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百年拍賣行的時代觀察:專訪佳士得、富藝斯、邦瀚斯

百年拍賣行的時代觀察:專訪佳士得、富藝斯、邦瀚斯

在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鼎盛時期,佳士得香港2003年的總銷售額為7.8億港元,相若於前一年的7.5億港元。2009年金融危機的背景下,佳士得巴黎推出令人夢寐以求的YSL收藏專拍,締造了將近5億美元的紀錄,幾乎是預估價的兩倍。這也是當時全世界最有價值私人收藏品的拍賣紀錄。
趙無極│18.11.66 油彩、畫布 97×195 cm 1966 佳士得提供
典:隨著疫情與旅行禁令依舊持續,我們不難直覺地認為藝術市場將更加集中於在地藝術家與在地化,同時可能更仰賴私人銷售。然而,通過線上展覽與拍賣,全球化在後疫情時代似乎仍然是大勢所趨。您認為這樣的變化是否會對拍賣行產生影響?您的因應之道是?
龐:當前環境中的挑戰推動了我們發展的步伐。現在確實是數位化的關鍵時刻,佳士得也將持續建構數位化的能力,尤其這是我們吸引新進買家和競標者的主要渠道。因此我們陸續建構了具備電子圖錄、品項報告、線上估價、資訊取得的「微信小程式」;「360度網路瀏覽」可透過虛擬觀看拍賣預展;「網上展廳」則支援線上與私人洽購業務,高價拍品更可以多角度視覺呈現;結合線上展廳、電子圖錄、官網拍品頁的「Superzoom」則可提供高解析的方式觀看拍品細節;利用擴增實境(AR)補充拍品資訊等,均是佳士得近來新的數位舉措。
現在也是加強合作與變通性的時刻。佳士得在創造力和創新方面處於領先地位,打破地域、收集類項、部門和銷售形式之間的界限,推出「ONE:20世紀的全球拍賣」(7月10日);這是首創的接力式拍賣會,利用串流技術,在香港、巴黎、倫敦和紐約四個主要藝術中心進行接續拍賣。同時佳士得也前所未有地,與同行中國嘉德建立主題夥伴關係,將為9月的上海藝術界創造重要的聚會時刻。
典:您認為在現在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收藏?您會告訴客戶的是?
龐:歷史表明,藝術品市場對外部動盪具有天然的適應力。認真的收藏家都會長期關注,並且不會立即對市場變化做出反應。他們往往持續積極追求市場上罕見的高品質作品。藝術品作為資產配置的一種形式,數量有限的最佳藝術品將始終擁有最佳的保存價值。
典:給新進藏家與愛好者的建議?他們應該收藏什麼樣的作品?
龐:不要只關注市場趨勢或純粹為了投機而買,要買自己喜歡和欣賞,同時負擔得起的。對於初學者來說,高能量和快節奏的拍賣環境一開始可能令人生畏。在進入競技場之前,始終建議您採取以下步驟:徹底研究您感興趣的類別(項目);拜訪我們的預展以查看作品;出價前務必設定一個限制;線上銷售也是開始收藏之旅的絕佳替代渠道。
富藝斯拍賣行亞洲區主席陳遵文。(富藝斯提供)
富藝斯(Phillip's)
典:危機就是轉機,儘管同樣的水不會經過兩次,我們總是從過往的經驗與錯誤中學習、改進,增加面對下一次危機的能力。作為一個跨越三世紀的拍賣公司,想請問,從1930年的經濟大蕭條開始,歷次較為嚴重的金融危機下,貴拍賣公司是如何渡過難關的?(如果可能,希望以其中一次金融危機為例)公司當時面對的情況為何?處理方式是?這之中是否有建立什麼新的制度、方法,深切影響了貴行日後的發展?
