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父子薪傳,慎德堂二代交班

父子薪傳,慎德堂二代交班

台灣「慎德堂」(C.C. TENG & CO.)由古董商鄧成清成立於1982年,其名典故源自於「慎修思…
台灣「慎德堂」(C.C. TENG & CO.)由古董商鄧成清成立於1982年,其名典故源自於「慎修思永,惟德是輔」,主要著眼於中國歷代陶瓷器,加之眾多器物與各類佛像也多有涉略,迄今已逾30多個年頭。其為人行事低調,眼光精準,是許多古董業者及藏家眼中研究型的代表;更是台灣頂尖古董商團體「聚英雅集」之一員,多年來所過眼經手之精品重器更是不知凡幾。而晚近,鄧成清更多將心思投注在蒐集其收藏及準備專著之相關資料上,大部分時間都在海外,古文物事務幾乎已經都交由其子鄧皓晏接手,傳承交棒意味十足。
鄧皓晏本身對於審美及各類設計事務多有興趣;甚至在2003年,就計畫以有限的資源,成立線上的珠寶設計網站公司,而現今連許多業內人都不知的是,翡翠珠寶亦是慎德堂早期重要的業務,當時他嘗試以線上的珠寶買賣及跟設計師的媒合等新觀念來切入這個傳統事業,縱然與今日網路商業無法相比,但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這在當年是無法想像竟有這麼多人願意素未謀面,即以高價購買設計珠寶飾品,但後期竟因規模逐漸成長,反而存貨壓力大增,與成立行業新方向的初衷違背,鄧皓晏說。
父子薪傳,慎德堂二代交班
雖說當時網路購物觀念還不像今天這麼普遍,卻不難看出鄧皓晏頗具商業頭腦。經此一轉折,2006年便開始跟著父親近身學習,一頭栽進看似艱深,卻愈是摸索、愈是饒富趣味的古董世界。2009年後,只要時間不衝突,他力求跑遍世界各地拍賣行,並認識許多世界同業翹楚,也開啟了他另一番視野。並表示,每一次上手頂尖的物件、認識每一位資深藏家及同業、參與每一次創紀錄的拍賣場,都讓他對古文物及市場有更深的見解與想法。他笑笑承認,雖自小多有接觸,但當你真正愈了解時卻反而愈懵懂,因此仍必須花好一段時間來自我檢視與探索,進而取得成長。幸運的是他身處在一個正確的環境,可以接觸到好的物件,從中逐漸找到自己的方向。
鄧皓晏表示,雖古董文物看似恆久,卻隨著時間的流轉,不論從市場價值、年代風格、真偽判斷、藝術圈結構,到經營方式乃至於藏家的美學品味,都在無形中產生了相當程度的變化,對業者來說確實增加不少挑戰與壓力,然而他從父親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就是始終秉持著透澈的研究精神,一方面是跑到各地去蒐集情報,避免無謂的錯誤;另一方面則透過實物上手的印證及對市場的觀察,讓那些尚未為人所熟悉的物件能夠得到更多的認識。他笑說,不論入行時間長短,每一次到藏家居所去看東西也好、在拍場上競舉也好,壓力始終存在,但也是因為如此戰戰兢兢,學習累積才能更深刻。
康熙〈芭蕉花鳥鬥彩方盒〉。(慎德堂提供)
渡海香江,力推康熙朝珍瓷
誠如民初黃矞所作《瓷史》一書中寫道:「瓷器至滿清則無美不備矣,承明制置御器廠於景德鎮,而民窯亦薈萃於此,尤為全國所仰給,故評清代瓷器者亦只注於饒窯耳,然各省之以瓷器著稱者尚不下十餘處。」康熙極為看重科技,影響所及使得製瓷工藝精益求精,不但五彩、素三彩、紅釉的技藝提高,更出現了粉彩、琺琅彩等創新工藝,進而奠定此後雍正、乾隆兩朝的瓷藝盛世,殆無可疑。
