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從武士到運動員,日本東京奧運的前世今生

從武士到運動員,日本東京奧運的前世今生

From Samurai to Athlete, Tokyo Olympics’ Past and Present
為紀念本屆東奧開辦,東京國立博物館、秩父宮紀念運動博物館和《讀賣新聞》共同推出「スポーツ NIPPON」特別企劃展覽。由「從美術工藝看日本運動的源流」以及「近現代日本運動與奧運」兩個主題構成,讓大眾一覽日本由傳統運動發展到東奧的前世今生。

日本東京將在今(2021)年7月23日起舉行為期17天的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簡稱「東奧」)。這場運動盛會原本預計在去年舉辦,卻因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延後至今,而這並非東奧首度碰上這種涉及全球的艱難時刻。東京在歷史上曾三度獲取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主辦權,第一次是1936年,日本東京在14個申辦國中拔得頭籌,成為第一個成功申奧的亞洲城市。然而隨著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日本舉辦奧運的美好願景亦在硝煙中化為泡影。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日本再次燃起舉辦奧運的決心,並終於在1964年成功舉辦了第一場位在亞洲城市的奧運會。而這場盛大的活動,亦成為世界和平與日本在戰後重拾民族自信的表徵。

日本取得1964年東奧主辦權的報導(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2020東奧雖因突發的疫情陷入取消的危機,最終仍決定在實施預防感染擴大對策的狀況下,讓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同場競技。為紀念本屆東奧開辦,東京國立博物館、秩父宮紀念運動博物館和《讀賣新聞》共同推出「スポーツ(SPORT) NIPPON」特別企劃展覽,展期自7月13日至9月20日。本展由「從美術工藝看日本運動的源流」以及「近現代日本運動與奧運」兩個主題構成,讓大眾一覽日本由傳統運動發展到東奧的前世今生。

本次展品《短甲の武人》埴輪 ,6世紀。其圖像曾被採用於日本1940年未能舉辦的東奧宣傳海報,為日本指定重要文化財。(© ColBase

日本運動的源流,可追溯到古代貴族的宮廷生活、神社祭祀,以及武士的實戰訓練等活動。如相撲、弓道、劍道等技藝,在今日也以運動的形式被持續保留下來。由此,本次展出了許多與日本武士相關的藝術品。談到日本運動,則不得不先提及他們的傳統格鬥技──相撲。相撲的起源,可由《古事記》中的神話談起:日本軍武之神建御雷神曾受天照大神之命,去向大國主神討要人間界的統治權。過程中,建御雷神與大國主神之子建御名方神發生衝突,展開一場力氣比試。最後建御雷神一把捏碎建御名方神的手腕,再將他像蘆葦般投出後取得勝利。這場神祇之間的戰鬥被視為相撲的伊始,相撲也因此染上神道色彩,成為諸多神社祭禮的祈福項目之一。

本次展品《子持裝飾付腳付壺》,6世紀。壺上的人像裝飾形塑了一位行司(裁判)主持兩位力士相鬥的場景,展現出相撲發展初期的原始樣貌。(© ColBase

平安時代的日本宮廷,會在每年7月甄選軍中強者招開相撲節會。這場例行活動一方面可為七夕節助興,另一方面則能讓宮中貴族檢視軍隊訓練的成果。皇室對相撲技藝的重視,甚至讓知名的日本古典小說《平家物語》編造出一段文德天皇以相撲選定繼承者的逸話。本次展出的〈武家相撲繪卷〉(摹本),即畫出了箇中場景:它以紙本為媒材,採用長幅彩圖搭配繪詞說明的形式,講述文德天皇要求惟喬親王與惟仁親王各自選派一名代表進行相撲競賽,並將繼承權交予勝者方的故事。在繪卷中,惟仁親王選定的代表是身材較小的伴能雄,他的先天條件居於劣勢,卻靠著優秀的相撲技巧,一把投出惟喬親王的代表紀名虎,成功為其主君取得皇位繼承權。

三村晴山、井上昆得、岩崎信盈《武家相撲繪卷》,1840,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此卷為畫家摹寫,原本為狩野山雪於17世紀創作的《武家相撲繪卷》。(© ColBase

除了相撲這種近身搏擊的格鬥術,日本武士亦十分著重騎射的技藝。在槍砲出現之前,弓箭一直都是最有力的武器,而平安到鎌倉時代的日本戰爭多以騎射戰為中心,弓術與馬術自然受到極大的重視。在軍事用途外,日本的騎射技術亦與相撲一樣,是宮廷儀式與宗教活動的一環。日本的騎射技術,亦由此顯現出不同於中國與西洋的面貌。古代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武士實戰訓練,是被稱為「騎射三物」的「流鏑馬」、「笠懸」與「犬追物」。「流鏑馬」與「笠懸」皆是讓武士騎馬奔走於直線跑道,並朝左側標靶射箭的武藝,然而比起使用普通標靶的「流鏑馬」,「笠懸」需射擊的是懸掛在不同距離的斗笠,因此難度更高。本次展出的〈男衾三郎繪卷〉即透過圖像,記錄了鎌倉武士進行「笠懸」訓練的樣態。

