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全球畫廊疫情對策】澤維爾.霍夫肯:疫過天會晴

【全球畫廊疫情對策】澤維爾.霍夫肯:疫過天會晴

比利時從今年三月中旬封城到現在,扮演現當代藝術重要推手的霍夫肯畫廊(Xavier Hufkens )閉門謝客近兩個月,終於在5月13日恢復營業。停業期間,畫廊老闆於5月8日接受典藏團隊連線採訪,分享他對疫情後的藝術生態作剖析,尤其在疫情肆虐下,如何與之共存。
Spread the love
澤維爾.霍夫肯(Xavier Hufkens)。(霍夫肯畫廊提供)
比利時從今年三月中旬封城到現在,扮演現當代藝術重要推手的霍夫肯畫廊(Xavier Hufkens )閉門謝客近兩個月,終於在5月13日恢復營業。停業期間,畫廊老闆澤維爾.霍夫肯(Xavier Hufkens),於5月8日接受典藏團隊連線採訪,分享他對疫情後的藝術生態作剖析,尤其在疫情肆虐下,如何與之共存。
霍夫肯從年少輕狂的14、5歲就開始作起畫廊夢,存錢、看畫、累積經驗,馬不停蹄。22歲果然就接近夢想,開了畫廊,迄今已過33個寒暑。精心耕耘一地的作法,成為該畫廊獨有特色。霍夫肯不斷強調在地深耕的務實概念。至於藝術產業界四處在國際插旗,到巴黎、倫敦、紐約、蘇黎世、香港等地,他完全沒有意願與計劃。
霍夫肯畫廊外觀。(霍夫肯畫廊提供)
口才便給的霍夫肯,對旗下每位藝術家如數家珍。每一件藝術作品的典故由來,由他娓娓道出,精彩絕倫。他相信人是情感交流的動物,緊抓每一個眼神,探究每一個細節,以品質取勝,搭建有溫度、有感情的人際關係,在競爭激烈的國際畫廊生態中,亦能做到相知滿天下。
去年9月,典藏採訪團隊曾出席比利時霍夫肯畫廊為中國藝術家張恩利所舉辦的首次個展,讓張恩利在比利時藝術界的名聲逐步打開,也讓典藏團隊看到優質畫廊經營藝術家的良苦用心。
以下是相隔8個月後,霍夫肯帶來的疫情心得分享:
霍夫肯畫廊1987年舉辦Antony Gormley 展覽的照片。(霍夫肯畫廊提供)
典藏ARTouch(簡稱「典」):過去的這兩個月,您還好嗎?您是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
澤維爾.霍夫肯(簡稱「霍」):我很好。這段時間讓我有機會在家裡好好休息、閱讀。我經營畫廊33年,中間經歷過多次全球危機,包括2001年的911事件、2008年的金融危機。但這次截然不同,是與衛生、疾病相關的。這是我第一次遇到生死交關。不過,我天生樂觀,現在就當作藝術圈按下暫停鍵,大家停下腳步,聳聳肩,休息一下而已。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疫苗的研發指日可待,我們對醫學要有信心。
由於我畫廊的兩個空間都在布魯塞爾,第一個空間「聖喬治」與第二個空間「利沃里」差不到500公尺,我正計劃擴大我聖喬治的空間,增加第三空間「凡埃克」。未來這個新空間,不僅為藝術家展出提供更多可能,更支援畫廊主要空間的大型擴建和翻新,代表畫廊進入新的時代。
這個計畫沒有受疫情影響,第三空間「凡埃克」的開幕將於6月18日舉行。開幕首展為美國藝術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屆時希望大家共襄盛舉,舊雨新知都該出來透透氣。
斯特林·魯比(Sterling Ruby)。(霍夫肯畫廊提供)
典:您對畫廊空間這麼講究,但這個時期畫廊無法開門,無法展覽,許多畫廊同業都進入線上化。這個疫情彷彿逼著藝術圈進入數位化時代。您可以聊聊對線上展廳的看法嗎?
霍:我一直相信,藝術是眼見為憑,需要體驗、有溫度的。所有線上的策略,並不能取代線下展覽。我最近也到線上展廳體驗,感覺上就是像以前PDF銷售模式,作為暫時性補位勉強可以。當然,線上翻頁的功能有方便性,可以放大縮小。線上展廳成為溺水浮木,大家都將就在用,彷彿是目前可以自救的唯一方法,補大家不能看展覽遺憾。
然而,現在大家一窩蜂往線上展廳去,似乎操之過急。對我來說,進入這個行業,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我們不用著急。不是說我不會推出自己的線上展廳,而是還在研究一個最好的模式,能把線下展廳的溫度,在線上體現出來。
畫廊老闆是人脈關係的火車頭。疫情期間,我確實花了很多時間與收藏家、美術館、機構策展人、館長等專業人士交流,彷彿回到當年開畫廊的初心,就是堅持原汁原味,別無分店的理念,藝術家第一,品質至上。「備多力分」的風險,我一直銘記在心。分店一多,必然稀釋品質,無法感受導覽者最誠心的服務。
所以現在那裡都飛不了,我花很多時間與我的客人聯繫。畢竟30多年的經營,我們累積了很多忠誠的客戶,這個時候我寧可花多一點時間,款待那些一直很支持我們的人。讓他們能確切感受到我們的熱忱,需要什麼內容圖檔,我們可以馬上回覆,毫不馬虎。
感謝現在的科技,讓我們能提供更好、更專業的服務,我們可以與客戶隨時視訊,提供清晰的圖檔,一對一線上看作品。
霍夫肯畫廊展示米歇爾·弗朗索瓦(Michel François)。(霍夫肯畫廊提供)
典:如果短期內疫苗尚未研發成功,出國變成高風險,政府又持續祭出對大型聚會的種種限制,參加藝術博覽會,反而變成危險的群聚活動,您要如何維持畫廊的營運?或是如果無法參加藝術博覽會,您如何持續認識新客人?
霍:我非常同意在沒有疫苗之前,大家不敢旅行。我也同意,如果疫苗沒有研發成功,2020年應該不會有藝博會,可能到2021年上半年,都不見得會有藝博會,這會是很令人憂心的事情。
在現階段,我們就繼續做該做的事,好好做每一個展覽。還好,我們深耕布魯塞爾,管理上相對容易。不能旅行,對我們影響沒有那麼嚴重,但如果是擁有很多實體空間的國際畫廊同業來說,影響比較大。
一直以來我們培養出來的藏家,都習慣線上收到我們的消息,很多人也不是每個月都拜訪我們空間,但是對我們品牌、藝術家、服務都相當信賴,我們十分感到自豪。
不是說我們不重視國際藏家,在亞洲我們有亞洲代表許方睿協助,英國也有人幫忙。我們希望先照顧我們的藏家,提供即時服務。至於尋找新客人的事,可以等到疫情過後,再全力以赴。
霍夫肯畫廊近期推出的展覽,是今年剛過世的皮埃爾.圭亞塔 (Pierre Guyotat)。他是一位重要法國作家,作品總是能讓公眾震驚。尤其通過文字,創造了一個性與戰爭的世界,並開創了一些新的表達形式。在這個疫情中,透過他的作品,可以讓大家有更深的體悟與感觸。
皮埃爾·圭亞塔(Pierre Guyotat)作品。(霍夫肯畫廊提供)
典:在這個疫情的影響下,你們取消了幾個項目?您覺得在疫情之後,藝術圈需要做什麼樣的調整?在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爆發期間,您的畫廊無法正常營業,您對未來畫廊營業模式有什麼看法?
霍:受到疫情的影響,我們把兩個展覽往後延了,但不是取消。總之,我覺得我很幸運,在自己最熟悉的城市,開畫廊、躲疫情,我全部的空間都在同一個城市,不用像其他畫廊同業擔心,因為不能旅行,而顧不到其他城市的畫廊空間。
同時,我也要讓大家知道,我們對未來很有信心,倘若有機會,我們還要拓點,所以我們會繼續往前走,沒有慢下來,也沒有停下來。我還是秉持著你到霍夫肯畫廊,絕對看得到老闆,在現場提供作解說與服務。繼續做最好的展覽,把這份感動,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都能傳遞到藏家手上。
典:這個疫情除了破壞了大家作息,對經濟的打擊更是重大。若看全球經濟指數,下半年全世界都會很辛苦。在所有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藝術品不是必需品,也不像其他資產那樣具有流動性,您對藝術品市場有何看法?您在這段時間內對收藏有什麼建議?
霍:我經營畫廊33年了,從來不是做短視的生意。 沒錯,大環境的經濟會受到影響,但是我們嚴選的藝術家價格都沒有影響。最近幾個線上藝博會,我們賣的也還不錯,代表我們的藏家,很信任我們替他們所挑選的藝術家。
在這個世道不好的情況下,我們更有責任替藏家好好把關,嚴選好作品給他們。這個時候,專業度很重要。我對藝術品市場的未來,還是持抱樂觀態度。
霍夫肯畫廊展示米歇爾·弗朗索瓦(Michel François)。(霍夫肯畫廊提供)
典:你怎麼看待這個疫情對於拍賣公司的影響?
  