富藝斯拍賣行亞洲區主席陳遵文(Jonathan Crockett,簡稱陳):我們是一家勇於革新以存續的公司。一路延續哈里.菲利普斯(Harry Phillips)在1796年尋求革新業務的精神,「革新」在我們公司的自我定位,以及我們如何拓展業務的關鍵核心。在我們悠久的歷史中,曾經經歷了許多外部金融危機的考驗,並且有鑑於我們團隊是由當今藝術業務界中最有經驗的領導者組成的,包括我們的首席執行官愛德.杜爾曼(Ed Dolman),他是全球任何拍賣行中經驗最豐富的首席執行官,我們有信心能為客戶提供最好的建議,以度過當前的全球局勢。
典:此次疫情下,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數位化的進展。也可聽聞業內人士認為數位平台是新進藏家最好的機會,除了資料、價格公開透明,也能較無壓力地與專家洽詢。從年初到現在,是否看到確實有許多新藏家進入的現象?新藏家的年齡層為何?其所購買的作品,跟他的文化背景有正相關嗎?又以哪類拍賣品項成長最為明顯?有什麼特殊現象是您想與我們分享的?
陳:未來是數位化的,而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之一就是加速了藝術領域更加數位化的發展趨勢。今年我們的線上銷售數量急劇增加(在過去兩個月,共舉辦了12場線上拍賣),而新買家的數量也大幅增長,且主要是年輕一代的買家。例如,上個月由我們的亞洲團隊策劃的跨類別線上拍賣「REFRESH:RELOAD」的買家中有56%是富藝斯的新買家,而42%的買家是40歲以下的。而我們原有的客戶也越來越習慣於使用線上競標和富藝斯的線上互動平台。在2020年4月1日至2020年5月19日之間,線上寄售提交數量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110%。同個時間段裡,線上帳戶的創建數量較2019年同期增長了90%。
近年來,世界各地的藝術收藏品味已經變得非常國際化,而此趨勢並沒有因為流行疾病疫情而有所改變。我們的藏家隨著對國際化市場的深入觀察,也不會受限於只購買與其文化背景相呼應的作品。例如來自台灣的收藏家在我們的線上拍賣會上購買了西方藝術家如珍尼維.菲吉斯(Genieve Figgis)、KAWS和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的作品。拍價最高的拍賣品之一:埃迪.馬丁內斯(Eddie Martinez)創作的《海灣》(Bay Area)在線上拍賣「Desktop online-only」中,引發了來自三大洲的競標,並以125,000英鎊的價格售出。由我們亞洲團隊策劃的跨類別線上拍賣「REFRESH:REALOD」的參與者中,近50%來自亞洲以外的地區(歐洲/美洲)。線上拍賣不受地理位置的限制,因此最適合與世界各地的收藏家互動。我們也看到藏家選擇與他們文化背景相呼應的作品,例如德國藏家購買李希特(Gerhard Richter)的作品、日本藏家購買的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的作品。 
在富藝斯,我們看到很多跨類別的收藏模式。收藏家們不再將流派視為單獨切割的存在,而越來越重視當代藝術、攝影和設計作品之間美學和藝術史彼此間有所聯繫的觀念。例如參與最期「REFRESH:REALOD」線上拍賣的藏家中,有近40%與富藝斯一個以上的部門進行交易。
奈良美智│知慧熱 壓克力、畫布 110 x 120.2cm  1999 富藝斯提供
劉野│女孩! 壓克力、畫布 60 x 44.7cm 2004 富藝斯提供
典:隨著疫情與旅行禁令依舊持續,我們不難直覺地認為藝術市場將更加集中於在地藝術家與在地化,同時可能更仰賴私人銷售。然而,通過線上展覽與拍賣,全球化在後疫情時代似乎仍然是大勢所趨。您認為這樣的變化是否會對拍賣行產生影響?您的因應之道是?
