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繪本圖書館「小步Biblio」兩年歷程
Dark Light
Dark Light

繪本圖書館「小步Biblio」兩年歷程

獨樹一幟的繪本圖書館「小步Biblio」(以下簡稱「小步」)藏身大稻埕靜巷,手繪於門面大玻璃窗上的店名或許不夠…
獨樹一幟的繪本圖書館「小步Biblio」(以下簡稱「小步」)藏身大稻埕靜巷,手繪於門面大玻璃窗上的店名或許不夠醒目,卻仍能引人望見內裡的別有洞天。兩年多前布拉迪斯國際插畫雙年展(Biennial of Illustrations Bratislava)50週年大展期間,蘇懿禎與謝依玲這兩位資深繪本同好以觀展為契機,結伴同遊歐洲近三個月。這趟旅途捎回的14箱繪本,成為啟動「小步」的鑰匙,於此藏納兩人的繪本收藏、分享給需要的創作者和愛好者,也依自身閱歷與專業品味,逐步形成獨特的策展與節目編排機制。一晃兩年過去,「小步」也走到了一個轉捩點。
空間的韻律
自創立之初,「小步」就明確其定位,重心不在親子閱讀、也非複合式咖啡館,每週僅開放兩日、採入場收費機制並且不提供任何飲食(註),這般非常規業者之所為,甚至明文昭告若非特別活動、不建議六歲以下幼兒前往,加上從日韓、法國及較冷僻的東歐國家蒐集來的多語繪本,都強化了此一空間的獨有屬性,以及某種程度上的「空間歧義」,令初來乍到者難以一目了然其本質。而在筆者看來,「小步」的魅力有一大部分恰是來源於此。
「小步」改造自普通民居的一樓,在有限的預算下,蘇懿禎與謝依玲在裝潢上幾乎親力親為。在這個充滿身體勞作痕跡的空間內,桌椅或許是台舊縫紉機、或許是附近國小的舊課桌椅重新上漆而成,「拾得物」與新創製相互融合。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們親手組合的主視覺展牆,由可活動的木框組成,可依據不同展覽的需求來拼拆、調整結構,闢出書與原畫等不同性質展品相互區隔的展示空間,在同一面牆上生成變化。哪些書正面陳列於書牆上、哪些展呈於水平檯面、哪些被分類整理在不同書架上,都取決於每一檔展覽的主題方略,甚至在向藤城清治(Seiji Fujishiro)致敬的「魔幻光影展」中還採用了燈箱形式展示。藉由這種富含節奏感的編排機制,可以看到「小步」在展呈視覺結構上所下的功夫,這部分使之與一般書店或圖書館內容先行的空間編組有著極大的區別。加上許多繪本藏品原就帶有殊異語言的屏障,弱化了故事性,回歸繪本閱讀中純粹的視覺美學,在形塑出對慣常思維產生衝擊的「空間歧義」的同時,也以空間和物件(書本、畫作、擺設物)編排的美學方案,遴選並回應來訪者。
「為孩子唱一首歌:世界童謠繪本展暨曹俊彥原畫展」展牆一隅。(小步Biblio提供)
企畫的視野
「小步」開幕迄今兩年內展覽策畫不斷,大致可觀察到幾種類型:以台灣原創作品為主的原畫展(如張又然《藍色小洋裝》、郭漁與良根《什麼不見了》),其中也包含從主題原畫出發而延伸的題目(如陳怡今植栽插畫結合自然科學繪本展呈);以海外繪本收藏為主的地域分類展(如來自捷克、斯洛伐克、韓國的繪本都曾分別設展);主題型展覽(如台灣原創繪本展、安徒生大獎50週年繪本展),以及可被視為特殊主題展覽的史學型、研究型展覽。