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董凱銘—水是眼,是鏡,是時間的擬態
Dark Light
Dark Light

董凱銘—水是眼,是鏡,是時間的擬態

這世界真正的眼睛是水。—董凱銘 一場病痛,囚住了董凱銘某段時期的自由,來往醫療機構的療程間,他僅僅…
這世界真正的眼睛是水。—董凱銘
一場病痛,囚住了董凱銘某段時期的自由,來往醫療機構的療程間,他僅僅是注視點滴的滴漏,等待藥物流入體內。這個時刻是真空的,被制約無法行動的病體,卻異常清晰地體會時間的存在,或是人面對醫療的冰冷、被宰割的處境。這個肉體有機卻被物理、物質所受限的處境,也類比出藝術家在跨學科間的游離,或是無時無刻測量兩者間的比例。當中無論是在材質、議題的具象化,存在一種掙扎的熟稔與應對,同時也是對於女性創造生命、母體廣泛無涯的嚮往,或是類比一創造心靈,必須適應規則,馴服物質,或被理性操控,種種在思考與呈現上的不同體會,非常一致的在董凱銘的作品中被試探與測量。他的作品是包含萬物起源被創造的時刻,但如何描述那個創造時刻,卻是對於藝術家語彙最實際的考驗。
董凱銘,時之間,鐵板烤漆、鋁、滴水裝置、水,45x45x30cm,2015,朝代畫廊提供。
董凱銘此次於朝代畫廊「水是目光的切線,時間的工具」個展,是畫廊年度企畫「立體三部曲」的一部分,非常具體的呈現出畫廊積極尋求不同媒材合作的企圖。在《零/靈0,0》,藝術家以人工黑金屬支架垂吊著滴流裝置,並用類似醫療探照燈的光暈,直照著類似病床卻有猶如母體滑潤線條的載具,「水」在此如同生命孕育的過程,它們發生、匯聚成為胚胎與成型,線條如同臍帶輸送著養分,與推進著產程,最後再緩慢地由母體滴流排出,成為脫離母體的個體。
《奧菲花園》則是以希臘神話奧菲斯(Orpheus)入地獄救妻最終的失敗,譬喻人難以死而復生的故事,藝術家將這種「復活」的慾望,轉向到對於挽回時間的懸念,持續以類似點滴的裝置結構為主體,但卻僅能單向滴流排出,不可逆反與回溯;然而人為的部分卻是在這個裝置流程裡改變水滴流的形式,他將外形類紙板(實為鍍鋅鐵板烤漆)的材質安插進水滴流的流程,以切割、折線讓每一滴的水滴有不同的迴路,創造屬於此時此刻的獨特美感形式,如同一座時間的花塢,觀者僅是觀看這些顆粒般晶瑩的水珠流動,無數遺落的片段,那個讓時間有機、異動的裝置是被支架捆定的,人的視野是只能成為旁觀,凝結了視覺上的極簡,和意涵上逝去的威脅與殘酷。
董凱銘,奧菲花園,水、鋁、銅、鍍鋅鐵板烤漆,50x50x180cm,2015,朝代畫廊提供。
《時之間》則完整包含藝術家以水將時間具體、雕刻化的意念,某方面也折射出藝術家紮實的設計背景,一個意念訴說不是成為一個刻意詩意、曖昧等擅用美學化的裝置機器,而是本能的剔除多餘且崇尚清晰與極簡的語言。
張玉音( 266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以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