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任天晉X岳鴻飛談頂級藝博如何落根:台北已足夠厚實,並非為了取代其他城市而存在
Dark Light
Dark Light

任天晉X岳鴻飛談頂級藝博如何落根:台北已足夠厚實,並非為了取代其他城市而存在

第二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即將到來,這個在去年掀起國內外關注的藝博會於近日陸續發布參展畫廊名單與公告新任聯合總監的任命。典藏ARTouch透過對於藝博會聯合創辦人與聯合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與新上任的聯合總監岳鴻飛(Robin Peckham)的專訪,進一步了解本屆藝博會之餘,也透視他們對於台北藝文環境地深入思考。
初秋的台北,風的尾韻稍有涼意,第二屆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簡稱「台北當代」)相關訊息的發布地點,仍同樣位於台北信義區、被大量藝術品點綴的寒舍艾麗酒店。相較去年首屆相關發布會聲勢浩大的廣邀媒體,今年度在消息發布的媒體策略上,走向企圖營造關係更緊密的媒體專訪形式,而非走完流程的記者會。「台北當代」聯合創辦人與聯合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與新上任的聯合總監岳鴻飛(Robin Peckham),決定握滿每一位媒體記者的手,開出專場的訪問時段,細緻回答每一間在地藝術媒體對於第二屆的「台北當代」的提問。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聯合創辦人與聯合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左),與新上任的聯合總監岳鴻飛(Robin Peckham,右)。(Photo by Sean Wang, © Taipei Dangdai)
從煙花到持續互動:當博覽會成為「機構」
這些相較於首屆的調整也反映在,新上任的聯合總監岳鴻飛未來將帶領與企劃的「新觀點共享平台」,他在受訪時表示相關活動會在11月啟動,活動內容會包括放映、講座、對談等形式,預計包括的主題有藝術與科技、藝術與自然生態、公共藝術、跨域藝術等,希望以這些聚焦的主題與新的收藏家與公眾溝通。他期待透過年度規劃,讓這些話題引起更多公眾的討論,使博覽會是持續與當地的藝術社群互動,而非僅為短暫的煙花與銷售。「博覽會將更像機構的形式,全年都有項目在持續執行,其實國際間對於藝博會的思考趨勢也開始改變,現在博覽會將逐漸跳脫短暫、煙花式的方式舉行,它必須躍昇並且與在地有更緊密的互動,這些活動規劃都會與我們的參展畫廊、和參展畫廊代理藝術家、藏家與觀眾的反饋有關。」
新上任的聯合總監岳鴻飛未來將帶領與企劃的「新觀點共享平台」。(© Taipei Dangdai)
從短短不到一周的博覽會活動,拉長至整年度持續與台灣藝術社群互動的頻率,岳鴻飛認為博覽會將延伸為「機構」,雖然「新觀點共享平台」是獨立呈現於展會之外,但它即是博覽會的一部分。「博覽會是一個要與當地文化和知識生活一起成長的存在,從市場議題延伸到台北與台灣在地的藝術生態。」首屆藝博會的舉辦,雖多數台灣畫廊樂見國際頂級藝博會在台灣發生,但對於國際團隊面對台灣本地脈絡的尊重與誠意也持有疑慮,任天晉表示隨著岳鴻飛正式駐地台北,及其嫻熟的中文發言,也呈現這場藝博會高層對於台北想展現的誠意。他們將更廣泛、深入與長期地跟台灣藝術社群合作,深化「台北當代」的實質影響力。
首屆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盛況。(© Taipei Dangdai)
第二屆要如何緩步上升
去年的「台北當代」獲得台灣與國際藝術社群相當大的關注,也獲得空前的支持。台灣藝文產業更定調「台北當代」,補足了台灣藝博會從本土正式邁入國際藝博會之列的藝術產業缺口,經歷去年完整的經營經驗,作為「台北當代」的領航者,任天晉又是如何期許即將迎來的第二屆的藝博會?他表示,今年初是一個很好的起步,展覽品質、藏家回饋和公眾參與,都有佳評回饋。他特別感謝亞洲地區藝廊對於「台北當代」的支持,他強調「台北當代」是屬於亞洲的藝博會,亞洲的藝術家和藝廊是其獨特性地展現。上屆參展畫廊即有73%的畫廊比例來自亞洲地區,今年初銷售統計也很正面,明年仍會穩健地走下去、逐步擴大。他強調「新興博覽會規模不宜急速擴大,必須慢慢擴充,也有藏家反映今年初的規模很適當,畫廊與藏家彼此能密切的交流與互動。」
