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清宮上流時尚! 最強鼻煙壺大展閃亮登場:專訪臺北故宮「士拿乎—清宮鼻煙壺的時尚風潮」 策展人侯怡利

清宮上流時尚! 最強鼻煙壺大展閃亮登場:專訪臺北故宮「士拿乎—清宮鼻煙壺的時尚風潮」 策展人侯怡利

17世紀康熙朝開始,權貴之間盛行吸食鼻煙,沁香嗆鼻,提神醒腦,朝野上下「人人相見遞煙壺」,以哈啾say哈囉。小小鼻煙壺,成為清代權勢與工藝競技的新平台,採翡翠、探珊瑚、剔髹漆或燒玻璃,方圓奇巧無所不有,大千世界盡收於方寸之間,無不鋪張炫目,極可愛翫,形成清代無法抵擋的鼻煙壺時尚魅力。
雍正朝銅胎畫琺瑯鼻煙壺展場照。(攝影/朱佑霖)
哈—啾—!感冒鼻塞、呼吸不暢怎麼辦?清人會告訴你,取點「鼻煙」,嗅一嗅痛快打幾個噴嚏,通了關竅後,保證通嚏輕揚、快活神仙。鼻煙是一種味道刺鼻的藥用散粉,以煙草磨成細粉,加入花卉等香料,不用燃燒,直接將粉末吸入鼻中。清康熙劉廷璣《在園雜誌》記鼻煙:「以煙雜香物花露,研細末,嗅入鼻中,可以驅寒冷、治頭眩、開鼻塞,毋須煙火。」鼻煙起源南美洲印地安人,16世紀傳入歐洲,17世紀後半葉經由傳教士輸入中國。傳入宮廷後,於康熙時期開始流行,隨著皇帝賞賜給大臣們鼻煙及鼻煙壺,在上流社會逐漸形成一股強勢的鼻煙文化與風潮,這股鼻煙吸食風潮一直到19世紀才被抽煙取代。「鼻煙」這一中國名字源於雍正皇帝據其用鼻聞取的特點而命名,英文原名「snuff」,剛傳入時多以音譯「士拿乎」、「士那富」、「西臘」稱之。鼻煙為稀少珍貴的舶來品,鼻煙壺作為盛裝鼻煙的容器,造型、容量都很小巧,僅流通於宮廷與王公貴族間,屬於士大夫以上階層才能接觸到的時尚。
清18世紀〈「通嚏輕揚」玻璃瓶裝鼻煙三瓶〉,3.3×0.8公分內裝褐色鼻煙粉末。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國立故宮博物院北部院區「士拿乎—清宮鼻煙壺的時尚風潮」特展,以鼻煙音譯「士拿乎(snuff)」為展名,策展人侯怡利笑說:「『士拿乎』三字就好像是在說『只有士人以上階層才能拿』,真的很有趣,也是事實,所以決定用它作為此次鼻煙壺特展的展名。」展覽分為「新 Innovation」、「藝 Craftsmanship」、「境 Narrative」三單元,從院藏1000多件鼻煙壺中,精挑細選出最美的368件,一次展出,精銳盡出、盡善盡美,說是「全世界最好的鼻煙壺展」都不為過,所有展件都很漂亮、精彩。侯怡利:「鼻煙壺提供了一個平臺,讓所有工藝可以登臺競技。若說8年前(2012)『通嚏輕揚─鼻煙壺文化特展』梳理了鼻煙壺在中國發展的文化脈絡以及基礎材料的公布,那麼這次鼻煙壺特展要強調的就是鼻煙壺本身的工藝。」文物研究方面,策展人試圖整理每一件鼻煙壺的原貯藏地與檔案出處,將百什件收藏的鼻煙壺一併介紹。「從中會發現,賞玩用的鼻煙壺多被收藏於清宮養心殿後殿的華滋堂或燕喜堂。養心殿作為皇帝居所,所藏之物多為一些好玩的小玩意。此次展出一套雍正時期銅胎畫琺瑯鼻煙壺11件,這套鼻煙壺原藏於乾清宮,跟養心殿定義不同,這裡多收藏重要之物。另外,百什件(多寶格)收藏的雜玩如鼻煙壺,雖然不一定是古董等級中最好的,但通常是皇帝精選的心頭好,多是當代工藝最精巧之物」。
清18世紀〈葡萄色玻璃八角鼻煙壺〉3.8×3.1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雍正朝銅胎畫琺瑯鼻煙壺展場照。(攝影/朱佑霖)
策展人  Q&A   時間
Q:如何欣賞一件鼻煙壺? 
侯怡利:「一般我們會先關注到鼻煙壺的尺寸大小,有些非常精細小巧,只有2、3公分;有些很大,可以盈握。其次是鼻煙壺上手的手感,有些極小且輕,手感非常特別。最後,在顏色、樣式和材質方面,有各種玻璃顏色和樣式,無論是磨稜角、西洋藥瓶、蛐蛐罐造型,或者像是打火機一樣可以開關的鼻煙壺,其樣式琳瑯滿目、五花八門。材質上也有玻璃、金屬、瓷胎、玉石、珊瑚、瑪瑙等搭配雕刻、繪畫、鑲嵌等工藝製作。我想每個人一定都能找到自己個性中喜歡的款式。
賞鼻煙壺,可從尺寸、手感、材質、樣式、顏色等方面觀察。例如此件鼻煙壺形如打火機,相當特別。清雍正〈白色料鼻煙壺帶銅胎畫琺瑯黑地夔龍紋套匣〉,琺瑯盒5.2×3.4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Q:此展覽規劃最特別之處? 
