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中國嘉德2019秋拍,經典的力量發威,趙孟頫書法領銜制霸!

中國嘉德2019秋拍,經典的力量發威,趙孟頫書法領銜制霸!

近現代書畫參與者眾,競價速度明快,買家心理價位明確;古代書畫競價階梯較小,每口思索較長,亦步亦趨更顯難捨之情。中國書畫整體競拍氣氛理性且熱情。
中國嘉德2019秋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古代合計123件作品,共斬獲總成交額人民幣12.86億元,誕生三件億元拍品,較上季春拍件數增加19件,總成交額則大幅成長近76%,成績驚人。值此市場調整期,競拍者理性謹慎,更證見來源有緒的高端精品不怕寂寞,經典終歸是經典,受到市場認可與肯定。而將過往大觀之夜的近現代、古代書畫由一日晚間的馬拉松式疲憊競拍,分為兩日更顯得游刃有餘的策略也獲得奏效。
中國嘉德2019秋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登場,買家競拍氣氛理性且熱情。(攝影:藍玉琦)
11月18日,大觀近現代書畫之夜,81件作品,件數成交率74%,誕生二件億元拍品,六件千萬佳作,共斬獲總成交額人民幣6億6145萬5000元。11月19日,大觀古代書畫之夜,42件作品,件數成交率71%,誕生一件億元拍品,九件千萬佳作,共斬獲總成交額人民幣6億2470萬3000元。近現代書畫參與者眾,競價速度明快,買家心理價位明確;古代書畫競價階梯較小,每口思索較長,亦步亦趨更顯難捨之情。中國書畫整體競拍氣氛理性且熱情。
近現代書畫,潘天壽、李可染雙雄破億! 
近現代書畫由潘天壽強勢領軍。晚上約9點20分,潘天壽《初晴》隆重登場。估價待詢,此「殿堂級巨作」拍賣官喊出起拍價人民幣1.2億元,由場內買家率先應價,一位電話委託買家加入戰局,在1.7億元時迎來熱烈掌聲,於1.75億後在一口100萬的叫價中,最終以1.79億元落槌,歷時約24分鐘,由現場牌號8107年輕女士競得,加佣金後以人民幣2.0585億元(折合臺幣約8.95億元)成交,不少買家爭相站起圍觀現場買家,場面熱烈。這是潘天壽作品在拍賣市場的第三高價。此三高價,皆由中國嘉德拍出,第一高價為《無限風光》成交價2億8750萬元、第二高價為《鷹石山花》成交價2億7945萬元。而這位女士除買下《初晴》巨作,亦奪得張大千《匡廬圖.行書自作詞》(成交價人民幣747.5萬元)、于非闇《玉蘭鸚哥圖》(成交價人民幣322萬元)、劉海粟《臨石濤山水卷》(成交價人民幣517.5萬元)等等,實力雄厚。
潘天壽1958年作《初晴》,140.5×364公分,成交價人民幣2億585萬元。(©中國嘉德)
張大千《匡廬圖.行書自作詞》,28×82公分,成交價人民幣747.5萬元。(©中國嘉德)
《初晴》創作於1958年,為潘天壽應新建杭州華僑飯店而作,尺幅巨大,畫心高141公分,寬365公分,為潘天壽創作大幅橫卷的奠基之作。潘天壽以天臺山為主題,將山水畫與花鳥畫的構圖有機結合,構圖新穎,立意新奇,畫幅右上方題跋:「初晴。一石一花盡奇絕,天台何日續行蹤。料知百丈岩前水,更潤百丈岩前松。一九五八年戊戌黃梅開候,天壽。」作品帶出雄厚氣勢,是為縱橫捭闔非凡創製。此外,由新加坡著名藝家張丹農督造裝裱成軸的潘天壽六件勝期佳構,亦全數溢價數倍成交,最高價為潘天壽1954 年作《蓬勃盎然》逾低估價五倍多之1552萬5000元。