然而,康熙朝瓷器在藝術市場上的表現卻明顯不如雍正、乾隆兩朝尤其前期許多或者未有底款,或者係由各地土貢之燒造作品,不盡然符合後來乾隆朝修訂的《皇朝禮器圖式》、《大清會典》等官方史籍上記載的諸多規定,反而展現了十分豐沛的活力與創意,卻在目前的認定上莫衷一是,行情更是被嚴重低估,著實令人不解。鄧皓晏認為,從乾隆用瓷反推康熙,先不論邏輯上的商榷,更忽略了康熙朝對後世瓷器的巨大影響,藝術品的價值來自藝術本身,文物的價值在於歷史演變,忽略了這些,等於忽略了全部,皇室當然是唯一能掌握最高藝術資源的人,在康熙這個承先啟後的朝代更是,文物本身本應該從多方面觀察研究來綜合判斷物件之本質,使文物的真正藝術歷史價值得以充分體現。
有鑑於此,時隔十年再度渡海香江,進軍古董文物界的年度盛事——「香港國際古玩展」,慎德堂銳意力推多件附有流傳來源的康熙朝瓷器,並期許能扮演知音的角色,讓更多藏家對此一時期在復興與創新兩方面均達到高度成就的瓷器工藝有更多認識。其中,康熙〈芭蕉花鳥鬥彩方盒〉一件形制相當罕見,上蓋以精湛畫藝寫繪二隻狀似麻雀的鳥兒棲息於花卉盛開的枝幹兩端,像在互相對話,前、後面則寫飛翔中的動勢,從翎毛到姿態均畫藝精湛、栩栩如生;且畫面延伸至下盒絲毫未見偏差,上下相合亦緊密無縫,足見燒造工藝之佳;雖無底款,卻絲毫不見遜色。
清康熙〈五彩花鳥圖八方葵口花盆〉。(慎德堂提供)
康熙〈灑藍地五彩人物筆筒〉一件線條勻和,筒身上描繪一高士坐著讀書淺酌,童僕隨侍在旁的情景。兩人面容雖已年久模糊,卻絲毫無損生動神情,看似簡單的畫面,在猶如雪花藍地襯托下,別有一番趣味。再者,此件需以吹釉施作,在工藝上尤顯困難繁複,亦屬難得一見之佳作。康熙〈釉裡紅夔鳳紋雙陸尊〉一件小口、細長頸、直腹、闊底,足內青花「大清康熙年製」六字楷書款。外體以釉裡紅為飾,明麗柔潤,微有暈散,通體繪兩組夔鳳展翅,自肩部延伸到頸部,並以青花點睛,屬康熙朝流行款式,唯多見青花,釉裡紅者較為少見,彌足珍貴。此外,尚有康熙〈五彩花鳥圖八方葵口花盆〉,分飾不同花鳥圖景,學者認為此類花盆當屬康熙晚期之作,北京故宮亦有相類作品。
湊巧的是,今春紐約亞洲藝術週期間,蘇富比在推出近年十分少見的「康熙:潔蕊堂珍藏」專場,涵蓋康熙時期主要瓷器門類,從青花、五彩到鬥彩等不一而足,取得不錯佳績,再度引起世人對康熙朝瓷器的高度關注,慎德堂赴香港此行無疑也更加令人值得期待!
北魏〈鎏金釋迦牟尼佛坐像〉。(慎德堂提供)
鎏金佛像.千年光彩仍照人
除了前述幾件康熙朝瓷器,鄧皓晏這回還將帶上不同年代之鎏金佛像,其中又以一尊北魏〈鎏金釋迦牟尼佛坐像〉尤其難得。現今存世的早期鎏金銅佛造像數量本就稀少,且大多為國際重要博物館所收藏,市場上流通者更是屈指可數。此件釋迦牟尼佛面部狹長清瘦,神情莊嚴肅穆,雙肩略微下削,身著袈裟,衣紋呈階梯狀分布,線條柔美順暢。佛跏趺端坐,右手舉於身側,結施無畏印;右手平放於左膝上,表現了自然平和的姿態與胸懷。而全件通體鎏金,雖歷千年,仍然光彩照人,不僅來源為台灣重要藏家,亦曾遠赴東瀛,在松濤美術館(Shoto Museum of Art)等地巡迴展出並著錄,勢將成為眾人目光焦點。
清康熙〈釉裡紅夔鳳紋雙陸尊〉。(慎德堂提供)
清康熙〈雪花藍地五彩人物筆筒〉。(慎德堂提供)
張禮豪( 1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