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逆風飛行──2020七月現當代藝術拍賣總回顧

逆風飛行──2020七月現當代藝術拍賣總回顧

本季拍賣除了中國嘉德(香港)於六月初決定直接取消春季拍賣,改與十月的秋拍合併(但八月初將舉辦「青春有你: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夏拍),其餘各家拍賣行,僅蘇富比(Sotheby’s)還是推出完整的「現代亞洲藝術」、「當代藝術」、「現代及東南亞藝術」晚場與日場,其餘如佳士得(Christie’s)、富藝斯(Phillips)、保利、邦瀚斯(Bonhams)均可見或多或少受到疫情影響,而在徵件上出現減縮與調整。台灣的羅芙奧則因為台灣疫情相對受控,在件數與類型上均顯得較為穩定。僅管拍前不難察覺整體氛圍的緊張和不確定,但大體而言,相關從業人員普遍認為此季應當還是會拍得不錯的成績,因此多半以保守但樂觀的態度面對此次拍賣。事實上,這次的拍賣結果也再次應證了金融風暴對藝術市場(尤其是拍賣市場)並非阻礙(有時反而是種激勵),以及一線拍賣公司面對風險的能力。
中國當代劉野領軍
曾經叱詫風雲的中國當代在近幾年逐漸消沉,但精簡數量、策略性的徵件與佈局,讓佳士得依舊拍出「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100%成交」的好成績,陳可及黃宇興則雙雙打破藝術家拍賣紀錄。
無論是蘇富比、佳士得、富藝斯,三家拍賣公司都以劉野作為主推藝術家。香港媒體《The Value》拍前還以〈買不起與買得起的劉野〉為題,盤點港幣4萬到2,500萬間的拍品,足見劉野的炙手可熱。拍賣結果也再度顯示劉野市場的強勁。從佳士得夜拍《蒙德里安在倫敦》以接近拍前低估價兩倍之多的港幣2,292萬成交,日拍也以劉野《完美繪畫》的1,332萬港幣成為日間拍賣最高價拍品。蘇富比夜拍中的《讓我留在黑暗裡》則以 4,535 萬港元成交,是繼蘇富比2019 年10月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後再創成交價第二高。富藝斯同樣在日拍與夜拍中均推出劉野的作品,晚間拍賣的《天使合唱團(紅)》以近2千8百萬港幣成交,日間拍賣的《女孩!》則以高於拍前高估價的780萬港幣成交,同樣是日間拍賣最高價拍品。
蘇富比2020春拍預展現場,左圖為劉野《讓我留在黑暗裡》,右圖為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三十朵向日葵》。(© Sotheby’s)
潮牌減燒但沈穩
疫情之下,人們難免會問:「為何還要收藏?」但收藏家希克(Uli Sigg)在一場對話中特別提到:如果說為什麼不收藏?那麼便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也沒有資金去做一些非理性的藝術收藏」。「沒有非理性收藏的空間」,或許是疫情之下依舊看似炙熱的藝術市場中,唯一的理性。也因此,今季拍賣我們雖然還是可以在各大拍場看到潮流、塗鴉藝術的作品與藝術家,但除了數量明顯減少外,成交價格部分低於低估價,其餘則普遍落在估價之間。不同於前幾季在各大拍賣行均可看見多件且高額成交的情況。不過今年才開始登上拍場,動輒以超過估價高倍數成交,英國90後塗鴉藝術家Mr. Doodle依舊在羅芙奧拍場拍得好成績。四幅一組估價臺幣9萬到18萬的版畫,最終成交價高達120萬臺幣(港幣31.6萬)。
 
英國藝術家Mr. Doodle。(本刊資料室)
此次拍賣,潮流藝術與公仔幾乎成為保利與邦瀚斯的主力,約莫超過20%。雖然成交價格不高,但成交率卻依舊有不錯的表現。然而也因為兩家拍賣行其餘拍品的徵件並不理想,保利拍賣最高價為陳飛以383萬港幣成交的《壞叔叔——獻給安東尼奧尼.米開朗基羅》,邦瀚斯則為林壽宇162萬港幣成交的《July 58》。讓兩家拍賣公司成為這次疫情下較受衝擊的拍賣行。
保利拍賣最高價為陳飛以383萬港幣成交的《壞叔叔——獻給安東尼奧尼.米開朗基羅》。(保利香港提供)
邦瀚斯最高價為林壽宇162萬港幣成交的《July 58》。(© Bonhams)
較為特殊的是,保利與羅芙奧均推出今已絕版的賽璐璐片動畫手稿,但或許因為純粹動漫收藏者與藝術品拍賣公司的主要客群並不相同,此次上拍作品的成交率並不理想。但當動漫本身成為拍賣的項目時,卡漫風格的作品究竟該如何與卡漫本身競爭?或許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項目。