億元驚喜甫落幕一小時,李可染《井岡山》於晚上10點18分開始競標,估價待詢,起拍價人民幣9200萬元,喊到9500萬元、9800萬元之際,由電話委託喊出1億元!後由中國近現代當代書畫部總經理戴維喊出新價位1.2億,最終由其手中電話委託買家競得。巨畫巨價位,作品加佣金以人民幣1.38億元(折合臺幣約6億元)成交,順利進入「億元俱樂部」。《井岡山》高177公分,寬127.5公分,在李可染山水作品中實屬巨作,1997年這件作品首次由中國嘉德首次釋出,在拍賣圖錄中特別注明「拍賣的全部所得將用於籌備李可染藝術基金會」,是一件李家不輕易釋出、壓箱底的珍貴藏品。
李可染1976年作《井岡山》,177×127.5公分,成交價人民幣1億3800萬元。(©中國嘉德)
除了二件億元拍品,千萬佳作依序計有:齊白石《九秋圖》成交價人民幣2645萬元,吳昌碩《花卉清供冊》冊頁12開成交價人民幣2530萬元,謝稚柳、陳佩秋《竹禽圖》成交價人民幣2242萬5000元,傅抱石《蜀山紀游》成交價人民幣2127萬5000元,潘天壽《蓬勃盎然》成交價人民幣1525萬5000元,黃賓虹《黃山松谷紀游》人民幣1150萬元。
齊白石《九秋圖》,65×175公分,成交價人民幣2645萬元。(©中國嘉德)
古代書畫,趙孟頫破億,破世界紀錄!
在預展時,展櫃前人潮擠得水洩不通,讚嘆之聲不絕於耳,最受關注的巨星: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在晚間8點35分隆重登場。估價待詢,拍賣官喊出起拍價人民幣8800萬元,電話委託率先一口叫價至1億元,在屏息靜默約一分鐘後,電話委託進入戰局,另一位電話委託叫價至1.1億元,接續新的委託報價1.15億,緊接著又一位電話委託報價1.2億,至1.69億元終於有現場買家加入混戰,然叫價二口旋即敗戰,至中國近現代當代書畫部總經理戴維喊出2億元再次獲得全場掌聲,此後與副總裁兼中國書畫總負責人郭彤喊出2.01億應戰,自此二位電話買家戰況白熱化,在2.2億戴維說出「最後一次了」就掛下電話,郭彤則加50萬為2.205億,戴維於是再次打通電話喊出2.218億,全場對此突破競價階梯思考的不尋常數字鼓掌,拍賣官說「這真是個好數」。郭彤2.22億,戴維加20萬為2.222億,郭彤緊接著2.225億,彼此經長時間思索展開漫長的拉鋸,最終由戴維手中電話買家喊出2.325億,在經歷1小時7分鐘22秒,共87次出價的激烈戰況後,終以成交價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折合臺幣約11.6億元),成為本場第一高價,並創下趙孟頫個人書畫價位世界紀錄。
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以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成交,圖為其中之《應酬失宜帖》。(©中國嘉德)
趙孟頫一生勤於書畫創作,受到歷代公私藏家的珍重愛護,作品大多已入藏世界各大博物館中,流傳於民間的屈指可數。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共有:書札一《奉別帖》16.1 × 74.8公分,書札二《應酬失宜帖》16.1 × 38.8公分,皆與右之(郭天錫)者。
 
《應酬失宜帖》寫他在元朝高官來杭州徵召隱逸時,矛盾重重、進退兩難的複雜心理,以及與朋友利益矛盾時他所採取的果敢態度,是研究趙孟頫早期思想與道德風範的重要史料。而《奉別帖》寫他對朋友經濟受困的關切與同情,和自己在京城獨處的孤獨。由於情緒激動,書法寫得波瀾起伏,跌宕恣肆。一通可見其早年師法古人的取向和功力,一通可見他直抒性靈的書道新境。不論從史料價值與藝術價值看,都非常珍貴,極為難得。此卷經明代王惟儉、清代王鴻緒鑑藏並跋文於卷末;清代現於廣東,經何昆玉和何瑗玉兄弟、伍元蕙、陸心源和陸樹聲父子遞藏,咸豐年間收刻於伍元蕙的《南雪齋藏真》中,並著錄於陸心源的《穰梨館過眼續錄》中;近代流入日本,經山本悌二郎、赤羽雲庭舊藏,曾多次出版、展覽。
