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全球畫廊疫情對策】阿拉里奧執行總監周娟禾,談全球畫廊與新冠肺炎共生存守則
Dark Light
Dark Light

【全球畫廊疫情對策】阿拉里奧執行總監周娟禾,談全球畫廊與新冠肺炎共生存守則

對於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執行總監周娟禾(Henna Joo)來說,畫廊目前仍在摸索如何與病毒相處的階段,對於疫情下的藝術產業,他提出了幾個看法,同時也分享阿拉里奧畫廊在疫情中的戰略調整。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藝術產業備受嚴重衝擊,斷航封城對於一年跑十幾場藝博會、需不斷拜訪藝術家、藏家的畫廊工作人員,簡直叫人難受。
然而,韓國的疫情變化可說全世界最具戲劇性,從3月初爆發至趨緩,韓國防疫政策藉由普篩及接觸史的追蹤,成功抑制疫情傳播,就連疫情最嚴重的大邱,始終都沒有封城。對於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執行總監周娟禾(Henna Joo)來說,畫廊目前仍在摸索如何與病毒相處的階段,這疫情讓她終於有機會放慢腳步,平時很難待在首爾超過一個月的她,現在可以陪陪高齡的父母,上私教健身課,同時好好思考藝術對自己的意義。對於要如何與新冠肺炎共存,周娟禾的看法如下:
「過去三個月我們所有人都在經歷著同樣的故事。病毒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不便,對病毒的恐懼和注定要遭受的經濟蕭條、假新聞的傳播,以及將責任推卸給其他人等威脅。同時,讓我們意識到,人們也可以傳播病毒並使其他人處於危險之中,這更促使我們在畫廊業務與安全之間做出決定。在全球化和資本主義時代,對於富裕和文化國家的人們,尤其藝術行業很容易讓大家對創造、創新這件事,特別有成就,使得我們很容易遺忘其實人類很渺小。但面對疫情下的衝擊,正是讓我們停下來,重新思考生命真諦的好時機。」
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執行總監周娟禾(Henna Joo)。(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典藏ARTouch(簡稱「典」): 藝術圈與其他產業相比,已經是較晚進入線上化的行業,然而,在疫情的衝擊下讓藝術圈進入了數位化時代。阿拉里奧畫廊針對線上化有什麼策略和布局嗎?要如何與其他畫廊做出區隔?
周娟禾(簡稱「周」): 其實藝術圈並不是最後進入線上化的行業,早在2000年,蘇富比即提供藏家線上拍賣的服務,只是當時線上拍賣所售出的多為價位較低的作品,線上銷售並非主流。因此,要如何讓藏家信任線上平台成為畫廊與拍賣公司的課題。我們是第一家在上海與韓國啟動線上展廳的畫廊。在3月3日我們線上展廳正式上線,搭配多個Zoom Talk節目,希望能彌補無法實體看展的遺憾,讓藏家能在這波低迷的士氣裡,還有線上藝術節目可以稍稍暖心。
阿拉里奧畫廊首爾空間。(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除了線上節目以外我們同時與第三方藝術品線上交易平台合作,例如:Artsy、Ocula,但因平台效果有限,我們的畫廊一直都是做比較年輕且具未來性的藝術家,老實說,我很擔心這疫情會造成藝術圈有名氣的藍籌藝術家越來越搶手,而那些年輕且較前衛藝術的藝術家被忽略。為了防止這個現象惡化,畫廊的角色顯得格外重要,無論如何都要讓年輕藝術家堅持繼續創作。
現在每一個畫廊都在做線上展廳,藏家的信箱應該天天被畫廊轟炸,但是我們希望讓藏家知道,我們畫廊並沒有停下腳步,更沒有懈怠,我們還是繼續進行我們一年前規劃好的展覽,畫廊仍是開放營業的狀態,只是採預約制。線上展廳則是要彌補,不能出國來看展覽的藏家。我們也每天更新Instagram讓藏家知道,他們關心的藝術家生活狀況,大家互相打氣,一起渡過難關。
阿拉里奧畫廊每天更新Instagram讓藏家知道,他們關心的藝術家生活狀況。(擷取自阿拉里奧畫廊Instagram(@arariogallery) )
典:如果短期內疫苗尚未研發成功,出國仍具高風險,而政府的防疫政策依舊持續對大型聚會有許多限制,參加藝術博覽會變成高風險的活動,您要如何維持畫廊的營運?或是在無法參加藝術博覽會的情況下,該怎麼持續拓展畫廊業務,接觸新的客戶?
