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蘇富比的吳冠中與趙無極之夜,爭輝香港巴塞爾

蘇富比的吳冠中與趙無極之夜,爭輝香港巴塞爾

綜觀蘇富比現代藝術夜場,以92%的件數成交率,豪取近8億港元成交額。趙無極精品皆在估價內甚至超過估價成交,勢必再度墊高將來藏家委託時的心理價位,同時之間,應當也有機會造成比價效應,讓收藏資金更多關注於其它藝術家。
吳冠中與趙無極的作品再度破億港元,這為藝術拍賣市場帶來什麼訊號?
3月底的香港藝術大爆炸,在尾聲的3月31日晚間,迎來了最璀璨的煙花。昨日,也是第七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簡稱香港巴塞爾)的最後一日,傍晚6點關門,而6點半,則是蘇富比「現代藝術晚間拍賣」,以及接續的「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晚間拍賣」登場。本季蘇富比的夜場,首度將「當代藝術」拍品分拆至隔天4月1日舉行另一場晚間拍賣,以免過多拍品影響客人的耐心。
蘇富比現代藝術晚間拍賣,吳冠中1974年的《荷花(一)》一作引發多人爭奪。(© Sotheby’s)
在蘇富比夜場之前,3月30日下午,中國嘉德(香港)率先舉槌,現當代藝術拍賣總共斬獲約1億2千萬港元總成交額;而3月31日中午,保利香港現當代藝術專場,則取得了1億7千萬港元的總成交額。就在同一週,3月27日開始的香港巴塞爾,共242家來自全球各地的畫廊也使出吸金大法。而與香港巴塞爾,同處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蘇富比春拍,明顯地更受惠於同場地吸磁的人流效應,星期五(3月29日)上午開始的預展即湧入大批的觀眾,這是合流帶來的人潮。那麼,從蘇富比的拍賣結果而今看來,人潮就等於金潮。
現代藝術夜場作品預展現場,朱沅芷《自由之路》與趙無極的抽象作品同列。(本刊資料室)
蘇富比將龐圖與零派的藝術之作共同展出。(本刊資料室)
3月31日晚間,香港會展中心五樓的蘇富比拍賣廳坐無虛席,「現代藝術」夜場,39件拍品裡,用關良、吳冠中、朱沅芷、林風眠和趙無極,合組成當晚的五重奏,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襲來。本次夜場,現代藝術部主管張嘉珍很是精簡作品,最令眾人讚歎的是高價趙無極精品全部輕騎過關。蘇富比的品牌徵集力,同時在香港巴塞爾帶來的集客力之下,無懼市場的擔憂,40件拍品成交36件,總成交額達7億9,405萬港元!延續去年秋拍締造的佳績。如果相比兩年前,蘇富比2017年的春拍,當時的「現代亞洲藝術」夜場成交額為2億2,485萬港元,就可以見到這兩年蘇富比夜場的驚人地上升速度。當然,拍賣成績總是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加總,如果有強大的藏家以勢在必得之志橫空出世,那麼專場成績必然嚇人。8085號牌的藏家,就是蘇富比夜場最大的驚喜彩蛋,他不僅橫掃多件拍品,也因為8085號牌的競逐,往往與對手僵持到最後一刻,就算最後失利,也墊高了成交額。
趙無極1958年的作品《無題》,由古根漢美術館送拍,拍賣收益歸於古根漢藝術基金。(© Sotheby’s)
打頭陣的即時關良小專輯,穿插一件丁衍庸,8085號牌即橫掃三件關良,例如估價200萬港元,以1,100萬港元落槌的《孫悟空大鬧天宮》。而本場僵持最久,成交價最令人驚豔的作品,即時吳冠中《荷花(一)》油畫。此作估價1,500萬港元,猜猜看拍到多少?在8085號牌、張嘉珍、台灣區董事總經理林宛嫺、新加坡代表Esther Seet、私人客戶服務主管Jessica Lee等人的激烈競拍下,一口價就是一台保時捷的速度往上提速,最終以1億1,300萬港元落槌!由張嘉珍為客戶競得。此作含佣約為1億3千萬港元,名列吳冠中作品拍賣紀錄第四高價。
蘇富比現代藝術晚間拍賣,吳冠中1974年的《荷花(一)》一作引發多人爭奪。(© Sotheby’s)
在吳冠中的《荷花(一)》創下超級驚喜後,接下來的《北國春》以2,100萬港元落槌,此作曾於香港羅芙奧上拍,2011年春拍時成交價為1,240萬港元。接著吳冠中之作的,是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Auguste Renoir)的作品《梳妝少女》,估價1,200萬港元,此作來源有序,吸引包括蘇富比國外專家競投。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的兩幅油畫皆寫下佳績,《少女與貓.吉塔肖像》更以估價350萬元,落槌1,750萬港之姿,登上藝術家作品拍賣紀錄第四位。