陳:當前旅遊的出入境限制無疑迫使我們改變了習慣,但是儘管不能像往常一樣那麼頻繁地旅行,市場似乎仍像往常一樣活躍。是的,我們已經看到私人銷售活動的激增,並致力於開發本地市場。然而拍賣業務仍是前仆後繼地發展,這在我們即將來臨的拍賣季中很明顯—這正是我們迄今為止表現和進展皆最為強勁的拍賣季之一。我們與國際藏家群的客戶關係非常牢固,即使我們與世界各地的長期客戶們不能親自面對面接洽,藏家們仍然渴望與我們簽約和購買。如今借助科技的普及發達,人們仍然可以通過電話、視訊或電子郵件/通訊軟體等高效地連結彼此,因此富藝斯對於現有的藏家關係,我們仍能妥善地接應。結識新藏家並開發新客戶關係是一個挑戰,但由於我們是一間全球性公司,在世界各地都有代表處,我們仍像往年般在本季度於上海和台北舉行巡迴預展,我們的在地藏家總是非常熱衷於參與這些巡迴預展。
過去幾個月的全球動向,揭示出世界局勢可以如何迅速地變動,而藝術市場不得不去因應於當下所處的情況。富藝斯的國際團隊是全天候接力地工作,以確保我們的藏家群,在此充滿挑戰的時期得到全力的支持。因此就某方面而言,現在的富藝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密地團結一致。
近年來,我們在數位平台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這使得我們能夠快速地因應於當前的新環境,並發起一系列主題式、跨類別的線上拍賣。我們還提供超越實體展覽外,以線上展廳的方式提供私人作品銷售服務。此時私人銷售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與2019年同期相比,第一季度藝術品和設計的銷售額就增長了33%。
典:您認為在現在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收藏?您會告訴客戶的是?
陳:在收藏藝術品方面,我幾乎沒有看到藏家有熱忱和興趣降低的狀況。收藏藝術品或其他收藏品是對喜愛之物的熱情追求,更能從中得到喜悅和幸福感。因此正是在這種時期,藝術是如此重要,因為它可以為人們的生活帶來愉悅和滿足。更重要的是,有時像此時的許多購買契機,是史無前例的。無論出於何種原因,許多未曾面世的珍藏都可能首次現身市場,從而使藏家能夠獲得原本不會出現的特殊珍寶。此外,如果回顧歷史,在這樣非常時期購買藏品的藏家,後來往往發現這些藝術品的價值,會比其他投資還增長得更快。
典:給新進藏家與愛好者的建議?他們應該收藏什麼樣的作品?
陳:我對新進藏家的建議一如以往:即購買您喜愛的藝術品。但是首先要深入研究:盡可能多與相關人士討論、盡可能多閱讀和盡可能多欣賞藝術。雖然在這段社交隔離和出入境受限的時期,許多事情無法面對面地到場完成,但是如今可以在眾多線上平台上完成很多事情。我建議藏家不要害怕向任何藝術專家尋求建議,無論該人是在拍賣行、畫廊還是在機構工作。我們都很高興能與您交談並為您提供建議!
邦瀚斯亞洲區執行董事愛德華.威爾金森。(邦瀚斯提供)
邦瀚斯(Bonhams)
典:危機就是轉機,儘管同樣的水不會經過兩次,我們總是從過往的經驗與錯誤中學習、改進,增加面對下一次危機的能力。作為一個跨越三世紀的拍賣公司,想請問,從1930年的經濟大蕭條開始,歷次較為嚴重的金融危機下,貴拍賣公司是如何渡過難關的?(如果可能,希望以其中一次金融危機為例)公司當時面對的情況為何?處理方式是?這之中是否有建立什麼新的制度、方法,深切影響了貴行日後的發展?
邦瀚斯亞洲區執行董事愛德華.威爾金森(Edward Wilkinson,簡稱威爾金森):作為全球歷史最悠久的拍賣行之一,邦瀚斯有許多闖過難關的經驗。當然,每一次挑戰都略有不同,而邦瀚斯一向以具彈性和獨創性為特質,這也是我們在當前局勢下得以從過去的成功經驗中延續下來的。
典:此次疫情下,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數位化的進展。也可聽聞業內人士認為數位平台是新進藏家最好的機會,除了資料、價格公開ㄦ透明,也能較無壓力地與專家洽詢。從年初到現在,是否看到確實有許多新藏家進入的現象?新藏家的年齡層為何?其所購買的作品,跟他的文化背景有正相關嗎?又以哪類拍賣品項成長最為明顯?有什麼特殊現象是您想與我們分享的?
