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沾染一身墨色的喜悅:陳正隆「喜悅」個展

沾染一身墨色的喜悅:陳正隆「喜悅」個展

當我們在進入炎夏之際,與面對全球疫情的不安焦慮之時,尚能夠靜心步入他細心經營的桃花源之中。以落實生活美學為理念的藝時代畫廊,現正展出陳正隆「喜悅」個展,展期至5月28日,因目前疫情之影響,本次展覽採預約參觀制。
陳正隆與作品《春之交響》合影。(藝時代畫廊提供)
生長在彰化鄉間的陳正隆,自幼即日日與自然為伍,這使得他從日出到日落都能細細品嘗光影幻變,更因幼時居處四面種竹,而對竹影描繪一往情深。他也深信藝術的最高境界是透過宇宙與人生的本質之探求,而達到天人合一的狀態。我們得以在藝術家的媒材實驗和彩墨揮灑中,領略脫俗的創作質性。而陳正隆的作品彷彿邀請觀者離開喧囂塵世:當我們在進入炎夏之際,與面對全球疫情的不安焦慮之時,尚能夠靜心步入他細心經營的桃花源之中。以落實生活美學為理念的藝時代畫廊,現正展出陳正隆「喜悅」個展,展期至5月28日,因目前疫情之影響,本次展覽採預約參觀制。
陳正隆《入竹林 觀墨禪系列20207》,紙本水墨,96x178cm,2020。(藝時代畫廊提供)
「喜悅」個展,是繼2018年「行一。當下」以來於藝時代畫廊所展出的最新個人展覽,並延續長期發展的「竹影」系列及「花園」系列,不斷嘗試新的創作可能。回顧陳正隆早期作品,不難發現早期雖同樣以黑白水墨和彩墨入畫,在色彩的擇選、用筆的氣勢都更為濃厚有力且繁複豐麗。而經過長期的實驗和淬鍊,加上藝術家對於人世之體悟,與環境共存共榮、和諧共生的人生觀,近期作品則透過「再形象化」將自然景緻化繁為簡。
陳正隆《入竹林 觀墨禪系列20208》,紙本水墨,96x178cm,2020。(藝時代畫廊提供)
翠竹和梅、蘭、菊在東方傳統文化並列為四大文人主題,爬梳中國文學史,早在周朝諸侯國林立時,即有詩句「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詩經,衛風.淇奧〉,描寫淇水濱,竹林下文采斐然的翩翩男子。唐代亦有白居易〈養竹記〉以寥寥數句:竹本固、竹性直、竹心空、竹節貞解釋了綠竹何以與君子賢人相似。在「竹影」系列中,陳正隆以墨色濃淡展現竹林的聚散疏密,佐以拓印、渲染和紙張相疊等實驗性技法,展現其「借影繪禪」的創作「養心」歷程。
陳正隆《光之交響曲》,墨、楮皮紙,96x178cm,2020。(藝時代畫廊提供)
陳正隆《紫韻》,墨、壓克力彩,88.5x94cm,2020。(藝時代畫廊提供)
「花園」系列則以清麗的彩墨入畫,藝術家亦強調「以墨增色、彩墨相融」的創作概念。在其彩墨創作中,陳正隆以循古法製作的松煙墨和楮皮紙為創作媒材,保留傳統畫作的質地,但他卻大膽揚棄傳統水墨畫的創作形式,以身體性和物質性的實踐,將枝葉、花瓣轉運為創作工具,使彩墨相疊而不致相互糊散,即便歷經無數次作品成色的失敗,最後展現給觀眾的是藝術家內在的喜悅祥和。
陳正隆《蝶舞》,壓克力彩、全麻畫布,2020。(藝時代畫廊提供)
陳正隆《天香染衣》,墨、楮皮紙,96x178cm,2020。(藝時代畫廊提供)
傳統水墨著重畫作描繪主題之位置經營,間或留白做為感官和情緒上得以暫歇喘息之境,陳正隆卻獨愛將畫作中的具體主題反白,以周圍彩墨輪廓引發觀者獨自的玩味與遐想。作品《蝶舞》中猶有百蝶紛飛,但卻是茉莉花葉的「再形象化」,畫中彷彿撒下朝陽之光,或許這就是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橋〉一文中,所描寫的香光莊嚴:「一層輕紗似的金粉糝上了這草、這樹、這通道、這莊舍。頃刻間這同周遭瀰漫了清晨富麗的溫柔,頃刻間你的心懷也分潤了白天誕生的光榮。」
藝術家的創作過程,看似隨機無常,卻是揉混了深厚的繪畫技巧、對於媒材表現的掌握度和精準的畫面構思,其內涵更是數十年來的人生體悟。在當前全球因疫情而不可知的渾沌狀態,不妨親臨展場,沾染一身墨色的喜悅。

喜悅-陳正隆個展

展期:2020.05.03-05.28
地點:藝時代畫廊
地址:台中市西屯區市政路101號

 

官妍廷( 3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