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積習難改!早自宋代就開始吃穿山甲了
Dark Light
Dark Light

積習難改!早自宋代就開始吃穿山甲了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持續延燒,香港大學與廣西醫科大學於近日的合作研究表示,穿山甲很可能是肺炎病毒從蝙蝠延燒到人類的中間宿主,建議將穿山甲從市場上移除。然而,就在該研究發布後幾日,《人民日報》指出,日前浙江溫州市查獲穿山甲鱗片10.65噸,全案累計查獲逾23噸!顯然在疫情蔓延之時,仍擋不住饕客的進補之心。事實上,以穿山甲進補是老主宗早在宋代以前就養成的習慣,或將之除鱗煮湯食用,或拿鱗片製成藥材,稱作「鯪鯉甲」,在當時的風俗繪畫裡都可以見到。究竟,當時的移動式華南海鮮市場長成什麼樣子?大家是吃補,還是吃毒?
最近中國網路上流傳一張華南海鮮市場攤商的價目表,上面列有狐狸、鱷魚、幼狼、娃娃魚、蛇、鼠、孔雀、豪豬、駱駝肉等野味,總計112種,在公告的價目表上還註明提供活殺現宰、速凍冰鮮和送貨上門服務。由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第一批發病者都是華南海鮮市場的相關人員,地處武漢市中心的海鮮市場現被視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可能源頭之一,和SARS一樣,肺炎的源頭可能與中國嗜吃野味有關。

禍從口出而病從口入
宋人嗜食補藥終不悔

中國人愛進補其來有自,中醫不但有「藥補不如食補」、「以形補形」之說。《周禮.天官》云「食醫中士二人,掌和王之六食、六飲、六膳、六羞、百醬、八珍之齊」,到了明代俞安期所輯《唐類函》更指「按《禮》所謂八珍者……後世則侈云龍肝、鳳髓、豹胎、鯉尾、鴞炙、猩唇、熊掌、酥酪蟬」。一旦中國人開席,便求主賓款洽,杯盤迭晉,海錯山珍。

《西京雜記》記載漢高祖劉邦(公元前256-前195)「常以燒烤鹿肝生肚下酒」,他的下酒定番燒烤鹿肝,有補虛、補血、養胃等功效。西漢南越王趙眜(公元前137-前125)的墓室更出土青蚶、龜足、河蜆、耳螺、笠藤壺、三角魴、花龜、鱉、竹鼠、黃胸鵐等的骨骸。其中,被嗜食補藥的饕客喻為「天上人參」、具壯陽功效的黃胸鵐,十分細緻地被洗凈脫毛,剁去了頭腳。而三角魴的遺骸則出土於墓後藏室的一個越式銅鼎內,該件越式銅鼎內不僅有三角魴,還有大黃魚、豬、雞,顯然是一鍋大雜燴。

西漢南越王趙眜(公元前137-前125)墓出土黃胸鵐的骨骸。(©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到了宋代,食療、食治到食補,成為了一門專門的學問。蘇東坡留下種植、食用地黃的詩句「地黃餉老馬,可使光鑑人」,深深讚美地黃之效。劉禹錫為治立秋前後的多痢及腰痛,發明了「椿根餛飩」:「取香椿根一大握,搗篩,和面捻餛飩如皂莢子大,清水煮,日空腹服十枚,並無禁忌。」王懷隱等編輯的《太平聖惠方》,為中國現存10世紀以前最大的官修方書,匯錄兩漢以來迄至宋初的各代名方共16834首;陳直的《養老壽親書》則是中國現存的早期老年醫學專著,在其所載的方劑中,藥膳方約佔70%;官方也修訂大型方書《聖濟總錄》200卷,收錄萬餘首方劑,其中,專論藥食門一章,載方85首,可見當時十分重視藥膳食療。畢竟《太平聖惠方》記載:「安人之本,必資於食;救疾之道,乃憑於藥,故攝生者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療不愈,然後用藥。」

然而,宋代人究竟流行吃什麼藥?怎麼補?有當時賣雜貨的圖像為證。

擔瑜石釘鉸金裝架兒
南宋風俗奇畫貨郎圖
貨郎,指的是民間在農村或城市小街僻巷流動販賣日用雜貨的商販,有的兼收購土特產品,亦稱貨郎子。在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便可看見數位貨郎,分別立在四層高的大酒樓「孫羊店」門口兜售。只見孫羊正店門前掛著四個大梔子燈,四周極為熱鬧,一位貨郎身子倚靠在挑來的竹簍上,熱烈地向前來詢問商品的客人推銷;另位則手指著自己的貨品,口若懸河地講解著;其他的商販,雖不見貨郎標幟性的竹簍,但仍可以想見他們應也是扛著貨品,至販賣地點攤開展示販售。
北京故宮藏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大酒樓「孫羊店」門口前兜售的貨郎。(©Wikimedia)
南宋風俗奇畫貨郎圖,多為團扇扇面形式,描繪一位肩挑兩大筐貨物的中老年貨郎,來到鄉村與青年女性和幾個男女兒童偶然相遇。兩簍貨品擠得滿噹噹的,百物雜陳,無所不賣。為了讓觀畫者能夠清晰地看到竹匾上的貨品,雜貨不放入盒子或簍子之中,而是成串懸吊在竹匾外頭。在臺北本和北京本中,吊起的布袋上更分別寫著「五百件」、「三百件」,以誇耀貨品齊全、品類豐富。而貨郎為了展示商品和吸引顧客,頭上、身上、手腕胸前綴滿小件物品,身手表情亦求誇張,極富戲劇性。

