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全球畫廊疫情對策】澡堂畫廊白石玉莉香,靜待疫情之後迎新局

【全球畫廊疫情對策】澡堂畫廊白石玉莉香,靜待疫情之後迎新局

日本這次在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初期,尚無積極應對,直到東京奧運確定延期至明年後,4月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日本主要5個行政區為首,宣布為期一個月的「緊急事態宣言」。在5月23日,日本政府將逐漸解除緊急狀態,意味著日本全面解封,日本當地的藝術產業也有機會在夏天逐步開放。
日本這次在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初期,尚無積極應對,直到東京奧運確定延期至明年後,4月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日本主要5個行政區為首,宣布為期一個月的「緊急事態宣言」。在5月23日,日本政府將逐漸解除緊急狀態,意味著日本全面解封,日本當地的藝術產業也有機會在夏天逐步開放。
典藏團隊特別與日本澡堂畫廊(SCAI The Bathhouse)第二代掌門人白石玉莉香(Yurika Shiraishi)連線,聊聊她在這段時間新冠肺炎對畫廊的影響,及未來要如何與這個病毒共生存。
今年在澡堂畫廊的李禹煥(Lee Ufan)個展展場。(Photo by Nobutada Omot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CAI THE BATHHOUSE)
日本澡堂畫廊,是由200年前的公共澡堂改造而成,也是是東京當代日本藝術家最重要的畫廊之一。畫廊創辦人白石正美(Masashi Shiraishi)利用閒置空間,將老式澡堂改建成畫廊。她曾經驕傲的說,「事實證明,廢棄的澡堂可以成為理想的美術館。它具有自然採光,高高的天花板,以及展示當代藝術所需的大量空氣。」
「澡堂」是日本常民過去歷史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場所。但隨著生活型態的轉變,許多澡堂因失去客源而逐漸消失,有些則因為具有歷史價值被指定為有形文化財,成為日本文化的見證。SCAI頂著傳統,卻不聲不響地走上國際前衛藝術的路線,展示不少日本國內外藝術家作品展。譬如說,對日本現代藝術產生深遠影響的「物派」代表藝術家——李禹煥的「色彩/空間光暈」系列;致力於探索物質的虛構性和幻想性的美術家——遠藤利克的「空洞說」展;中國青年藝術家——何翔宇的「信仰錯誤」裝置藝術等等 。SCAI藉助藝術,反轉保護傳統文化遺產的保守性,是當代藝術圈一大佳話。
因為疫情影響,大家對密閉空間及長時間飛行多了些恐懼。豪瑟沃斯畫廊創始人之一的伊萬.豪瑟(Iwan Wirth)曾說過,藝術圈的未來需要結合大自然,配著當地的歷史古蹟,讓展覽更生動,也才會吸引更多人。在亞洲,一直以來就在耕耘這一塊的澡堂畫廊,已經是這個趨勢的領航者,30年前就利用古蹟與當代藝術結合,做了很多國際藝壇上叫好又叫座的展覽。
白石玉莉香。(Courtesy of SCAI THE BATHHOUSE)
典藏ARTouch(簡稱「典」):最近這幾個月,你還好嗎?
白石玉莉香(簡稱「白」):新冠病毒的迅速傳播和影響,令人遺憾和難以預料。由於日本政府剛剛延長了緊急狀態,我們的畫廊還是無法營業,等疫情穩定下來,它將重新開放。
看到許多展覽和藝博會需要延遲或取消,確實令人擔憂和沮喪。但是在這個氣氛低潮的期間,我看到同業很多組織,都很努力發送正能量,新增線上銷售管道,協助畫廊度過這個難關。這種積極的態度和精神,讓我們很欣慰。
典:藝術圈已經是最後進入線上化的行業,這個疫情逼著藝術圈進入數位化時代。可以聊聊你們的線上策略嗎?與其他畫廊有什麼不同的呢?現在藏家天天都收到許多畫廊線上展廳的邀請,你們是怎麼吸引藏家到你們的線上展廳參觀?和如何透過線上策略尋找新藏家? 
白:我們不會說藝術圈對於在線嘗試為時已晚,一直有很多藝術家和組織在從事這項工作,但是由於藝術重視臨場體驗感。很多作品的特性在線上可能無法傳遞,現在我們也努力尋找一種完美的方法,企圖透過線上來傳遞藝術品的美。我們畫廊目前沒有線上展廳,因為我們還在努力尋找最適合我們品牌的模式,敬請期待。
因為疫情的爆發,很多藝博會被取消,我們畫廊最近參加了香港巴塞爾和台北當代的在線銷售平台,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新的嘗試。還好大家對我們品牌很信任,兩個線上銷售平台,我們都賣得不錯,也有認識一些新的藏家。
今年在澡堂畫廊的李禹煥(Lee Ufan)個展展場。(Photo by Nobutada Omot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CAI THE BATHHOUSE)
典:如果短期內疫苗尚未研發成功,出國變得很不容易,政府持續對大型聚會有許多限制,參加藝術博覽會有高風險。您要如何維持畫廊的營運,或是如何在無法參加藝術博覽會持續認識新客人?
白: 我們還是定期與我們的藏家聯繫,讓他們知道我們的藝術家一切都好,我們也很努力在確認疫情後的展覽與項目。如果沒有藝博會,我們會好好耕耘我們既有的藏家,提供專業的諮詢服務。當然也希望疫情能快快過去,讓下半年的計畫的可以實行。
我們每一次做的展覽,藝術家與周圍環境的對話是我們很重視的部分。像去年何翔宇的展覽,他的展覽是展出作品與室內環境與光線的精準敘事,微妙的光線質感和色彩,不同材料的運用,都改變著觀眾對於空間和距離的感知,挑戰人們傳統的對於空間性質的定義,模糊了「物件」與「非物件」的界限,模仿與抽象的界限,結果與過程的界限,內部與外部的界限。這種感動,是無法從線上展廳得到的。我們所有的展覽很強調體驗感,我們的藏家很相信我們選的藝術家, 所以我們會努力好好照顧我們現有的藏家。
典:這個疫情除了打壞了大家作息,還有對經濟的打擊更是重大。在所有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藝術品不是必需品,也不像其他資產那樣具有流動性,您對藝術品市場有何看法?您在這段時間內對收集有什麼建議?
白:我對藝術圈的未來,沒有這麼悲觀。不同的時期總會出現不同的新的收藏家,現在大家可能比較保守,但是只要好的藝術家的作品,都會有市場的。我的建議是,大家收藏作品,要找自己的喜歡的,用眼睛買藝術品,而不是用耳朵跟著市場買。
謝盈盈( 25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