別邀請國際知名的法國獨立藝術顧問與策展人Hervé Mikaeloff策劃中國藝術家張雲垚個展,展名為繪畫房,將展出一系列藝術家在巴黎封城時期,以彩色的毛氈筆創作的紙上作品。一直以來我們希望促進亞洲與歐洲之間的美學對話和交流,今年展出中國藝術家田德熙與烏克蘭視覺藝術家Aljoscha兩位藝術家的作品,由知名策展人楊天娜做為藝術指導。除了展覽以外,我們還做了一個設計快閃店,一個已「我們的世界」為主體的設計商店,由Unique Design x Shanghai策劃,真正讓藝術融入生活。
典:除了實體展覽,你們會做線上展覽嗎?
亞:我們今年特別與Ocula合作線上展廳,體恤外國藏家無法到現場的遺憾。這一次線上展廳除了提供給參展畫廊外,還有優先邀請我們往年的參展畫廊,希望藉由Asia Now的平台,讓更多藏家看見。
謝盈盈( 25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