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尋找數字、市場迷失中的藝術靈魂
Dark Light
Dark Light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尋找數字、市場迷失中的藝術靈魂

林風眠的五大弟子中,趙無極、吳冠中、朱德群、席德進都有著自己的人生征程,唯獨趙春翔的人生旅途,最為坎坷。他在貧病交迫的垂暮之年,冷清沒落,讓人心酸不已。但他的藝術成就不會隨著他的離去而消逝,藝術史與收藏市場正逐漸還元趙春翔該有的評價。
 
一、前言
 在這個習慣錦上添花的社會,市場價格,成為評斷藝術家良窳的唯一依據,藝術家的畫格人品全不見了,更令人難過的是,藝術家為一個時代承先啟後、拼搏實踐的精神,完全被低估與被遺忘。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推出的「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正在撥亂反正,彌補這樣的不足。為一位錦衣夜行、有如遠方行星的孤獨靈魂,重新拉回美術館展覽舞台,檢視那蒙麈的斑燦。
趙春翔是誰?
簡單說,他是從中國藝術最重要學府杭州藝專畢業的,也是名師林風眠、潘天壽旗下的高材生,更是扛著引西潤中,闖蕩世界的一代人,為中西合璧,開啓實驗與實踐大門。藝海深邃浩瀚,古今菁英奮鬥其中,誰也不能竟其全功,串接出與時俱進的藝術觀念與思想價值。
趙春翔,用一輩子的努力與賭注,回應這樣的歷史背景與時代使命,試圖開拓新局,創造──藝術永恆。
二、因緣
趙春翔是我生命中的貴人,他帶領我進入藝術世界,找到藝術出版與收藏的人生舞台,更重要,他開啟我對易經、太極世界的思考,生命的枯榮華萎,盡在其中。人死後,究竟如草枯,如燈滅?抑或沒完沒了?我咀嚼玩味再三。
從1993年開始,我因為看了趙春翔在台北誠品畫廊的展覽,收了他的二幅小畫,因此而喜歡上藝術,走向藝術探索的不歸路。我開始為藝術而書寫,1996年出版趙春翔藝術傳記,促成兩岸三地的藝術展覽、學術討論會,以及相關論文的出版,讓我的後半生,與藝術同在,不但成為忠實的藝術園丁,甚至透過藝術媒體的話語權,見證、豐富並影響藝術時潮,為美術史發展,留下事證與印記。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展覽現場,策展人王嘉驥解說《遠方的行星》一作。(攝影/王士源)
三、趙春翔為什麼重要?
1.他是顛沛流離大時代的見證者
趙春翔(1910-1991),出生在20世紀的多事之秋?,比國父孫中山先生建立的民國早一年,那個年代,面臨軍閥各據山頭干政弄權,一、二次世界大戰烽火,日本侵華、國共內戰,無一倖免。從五四革新、救國思潮的文化啟蒙,到抗戰街頭運動,與愛國壁畫製作的熱血參與,大陸失守時,被圈選成為轉進台灣的文化菁英代表,抵台後又在百廢待舉的時局中,成為群族衝突的冷眼旁觀者。
人生一百八十度度的大翻轉,形塑出狄更斯筆下「最黑暗的時代」,也是「最光明的時代」。趙春翔總是被時代巨輪推著前進,見證了顛沛流離的大時代。
2.他是生離死別的家庭倫理悍衞者
亂世中,逃難避禍,幸與不幸,就在一瞬間。趙春翔的四口之家,一分為四,咫尺天涯,長年呑愁。遠放河南老家的兒子,來不及帶出,二歳襁褓分手,與兒子再見面是41年後,兒子已是中年大叔。至親手足,又因他參與國民政府的遷台,劃歸政治異徒,批鬥挨餓,父母活活餓死。兄弟各個在寒蟬效應下,遁逃離散。而分批逃難來台的妻女,又在他為藝術理想,負汲海外、客居他鄉近40年,聚少離多。
但是,來自書香世家,吮吸傳統倫理奶水的趙春翔,在禁錮艱苦的環境中,依舊設法接濟在中國大陸的父母、兄弟與兒子。飄泊海外36年,他不鬧感情花邊,不棄守制式婚姻,匯錢為手足買地蓋房、提攜姪女到紐約深造拿洋文憑。年老體衰,罹患被害妄想症後,他還是選擇落葉歸根,希望回到中國原鄕,尋根傳藝。最後死在苗栗髮妻跟前,認愛守圓。這樣的一生,比起許多兄弟鬩牆、與親朋老死不相往來,或者金屋藏嬌,二度、甚至三度婚姻的其他藝術家,趙春翔在長年苦守孤獨的同時,緊抱中國傳統倫理美德與價值,誠屬難能可貴,當數時代異數。
3.他是中西藝術合璧的實驗與實踐者
    趙春翔,自始即受正統的美術學院教育,在杭州藝專就讀期間,受到書畫水墨與現代藝術洗禮之外,也備受革新現代美術教育與思潮也啟發。所謂跨度大、觀念新、汲古注今、引西潤中,成為趙春翔一輩子的信念。寓居紐約,憧憬新藝術的同時,難忘中國古文化,加上長年的孤寂寞落,難逃身心失調困境,創作之路倍見坎坷。
然而,千年流傳的東方水墨,面對1960年代新出現的壓克力染彩,如何碰撞共治,趙春翔成為東西實驗的先行者。就材料、技法與風格,趙春翔來者不拒,勇於嘗試。水墨、水彩、油畫、雕塑、裝置藝術,他交曡運用,螢光顏料、硬邊色域、自動甩技、拼貼組合、維度空間的打造,他積極涉獵,具象、抽象、意象等沒有絲毫侷限。如此混融而出的作品,有時激狂又幽深、但也有時清濁難分、混沌不明,所謂不中不西,甚至被批評為「爛畫比好畫多」,都是事實,但也更加證明了他知行合一。勵行中西合併的藝術實驗與實踐,他當仁不讓,當然,代價自然比同儕辛苦而昂貴。
中西融合是美,中西不融合,更見膽識勇氣,趙春翔為時代開啓門扉,讓藝術後學繼續接棒探索。 如果稱趙春翔是中西合壁的藝術實驗與實踐者,一點都不為過。他孜孜矻矻一生,實驗與實踐一生,最後求仁得仁,無怨無悔。