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之《奉別帖》。(©中國嘉德)
清宮皇家著錄《石渠寶笈》的清代錢維城《蘇軾艤舟亭圖》則為本場第二高價。預估價人民幣5000萬至6000萬元。拍賣官自3800萬元起拍,二位電話委託從頭到尾捉對廝殺,自5700萬元後,以20、50、80萬的競價階梯小幅度拉鋸,每一次喊價都格外謹慎,二者亦步亦趨,展開漫長的對決,最終在經過近50口的輪番喊價,以6500萬元落槌,加以佣金成交價7475萬元(折合臺幣約3.2億元)。
清代錢維城《蘇軾艤舟亭圖》,畫心26×74.7公分,成交價人民幣7475萬元。(©中國嘉德)
《東坡艤舟亭圖》寫錢維城家鄉故事。北宋元符三年(1100)五月,蘇東坡因大赦北歸。六月由海南瓊州渡海至廉州,年末渡嶺表經安南至虔州。五月行至真州遇瘴毒得病,至常州漸不能起,七月二十八日在常州去世。常州士民遂於東坡當年泊舟處築亭紀念,名為「東坡艤舟亭」。所謂「士民惜哲人之萎,朝野嗟一鑒之逝,皆出於自然之誠,不可以強而致也。」千百年來,由亭而廟,毀而復建,市民自發祭掃。錢維城作圖以記,是對先哲的敬仰,亦代表了鄉里士民的一種榮耀之感。
乾隆兩次作詩長題,一為乾隆二十二年丁丑(1757),第二次南巡時,應在錢維城奉命畫成之初。後一詩題於乾隆四十九年甲辰(1784)第六次南巡時。可見錢氏此卷在南巡時一直被乾隆帶在身邊。一方面表示乾隆對蘇東坡的敬仰,一方面亦證明他對錢維城此作的欣賞。引首及簽條,由臺灣書畫家周澄、吳平於1996年所題。緊接著,同樣著錄於《石渠寶笈》的錢維城《花卉冊》八開,是冊每頁有乾隆御題七絕一首,贊譽錢維城所繪花卉,分別是西府海棠、梔子、玫瑰、金絲荷葉、虞美人、翠梅、魚兒牡丹、金盞八種,成交價人民幣3680萬元(折合臺幣約1.6億元)。
錢維城《花卉冊》八開,此為其中四開,每幅13×18公分,成交價人民幣3680萬元。(©中國嘉德)
除了一件億元拍品,千萬佳作依序計有:錢維城《蘇軾艤舟亭圖》卷成交價人民幣7475萬元,石濤《杜甫詩意冊》12開成交價人民幣5520萬元,錢維城《花卉冊》8開成交價人民幣3680萬元,丁雲鵬《少陵秋興圖》卷成交價人民幣2875萬元,張瑞圖《行書五言律詩》成交價人民幣1495萬元,鄭燮《道情十首》卷成交價人民幣1380萬元,石濤《荷花圖》成交價人民幣1380萬元,傅山《致魏一鰲書札十八通》成交價人民幣1380萬元,佚名《石勒聽講圖》卷成交價人民幣1380萬元。
明末清初石濤《杜甫詩意冊》八開,畫每開39×27公分,成交價人民幣5520萬元。(©中國嘉德)
中國書畫前五高價
1.元代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書札一《奉別帖》16.1 × 74.8公分,書札二《應酬失宜帖》16.1 × 38.8公分,估價待詢,成交價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
2.潘天壽1958年作《初晴》,140.5×364公分,估價待詢,成交價人民幣2億585萬元。
3.李可染1976年作《井岡山》,177×127.5公分,估價待詢,成交價人民幣1億3800萬元。
4.清代錢維城《蘇軾艤舟亭圖》,畫心26×74.7公分,估價人民幣5000萬至6000萬元,成交價人民幣7475萬元。
5.明末清初石濤《杜甫詩意冊》八開,畫每開39×27公分,估價人民幣4800萬至5800萬元,成交價人民幣5520萬元。
藍玉琦( 241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