《男衾三郎繪卷》,13世紀,為日本指定重要文化財,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 ColBase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圖像中使用的並非普通箭矢,而是一種被稱為蟇目鏑矢的特殊箭。「蟇目」意為蝦蟆的眼睛,這種箭矢以如蝦蟆眼睛一般渾圓並帶有孔洞的裝置,取代原本銳利的箭頭。這種箭矢在空中疾馳時,會因前頭所裝的圓型裝置發出銳利的聲響,且在擊中時不會傷及標的物。古代日本相信此類箭矢發出的響聲具有驅魔避邪的效果,因此經常使用於祭禮儀式;而就軍事訓練的角度而言,此聲響則能在戰場上發號施令。除此之外,這種避免殺生的無鋒箭矢,亦是「犬追物」的指定用箭。「犬追物」與展現個人技巧的「流鏑馬」和「笠懸」不同,是需要多人協力的團體競賽。本次展出的《犬追物圖屏風》,即栩栩如生地描繪了此種競技的樣貌。

《犬追物圖屏風》(部分),19世紀,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 ColBase

「犬追物」是一種被分為三隊的36名武士,在2名檢見(即裁判)的監督下,於場內輪番騎馬追逐、射擊150隻狗的傳統競賽,然而《犬追物圖屏風》描繪的賽事規模顯然更大。由其圖像,能看見參賽武士在方形競技場中展現的各種樣態:有些坐在場邊整備,等待自己上場的輪次;有些則已備好弓箭,乘馬進入用繩索圈出的圓形馬場;更有些已開始追逐犬隻。在競技活動之餘,《犬追物圖屏風》更畫出了許多市井百姓在場外圍觀的熱鬧景象,令人得以一窺江戶時代日本民眾觀看運動賽事的熱忱。

《犬追物圖屏風》(部分),19世紀,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 ColBase

除了圖像,本次亦展出了《獅子螺鈿鞍》與《長曾禰虎徹》武士刀。《獅子螺鈿鞍》是少數依據古代樣式打造的軍用馬鞍,其前、後輪特別突起的設計不僅能增加堅固程度,亦能讓穿著甲冑的武士更穩定地跨坐在馬背上。這件厚重的木製展品在上漆之後,更使用了蒔繪中的「沃懸地」,也就是在漆器上佈滿細密金粉後再重新上漆、研磨的技術,讓藝品表面在光線中隱約泛出金粉的輝芒。而其側邊則以厚實的夜光貝鑲嵌了三隻姿勢表情各不相同的小獅子,令這件軍用品透露出憨厚可愛的一面。這類以金色蒔繪為底、搭配螺鈿製作的漆器,在平安後期至鐮倉時代廣為流行,而本展品則為早期流傳下來的貴重精品。

《獅子螺鈿鞍》,12至13世紀,日本重要文化財。(© ColBase

「長曾禰虎徹」本為一位江戶時期著名刀匠的名字,傳統日本刀匠多會將自己的名字鐫刻在所鑄的刀劍上成為刀銘,而眾人則往往沿用此名來稱呼這把武士刀。長曾禰虎徹鑄造的刀劍,曾被徳川幕府御用的試斬名家家主──山田淺右衛門吉睦發表的刀劍評論書《懷寶劍尺》分類為「最上大業物」,也就是最上等的寶刀。其優秀的實用性與藝術性,更令虎徹系列的刀劍成為貴族階級的熱門收藏品。這樣的狀況,亦導致市面上出現許多山寨品,甚至讓刀劍業界出現「只要看到虎徹,就得把它想成山寨品」的說法。相傳日本著名武士新選組局長近藤勇的愛刀也是長曾禰虎徹的仿製品,本次展覽恰好是能一見正品真實面目的好機會。

《長曾禰虎徹》武士刀,17至18世紀。(© ColBase

日本自古相傳的騎射、劍道等武藝,與今日講求的運動家精神互通,二者都有根據共同規則和平競爭,並且藉此鍛鍊身心的初衷。本年度開辦的東奧,藉由「スポーツ(SPORT) NIPPON」特別企劃展,展現出從日本武士到東奧運動家的歷史軌跡。為民眾在運動賽事之外,提供了另一種認識東京奧運前世今生的機會。

東京2020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紀念特展「スポーツ NIPPON」
時間:2021.07.13-2021.09.20
地點:東京國立博物館平成館特展室

張詩敏(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