不過「卡漫風」的代表奈良美智依舊是市場保證。蘇富比日夜拍共計10件拍品均全數售出,羅芙奧的「亞洲現代與當代藝術」也以奈良美智2.7米長的雕塑作品《Your Puppy》奪得桂冠,以6,416萬新臺幣(約1,680萬港幣)成交。
羅芙奧的「亞洲現代與當代藝術」也以奈良美智2.7米長的雕塑作品《Your Puppy》奪得桂冠,以6,416萬新臺幣(約1,680萬港幣)成交。(羅芙奧提供)
整體而言,今季拍賣總算是有驚無險地順利收槌。雖然下半年無論是疫情與國際政經局勢依舊在變化當中,但七月「春」拍不無驚喜的順利結束也為緊接而來的秋季拍賣奠定了一個穩定的基石。又或許,老鷹飛得最高時,是「逆風」。
七月中旬,無意間看到一則關於數字的笑話。數字13哀怨地說:「我是世上最差勁的數字了。」在西方有著惡魔隱喻的666不置可否地說:「還好啦!」此時2020帥氣地起身:「拿著我的啤酒,看我的…….。」2020年真是一個令人難以捉摸、高潮迭起的一年。原訂三月份陸續展開的香港春季拍賣一路延宕至七月,令人不知該以春拍還是夏拍名之,但罕見所有舉槌的拍賣行均在前後兩週內開拍,成為名符其實的拍賣週。
本季拍賣除了中國嘉德(香港)於六月初決定直接取消春季拍賣,改與十月的秋拍合併(但八月初將舉辦「青春有你: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夏拍),其餘各家拍賣行,僅蘇富比(Sotheby’s)還是推出完整的「現代亞洲藝術」、「當代藝術」、「現代及東南亞藝術」晚場與日場,其餘如佳士得(Christie’s)、富藝斯(Phillips)、保利、邦瀚斯(Bonhams)均可見或多或少受到疫情影響,而在徵件上出現減縮與調整。台灣的羅芙奧則因為台灣疫情相對受控,在件數與類型上均顯得較為穩定。僅管拍前不難察覺整體氛圍的緊張和不確定,但大體而言,相關從業人員普遍認為此季應當還是會拍得不錯的成績,因此多半以保守但樂觀的態度面對此次拍賣。事實上,這次的拍賣結果也再次應證了金融風暴對藝術市場(尤其是拍賣市場)並非阻礙(有時反而是種激勵),以及一線拍賣公司面對風險的能力。
游資繁多 夜拍拍品件數減少 總額成長
因為疫情衝擊,全球央行紛紛投入救市,僅管相對外國彷彿平行時空的台灣,也在三月跟進全球救市的風潮,透過降息、提供寬鬆貨幣空間……,促使市場資金旺盛,央行在七月份的定期存單甚至來到歷史新高,達到8兆2324億新台幣。也因為資金充足,根據專門提供藝術市場分析報告的ArtTactic統計,香港現當代藝術夜拍部分,若總計佳士得、蘇富比和富藝斯三家拍賣行,相較於2019年春季同期其實增長了1.1%。換言之,儘管總體件數減少,日夜拍合計總成交額減少,但就夜拍項目而言,整體市場卻是「成長」的。富藝斯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日夜拍合計甚至刷新此收藏門類在富藝斯亞洲歷來最高總成交紀錄,合計總成交額逾2.72億港幣。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部分也帶來歷史第二高成交額(8.83億港幣),當代藝術夜拍甚至再創新高(日夜合計7.34億港幣)。
2020佳士得春拍現場。(© Christie’s)
體質好 創意足 用心專 三大拍賣行表現亮眼
若以ArtTactic的統計為依據,蘇富比、佳士得、富藝斯三家拍賣行現當代的夜拍市佔率在今季分別是58.3%、33.7%與8%。這三家拍賣公司也是疫情衝擊下,香港拍賣週中表現依舊沈穩甚至出色的拍賣行。
此次拍賣週總計交出超過55億港幣的總成交額,其中蘇富比就佔據32億,除了再度蟬聯市場龍頭,也囊括了超過一半的市佔率。在現當代藝術部分,蘇富比六場現代藝術、當代藝術及東南亞藝術拍賣總成交額高達17億,成交率達86%,同時刷新14項拍賣記錄。蘇富比的好成績除了拍賣項目完整、各門類均有完整團隊負責,在這隔離時代佈線的完整也讓需要面對面的徵件多了分人手調度的餘裕;此外應與原訂春拍在四月份,而徵件工作早在疫情爆發前的去年年底與年初大致底定有關,因而未產生巨大衝擊。