霍:這段時期對於拍賣公司會更加艱難,拍賣能成功關鍵之一在於現場舉牌的氛圍。拍賣必須在一個公眾的場合進行,他人的參與和社會眼光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當拍賣以線上方式進行,便難維持競爭的刺激感。相較之下,對於畫廊來說,購買的行為是私密的,純粹是畫商面對藏家的私人關係。
典:現在的世界存在一股排華的效應,尤其美國川普總統在媒體上稱中國是新冠病毒的源頭。你們擔不擔心未來中國藝術家在國際藝術舞台的關注度會因此下降?未來中國畫廊要怎麼在國際藝術市場生存?
霍:亞洲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我從來沒有認為這個病毒是中國傳來的。以前有西班牙流感,我們也沒有因為這樣而排斥西班牙,未來也有可能比利時病毒,誰都不會知道。我只能說,這些排華的聲音,可能都是政治遊戲,我們現在面對的敵人是看不到的,那些政治家常會找替死鬼,很不幸中國被捲進去。
我不擔心未來中國藝術家在國際藝術舞台關注度會下降,我們去年代理的第一位中國藝術家張恩利,他第一個展覽作品銷售一空,在歐洲也受到很高的關注度,所以我對中國藝術家很有信心,會繼續耕耘中國市場。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希望很快能飛到中國,見見我在中國的好朋友,享受中國美食。
而且我覺得一直以來,亞洲處理危機的能力和恢復能力,都比歐美快速。今年唯一有可能發生的藝博會是上海西岸,我們還是會全力支持西岸。
謝盈盈( 25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