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廣東丹青,寫下南方傳奇:香港藝術館「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展

廣東丹青,寫下南方傳奇:香港藝術館「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展

Guangdong Ink Art, Records of Southern Legend: “Guangdong Art of the South Nanling: A Selection of Guangdong Painting from the Hong Kong Museum of Art”
「嶺南畫派」冒起前,廣東繪畫在明代已嶄露頭角,入清後更是名家輩出,百花齊放。民國以還,在「二高一陳」之外,躋身傳統而尤有建樹的粵籍畫家亦不乏其人。

言及「嶺南」一詞,不難聯想到「嶺南畫派」中西並舉的折衷之筆,以革新思想雄據中國南方繪畫史的要席。究其字義,「嶺南」其實是「南嶺以南」的地理指稱,多泛指今廣東、廣西、海南以及港澳地區。早於「嶺南畫派」冒起前,廣東繪畫在明代已嶄露頭角,入清後更是名家輩出,百花齊放。民國以還,在「二高一陳」之外,躋身傳統而尤有建樹的粵籍畫家亦不乏其人。「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透過逾80組香港藝術館的館藏作品,重新梳理從明代至20世紀廣東繪畫與時局緊扣的發展,在傳統與創新、本土與外來的大命題下,撰寫一部以嶺南地區繪畫為脈絡的大觀。

香港藝術館「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展廳入口玄關處設沉浸式多媒體場景展示。(香港藝術館提供)

外來到本土的演進

在中國繪畫的洪流中,魏晉五代、宋元明清都是畫史上巍峨高峰,赫赫有名的歷代名家不乏中原文人、北方世家,然江南以南的嶺南畫家在明代以前卻幾乎湮沒無聞,更遑論畫蹟傳世。有論者謂嶺南氣候濕熱,不利紙本文物的保存,以致作品難傳;加上嶺南偏遠,地方隔涉,中原文化難相抵足,粵人自薄,縱懷才藝卻不好標榜。種種的人文環境因素下,廣東繪畫與中原地區的藝術流派似乎站在不一樣的起跑線上,跟隨中原脈絡亦是大勢所趨,如明代林良(約1426-1495後)的花鳥源於浙派;張穆(1607-1683)畫馬取法宋元;深度(活躍於約1647-1663)的山水以吳門為宗,可見早期廣東畫家多依從北方主流的傳承和變法,建立出各自的藝術成就。

「南嶺」又稱為「五嶺」,即大庾嶺、騎田嶺、萌渚嶺、都龐嶺和越城嶺五組山脈;「嶺南」是「南嶺之南」的地域。(香港藝術館提供)

展覽入口不遠處展出了清代黎簡(1747-1799)晚年所繪的巨幅《山水》,當中河岸式構圖,以至疏樹草亭的布局,明顯出自倪瓚(1301-1374)的風格。凡仿倪雲林者,必從疏淡枯禿一路,以表現淡泊蕭條的空寂,唯黎簡此作大膽以濕筆代乾筆,突出淋漓蒼潤的南方山水,尤見石濤影響。畫中的披麻皴、苔點及礬頭處理亦有五代董源、巨然之致,點景人物的加入更與倪瓚不染塵俗的畫癖背道而馳,黎氏此作可謂集百家之大成而參入己意。

黎簡《山水》,水墨設色紙本,194.5×83.9公分,1794,香港藝術館藏。(香港藝術館提供)

清中以降,粵人開始有意識地將具本地特色的嶺南風光入畫,人物畫家蘇六朋(1791-約1862)以山市墟日為題材,作成《羅浮山市圖》,描寫出廣東山人的農貿日常(展品圖片請見《典藏.古美術》2021年9月號);崔芹(1846-1915)取景河南溪岸,集成《瑤溪二十四景》冊,圖寫名勝,山水紀遊;羅岸先(活躍於1862-1908)《越臺春色圖》描繪漫山紅棉的廣州越秀山景致。廣東畫家筆下的本土題材不絕於縷,遂至晚清,「居派」崛起,居巢(1811-1865)和居廉(1828-1904)進一步拓展廣東本土花鳥題材,在清初惲壽平(1633-1690)的沒骨基礎下,結合「撞水」、「撞粉」之法,形成賦色明豔,工中寓寫的「居派花鳥」,成為後繼「嶺南畫派」的濫觴。

崔芹《瑤溪二十四景冊》頁1-8,水墨設色紙本,24開冊,各36×57.8公分,1914,香港藝術館藏。(香港藝術館提供)
羅岸先《越臺春色圖》,水墨設色紙本,63.3×36公分,1874,香港藝術館藏。(香港藝術館提供)

