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8佳士得香港春拍器物拍場直擊:乾隆大天球瓶,1.3億港元領銜

2018佳士得香港春拍器物拍場直擊:乾隆大天球瓶,1.3億港元領銜

5月30日,佳士得香港器物六大專場:「天中八仙——費布克美術館珍藏乾隆天球瓶」、「乾隆三希——重要私人珍藏清代官窯精品」、「新田舊藏鎏金銅彌勒佛」、「正觀自在——佛教藝術精品」、「浮生閒趣」及常規之「中國重要瓷器及工藝品」,依次上陣,共277件拍品。
5月30日,佳士得香港器物六大專場:「天中八仙——費布克美術館珍藏乾隆天球瓶」、「乾隆三希——重要私人珍藏清代官窯精品」、「新田舊藏鎏金銅彌勒佛」、「正觀自在——佛教藝術精品」、「浮生閒趣」及常規之「中國重要瓷器及工藝品」,依次上陣,共277件拍品,經一日鏖戰,總成交金額5億8,980萬6,250港元,成交率61.37%,宮廷高端大器、珍稀拍品仍是衝出高價,唯「新田舊藏鎏金銅彌勒佛」單件上拍,惜因市場現況,估價顯高,成為六大專場唯一流拍之封面拍品。
2018佳士得香港春拍器物拍場直擊:乾隆大天球瓶,1.3億港元領銜
編號8888清乾隆《鬥彩加粉彩暗八仙纏枝蓮紋天球瓶》,六字篆書款。成交價1億3,060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張宗憲1.3億港元抱走天球瓶
今春第二波香港拍賣,最受注目的焦點——清乾隆《鬥彩加粉彩暗八仙纏枝蓮紋天球瓶》隆重登場。拍賣當日上午10點30分現場人氣沸騰,大天球瓶估價7,000萬至9,000萬港元,拍賣官由4,500萬港元起標,經過約25口競爭,總歷時6分鐘,最後由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主管曾志芬手中電話買家與座席第一排張宗憲對決,兩人展開拉鋸戰,最終以1億1,14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1億3,060萬港元,由「90後」張宗憲氣定神閒、高舉「8888」牌號競得編號8888乾隆御製天球瓶,贏得全場掌聲。此華美絕倫的御製鬥彩天球瓶,為乾隆皇帝於登基第三年(即1738年)親自委託製作「五彩放大暗八仙天球樽一件」,器形敦碩、端凝典雅,且紋飾精美吉祥,燒造難度之高,印證乾隆年間製作御瓷的超凡工藝與技巧,為清代瓷器中的巔峰之作,無懈可擊,以往從未出現於市場。喬治.哈撒韋.泰貝(George Hathaway Taber)於1925年前買下,其女兒法蘭西斯.柯禮(Francis Keally)(原名Mildred Taber,於1960年將花瓶贈予奧克拉荷馬州費布克美術館),此次拍賣收益將用於費布克美術館藝術品購藏基金。
編號2751清乾隆《青花春耕圖雙福如意大抱月瓶》,六字篆書款。成交價6,985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內地買家1.36億港元「三希」奪二
延續著上一場的熱度,清乾隆的「三希」重器引起多方競奪,全數成交,斬獲1億6,042萬5,000港元。清乾隆《青花春耕圖雙福如意耳大抱月瓶》,該器為現存體積最碩大的抱月瓶之一,瓶上所描繪的「春耕圖」主題及其製作時期,反映出當時中國的滿族統治者欲藉此去除其「夷族」身分,並將自身定位為關注民生的國家合法政權。此瓶細緻不凡,為仇炎之舊藏,由4,200萬港元起拍,最終成交價6,985萬港元,逾低估價6,000萬港元不多,由牌號9603現場買家奪得。清乾隆《瓷胎洋彩黃地錦上添花蓮紋長春百子圖雙龍耳瓶》,描繪精彩,寓意吉祥,自3,200萬港元起拍,估價5,000萬至8,000萬港元,最終以5,7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6,647萬5,000港元,由牌號9603現場買家再下一城,連捧二瓶,魄力豪擲1億3,632萬5,000港元。據悉該買家為中國大陸內地行家。本場的最後一希,清乾隆《綠地金彩雕青銅紋雙繫尊》一對,紋飾嚴謹工整,仿古青銅器風格,綠釉與金彩相互映襯,別具情趣,為香港船王趙從衍舊藏,曾於佳士得香港2012年秋拍亮相,時估價1,200萬元至1,500萬港元,未能成交;今春捲土重來,估價2,000萬至3,000萬港元,買氣較上二件平淡,以最低估價2,000萬元落槌,由中國瓷器及工藝品部專家唐晞殷(Sherese Tong)手中電話買家以成交價2,410萬港元拿下。
編號2752清乾隆《瓷胎洋彩黃地錦上添花蓮紋長春百子圖雙龍耳瓶》,礬紅六字篆書款。成交價6,647萬5,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編號2858遼/ 金《木雕彩繪水月觀音坐像》。成交價3,010萬港元。(攝影/藍玉琦)
新田舊藏鎏金銅彌勒佛,無人請尊正觀自在,水月觀音3,010萬港元引領眾神佛
