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典藏|BOOKS】一、二戰後與國外交流頻仍的日本當代藝術展覽
Dark Light
Dark Light

【典藏|BOOKS】一、二戰後與國外交流頻仍的日本當代藝術展覽

本文簡單彙整戰後日本的美術館發展和展覽的歷史沿革,其中以當代藝術及其企劃目的與策展內容著墨較多。以時代劃分為:一、自二戰後的復興時期,透過藝術文化進行國際交流的時代;二、1960 至1980 年代的高度經濟成長時期;三、1990 年代的全球化時期與後泡沫時代。針對在日本國內舉辦的展覽,以及在海外所舉辦的日本當代藝術展進行剖析。透過各個時代的主辦者、企劃者及評論家所留下來的言論,反映該時代展覽的必然性和堅定的信念,而這股力量傳遞至今日,讓我們重新感受展覽會的真實意義。
在當代之後:2017-2018春之當代藝論
在日本,「美術」概念萌芽,最早是始於1873 年明治政府首次公開參加維也納萬國博覽會時,被作為Kunstgewerbe、BildendeKunst的翻譯語使用。為了展示現當代藝術而催生美術館興建的聲浪,隨著明治維新改革而日益高漲,於是在1900 年,日本當局開始計劃在東京帝國博物館(現今的東京國立博物館)中設立表慶館,以作為現代藝術品展示的場所,並於1909 年正式創立。之後,在1907年又創立了「文化省美術展覽會(文展)」,並開始添購藏品,以供將來預備設立的現代美術館的常設展使用。到了1926 年,東京府政府率先設立了日本最早的公立美術館;不過,其原本宗旨是在東京都美術館做現代藝術的常設展,但最終卻變成提供給公募團體等對象作為發表場地之用。繼東京都美術館設立後,第二大規模的公立美術館:京都市美術館也在1933 年落成;大阪市美術館則於1936 年設立。但無論哪一個,都只是借給藝術團體等使用的場地罷了。在這個時期,被視為是日本最早的私人西洋現代美術館的大原美術館,1930 年於岡山縣倉敷市成立,常設展示實業家大原孫三郎的藝術收藏。在那之後,也曾數次提案要設立國公立的現當代美術館,但時值1930 年代日本開始投入太平洋戰事,國公立現當代美術館的設立計畫也因此延宕,直至二戰結束後才得以復行。
在美術館成立前,江戶時代的吳服屋等蛻變為百貨店,進而成為展示歐美藝術作品的主要場所;20 世紀初期迅速展店的三越百貨、高島屋、松坂屋等都是當時的主要會場。當時,主要利用「文化(中心)」發表最時尚(洋風)的生活品味。但真正大力協助百貨店做展覽的則是各家報社。曾任朝日新聞社記者的淺野敞一郎指出,「以迎頭趕上並超越西方文明作為國策的明治政府,在成立後不到十年光景,朝日新聞社、每日新聞社開始發行刊物,這些刊物報導及輿論形成的媒體成為國家改革的見證者,並隨著國家發展而成長茁壯。」這些報社在戰後舉辦海外展覽時也不遺餘力,據原朝日新聞社的小林淑郎陳述,特別是在那個時期報社具有兩大功能,一是在與國際外交尚未恢復安穩的階段,這些報社在海外各個城市都有特派員,二是這些報社都能靈活調度外幣,這也說明這些報社本身擁有「情報」及「金流」。
「一種日本當代藝術的觀點」(A View of Japanese Contemporary Art)展覽,1975.9.5-9.14,西武美術館。(西武美術館提供)
本文內容則是簡單彙整戰後日本的美術館發展和展覽的歷史沿革,其中以當代藝術及其企劃目的與策展內容著墨較多。以時代劃分為:一、自二戰後的復興時期,透過藝術文化進行國際交流的時代;二、1960 至1980 年代的高度經濟成長時期;三、1990 年代的全球化時期與後泡沫時代。針對在日本國內舉辦的展覽,以及在海外所舉辦的日本當代藝術展進行剖析。透過各個時代的主辦者、企劃者及評論家所留下來的言論,反映該時代展覽的必然性和堅定的信念,而這股力量傳遞至今日,讓我們重新感受展覽會的真實意義。
一、二戰後的復興時期
日本戰敗之後,美國隨即以聯合國的名義佔領日本,1951 年簽訂舊金山和平條約(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 並於隔年公布後恢復日本主權。在二戰後的復興時期,各個國家都寄望透過藝術文化活動來修復彼此關係。世界最大國際展之一的文件展(documenta),也是在德國納粹政權瓦解後,為了修復國際關係才於1955 年在卡塞爾(Kassel)舉辦。同年,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舉辦了「人間家族」展,展出從68 個國家收集到的照片,約500 件之多,以結婚、誕生、出遊、家族、死亡、戰爭等題材進行分類,宣示人類的平等與融合,並在38 個國家(包含日本)巡迴展出。而日本也是一樣,希望透過官方、民營舉辦的各式展覽,讓中斷的國際交流得以復甦,這從多個展覽的企劃主旨中便可窺視一二。
在聯合國佔領時期的藝術界,最初發表的展覽是以象徵民族主義之獨立的型態展出。以東京都美術館作為展覽會場,在1947 年由日本美術會主辦「日本獨立藝術展」,1949 年則有讀賣新聞社主辦「日本獨立藝術展」。在戰後不久立刻快速舉辦無需經過審查的展覽,效法從戰前的歐洲(尤其是巴黎)所學習到的經驗,加上對新社會民族主義的期待,這股氛圍滲透整個藝術界,在「第一次日本獨立展」(讀賣新聞社主辦)的介紹文中這樣闡釋道:
