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香港巴塞爾〉漢雅軒 生命的舞曲 3D08

〈香港巴塞爾〉漢雅軒 生命的舞曲 3D08

陳福善的藝術生涯可以和香港的發展史相互參照。從第一次在1935年的個展到五○年代,他的聲望建立在寫生風景水彩上…
陳福善的藝術生涯可以和香港的發展史相互參照。從第一次在1935年的個展到五○年代,他的聲望建立在寫生風景水彩上。這個階段他既是繪畫發燒友,亦是國際新浪潮的發燒友。他主持繪畫班、寫書、作評論、辦展覽。直到五○年代尾,陳福善可以說是代表了香港的現代藝術。之後香港急速發展為一個國際貿易和生產中心,同時五○年代後的陳福善,也迅速走上不斷風格翻新和潛入心理潛意識探險的道路。
陳福善的藝術生命最引人思索的,是他在55歲前後的劇變。他55歲之前的繪畫,跟之後30年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樣貌,像兩個世界的人融合到他一個人身上。這兩個迥異的世界對現代藝術來說,也代表了不同的世代,反映了不同的創作心態和藝術追求。二十世紀六○年代香港文化界和工商界都在發現(和創作)屬於本地的生活形式,是一個新時代的奠基,是經濟、文化和生活方式劇變與重新整合的時代。陳福善的藝術丕變,對香港整個藝壇來說是尤其激烈和絕對的。
陳福善先生是個奇人,他奇在出人意表的畫境,奇在他完全獨立的想像世界。最奇是他的藝術。在香港這個被現實生活制服的社會他居然能夠衍生出如此奇幻,把香港生活提昇為異境,成為神話世界。陳先生的藝術打開了新都市生活的精神天空,使逼迫的市居空間穿透為豐富傳奇,把戲劇人生的意境呈現在繽紛的畫境之中。陳福善先生的奇幻世界是自六○年代開始拓展的。
陳先生藝術的當代的魅力在於為都市人的生活作深層的心理描述。作為1905年出生的人,陳先生同代的藝術家很少有遲至六○年代才激烈變法,並且徹底融入到新時代的精神中。他目擊香港從一個邊陲市鎮發展成國際大都會,從地方風俗濃厚的生活變化為西洋式的產業社會。這裡的劇變,不是理論或敘述可交代清楚,更不是某種或某數種意識形態所能闡釋得盡。陳福善先生的藝術恰好繞越了論述的繁紛頭緒,避過自立藩籬的分析。他對香港生活的複雜文化現況,中西信仰的體系,新舊生活形式的衝突,全部收攬不拒,而且往往以之直接融入畫境。只是陳先生不作常人的分析歸類,而是包融入一種現實以外的,有如神話的境界。他消化這種新的複雜文化和心理現象是潛意識的,所以對現象的衝擊徹底開放和包容。
走進陳福善的展廳有如跨入了人間的奇景,這裡是一個熟悉但全然奇異的世界,城市生活的熟悉事物在這裡煥發神鬼界的色彩。陳福善的世界把日常提煉為藝術的神奇秘境。他精湛的畫技和風格的自由率性,與爵士樂相通:對陳福善來說,藝術就是與生命共舞的歷程。他的幽默與玩世不恭,他的包容與透析,他的千奇百怪與無可仿擬的創意,放在今天一輩的藝術潮流中還散發當下的時代氣息。
中國第一代的現代畫家(西畫家)只有陳福善才有這種因緣可以全情走進當代文化和面對當代的挑戰。他出生1905年,1910年移居香港,之後在此生活85年。他的生命穿越了香港歷史的現代化歷程。這個歷程充滿了戲劇性的變化,無論是物理風貌、心理狀態、感情跌宕或精神的提升,都隨著大時代的浪潮起伏。
陳福善《無題》.彩墨、紙本.69×136 cm.1986。圖/漢雅軒
張頌仁( 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