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萬國來朝?乾隆皇帝的虛擬實境
Dark Light
Dark Light

萬國來朝?乾隆皇帝的虛擬實境

職貢圖卷本於1961年正式成立,多本〈萬國來朝圖〉、《臚歡薈景圖冊》之〈萬國來朝〉一開等也陸續開始製作,可視為職貢圖製作的子計畫。不過,相較於排列異國異族男女於空白背景,無場景、無敘事性的職貢圖,子計畫「萬國來朝圖」顯然場面感十足——元旦、冬至、萬壽節及國家慶典時,諸國使節佇立於富麗堂皇的太和門、太和殿、養心殿、角樓、神武門外,或是寧壽宮、養性殿等宮殿群一帶,各持珍稀貢物,等待覲見皇帝。究竟「職貢圖」和「萬國來朝圖」在乾隆心中各自扮演什麼角色,兩者的關係又是什麼?
職貢圖卷本於1961年正式成立,多本《萬國來朝圖》、《臚歡薈景圖冊》之「萬國來朝」一開等也陸續開始製作,可視為職貢圖製作的子計畫。不過,相較於排列異國異族男女於空白背景,無場景、無敘事性的職貢圖,子計畫「萬國來朝圖」顯然場面感十足——元旦、冬至、萬壽節及國家慶典時,諸國使節佇立於富麗堂皇的太和門、太和殿、養心殿、角樓、神武門外,或是寧壽宮、養性殿等宮殿群一帶,各持珍稀貢物,等待覲見皇帝。究竟「職貢圖」和「萬國來朝圖」在乾隆心中各自扮演什麼角色,兩者的關係又是什麼?
「萬國來朝圖」計畫內容
萬國來朝圖製作的最早紀錄出現在乾隆二十五年(1760)正月初九,此時一件《萬國來朝圖》由徐揚、張廷彥、金廷標接紙起稿,並於同年十月二十三年「托紙一層」。作品於一年後畫成。乾隆二十六年(1761)十月十一日「裱掛軸一軸」,十五日「裱掛屏一件」。
編號故00006274〈萬國來朝圖〉,322×216公分,北京故宮藏。(圖/北京故宮)
前件作品於乾隆二十六年十月才完工,但為對應乾隆五旬萬壽,乾隆二十六年七月十六日,也就是《職貢圖》卷本正式成立且撰寫御題時,姚文瀚、張廷彥等又接諭旨「起稿萬國來朝條畫稿一張」。現存北京故宮、編號故00006274的《萬國來朝圖》很可能即為此作。作品前景轉黃的樹葉,描繪的應是萬壽節的秋天景象。畫面描繪太和殿廣場前,文武百官各依品秩列位,各國大使則站在大臣朝列之後慶賀乾隆大壽。通過具有透視空間感的描繪,太和門、太和殿、養心殿、角樓、神武門等場景清晰可辨。另外,此件作品上的御題,亦剛好是職貢圖卷本、冊頁本、寫本或刊本上的御製詩,顯示彼此製作時的連帶關係。
乾隆五十歲生日過完,崇慶皇太后七十大壽(1761)轉眼而至,金廷標等又接了一套大型冊頁《臚歡薈景圖》的製作。該冊總共八幀,分景點描繪了乾隆舉行朝賀、慶壽、筵席、遊樂等活動的場面。「慈寧燕喜」一開乾隆彩衣娛親,「萬國來朝」一開寰宇海內的使節前來祝賀。根據《造辦處》檔案,該作於乾隆三十六年(1771)十一月十三日還有「配黃緞套」的紀錄,備受寶愛。
《臚歡薈景圖》「慈寧燕喜」一開,97.5×161.2公分,北京故宮藏。(圖/北京故宮)
相較於前述編號故00006274的《萬國來朝圖》將時序安排在秋天,描繪太和殿廣場前文武百官各依品秩列位、各國大使立於其後的樣貌,編號故00006504、00006273與00006271的《萬國來朝圖》所繪則皆是冬天雪花飄飄,元旦慶典朝賀的景象。在這三張作品中,列位臣公和各國貢使雖已各就其位,然而也許是因為天氣嚴寒,乾隆皇帝卻仍端坐後宮簷下,享受兒孫繞膝之福。另外,《造辦處》檔案紀錄中記載的最後一幅《萬國來朝圖》編號故0006271,不像過往以太和殿廣場為場景,而是描繪了寧壽宮、養性殿等宮殿群。