侯怡利:「這次展覽在陳設與互動裝置方面投入許多,由於鼻煙壺展件數量多又小件,若是平放展示,很容易會有重疊問題,因此展示布置上取用自然意境,以不同高低的山形墩座,錯落布排展件。Snuff box在西洋解剖學中指的是拇指下方凹處,西洋人會將鼻煙捻起放在拇指下凹處吸聞。在互動欣賞鼻煙壺,可從尺寸、手感、材質、樣式、顏色等方面觀察。例如此件鼻煙壺形如打火機,相當特別。清雍正〈白色料鼻煙壺帶銅胎畫琺瑯黑地夔龍紋套匣〉,琺瑯盒5.2×3.4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裝置上,放置了一台「士拿乎薄士(Snuff box)」花香精油噴霧器,大家可以讓精油噴在手背的Snuff box吸聞。鼻煙是用煙葉去發酵在調香料、花露製作,因此選擇桂花和玫瑰花香味道的精油。另外,展場選了8件尺寸、造型不同的鼻煙壺製成1:1等比例的玻璃模型,讓觀眾可以觸摸感受鼻煙壺的小巧精緻。」帶給觀眾視覺、嗅覺和觸覺不同的感官體驗。
展場以不同高低的山形墩座,錯落布排展件。(攝影/朱佑霖)
「士拿乎薄士(Snuff box)」花香精油噴霧器。(攝影/朱佑霖)
展場互動區1:1等比例玻璃鼻煙壺模型。(攝影/曾令愉)
Q:康雍乾不同時期的鼻煙壺,有什麼明顯的風格變化、數量差異或反映皇帝的喜好嗎? 
侯怡利:「有的,他們有著明顯風格區別。就畫琺瑯的紋樣而言,康熙朝畫風自然流暢;乾隆朝畫風工整華麗。而雍正擁有自己的品味,像是黑地與包袱樣式,跟雍正朝瓷器味道相近。在裝飾與材質的變化上,乾隆朝保存下來的各類鼻煙壺較多,很容易以為這些都是乾隆朝的創新,但從檔案記載可知,早在康熙年間鼻煙壺就已經有各類材質與工藝的製作,例如這次展出清康熙〈銅胎畫琺瑯嵌蒔繪漆片花卉鼻煙壺〉是在鼻煙壺上鑲嵌蒔繪漆片,非常獨特。而乾隆在裝飾上則是『混搭風冠軍』,像是清乾隆〈金屬胎掐絲琺瑯與畫琺瑯西洋人物雙耳鼻煙壺〉融合掐絲琺瑯與畫琺瑯於一器,瓶身裝飾西洋人物圖像,瓶肩鋪中國傳統獸首銜環雙耳,精緻小巧、美麗非常。在數量上,康熙留下的鼻煙壺數量最少,其次雍正,而乾隆則是很多很多。」
清乾隆〈金屬胎掐絲琺瑯與畫琺瑯西洋人物雙耳鼻煙壺〉,4.5×3.3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尋找展場中最大&最小鼻煙壺!
最小:清18世紀〈迷你葫蘆鼻煙壺〉,高2.5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由極細小葫蘆製成,加上牙雕蒂頭蓋及匙,體積雖小,在製作細節上卻一絲不茍,貯於清乾隆〈雕漆人物盒葫蘆形〉。
清18世紀《迷你葫蘆鼻煙壺》,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最大:清18世紀〈葫蘆花卉四方鼻煙壺〉,高10公分,長4.6×4.5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葫蘆模製長頸四方瓶。模塑四面開光四瓣蓮紋,底部亦有花為飾。共40件鼻煙壺裝於一木匣,收藏於華滋堂、燕喜堂。
清18世紀《葫蘆花卉四方鼻煙壺》,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參考書目
馬毓鴻,《鼻煙壺入門收藏》,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13。
侯怡利、張臨生、器物處等,〈通嚏輕揚─鼻煙壺文化特展 專輯〉,《故宮文物月刊》,2012.08,353期。

本文節錄自《士拿乎─清宮時尚鼻煙壺》,《典藏古美術》第336期(2020年9月號)。
更多古美術精彩圖文,請關注 典藏古美術Facebook

士拿乎—清宮鼻煙壺的時尚風潮

展期:2020.07.31起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北部院區
地址:台北市士林區至善路二段221號

 

朱佑霖( 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