首屆藝博會在台灣與國際畫廊的佔比,以及展位的規劃上都能感受到主辦方的巧思,明年「台北當代」的參展畫廊共有97間頂級畫廊入圍,對於2020年在國內外畫廊的參與比例上,或甚至博覽會展位空間的規畫上,將企圖呈現何種新可能?任天晉表示今年在位置與樓面的設計,將更思考如何改善擁擠的人流,如擴大走道空間、裝置藝術作品設置會避免造成壅塞,並引導觀眾可以深入踏足至展場外圍,會隨著經驗和意見回饋,進一步改善大眾的參與體驗。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於台北南港展覽館舉辦。(© Taipei Dangdai)
任何城市的成功,都不該是奠基於其他城市的失敗
目前香港正面臨「反送中」的政治抗爭中,一定程度也影響藝術活動與交易的活躍程度,長遠來談亞洲藝術交易中心的板塊,包括新加坡與上海都積極爭取,而台灣也在這些政治與社會情勢的影響中希望能發揮一定角色。兩位總監過去長期都有在香港與中國長期駐地的經驗,會如何來看這次香港的政治情勢對未來亞洲藝術市場的影響,以及台灣如何在其中發回其關鍵的角色。
任天晉表示每個城市的藝博會,都有其文化定義和特色,如過硬要彼此去做比較其實無助於整體藝術市場的發展,他也特別強調每個藝博會都有各自的城市脈絡與差異。「而台灣有成熟健全的藝廊圈、美術館體系,品質非常好的藝術家,文化活動蓬勃。當然台灣政府未來若有相關活絡藝術市場的政策,我絕對相當樂見,因為那有助於整體藝術市場的發展。」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地興辦,也帶動了觀光的人流,圖為101信義商圈。(© Taipei Dangdai)
他強調任何城市的成功,都不該是奠基於「其他城市的失敗與困境」。博覽會並不是一個「零和遊戲」,對於他來說更重要的是應該與國際一起攜手把藝術市場的餅做大,拓展更多的藏家對於當代藝術的理解和興趣,讓他們也參與其他的藝博會,「我不會將這些城市的關係視為地位的競爭,而更是一個共同成長的關係。」
岳鴻飛也補充亞洲市場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不再是單一的以亞洲策略來面對所有差異性的亞洲國家,「現在對待每個獨特的亞洲藝術市場都有其特殊性和方案,我們希望可以致力於台灣與國際藝術市場接軌。現在印尼的藏家會來到『台北當代』,台灣的藏家也會前往東南亞的藝博會,我們鼓勵這樣的雙向流動與交流。」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聯合創辦人與聯合總監任天晉(Magnus Renfrew,左),與新上任的聯合總監岳鴻飛(Robin Peckham,右)。(Photo by Sean Wang, © Taipei Dangdai)
台灣藝術內容都在,只差能見度與平台
兩位總監也肯定「台北當代」是作為台灣和國際的「橋梁」功能,具有雙向性。今年初,首屆藝博會的舉辦引發非常大的關注,國際媒體對於「台北當代」的興趣濃厚,也拓展到對於台灣本身藝文環境與觀光的部分。這些報導如果換算成公關或媒體價值,近乎於1,000萬美元的曝光價值,「這麼大曝光,就是去向全世界展現台北的面貌,也讓許多國際人士真實走到台灣本地的藝廊與藝術機構,我們會更極力爭取、讓更多的目光聚焦在這座城市。」
岳鴻飛也表達他在這次正式駐地台北前,曾以兩種身分造訪台灣,包括藝術顧問和編輯的身分,也因此接觸到兩種全然不同的藝術社群,他佩服台灣收藏家的細膩與用功,也驚豔台灣藝術家的創意,台灣整體有種遺世獨立的超然特質。「對他而言整體來說是,藝術生態的完整度與質量很好,只差能見度,台灣藝術的特質在國際間沒有那麼清晰,但我們試圖讓台灣整個藝術生態的輪廓更清晰。」岳鴻飛最後強調,台灣多年來藝術生態累積的內容一直都在,「而我們只是搭建了可以呈現它的平台。」
張玉音 ( 251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以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