整個「萬國來朝圖」的計畫內容,目前已知至少包含了乾隆二十五年(1760)正月初九的製作,以及編號故00006274、00006504、00006271與00006273的《萬國來朝圖》,再加上《臚歡薈景圖》冊頁的其中一開。製作契機多為慶祝帝王壽誕、元旦慶典。畫家將活動當時萬國來朝、四方朝貢的景象,以線法、極富西方寫實意味的風格繪成,令觀者(即帝王本人)如臨其境。

編號故00006273的〈萬國來朝圖〉,299×273公分,北京故宮藏。(圖/北京故宮)
「萬國來朝圖」採用了「職貢圖」的計畫成果
檢視「萬國來朝圖」計畫作品中繪有國名或地方名稱的旗幟,包含來自40個地方與國家的使節團──幾乎就是《職貢圖》卷本第一卷的集合。對應編號故00006273《萬國來朝圖》與《職貢圖》第一卷,可發現不少相似的人物形象。
例如:琉球國(今沖繩)的使臣都著寬衣大袖,交領,並以色布纏頭(因所用的色布長一丈三尺,繞頭部卷八層,故又稱「八卷」)。南掌國(今寮國)的使臣則穿著所謂當地貴族的衣著,披髮覆肩、紅巾紅衣。蘇喇國(今蘇門答臘)的使臣在《萬國來朝圖》與《職貢圖》中描繪的樣子,更是分毫不差,都用白布纏頭,蓄鬚髮,著素衣,肩披花帛,束腰佩劍。
琉球國使臣形象:左為北京故宮院藏編號故00006273〈萬國來朝圖〉所繪。(圖/北京故宮)右為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清謝遂〈職貢圖〉第一卷所繪。均著寬衣大袖,交領,並以色布纏頭。(圖/台北故宮)
蘇喇國(今蘇門答臘)的使臣在《萬國來朝圖》與《職貢圖》中描繪的樣子,更是分毫不差,都用白布纏頭,蓄鬚髮,著素衣,肩披花帛,束腰佩劍。亞利晚國在《職貢圖》的圖說是這樣的:「亞利晚國在西洋,與回回國相近。天氣溫和,風俗淳厚。夷人戴八角帽,著長衣,采色相間,文如柳條,窄袖束腰,躡革履。」在《萬國來朝圖》與《職貢圖》中,可以見到畫家精心描繪使臣身著彩色細條紋的緊身衣裳,並戴著一頂頭頂和帽沿都有尖角的怪帽子。
亞利晚國使臣形象:左為北京故宮院藏編號故00006273〈萬國來朝圖〉。(圖/北京故宮)右為法國國家圖書館藏〈職貢圖〉亞利晚國。均身著彩色細條紋的緊身衣裳,並戴著一頂頭頂和帽沿都有尖角的怪帽子。(© Gallica)
「萬國來朝圖」中除了採用《職貢圖》卷本第一卷的人物形象,值得注意的還有一些使臣所持的貢物,與傳統《職貢圖》的圖像語彙是相符的。南宋周密《雲煙過眼錄》即載:「閻立本西旅,貢獅子圖,獅子黑色,類熊而猴貌,大尾殊與今時獅子不同,聞近者外國所貢,正此類也。」可見這類圖象與摹寫在宋代即有流行。比照臺北故宮藏宋《錢選西旅貢獒圖》卷、元《趙孟頫貢獒圖》卷,皆描繪執事者手牽類犬似熊的龐然大物,旁還有一胡王挺肚站立。兩作雖應是晚明作品,但不排除有更早的稿本存在。
宋〈錢選西旅貢獒圖〉卷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元〈趙孟頫貢獒圖〉卷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現藏北京故宮、編號故00006274的《萬國來朝圖》中,無論前景描繪的是麒麟、狻猊,或是犴狴,若去掉頭上兩角,便與貢獒圖的獒犬有幾分相似。
編號故00006274的〈萬國來朝圖〉中,無論前景描繪的是麒麟、狻猊,或是犴狴,若去掉頭上兩角,便與貢獒圖的獒犬有幾分相似。(圖/北京故宮)
兩項計畫的執行落差
整體來說,「職貢圖」計畫與子計畫「萬國來朝圖」有許多相互承繼的地方,但若仔細對照兩者細節,還是有一些落差,而這些沒有被澈底執行的細節,很可能就整體帝國認知較為混亂,皇帝也未有實槌之處。
舉例來說,西藏、哈密與吐魯番都出現在《職貢圖》中,卻一直沒出現在《萬國來朝圖》裡,很可能是因為哈密與吐魯番就像蒙古一樣,被清廷視為較接近帝國核心的主體。安西廳哈密回民與肅川金塔寺魯古慶等族回民,兩者分別屬於新疆的哈密與吐魯番系統,這兩個回部在康熙、雍正年間就已經歸附清朝,在清朝平定準噶爾與大小和卓之亂時,更隨軍效力。