4.他是與時俱進、超越蛻變的藝術家的典範
藝術家的天職,是創造。不管美術、音樂、電影、建築,一個優秀的從業人員,永遠會告訴你他最滿意的作品還沒出現,寄所有希望於下一件。因為,創作沒有止境,完美,並非一蹴可幾的。
趙春翔一生的創作與成長、際遇,和時局變化、世界輪動緊密聯繫。但是他忖時度勢,採精納良,超過半個世紀,從傳統水彩、水墨、抽象表現油畫,硬邊併拚䀡裝置,他總是勇於實驗與嘗試。有別於同儕藝術家,一招半式,就吃喝一輩子,或靠著複製挪移自己作品,在市場牟利。趙春翔的創作人生,持續與自己革命,修改自己的畫至死不渝。
然而,直接在舊畫中「改畫」(編按),是件冒險至極的事,許多作品一經修改,便慘不忍睹,甚至毀損作廢。但許多作品,就把他的求新求變、不斷精進的表現思維,承載加添,成為經典,為東西文化對峙、藝術遇合,留下深刻成果。
這是趙春翔與藝術同儕最大的不同,他在創作路上,六親不認,從不心慈手軟,把絕對藝術家的性格、智慧與勇氣,表露無遺。這種追求卓越,蛻變成長的信念,是他根深蒂固的信仰與責任,苦思藝術創意與新突破,把角色與作品,發揮到極致,這也正是眾多趙迷珍惜的特質與價值依憑,也更是美術史必然為他預 留位置的最大理由所在。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展覽現場。(攝影/王士源)
四、藝術成就:
1.愛的昇華
趙春翔曾說「生命價值的衡量,是以一個人,一生施愛、貢獻多少為準則」這也是他從對西方哲學家、宗教家、藝術家的觀察中得到的心得,也奉為永遠追求的最終目的。又如他引述托爾斯泰(Tolstoy,1828-1910)的話,唯有溝通人類共同的情感,和消除彼此間隔閡的作品,才會有真價值。而受趙春翔尊敬的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 1866-1944)也曾說「藝術的主要作用,是在使人團結在愛的基礎上。」
趙春翔對於愛的表達,一方面來自知識性的吸收,從先人至聖,的耳提面命中,了解對護愛、施愛的重要性外,其實趙春翔也因為長年形單影隻、客居他鄕,把自己對愛的期待加以昇華。例如,他老愛在斗室裡,植花種草,養鳥育雛,享受那份生命中生生不息的宇宙大愛。
同時,他透過一手絕妙好筆,以鳥擬人,畫出一窩鳥家庭,不管是漂搖風雨中互相依偎取暖,或是孤鳥踽踽獨行、雙鳥交歡,三鳥齊頌,四鳥爭鳴等,都像奠基在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恩愛、子女友愛的基礎上。對趙春翔來說,這樣的寄情,是他回應中國傳統倫理價值,再造人間天堂的手法。
而在實際生活上,接濟家人,栽培女兒姪女,甚至提攜莘莘學子,非常寬厚慷慨,令人感動。
2.空間突破
評論趙春翔的創作,一般來說,會從西方戰後抽象形式來看,他進入多少,另一途徑則從水墨創作切入,談他的改變多少,來論成就高低。
1950年代,他一到紐約藝術之都,直接跳進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大熔爐。1960年代在立體裝置、空間組合作實驗,1970年代回歸水墨,在媒材與創作中尋根,逐步在中國與歐美,東方與西方中,中西實驗,開門落戶。
在尋找空間維度上,趙春翔東西合壁的實例,例如,他把水墨慣用的宣紙,貼在油畫布上,重新創作。或者將已完成的東方水墨軸條,貼上西方六尺正方大畫布,然後,又畫、又塗、又灑等讓整幅作品,改頭換面,意涵丕變。有時候,宣紙創作剛完成,趁著墨痕方乾,便將整張宣紙翻轉過來,鑲入大油畫布。讓墨痕滴流,凝結成塊,再拼貼上剪紙、金箔、福德正神。讓作畫先後順序的時間差,加上柵欄的內外空間感,最後,大片稠濃顏料,憑空渲洩,老祖宗的屋漏痕,悄然入畫。等到墨痕乾涸,他把內心糾結的思緒,像毛線捲般,迅速圈塗,有時是難纏的西方圓點、方塊、矩形,畫一層還不夠,留著邊沿或陰影,再畫一層,藉以凸顯時間差,更成就了空間距離感。畫幅中象徵慎終追遠的紅燭,充滿內聚吸力的宇宙深洞,把空間感擴張向浩瀚穹蒼,深邃悠遠沒有盡頭。
趙春翔實驗一輩子所留下的「空間」,有外加的如柵欄、如珠簾,層層疊添,觀者站在畫前,彷彿置身憑欄、窗邊或珠簾旁,烘托出距離感,而看畫者,彷彿又可以往後排列,一個一層無限延伸。但更可貴的是趙春翔的心靈空間,是完全內蘊而實存的,他把源於八卦的中國同心圓,應用得淋漓盡致。
早在商周堯舜時期,中國八卦本質是動態的,不斷旋轉。一旦把八卦圖,快速旋轉,就會出現同心圓的視覺效果。而八卦,陰陽互動,來自宇宙論,大宇宙概念,是天地萬物,而小宇宙論,則包含了君臣、夫妻、師生盡含其中。    可以確定的是,宇宙萬物離不開同心圓,而來自同心圓的宇宙觀,正是空間的極大、極深、極遠化,也是潛意識行為,讓生命循環,生生不息,直達永恆。
外界稱趙春翔是水墨畫家,或叫革新水墨畫家,都是偏頗,且有欠公允。他的創作,何止水墨,他還有油畫、拼貼、裝置立體作品。其實,媒材、形式,都只是承載趙春翔創作觀念的一種媒介罷了。
如果說,趙春翔是觀念與空間的藝術家,可能更貼近事實。他用一生的實驗,來說明藝術空間的存在,一維二維之外,他又創三維立體空間,晚年在回歸道家老子、易經思想之餘,他把實驗,探向四維的宇宙洪荒,與浩瀚無垠的大千世界,果然開發出朵朵繁花,令人神往。
趙春翔年輕的時候說,「人死如草枯,如燈滅。」但大病初癒後,趙春翔改口:「人死後,絕對沒完沒了。」 是的,有了四維度的大宇宙、大穹蒼作後盾,趙春翔的藝術一生,如他生前寓言,沒完沒了,而且熠熠生輝。