最受疫情波及的無疑是佳士得。就總體觀之,各項目徵件均受打擊,拍品項目大為縮減。現場上拍項目約只維持去年同期一半數量,其餘則轉網線上拍賣或私人洽購。然而憑藉深厚的經驗與成功創造話題性的「ONE:全球聯合夜拍」,佳士得現當代三場拍賣成交總額也達9.6億港幣,遠超拍前高估價。而日間拍賣更高達拍前預低估價的 2.75 倍。同時締造了10位藝術家作品拍賣紀錄。拍前記者會時,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龐智鋒(Francis Belin)即表示,此次拍賣的意義不只是拍賣交易,佳士得更重要的任務是重建藝術市場的信心,在不承擔太大風險的情況下,把品質最好的拍品呈現給全球藏家。明確的主題設定、精巧的選件,乃至於將亞洲藝術家放在一個真正全球的平台上同場「較勁」與被認識,都讓佳士得在徵得具有競爭力拍品的路途上雖有困難,但不至於受阻,甚至獲得一定程度的支持與共鳴。
佳士得「ONE:全球聯合夜拍」紐約拍場。(© Christie’s)
相較於拍賣項目全方位的蘇富比與佳士得,富藝斯則專心掌握既有的專長項目鐘錶,以及定位明晰的20世紀現當代藝術與設計兩大拍賣領域,拍得好成績。同樣是老牌拍賣行,富藝斯進入亞洲僅5年,但成長快速。疫情衝擊下依舊維持了現當代晚拍與日拍兩場拍賣的規模,甚至交出成交額2.72億港幣,刷新該項目歷來拍賣紀錄的成績。
以現代為核心 當代退居次位
綜觀此次拍賣,若以夜拍項目比較,趙無極、常玉、朱德群這三位藝術家便佔據了整個夜拍51.5%的成交額;其中趙無極拍得5.22億港幣,常玉4.25億,朱德群1.13億。觀看細分現代與當代日夜拍的蘇富比,現代藝術兩場拍賣總成交額達8.83億港幣,當代藝術兩場拍賣總成交額則為7.34億港幣。雖然現代兩場拍賣總計拍品數量175件較當代的158件多,但考慮現代藝術日拍此次有多件水彩素描上拍,兩者的拍品數量實質差異並不大,甚至可以說現代藝術部分以較少的拍品數量創造了較高的成交額。換言之,市場的資金主要停留在現代藝術的部分。這也是市場觀察人士認為品味趨於保守,市場並非如表面看來炙熱的原因。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 Sotheby’s)
在趙無極、常玉與朱德群三位佔據市場主要份額的藝術家中,趙無極不僅在成交額上以5.22億港幣佔據第一位,上拍數量也是最多的,總計達13件作品。而常玉5件作品拍得4.24億港幣,依舊是市場最受歡迎的藝術家。朱德群畢生唯一五聯屏鉅作《自然頌》此次在蘇富比以 1.14 億港元成交,除了刷新藝術家作品拍賣紀錄,同時也是朱德群作品首度破億成交。此次拍賣週7件破億成交的作品,除了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三十朵向日葵》(1.148億港幣)是在蘇富比當代藝術夜拍拍得,其餘均為現代藝術項目。依序為:
1.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蘇富比,2.58億港幣);
2. 常玉《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佳士得,1.91億港幣);
3. 趙無極《20.03.60》(蘇富比,1.148億);
4. 趙無極《18.11.66》(佳士得,1.144億);
5. 朱德群《自然頌》(蘇富比,1.136億);
6. 趙無極《19.11.59》(蘇富比,1.108億)。
常玉《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 Christie’s)
雖然佳士得於ONE中推出的趙無極狂草時期《21.10.63》出乎意料地不幸流標,但其餘夜拍中的趙無極作品均全數成交。除了佳士得常規夜拍3件,蘇富比夜拍的7幅趙無極作品也全數成交。富藝斯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也是由兩幅趙無極狂草時期的作品,《22.6.63》及《24.10.63》領銜。這兩幅首度現身拍賣市場並且源自紐約庫茲畫廊的作品最終以總價逾1億港元,由同一位亞洲藏家投得,使這兩幅畫作能在一起被收藏近60年之後,繼續收納於同一珍藏。整體而言,無論就拍賣數量與成交額來看,趙無極可謂拍賣保證。
富藝斯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由兩幅趙無極狂草時期的作品《22.6.63》及《24.10.63》領銜,由同一位亞洲藏家投得最終以總價逾1億港元。(© Phillips)
朱貽安( 4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