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毫無退縮,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藝術板塊橫掃近7億港元

毫無退縮,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藝術板塊橫掃近7億港元

在情勢嚴峻、人人都不太看好的前提下仍場場表現不俗,六場總成交金額達6億9,734萬4,750港元,盡現百年拍賣行在面對大風大浪時不見倉皇的穩重姿態。當中最值得高興的是拍前主打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以2億708萬6,000港元(折合臺幣約8億556萬4,540元)之姿歡喜售出。
 2019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藝術板塊於10月8日在香港會展中心舉槌,共計六大專場「雅静清靈:清代御瓷私人珍藏」、「重要私人收藏明宣成瓷珍」、「有鳳來儀:樂從堂珍藏乾隆料胎畫琺瑯包袱瓶」、「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二)」、「研精得趣:重要中國瓷器收藏」及「中國藝術珍品」,在情勢嚴峻、人人都不太看好的前提下仍場場表現不俗,六場總成交金額達6億9,734萬4,750港元,盡現百年拍賣行在面對大風大浪時不見倉皇的穩重姿態。當中最值得高興的是拍前主打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以2億708萬6,000港元(折合臺幣約8億556萬4,540元)之姿歡喜售出。
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起拍價即高達1.5億港元,部分電話買家由於許久仍遲遲未能出手,最後以2億708萬6,000港元成交,成功達成拍前預估。(攝影/王怡文)
「雅静清靈:清代御瓷私人珍藏」於當日上午十點開拍,開拍前15分鐘即有不少買家進場等候,知名收藏家張宗憲也在十點蒞臨現場共襄盛舉。該場共計上拍22件,件數成交率逾86%,總成交金額為6,867萬5,000港元。單場最高價者為清乾隆《粉彩三子獻壽寶瓶》,預估價250萬至300萬港元,現場起拍價200萬港元,甫開拍即獲得現場及電話買家爭相出價,價格上升快速,一下便突破高估價,價格仍穩定攀升,直至800萬港元時競價稍微趨緩,但也在此時出現新的電話買家,與原本的前排電話買家競標,兩人你來我往,最後由現場前排買家以高估價五倍的1,577萬5,000港元奪下。此器布局雅致大方,盡顯心思。上部松綠地番蓮小瓶,雙耳摹古,頸肩華飾,精緻入微,不亞洋彩鉅作。中下部塑貼三子,頭束雙髻,眉清目秀,臉頰飽滿,身穿華衣,是清代像生瓷器的代表作,並於器底處署「大清乾隆年製」六字描金篆書款。第二高價者為清乾隆 《仿汝釉葵式雙龍耳盤口瓶》,預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在現場三位買家的追捧下,以917.5萬港元成交。可惜的是,拍前主打之清乾隆《青花蓮瓣式開光暗八仙靈芝耳扁壺》,估價待詢,現場以2,800萬港元起拍,卻無人應價,黯然流拍。
清乾隆《粉彩三子獻壽寶瓶》,預估價250萬至300萬港元,成交價1,577萬5,000港元。(圖/香港蘇富比)
「重要私人收藏明宣成瓷珍」上拍兩件明代瓷器,當中明成化《青花萱草紋宮盌》亦為當日早上焦點,估價待詢,現場起拍價3,500萬港元,拍賣速度稍微緩慢,現場買家與電話買家零星喊價,最後以4,800萬港元落槌,由電話買家標得,成交價5,673萬8,000港元,略低於拍前預期價格。此一宮盌弧壁圓滑,口沿微撇,雋秀蘊藉。淡青細筆,畫出萱草婉麗,內外各繪四美連枝,蕊上花絲或露或藏,伴以長葉、彎莖,蜿蜒有致。同一專場的另一件拍品明宣德《霽藍地白花折枝石榴花果紋盤》品項同樣典雅有致,以1,500萬港元起拍,拍賣官等了許久仍無人問津,只能以流拍收場。
明成化《青花萱草紋宮盌》,估價待詢,成交價5,673萬8,000港元。(攝影/王怡文)
緊接在「重要私人收藏明宣成瓷珍」之後,登場的是眾人引頸期待的「有鳳來儀:樂從堂珍藏乾隆料胎畫琺瑯包袱瓶」,該場專拍只有一件拍品,正是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此一拍品拍前受到極大的關注,除因其原收藏家為台灣知名企業家、收藏家的曹興誠,這件包袱瓶本身也是難能可貴。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為玻璃胎畫琺瑯,畫琺瑯為清康熙時期起一路發展到清乾隆時期的清代宮廷絕佳裝飾手法,其特點色彩繽紛艷麗、漸層細膩,有別於中國傳統釉下彩系統。畫琺瑯的材質多元,瓷胎及銅胎為多,玻璃胎甚為少見,蓋因玻璃熔點與畫琺瑯釉料熔點接近,工匠技巧需要更為純熟。同時多數玻璃胎畫琺瑯作品體積不大,這件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卻有18.2公分,是目前市場上保存最完整且最大的一件。此一拍品上次出現於拍賣場上係於2000年,彼時以2,400萬港元成交。
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是目前市場上保存最完整、且大小最大(18.2公分)的一件玻璃胎畫琺瑯。這件拍品上次上拍於2000年,當時以2,400萬港元成交。(攝影/藍玉琦)
