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預估價2.4億港元,巴斯奇亞《戰士》有望成為亞洲最貴西方藝術拍賣品嗎?

預估價2.4億港元,巴斯奇亞《戰士》有望成為亞洲最貴西方藝術拍賣品嗎?

The Most Expensive Western Work To Auction in Asia? Basquiat’s “Warrior” Estimated to Garner HK$240 Million
佳士得(Christie’s)香港即將在2021年3月23日晚間拍賣專場「勇者無懼—巴斯奇亞《戰士》」強勢推出重磅推出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988)之《戰士》(1982)。

佳士得(Christie’s)香港即將在2021年3月23日晚間拍賣專場「勇者無懼—巴斯奇亞《戰士》」強勢推出重磅推出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988)之《戰士》(1982)。該作預估價來到2.4億-3.2億港元,若落槌價超過2.4億港元,有望成為亞洲拍賣史上最貴成交之西方當代藝術品。

尚-米榭.巴斯奇亞《無題 (橘色運動人像)》(1982)。(本刊資料室)

巴斯奇亞作為過去半世紀以來最重要的之一,其作品多年來蟬聯藝術拍賣市場成交冠軍。以去年(2020)為例,全球總年度成交額超過1.17億美元,上拍作品數量高達125件。藝術家的市場主要在紐約及倫敦,而在香港,《無題 (橘色運動人像)》於2018年春季佳士得香港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拍中以7322.5萬港元成交,成為其在亞洲市場上拍以來最高成價作品。2020年,巴斯奇亞《古代科學家》在富藝斯與保利香港聯合秋拍中拍出了5,833萬港元,榮登藝術家作品於亞洲的第二高價。

佳士得香港於2021年3月春拍推出尚-米榭.巴斯奇亞之《戰士》(1982),作品預估價來到2.4億-3.2億港元,有望成為亞洲拍賣史上最貴成交之西方當代藝術品。(佳士得提供)

《戰士》創作於1982年,是巴斯奇亞生前藝術巔峰時期的頂級傑作。當時,藝術家已經發展出其最為成熟的標誌性創作風格,他描繪了一位頭戴荊棘仿若人神合一手、怒視觀者並手持銀色寶劍的戰士形象。在1981年,巴斯奇亞已開始繪製以「戰士」為母題的手稿,可見這一形象對巴斯奇亞的特殊意義。同時期作品中,展現了他最為標誌性的狂放風格,充滿街頭、原始與當代的力量。本次專拍以獨件作品上拍更加凸顯藝術家於全球的影響力,晚拍將進行全球同步直播,將跨越全球多個地點與時區,同時串聯佳士得倫敦拍賣週,由佳士得全球總裁彭肯南(Jussi Pylkkänen)執槌。


近年來,西方藝術品於亞洲拍場上不斷刷新拍賣紀錄:2019年4月,香港蘇富比春拍上,KAWS《THE KAWS ALBUM》在香港蘇富比夜拍突破1億港元紀錄,以1億1,596萬港元成交;2020年7月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上,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三十朵向日葵》以1億1,480萬港元成交,成為繼 《The KAWS Album》之後西方藝術品在亞洲拍賣場上第二高成交價;同年10月,蘇富比重磅推出李希特(Gerhard Richter)《抽象畫(649-2)》,以2億1,463萬港元成交,問鼎西方當代藝術品於亞洲拍賣場上的最高成交價之寶座。而此次佳士得將《戰士》帶到香港,有望突破蘇富比所創下的成交高價。

李希特《抽象畫(649-2)》於2020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2億1,463萬港元成交,是目前亞洲拍賣場上成交價最高的西方藝術品。(本刊資料室)
鄧韻琴( 4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