威爾金森:在過去幾個月內,邦瀚斯推出了遠超往年的線上交易,這也被證明是一種在居家防疫期間既能維繫老客戶關係、又能吸引新買家的有效方式,尤其是對於40歲以下年輕族群中那些通曉數位工具的藏家而言。
我們發現這種跨類別的銷售模式受到了來自買賣雙方的熱情回應:
邦瀚斯於五月發起「線上奢華」(Luxury Online)專場,這是一種將珠寶、名錶與其他奢侈品類結合在一起、所提供的一站式交易體驗。這次交易活動所吸引的買家中,有40%是邦瀚斯的新客戶,而有1/3的競標者低於40歲。
我們為威士忌藏家所企劃的「線上威士忌」(Whisky Online)專場也在二月吸引了接近40%的新買家。超過30%的客戶未及40歲,甚至有些不滿30歲。這些比例都比我們過去在實體型威士忌拍賣中所獲得的來得更高。
而我們的現當代藝術線上專場「儀式+文化:東南亞藝術之美」(Ritual + Culture)同樣也在40歲以下的藏家族群中獲得最強有力的競標支持,該專場的銷售之冠、印度尼西亞藝術家維達雅(Widayat)的作品《亞當與夏娃在天堂》(Adam and Eve in Paradise),也由一位首次在線上交易中購買作品的20多歲藏家競得。
邦瀚斯亞洲區現代與當代藝術部主管王子能。(邦瀚斯提供)
典:隨著疫情與旅行禁令依舊持續,我們不難直覺地認為藝術市場將更加集中於在地藝術家與在地化,同時可能更仰賴私人銷售。然而,通過線上展覽與拍賣,全球化在後疫情時代似乎仍然是大勢所趨。您認為這樣的變化是否會對拍賣行產生影響?您的因應之道是?
邦瀚斯亞洲區現代與當代藝術部主管王子能(簡稱王):從根本上看,我們認為這是市場中的兩股潮流。有些藏家傾向於在地化地去看藝術,通常都會支持他們所屬地區的藝術家群體。而另外有一些藏家,則一直都從各地、透過各種管道購買作品。就其本身而言這並不是一個難題,它反映的是一個多樣化的市場。
林壽宇│July 58 油彩、畫布 127 x 112 cm 1958 邦瀚斯提供
典:您認為在現在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收藏?您會告訴客戶的是?
王:就我們觀察,過去的幾個月內線上交易、實體交易和私人交易中展現的市場需求依舊強勁,這表明藏家明白這是一個收藏的好時機。與此同時,為了滿足這種熱切需求,拍賣公司反過來要拿出各自最好的拍品,在此時製造出一個讓藏家投入買賣的好時機。
典:給新進藏家與愛好者的建議?他們應該收藏什麼樣的作品?
威爾金森:我們為新進藏家的建議就是,多做功課。與其他藏家和專家進行對話,以了解自己的需求、以及市場所可以提供的東西。同時也閱讀藝術品狀況報告,以對想要購買的作品有足夠的了解。最後、但也同樣重要的,是始終購買你喜愛並且可負擔的藝術品中最好的那些,而非僅以純投資的眼光來看待藝術。對於那些資深的拍賣會常客,我們想要推薦的是私人洽購服務,也就是在拍賣會日程以外的訂製買賣服務。無論資深藏家想要尋找某件特定作品,或是想要轉售藝術品,我們的全球團隊都隨時可提供尋獲或者銷售的服務,價格將經由彼此討論而確定,而所有交易都會在完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
哈維爾.卡勒加│勿碰 樹脂、鋼、棉繩、壓克力、畫布 36×19×22 cm 2020 邦瀚斯提供
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龐智鋒。(佳士得提供)
佳士得(Christie's)
《典藏.今藝術&投資》(簡稱典):危機就是轉機,儘管同樣的水不會經過兩次(you cannot touch the same water twice),我們總是從過往的經驗與錯誤中學習、改進,增加面對下一次危機的能力。作為一個跨越三世紀的拍賣公司,想請問,從1930年的經濟大蕭條開始,歷次較為嚴重的金融危機下,貴拍賣公司是如何渡過難關的?(如果可能,希望以其中一次金融危機為例)公司當時面對的情況為何?處理方式是?這之中是否有建立什麼新的制度、方法,深切影響了貴行日後的發展?