五、結論:
1,藝術界不需要排名。
如果問畢卡索偉大,還是馬蒂斯重要,可能答案是他們都重要,因為他們在不同視角引領風潮,貢獻卓著。他們很用力地活了一生,留下許多發人深省的作品,也為這個世界,留下可供參酌、賞析的典範,深深影響世界美術史發展。
趙春翔也是一樣,他是不是第一名的藝術家,並不重要,但他絕對是獨特的藝術家。如果說,經歷兩次世界大戰,見證了內憂外患、國共內戰之後,他棲居西方世界,以很獨特的方式,活出他的一生,留下嘆息與足跡,但這就是他的一生。
由於藝術市場過度蓬勃,尤其拍賣市場,更是操縱了一般人的收藏認知,誰的價格高、漲幅大,誰就是英雄。但事實上,藝術市場是個極度複雜的地方,背後有許多不為人知和與人道的因素,表現好壞至多參考就好。
 2、市場價格不等於藝術價值。
 知名芝加哥大學教授巫鴻多次表示,如果你要真正了解藝術與藝術家,最好遠離藝術市場。拍賣、藝博會再熱鬧,他從不涉足。理由很簡單,不希望價值判斷被情緒干擾與數字誤導。總之,藝術家沒有義務為收藏家賺錢,喜歡,就收藏,不喜歡就退出。願意留下來當「趙迷」的,憑藉的,一定不只是市場起伏、數字變化而已。
藝術之美,在於心領神會,相知相惜。更可貴的是那份不棄不離的淒楚美感。如同趙春翔的作品一樣,在狂驕竊喜當中,始終保有一種淡淡的感傷、失落與怨懟。人生,不可能圓滿的。

 


編按 關於趙春翔的「改畫」根據曾師從趙春翔習畫的藝術家鄭治桂強調,趙春翔生前否認「改畫」的觀念,而在修辭上提醒學生注意,他並非否定過去的作品,而是一直在繼續作畫。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展覽現場。(攝影/王士源)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
特展開幕茶會|2019.04.12,15:00-17:00
展期|2019.04.13-07.07
地點|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
地址|台中市霧峰區柳豐路500號

專題文章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 204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