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於上午11點出頭開拍,開拍前人潮湧現,拍賣席後方佔滿了人,爭相觀看到底包袱瓶的下個藏家是誰。現場起拍價1.5億港元,一陣靜默後,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部門資深專家李佳(Carrie Li)手上的電話買家隨即應價,現場買家不甘示弱地跟了一口後,電話買家不多思考便又喊了一口。此時另一位由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部門專家Peter Song負責的電話買家想加入戰局,卻仍躊躇不前,遲遲不肯加價,拍賣官及在場所有人都心急如焚,之後就算由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仇國仕接手電話,此位電話買家仍不能下定決心出一口,最後拍賣官以1.8億港元將拍品賣給李佳的電話委託,成交價為2億708萬6,000港元,順利達陣拍前預估的2億港元成交價,可喜可賀。
2019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藝術版塊於10月8日登場,現場人潮未因香港情勢而有所減少,主打拍品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於11點出頭開拍,人潮更是踴躍。(攝影/王怡文)
在包袱瓶拍出後,現場人潮略微散去,但拍賣仍舊沸騰地繼續下去。接著舉槌的是「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二)」,共上拍43件拍品,件數成交率86%,總成交額1億115萬7,500港元。利國偉爵士(1918─2013)蒐珍集寶,所藏中國藝術品古雅精罕,不少乃1970、1980年代購自倫敦及香港蘇富比。單場最高價者即為此場主打拍品清乾隆《白玉菱花式花觚》,預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起拍價200萬港元。甫一起拍即受各方買家競投,就連坐在第一排的張宗憲都參與其中,當價格突破800萬港元時,就剩張宗憲與另一位前排買家互別苗頭,兩人一口一個10萬,中途張宗憲曾多次搖頭不欲再出價,卻在拍賣官一句「你確定要放棄?(you quite sure?)」的推波助燃下,依舊競標到990萬港元,還是不敵對手堅持,最後由另一位現場買家以1,217萬5,000港元奪下該拍品。
「利國偉爵士藏重要中國藝術珍品(二)」專場中上拍有不少見質精的清代玉器,居中者為清乾隆《白玉菱花式花觚》,預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成交價1,217萬5,000港元。(攝影/王怡文)
當日的其他亮點出現在下午的固定專場「中國藝術珍品」,此季僅上拍67件,與春拍131件相比幾乎砍半,但就件數成交率過半來看,與往年無異。單場最高價者為明宣德《青花海水雲龍紋高足盌》,預估待詢,現場起拍價為3,500萬港元,一開始最少便有三位電話買家接連出手,當價格破5,000萬港元時,其中一位電話買家敗下陣,只剩下Peter Song及蘇富比中國區副主席沈菲琳(Rachel Shen)手上的電話買家對陣,但買家思考時間加長,拍賣官還說出「我們要等你嗎?這真是個糟糕的問題。(Am I waiting for you?It’s a terrible question.)」來舒緩大家情緒。半途時,Peter Song的委託似乎想以一口50萬的級距喊價,但遭拍賣官拒絕。當價錢到6,300萬港元時,沈菲琳的委託以「8」這個幸運數字出價,金額提高到6,380萬港元亟欲擺脫對手,未料還是輸在最後一口,Peter Song的委託最後以6400萬港元落槌價購得此件拍品,成交價7496萬2000港元。此盌撇口,高足微侈。盌外妙繪五爪雙龍,軀體矯健,身披密鱗,神態各異,一昂首,一回頭,遙相對,泳游洶湧澎湃中,揚威耀武。同時線條描繪極為細緻,盡現明代宮廷用瓷精彩的一面。
明宣德《青花海水雲龍紋高足盌》,估價待詢,成交價7,496萬2,000港元。(攝影/王怡文)
買到這件高足盌的電話買家也買下了前一號拍品清雍正《粉彩春梅靈芝盌》,可說是這日下午最大贏家,然而標得這件清雍正《粉彩春梅靈芝盌》的過程也絕不輕鬆。現場及電話買家在一剛開拍時也是毫不相讓,但當價格突破高估價的1500萬港元時,不少買家紛紛棄守,只剩下一位現場前排買家與Peter Song的電話買家以50萬的級距一口一口地喊,最後電話買家終於以落槌價2,400港元PK掉現場買家,以成交價2,897萬5,000港元抱得佳品歸。單場第三高價者則為清乾隆《粉彩描金松石綠地開光御製詩惠山煮泉觀瀑圖茶壺》,預估價1,2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2,057萬5,000港元。
清雍正《粉彩春梅靈芝盌》,預估價1,2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2,897萬5,000港元。(攝影/王怡文)

2019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藝術前五大高價者:
1.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估價待詢,成交價2億708萬6,000港元。
2.明宣德《青花海水雲龍紋高足盌》,估價待詢,成交價7,496萬2,000港元。
3.明成化《青花萱草紋宮盌》,估價待詢,成交價5,673萬8,000港元。
4.清雍正《粉彩春梅靈芝盌》,預估價1,2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2,897萬5,000港元。
5.清乾隆《粉彩描金松石綠地開光御製詩惠山煮泉觀瀑圖茶壺》,預估價1,2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2,057萬5,000港元。

王怡文( 8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