我們都感受到,當今的藝術界正處於各個派系團體紛亂林立的狀態,在展覽會蓬勃興起之際,依然被封建體制、情感因緣、功利、政策等箝制,深陷於與民主化相去甚遠的複雜微妙處境,急需一股高尚的藝術清流來撥亂反正。我們要摒棄所有常規,並且以完全自由競爭的形式作為最具民主性的展覽會之基石,我們除了寄望於「獨立展」別無他法。無論專業或非專業,不拘有名或無名,藝術之門將對所有人無私地敞開,只有透過此法,才能夠得到創作與鑒賞的自由。
原本讀賣新聞社主辦的「日本獨立展」,在1956 年更名為「讀賣獨立展」,從那時至1963 年落幕為止,衍生出很多所謂「反藝術」的實驗性、前衛性的現象,將藝術發展推向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1950 年代也是美術館興建極為重要的時期。1951 年,日本首座公立現代美術館:神奈川縣立近代美術館在鎌倉設立。隔年1952年,東京石橋美術館在石橋公司總部設立。1953 年12 月,位於京橋的原日活總部大樓改建為國立近代美術館。自此,日本有了期望已久的國立之近代美術館。國立近代美術館首展為「日本現代藝術展:現代繪畫的回顧與展望」,並陸續於1953 年展出「現代藝術展:現代洋畫的走向(西洋與日本)」、「現代日本繪畫展:日本畫的發展歷程(系譜與展開)」。這些展覽利用西洋與日本、洋畫與日本畫的對比,讓我們了解現代美術的歷史發展。
在1955 年1 月版《美術手帖》特輯「從吸收到交流」中,藝術評論家植村鷹千代指出:「戰後的國際交流,正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及深度持續進行,日本的當代藝術正急遽改變中。」除了戰後的交通發達外,對於因戰爭而被切斷的法國藝術吸收路線,植村鷹千代表示,「敗戰後軍國主義破滅,讓數年停滯不前的藝術發展帶起了反彈力道,藝術家們的眼睛和心,都積極地朝向海外,特別是法國藝壇。」
1952 年,每日新聞社舉辦「日本國際藝術展」,開始定期介紹國際藝術動向,並於1954 年展出「當代日本藝術展」,展示日本新的藝術動向。之後,這兩大展覽便以隔年相繼的方式展出。1951 年,日本加入國際博物館會議(ICOM),1954 年則加入國際藝術評論家聯盟(AICA)等國際組織。1956 年,紐約古根漢美術館舉行「古根漢國際藝術獎」(Gugenheim International Award),當時也透過這些管道推薦日本藝術家,讓多位日本藝術家獲獎。
1950 年代,日本積極參加國際展。1951 年,參加了首屆「聖保羅雙年展」(S ã o Paulo Art Biennial)。棟方志功在第三屆聖保羅雙年展獲得版畫類最高賞。1952 年,正式參加第26 屆「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直至1956 年展覽方才興建日本館,當時義大利政府提供主場地綠園城堡(Giardini)內殘存的土地,作為興建日本館使用,但當時日本政府一直擠不出預算,最終是由石橋公司創辦者石橋正二郎捐款才得以興建。
此時期的海外展覽對藝術界帶來了相當大的影響。據藝術評論家針生一郎所述,「我們試著回顧戰後15 年來的藝術發展,領悟到在這當中有幾個重大的轉折點,我立刻想到的是1951 年的『5 月沙龍展日本展』和1956 年的『世界.今日的藝術展』。若以圖式化來說明,前者是對於呼籲繪畫的現代化賦予一個具體性的目標;後者則成為非定型藝術(Art Informal)、行動繪畫(Action painting)、反繪畫風潮的起源。兩者背景不同,前者為朝鮮戰爭和因戰爭帶來的軍需景氣氛圍;後者則為批判史達林(Stalin)以後的冷戰緊張趨緩和社會大眾的氛圍。想到此,反而讓我們了解到,看似藝術的動向與社會的脈動無法融合,實質上卻意外地深深契合。」「世界.今日的藝術展」所刮起的非定型藝術旋風仍持續延燒。1957 年石橋美術館展出「世界當代藝術展」(與讀賣新聞社共同舉辦),促成了塔皮耶(Michel Tapie)、福蒂里耶(Jean Fautrier)及馬修(GeorgesMathieu)等藝術家造訪日本。1958 年塔皮耶再次造訪日本,邀請具體美術家協會提出非定型藝術類似性的藝術家,展出「新的繪畫世界展—非定型主義與具體」(產經新聞社、高島屋),並透過此交流將「具體」概念傳入當時的歐洲。
作者簡介:片岡真實(Mami Kataoka),1965年生於日本名古屋。現為東京森美術館館長,曾出任2018年第21屆雪梨雙年展(Sydney Biennale)藝術總監。
相關文章連結
【典藏BOOKS】60-80年代:日本的當代藝術展覽「傳統」與「前衛」的拉扯
https://artouch.com/view/content-12033.html
【典藏BOOKS】1990年後:多樣性觀點的日本美術館策展時代
https://artouch.com/view/content-12040.html
典藏叢書 ( 44篇 )
典藏,是一個擁抱藝術,進而分享藝術的媒介。 期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因為藝術,而對生命有更多的尊敬與愛。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