吳冠中1996年的作品《北國春》。(© Sotheby’s)
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Auguste Renoir)約作於1896年的作品《梳妝少女》,估價1,200萬港元,此作來源有序,吸引包括蘇富比國外專家競投。(© Sotheby’s)
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1926年的作品《少女與貓》。(© Sotheby’s)
林風眠《萬菊競香》估價300萬港元,此作曾於2012年香港邦瀚斯秋拍現身,當時以280萬港元成交。今次現身估價並未上調,並由8085號牌以300萬港元的落槌價競得。林風眠《清芳》一作,亦曾於2014年中國嘉德(香港)春拍現身,當時成交價為207萬港元,此次以190萬港元落槌。
潘玉良《青瓶紅菊》一作,本次估價180萬港元,以320萬港元落槌,亦是由本場最給力之藏家8085號競得。《青瓶紅菊》上次於2015年香港蘇富比春拍現身,當時以175萬港元成交。而近年來聲勢穩健上揚的吳大羽,今次於香港巴塞爾,大未來林舍畫廊即以個展形式展出吳大羽不同媒材的創作,讓全球藝術愛好者更認識吳大羽,蘇富比的《繽紛》一作,本季估價680萬港元,以850萬港元落槌,由現場女士藏家競得;此作之前三次現身拍場,算是拍場熟貨,但亦可從成交價格的成長,看出吳大羽作品價格的攀升。2008年香港蘇富比春拍,成交價為180.75萬港元;2010年香港佳士得春拍,成交價為362萬港元; 2014年香港蘇富比秋拍,成交價為724萬港元。
現代藝術夜場作品預展現場,朱沅芷《自由之路》與趙無極的抽象作品同列。(本刊資料室)
吳大羽之後,朱沅芷的三幅油畫皆表現不俗,《自由之路》估價800萬港元,以1,400萬港元落槌,而《亞當與夏娃》以550萬港元落槌,兩幅皆由8085號牌收入囊中。朱沅芷亦是近年蘇富比極力推薦的藝術家,《自由之路》曾現身2007年蘇富比春拍,當時的成交價為396萬港元。
蘇富比將亞洲藝術家不同的抽象表現共同呈現。(本刊資料室)
趙無極1961年的《19.01.61》。(© Sotheby’s)
朱沅芷作品之後,即是接續的六件高價趙無極精品的開始。由古根漢美術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收藏釋出的趙無極1958年之作《無題》,估價6,000萬港元,以1億港元落槌,由張嘉珍為客戶競得。接著,趙無極《山村》即以估價1,500萬港元落槌。《山村》曾現身2010年香港蘇富比,當時成交價為662萬港元。過了山村,趙無極《17.12.60》一作,以5,000萬港元落槌;此作曾在1979年至1983年,現身紐約與巴黎共三次拍場,旋未再現市場。而本場第二高價的趙無極,《15.02.65》估價7,000萬港元,以8,800萬港元落槌,奪標者正是8085號牌!《19.01.61》之作,亦以達6,800萬港元落槌!1980年代的趙無極《10.01.86》,估價2,500萬港元,以5,500萬港元落槌!而延續著趙無極氣勢,龐均《一江春水千帆過》的三聯幅大作,是去年龐均於香港交易廣場大展的重要作品,以500萬港元落槌,刷新藝術家作品紀錄。綜觀蘇富比現代藝術夜場,以92%的件數成交率,豪取近8億港元成交額。趙無極精品皆在估價內甚至超過估價成交,勢必再度墊高將來藏家委託時的心理價位,同時之間,應當也有機會造成比價效應,讓收藏資金更多關注於其它藝術家。
趙無極1954年的作品《山村》。(© Sotheby’s)
而在現代藝術夜場之後,東南亞現當代藝術夜場的16件拍品,則繳出1億684萬港元成交額,僅鍾泗賓的《ABSTRACT 1963》一件作品流標,可謂穩紮穩打。蘇富比的拍品構成愈來愈多,而今,連夜場都要分拆為二,其實也見證著亞洲收藏人口正趨向更為開闊的收藏面向。
趙無極1965年的作品《15.02.65》。(© Sotheby’s)
趙無極1986年的作品《10.01.86》。(© Sotheby’s)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