鎏金銅佛自去歲(2017)起,市場呈現飽和狀態,價位推動困難。「新田舊藏鎏金銅彌勒佛」請出重量級拍品——隋/初唐《鎏金銅彌勒佛坐像》,本尊法相莊嚴、端凝大氣,其造型可謂敦碩。通而觀之,可謂中國佛教雕像巔峰之作,且來源顯赫,為彭楷棟(新田棟一)舊藏,曾入國立故宮博物院特展及圖錄,後歸清翫雅集台灣資深藏家寶藏,估價待詢。拍前眾行家談說此件,認為至少要3,000萬港元,但以現下市場景況推測能否過4,000萬港元成交,多表示「很難說」。拍賣官自2,400萬港元起拍,氣氛在凝重緊張中進行,喊至3,000萬港元確認流拍,引起場內騷動與譁然之聲暗湧。因拍賣時間比預估的快,在十分多鐘的休息後,接續著「正觀自在——佛教藝術精品」上場,封面拍品:遼/金《木雕彩繪水月觀音坐像》,珍罕難得,曾為「中國古董教父」埃斯肯納齊(Eskenazi)所藏,自850萬港元起拍,於2,300萬港元時仍有多人競奪,最終成交價3,010萬港元,大幅度突破估價1,500萬至2,000萬港元。本場第二高價,明永樂/宣德《鎏金銅大黑天金剛立像》,此像材質精良,怒而不凶,以成交價1,210萬港元,成為該專場第二件千萬拍品。本場成交率57.14%,主要因估價過高,不符合市場期待,如清乾隆《御製緙絲刺繡無量壽佛像》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使乏人問津。
編號2930清乾隆《御製朱彩鐫黃玉雕提樑禾亭卣》,「乾隆年製」篆書刻款。成交價1,810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浮生閒趣,黃玉雕提梁禾亭卣千萬奪魁
88件「浮生閒趣」,總成交金額1億357萬港元,成交率69.31%。高價拍品多於估價內成交,共有二件千萬之作。不負眾望,第一高價為清乾隆《御製朱彩鐫黃玉雕提樑禾亭卣》,黃玉材質溫潤,紋理酷似青銅器沁色,乃仿商周時期酒器——青銅繩紐提梁卣造型而雕,乾隆皇帝定「欽定入乾清宮做上等(頭等)玉器」,其中有「甘黃玉有蓋提梁卣」一件當為此件。在《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中,留下了大量乾隆帝仿古玉器紀錄,然其中玉製提梁卣數量極為稀少,而留有乾隆款者又屬鳳毛麟角,黃玉作品則僅此一件,估價1,200萬至1,800萬港元,最終成交價1,810萬港元。第二高價為明宣德《青花礬紅海獸波濤紋高足盃》,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1,210萬港元。第三高價為五代/北宋初《定窯瀝粉堆花「官」字款方盤》(一對),花口方盤的器形源於金銀器,其採用的瀝粉裝飾亦忠實地模仿了金銀器上錘碟浮雕紋飾效果,其造型別致,紋飾秀麗,兩盤俱署「官」字款,成對保存更是鳳毛麟角,似為孤例,出自台北雲中居張偉華珍藏,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成交價946萬港元。本場13件印章,田黃印石共有八件,皆獲佳績,以清嘉慶《田黃「含韻齋」御璽》(52.8公克)298萬港元為最高價,而引起市場話題的清初《田黃螭龍鈕安岐鑑藏印》(23.6公克),鈐印於陸機《平復帖》、顧愷之《女史箴圖》、黃庭堅《自書松風閣詩》等名作之「安儀周家珍藏」,則以逾低估價三倍多之250萬港元成交。
編號3004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綬帶耳如意尊》,六字篆書款。成交價3,610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中國重要瓷器及工藝品,整體買氣較冷
壓軸專場共推出163件拍品,總成交金額1億1,998萬3,750港元,成交率57.05%,較上季成交金額2億3,136萬2,500港元,成交率72.78%,買氣明顯較冷。高價拍品,乾隆《松石綠地洋彩福長萬年紋龍柄海棠式壺》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晚明《黃花梨獨板如意雲紋翹頭案》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明宣德《青花纏枝花卉紋盌》估價680萬至800萬港元,均未能成交,以封面拍品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綬帶耳如意尊》奪得本場之冠。如意尊是清代雍正朝創新之器形,此器承前朝之遺風,造型高雅雋美,青花呈色豔麗,釉色瑩潤,為香港船王趙從衍舊藏,先前於2010年佳士得香港秋拍成交價為2,418萬港元,此季2018年春拍估價待詢,自1,900萬港元起拍,經六口叫價,最終以3,0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3,610萬港元,成為本專場唯一一件過千萬之作。高古玉熱潮,於佳士得香港此季明顯退燒。推出之36件高古玉器,25件流拍,其中最高價為良渚文化晚期《玉神人獸面紋琮》,於估價內370萬港元成交,相對於香港邦瀚斯甫創下成交價2,170萬港元的新石器時代良渚文化《神人獸面紋玉琮》,場面顯得寂寥、冷清許多。
藍玉琦( 242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