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龐智鋒(Francis Belin,簡稱龐):佳士得是一家擁有250多年歷史的公司,多年來,我們在領航與適應諸多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問題方面表現出色。我們的經驗表明,在不確定的時候仍然可以進行成功的銷售。當提供高品質的作品時,收藏家仍然會想收藏。舉例來說,在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鼎盛時期,佳士得香港2003年的總銷售額為7.8億港元,相若於前一年的7.5億港元。2009年金融危機的背景下,佳士得巴黎推出令人夢寐以求的YSL收藏專拍,締造了將近5億美元的紀錄,幾乎是預估價的兩倍。這也是當時全世界最有價值私人收藏品的拍賣紀錄。2014年佔中運動時,香港佳士得秋季拍賣會的總銷售額為31億美元,當時許多拍品創下了當時的世界拍賣紀錄。比如一幅刺繡的絲綢唐卡以3.48億港元售出,創下了當前中國藝術品的世界紀錄。2019、2020年的社會動盪,佳士得香港2019年秋季拍賣會的銷售額達26億港元,同時刷新了亞洲和西方藝術家的拍賣紀錄。常玉的《五裸女》便是在此時以3.03億港元成交價,獲得2019年亞洲拍賣會上最高價成交作品的桂冠。新冠病毒(COVID-19)的全球影響反映了過去的經驗。佳士得憑藉著強大的全球業務網絡、靈活的資源與數位優勢,做好應對風暴的準備。
傑哈德.李希特│霜(1) 油彩、畫布144.8×100cm 1989 佳士得提供
典:此次疫情下,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數位化的進展。也可聽聞業內人士認為數位平台是新進藏家最好的機會,除了資料、價格公開透明,也能較無壓力地與專家洽詢。從年初到現在,是否看到確實有許多新藏家進入的現象?新藏家的年齡層為何?其所購買的作品,跟他的文化背景有正相關嗎?又以哪類拍賣品項成長最為明顯?有什麼特殊現象是您想與我們分享的?
龐:佳士得在客戶中的數位影響力是很強健的,超過70%的活躍客戶使用我們的在線工具來製定購買與出售的決策。而線上銷售也是佳士得亞洲新買家最主要的入口,特別是那些年輕和精通技術的人。2019年,佳士得有41%的新買家來自線上銷售,而線上購買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年輕族群,約44%的人不到45歲。下一代買家是數位自主的個體,他們對線上購買藝術品的疑慮較少。話雖如此,年長的客戶也與我們有數位化的互動。我們70歲以上的客戶中有近70%的人定期訪問我們的網站,使用我們的數位工具。
客戶在所有收集項目中都很活躍、一致,私人洽購與線上交易則都可看到顯著增長。亞太地區2020年初至今,便貢獻了總銷售額的24%(2019年初迄今為19%),同時約佔佳士得拍賣行新買家的20%。
有趣的是,由於我們的在線買家對數位化購買充滿信心,因此他們也以更高的平均拍品價格進行交易。我們最近的現代及當代藝術拍賣取得了迄今為止線上拍賣的最高記錄,前三幅拍品的成交價均超過了100萬港元,這在線上拍賣是史無前例的。奈良美智(Noshitomo Nara)的《Fight it Out》(LOT8002)便以225萬港元的高價成交。紐約佳士得也宣布了佳士得線上拍賣會(6/16-30)有史以來估價最高的拍品,一顆28.86克拉的D色鑽石戒指,估價為100到200萬美元。
採訪|朱貽安‧翻譯、整理|朱貽安、嚴瀟瀟、林雅綸( 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