另外,新疆地區的分屬,在《職貢圖》與《萬國來朝圖》中也有不一致的地方。葉爾羌、哈什哈爾、和闐、哈爾沙國四國位於南疆,乾隆二十二年平定天山北路準噶爾部、二十四年平定天山南路的回部後,在該處二十七年設置伊犁將軍府,由伊犁將軍府直接管轄。然而,在《職貢圖》中,葉爾羌、哈什哈爾雖被放置在「伊犁」項下介紹,在《萬國來朝圖》中卻是作為個別的小國,有自己的使節團旗幟。

西藏、哈密與吐魯番的描繪與否、南疆四國是該被放在伊犁之下或讓它們獨立等問題,單純是當時畫家的筆誤或地方官員的調查疏失嗎?也許不是。西藏、哈密與吐魯番在大清帝國中的心中,比起從來沒有繪製過的滿、蒙而言,的確不是這麼「自己人」,但比起那些遠在天邊,英吉利國、法蘭西國的「西洋人」,還是親近多了。在〈職貢圖〉有畫而〈萬國來朝圖〉裡沒有,證明了此時滿清帝國中他者與主體的畫分,界線並不是絕對的,更多的是相對與游移。另外,在〈職貢圖〉與〈萬國來朝圖〉成立的乾隆二十六年左右,同時也正逢清廷重整新疆行政體系之時,此時眾人對於新疆地區的分類與理解,莫衷一是。兩項計畫的執行落差,應不是畫家或行政人員的行政疏失,而是如實地反映了當時乾隆朝外交政策的境況。

子計畫的執行目的
乾隆與其團隊對過去職貢圖的傳統是十分有意識的,不但乾隆本人在御製詩言及「唐家右相堪依例,畫院名流命寫真」,標榜這次職貢圖的製作乃依循唐代閻立本畫《職貢圖》的先例,《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論及《職貢圖》九卷時,還將此計畫與南梁武帝命裴子野作《方國使圖》以述「懷來之盛」,以及張彥遠《歷代名畫記》記載梁元帝蕭繹《職貢圖》相提並論,更盛讚其為史上開天闢地以來「未睹之隆軌」。

若將乾隆皇帝的計畫放入職貢圖的傳統脈絡裡檢證,服裝形貌各異、成對的男女番人形象,代表不同地方與民族,再搭配上滿漢兩語圖說,與前述所及梁武帝所代表的職貢圖傳統,關係密切。然而,乾隆朝的職貢圖,畫家以暈染的西洋折衷法描寫,強調人物光影與衣著質感,人物表現較傳統表現更具量感與臨場感。兩者在觀覽感受上,有極大的差異。

相較於「職貢圖」計畫,子計畫「萬國來朝圖」在「臨場感」的視覺感受上,著墨更深。無論是北京故宮編號故00006504、00006271、00006273、00006274的《萬國來朝圖》,或是《臚歡薈景圖冊》之「萬國來朝」一開,都以強烈的西洋透視法繪成。精細可據的紫禁城建築和栩栩如生的各國使臣、整齊排列的朝臣、活潑的僕役,作品更像是用現代空拍機俯瞰紫禁城,恰好捕捉皇帝或皇太后的壽筵,或元旦朝賀一般。

過去史載不曾有這麼多外國使節同時來朝,在《萬國來朝圖》中,乾隆皇帝採用了《職貢圖》的傳統和製作成果,將真實的秋冬景緻、紫禁城建築、朝臣和帝王自己,與虛構的使臣、貢物拼貼在一起。真實與虛構,完美地融合在作品中,乍看之下,也許,連乾隆皇帝自己都恍惚起來。所謂最完美的欺騙,莫過於騙過自己。

闕宇彤( 11篇 )

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助理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