最後一類是「小步」策展視野的獨到之處,以幾檔代表性展覽為例:「YOU KAI vs. YAO KUÁI:台日妖怪文化展」是受日本江戶東京博物館2016年「大妖怪展:從土偶到妖怪手錶」的啟發,以「妖怪的圖像化歷程」為主軸,透過畫作和繪本、圖鑑等多元出版物,回溯妖怪繪本創製的文化養分;「恐嚇兒童兩百年:我們是怎麼被嚇大的」以多版本的德國經典童書《披頭散髮的彼得》(Shockheaded Peter)和《馬克思與莫里斯》為始,並置展出恐嚇不聽話小孩這一亙古議題下不同類型作品;「日本大正昭和時期繪本雜誌展」藉挑選展示兩次世界大戰間,日本童書黃金時代蓬勃發展的兒童雜誌,展開史學、文學視角的視覺回望,並透過這一時期日本與台灣的緊密連結,隱隱一窺台灣的兒童文學脈絡;最新的「為孩子唱一首歌:世界童謠繪本展暨曹俊彥原畫展」更是在記憶、傳承與繪本的美學創製與音樂性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樑。每一檔展覽除發展出不同類型的相關講座、讀書會、工作坊之外,也有「帶著小說來看繪本」、「《披頭散髮的彼得》音樂會」(與櫞文庫合作)這般超越繪本文本的創意活動設計,多元的策展與編排思路積極連通了民俗學、社會學、文學、自然科學等領域,甚至這類展覽和活動也吸引到了一些非「小步」客群、卻對特定歷史、特定文化入迷的愛好者或研究者參與,「小步」也跳脫出一般書店、圖書館的規劃藩籬,進入某種富含主體意識、跨領域且非制式的替代性展演空間範疇。
困境中的摸索
「小步」展覽及活動的策劃節奏與趣味,源自兩位主理人的繪本視野與收藏的深、廣度。箇中方略呈現出某種靈活性,並無遵循明顯的線索或脈絡,有幾檔展覽或特別活動是「應景」而生,呼應當時某個大展的展開,如「安徒生大獎讀書會」便是配合中正紀念堂的「國際安徒生插畫大獎50週年展」,藉現有館藏、從繪本角度來深入插畫大獎的獲獎作品,也彌補了「50週年展」只呈現畫作、未展繪本的遺憾。每檔展覽期間,主視覺展牆也並非一成不變,一旦有更合適展示主題的書、就會以之取代原本的展示書,製造出流動的結構。
就其豐富的海外閱歷,蘇懿禎坦言並未遇見過同類型的空間,同時她也觀察到插畫一類創作在目前台灣的展呈困境,台北市立美術館這樣的大館普遍對插畫不以為然,華山重商業展示、調性有異,缺乏願意將插畫作品納入展示規劃的中小規模空間,而畫作本身具有的藝術主體性,也不應僅作為裝飾物掛在咖啡館的牆上。「小步」讓插畫(原畫)回歸繪本語境,並為進一步打開人們對繪本的美學想像與多元入口提供了一個契機之所。兩年下來冷暖自知,「小步」因主理人個人規畫之故,將在今年農曆新年後進入「怠速運轉」期,不再固定開放、卻也不放棄繼續策劃一些活動。蘇懿禎說:「如果我們想要繼續、想要做大,勢必要做得更庸俗……兩年了,也是時候停下來思考和修正方向了。」去年9月,「小步」曾與櫞文庫、薄霧書店、Lightbox攝影圖書室這幾家各有側重主題的私設圖書館一起參與一場小型對談、介紹各自空間,多樣化的類型圖書館逐漸摸索出一條觀念出路,而接下來呢?很大程度上就取決於它們規畫上的創意,以及我們對於一種非制式生活的想像。
註 「小步」在營運初期曾有提供餐點飲品的規畫,但出於對空間內藏品維護、閱讀品質的重視而放棄。
嚴瀟瀟 ( 87篇 )
影像研究出身,關注藝術創作、展演機制範疇內的各方面生態,以及藝術與哲學、科學、社會學、神秘學等跨域連結議題。嗜以藝術為入口,踏上不斷開闢新視野的認知旅程。企劃專題包括〈生態,或:我們如何學著停止恐懼並愛上藝術〉、〈台灣前輩藝術檔案〉、〈邁向復返之路:當代原住民藝術在台灣〉等。曾任Blouin Artinfo中文站資深編輯、《典藏•今藝術》資深採訪編輯,現任《典藏•今藝術&投資》執行主編。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