周:阿拉里奧一年參加10 個國際藝博會,從上半年取消的香港巴塞爾、紐約斐列茲,我也一直在思考,藝博會對畫廊有這麼重要嗎?如果沒有藝博會,我們畫廊的開銷會大大的減少,但同樣的我們認識新客戶的機會也會減少。在客戶的名單中,大約有20%的藏家是透過藝博會認識我們的,但是如果沒有藝博會,我們還是有80%的客戶需要我們服務。面對疫情無法出國的窘境,我們將會把預計於參展藝博會的支出,投入在線上的發展,此外也提高市場預算,多與媒體合作、互動。與此同時,我們會投注更多時間教育本土藏家,做更多本地項目,在我們畫廊的實體空間中,加強落實深耕。
阿拉里奧畫廊上海空間。(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阿拉里奧畫廊天安空間。(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典:自從這個疫情發生以來,阿拉里奧有多少的項目因疫情而被迫被取消?面對疫情尚未被解決,我們必須與新冠肺炎共生存,您對畫廊未來發展有什麼想法?
周:目前阿拉里奧畫廊總共取消了六個藝術項目。未來,希望能在線上展現我們國際視野,在畫廊的所在地,能多與本地藏家、機構和美術館合作,落實真正的在地化。其他地區,就必須靠媒體與第三方線上合作平台,也期望國際線上平台,不僅僅是將每家畫廊條列出來,希望能更進一步地做出有意義的分類,例如邀請國際策展人線上推薦時,除了推薦藏家已經熟悉的藍籌藝術家或是畫廊以外,能再推廣年輕有未來性的藝術家。
於疫情期間,烏吉.漢多科(Uji Hahan)利用作品鼓舞大眾。(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在疫情期間,藏家面臨無法出國的窘境,阿拉里奧畫廊以分享藝術家韓家泉作品以及近況,填補疫情期間人們對於藝術的渴望。(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典:疫情衝擊全球,全球經濟指數下半年將面臨衰退。在所有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藝術品不是必需品,也不像其他資產具有流動性,您對未來的藝術品市場有何看法?
周:經濟確實是我比較擔心的問題。疫情讓很多藏家對購買藝術品的興趣降低。但實際上,從投資的角度來看,阿拉里奧從未以販售高投資報酬率的藝術品概念來販售藝術品。在2008年藝術市場已經經歷了泡沫化,大家也藉此意識到將藝術視為投資是危險且不健康的觀點。而目前收藏家大致也能分為四種類型:
1.出於對於藝術熱情的私人收藏家
2.為投資和社交活動而購藏的私人收藏家
3.博物館
4.公司
我不能忽略這樣一個事實,雖然第二類的收藏人群是讓藝術市場泡沫化的主要人群,但他們同時也讓市場變得更有趣,更促進藝術市場的規模。期盼這類型的藏家,能研究藝術品像股票或是公司一樣,找到那些被低估、在歷史上有記錄價值,具前瞻性的藝術家,讓收藏藝術品也能享受到投資的成就感。
藝術家李支鉉(Jihyun Lee)《Mask.ing》,布面油畫, 61x51cm,2020。(阿拉里奧提供)
在疫情期間於阿拉里奧畫廊分享藝術家頓善弼(Don Sunpil)的作品,讓藏家充分了解藝術家生活狀況,大家互相打氣,一起渡過難關。(阿拉里奧畫廊提供)
謝盈盈 ( 24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