居廉的《百花圖》卷是傳世精品之一,全卷構圖豐富,各式折枝花卉交錯其中,抛撇開雙勾廓填的院體樣式,直接賦色敷染,巧妙將嶺南水氣氤氳的鄉土環境與古典沒骨花卉結合。居氏作畫擅於寫生,師法自然,曾遍搜各種花卉草蟲,對花寫照,尤能細察秋毫,筆下的花葉形態極為細膩。此外,展覽更精心為居廉《百花圖》標注花卉名目,輔以植物學資訊輯成一部「花卉圖鑑」,於作品旁設置電子屏幕裝置,觀眾能夠細閱《百花圖》及香港常見花卉的詳細資料,方便識辨嶺南四時花卉的千姿百態。

居廉《百花圖》局部,水墨設色絹本,36.8×611公分,1875,香港藝術館藏。(香港藝術館提供)

傳統與變革的交鋒

20世紀初的近代中國為廣東畫壇迎來燦爛輝煌的一章。「嶺南畫派」於民國初年在廣東崛起,「嶺南三傑」高劍父(1879-1951)、高奇峰(1889-1933)、陳樹人(1884-1948)標舉「折衷中西,融會古今」的理念開拓「新國畫」,時名「折衷派」,體現了近代中國「西學東漸」在繪畫領域上的實踐。與此同時,廣東地區也出現一批以維護傳統,保存國粹為己任的繪畫群體,他們面對正統國畫受到「折衷派」變革的衝擊,有感廣東畫風積習靡弱,去古日遠,遂聯群結社,先後組成「癸亥合作社」和「國畫研究會」,循傳統途徑探求中國畫的發展路向。兩派在傳統和變革的議題上各有取態,促成了中國畫近代轉型的思想撞碰。展覽特以黑白分區、對置並陳的形式呈現兩派在「折衷求變」和「傳統守成」的藝術分野,並就其組織交流、風格手法、題材思想等範疇,探討20世紀廣東畫壇的面貌。

惺惺相惜:志同道合的合作

服膺於傳統學徒式的畫學教育,「嶺南畫派」致力培植後學,師徒之間情誼深厚,宛如至親。《群力回春圖》便是高奇峰及學生們的合作繪畫,高奇峰晚年定居「天風樓」授徒講學,天風弟子關係融洽,屢見合作。此畫是為香港書畫文學社籌款而作,面對當時嚴峻的時局,高氏以「群力回春」為畫題,寄託團結力量以退敵的願望。其中熊文傑畫牡丹,周一峰畫芍藥,趙少昂畫水仙,何漆園畫山茶,張坤儀畫白梅,陳語山畫紅梅,葉少秉畫玫瑰,黃少強畫野菊,容漱石畫蘭花,高奇峰則補蠟梅花,群卉各有分工卻不見爭豔,天風諸子之間的和諧配合,躍然紙上。

高奇峰及天風諸弟子《群力回春圖》,水墨設色紙本,126.5×61公分,1932,香港藝術館藏。(香港藝術館提供)

廣東「國畫研究會」扮演著聯合傳統畫家的領銜角色,透過定期雅集活動,畫會成員得以聚首一堂,重現了明清以來的文人雅集遺風。他們因志趣相投而凝聚藝事,有別於縱向的師徒傳承,傳統派畫家趨於同儕之間的交遊。姚禮脩(1878-1939)、李硏山(1898-1961)同任職法政,而且酷愛書畫,二人早年結為世交,關係亦師亦友。姚禮脩於廣州淪陷時避地澳門,受澳門富商盧煊仲之託,繪製一巨幅《山水》,可惜未能完成便病逝。同抵澳門的李硏山便被邀為姚氏補完遺作。此作由姚、李兩人先後寫成,而筆墨圓融無間,李硏山的用筆尤能配合姚禮脩的風格,反映出李氏深湛的傳統功力,亦表現出同儕的敬意,二人彼此相知,在藝途上的默許無間亦於此可見。(文章未完,更多展覽介紹及精彩展品,詳見《典藏.古美術》2021年9月號)

 姚禮脩、李硏山《山水》,水墨設色紙本,328.2×106.2公分,1939,香港藝術館藏。(香港藝術館提供)

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

時間│2021.06.11-2021.11.03
地點│香港藝術館

本篇圖文摘自《典藏.古美術》348期(2021年9月號),原篇名:〈廣東丹青,寫下南方傳奇——香港藝術館「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展〉;作者:李浩祥(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中國書畫))。

完整報導內容請見《典藏.古美術》348期(2021年9月號)。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博客來
蝦皮
UDN電子雜誌
讀墨電子雜誌

蝦皮限時!9月底前買9月雜誌享7折優惠加購《佛像的臉》、《中國書畫.日本收藏-關西百年記事》等精選好書

博客來限時!9月底前訂閱古美術輸入@MAG300立折300元

官網獨家!9-10月訂閱加贈專案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典藏.古美術FaceBook

李浩祥( 1篇 )

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中國書畫)。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