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七一佔領立法會後,「反送中」運動下的香港藝術面貌
Dark Light
Dark Light

七一佔領立法會後,「反送中」運動下的香港藝術面貌

藝術家關注時代的心情,構思出各種極具創意的介入,又打破城內一貫「藝術離地」的調侃。
「對不起,遊行我來不了。」有人剛剛在社交媒體發佈動態,其他網民見狀,立即自發四處尋人,誓要救得一個得一個,一個都不能少⋯⋯這,是香港的「新日常」。
上月9日,首次百萬人遊行以來, 「反送中」運動一波接一波,目前以7月1日短暫佔領立法會為新高點,惟港府至今一直未有正面回應示威人士提出的五大訴求。群眾運動雖然大型,但未取得明顯成果。市民的憤怒鬱悶有增無減,困於失望悵惘的情緒維谷,走在運動最前線的年輕人自然首當其衝。
一名手持「反送中」標語男子在6月15日於金鐘太古廣場墜樓,到現在,城內至少有四名年輕人以死明志。死諫風潮前所未見,情緒健康敲起喪鐘。全城深陷低氣壓,藝術家又豈可甘於附庸風雅?
藝術家:年輕人比作品重要
七一遊行之後,大批示威者在立法會外集會,部分人更在晚間闖入會議廳,一度「佔領立法會」。示威者在大樓裡用塗鴉噴漆表達訴求,直書不滿,其中一句「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更教人心酸。另有示威者立起「保護文物」的告示,呼籲群眾不要破壞立法會大樓內的藝術品,但部分作品仍然受到輕度損壞。
回溯歷史,政府在 2009年起透過「藝術在立法會」的計畫,引入香港藝術家的作品,「豐富香港城市和公眾的文化生活」。多名參與計畫的藝術家先後在Facebook發帖表示體諒、聲援學生。最早發聲的要算是林東鵬。他寫道,「畫作,若受到破壞,能夠理解及體諒。萬萬不能忍受的,是當權者的麻木不仁與虛偽、以制度玩弄市民、對訴求充耳不聞及部份警員過份的暴力。」其後,管偉邦、何兆南、梁志和等也先後發帖,表示關心年輕人多於作品。
林東鵬最先發聲,支持學生。(©林東鵬Facebook)
香港藝術家工會在7月7日於Facebook專頁貼出一群參與「藝術在立法會」的藝術家向香港市民和特區政府發出的公開信。信中提到,「立法會內的藝術品以至部分設施的損毀,是可以被復原的,但年輕一代、學生們的生命,和對世道抱持的信心,是絕不能失去的」,並一再促請當權者「尊重生命,接納香港人和年輕人的訴求」。截稿時,現有七名藝術家參與聯署。工會將會繼續接觸參與計劃之藝術家,預料名單會不斷更新。
 
藉藝術疏導情緒鬱結
「反送中」運動之初,一眾香港插畫師自發推出文宣海報。近日,他們再度發功,各自在 Facebook專頁發佈鼓勵人心的漫畫,延續運動現場「齊上齊落」的精神,呼籲大家珍惜生命,互相「撐住」。其中政治漫畫家黃照達發佈的作品,構圖相當簡單,有力而治癒——他化身筆下人物,為脫下頭盔、扁嘴流淚的抗爭者撐一把象徵希望的三葉草,寓意遮風擋雨、風雨同路。
黃照達作品。(©黃照達Facebook)
走出網路世界,藝術家勤於進入社區,嘗試透過藝術紓緩長期抗爭的情緒鬱結。早前有註冊音樂治療師舉行治療小組,北角商場藝術治療門診小店「Not A Gallery」也宣布提供「短期義務心理支援服務」。另一方面,有藝術家推出「流動談天室」,拿著黑板走上街頭,透過交談和書寫抒發情緒;又有藝術家以「免費抱抱」(Free Hug)送上溫暖,讓大家感到抗爭路上從不孤單。
社會運動如火如荼,不少藝術家都提筆無力。畫家黃進?提到「第一次感受到拿著畫筆的無力」,楊學德也說「大家為公義疲於奔波,可敬可佩,然而霧障當前,實無閒情雅興」。二人原定在6月底於安全口畫廊(Gallery Exit)舉行的「城外 — 黃進?+楊學德畫作展」將延期至9月開幕。 
楊學德在 Facebook 宣佈展覽延後開幕。(©楊學德Facebook)
畫廊能夠如此貼心體諒實屬難得。礙於現實條件限制,「show must go on」的展覽始終是主流。然而,這未必是壞事。就像 Para Site藝術空間最新展覽「偷單車的人」,參展單位之一的香港藝術家工會將6月9日上街遊行的道具帶到展場,並展示印有「自由閪」的 T-shirt,觀眾可以自由定價取用。工會又錄製「反送中」運動的虛擬實境影像,讓觀眾戴上眼鏡即可「親身體驗」抗爭現場。現場所見,有外籍遊客細閱作品,從中了解香港時局。展覽不一定隔離於現實,純粹抽空語境的白盒,反過來也可作為認識世情的入口。
Para Site藝術空間最新展覽「偷單車的人」,香港藝術家工會的作品(攝影/黎家怡)
又如香港藝術學院、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合辦的藝術文學士畢業展在7月6日開幕。應屆畢業生之一的吳殷喆,原本作品名為《Poem no.2》,旨在將藝術家的生活狀態搬展出來。巧合的是,畢業展開幕,碰上「反送中」浪潮。吳殷喆帶到展場的一角房間,大部分物品佈上黑紗,似在悼念死者;地上放著「反送中」文宣,以及一把撐開了的黃傘,作品易名為《請往下閱讀,選擇或創建一個適合的標題》。做藝術的人,也不過是社會一員。如此時勢,他們提不起心情創作,直白地展示「無力」,可能是最「有力」的控訴。
吳殷喆的畢業作品《請往下閱讀,選擇或創建一個適合的標題》。(圖片提供/William Tsang)
說到有力,不得不提反送中國際資訊台以及本地藝術組合「C&G 藝術單位」合辦的《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早前,散居海外的香港人合力眾籌,成功在6月27至29日期間,全球13個國家、19份報章上刊登的公開信,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是次展覽合集各地登報成果,一份份原裝正版的海外報章展示人前。主辦單位又在展場另一面,勾勒出「反送中」運動的時間表,以中英雙語為觀眾梳理事態發展。展期只有六天,周末參觀人數極多,更要預先登記領籌入場,場面相當壯觀。以本地展覽而言,情況頗為罕見。
《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HK G20 Newspaper Exhibition freedom)
過去一個月以來,香港局勢變化不斷刷新想像。示威者的行動往往如潮水般前退有序,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藝術家關注時代的心情,構思出各種極具創意的介入,又打破城內一貫「藝術離地」的調侃。走筆至此,「反送中」運動尚在進行中,令人期待尚可促成更多改變。
黎家怡 ( 3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