這些扇面以細筆精心勾勒,並著上淡彩。畫中所用線條並非一致的鐵線描,落筆多呈現「釘頭」狀,中間幾經曲折,收筆又細勁如「鼠尾」。方寸之地的精細程度直追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充分顯現宋室南渡後的新都臨安,那些經由貿易致富的商人,對豐盛物質的崇拜與渴望。

北京本:宋李嵩《貨郎圖》卷,絹本淺設色,25.5×70.4公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左下方署款「嘉定辛未(1211)李嵩畫」。(©北京故宮博物院)
臺北本:宋李嵩《市擔嬰戲》扇面,絹本淺設色,25.8×27.6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枝椏間題字「嘉定庚午(1201)李嵩畫」。(©國立故宮博物院);克利夫蘭本:宋李嵩《貨郎圖》扇面,絹本淺設色,24.1×26公分,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藏。右邊貨郎擔下有署款「嘉定壬申李嵩畫」。(©CC0 1.0);大都會本:元至明《貨郎嬰戲圖》扇面,絹本淺設色,26.4×26.7公分,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 2000–2020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存世較為可信的南宋貨郎圖共有四幅,分別藏於國立故宮博物院、北京故宮博物院、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美國大都會美術館。臺北本、北京本、克利夫蘭本3幅有李嵩名款,大都會本無款。落下李嵩名款的作品製作時間也很相近,分別是嘉定庚午(1210)、嘉定辛未(1211)、嘉定壬申(1212)。臺北本、克利夫蘭本、大都會本為團扇;北京本為小卷軸,都不是大件作品。其中,臺北本、北京本和克利夫蘭本的貨郎極為相似,大都會本則像是大家的鏡像作品。北京本雖形制與其他本有些差異,但畫面右端抱著嬰孩的婦女,衣紋動作和臺北本、大都會本相像。整體來說,四本作品應有其先後,但都不妨拿來參考宋人的平常吃些什麼。
葫蘆裡都賣著什麼藥
解構宋百姓的購物車
和明代之後,宮廷或豪華庭園裡常出現,盡賣些珍巧玩具和文房古董的「宮裝貨郎」相比,南宋李嵩風格的貨郎,儘管在貨品數量上力求誇張,加上在描繪商品陳設時,與張擇端本相比也並不現實──試想貨品鋪鋪張張、竹簍搖搖晃晃,應該很快就散落一地,更別提要在村落之間移動販售。但所選售的商品,應該還是當時的「民生之用」、「一時之選」。究竟這些「郎中選物」為何?

細看貨郎擔裡的貨品,可粗分為三類。一是生活雜貨如杯盤、掃帚畚箕、木叉、竹耙、斗笠;二是玩具如風箏、風車、面具、撥浪鼓、泥人、燈籠、扇子;三便是食品藥材如蔥、蒜、醋酸、酒、動物頭骨等。本次首要關注對象便是其中的食品藥材。

明代宮裝貨郎的代表。《明憲宗元宵行樂圖》,絹本設色,36.7×690公分,北京國家博物館藏。圖為局部。(©Wikimedia)
→葫蘆裡賣的原來是酸醋
在販售的兩大擔物資裡,最醒目的莫過於高高懸掛在細竹上,寫著酸醋的葫蘆瓶了,臺北本、北京本、大都會本和克里夫蘭本皆描繪了相似的細節。南宋嚴用和《嚴氏濟生方》:「凡治腹瀉、下痢,均以藥醋糊胃丸。」酸醋是當時常用的藥引子,將淨選或切製後的藥物加入一定量醋拌炒的方法稱為「醋炙法」。醋性味酸苦溫,主入肝經血分,具有收斂、解毒、散瘀止痛、矯味的作用,故醋炙法多用於疏肝解郁、散瘀止痛、攻下逐水的藥物。
.
→沒有下顎、倒掛的頭骨
另外一個同樣讓人好奇的貨品是頭骨,北京本、大都會本和克里夫蘭本都有出現。白色的球形搭配兩個黑乎乎的窟窿,倒吊的模樣在擁擠的貨品中格外引人注目。發表多篇貨郎研究的黃小峰認為貨郎攤中的頭骨很可能是彌猴或是其他哺乳類動物的頭骨,通常與其他藥材同時出現,是貨郎販售的珍稀藥材之一。在一些採藥圖裡,如費城藝術博物館藏元代《毛女圖》、北京故宮藏宋《松蔭論道圖》,採集的藥材中也往往能見模樣相似、大小相近的骨頭。頭骨在中醫的說法裡主鬼疰蠱毒、心腹痛、殺蟲治疳、惡瘡等,《本草綱目》曾經記載小兒夜臥不寧,將土撥鼠的頭骨懸之枕邊能有安神的功效;北宋醫學著作《太平聖惠方》中則記錄了好幾種名為「黑虎丹」的丹藥,其成分都有頭骨,而且用量越多的丹方,藥效越大。
.
→以竹籤盤成圓形的蛇蛻
在臺北本、克利夫蘭本的頭骨旁邊,則擠著一個蚊香模樣的物品。起始是一圓頭,外圈較粗,越往裡面繞去越細,仔細一瞧,這個蚊香狀的東西上面還有細細的菱格紋。這很有可能用竹籤撐開,纏繞成圓形的蛇皮。蛇皮在臺北本、北京本、克利夫蘭本、大都會本四本都有出現。外圈是頭,裡圈是尾,菱格紋狀則是蛇的鱗片。蛇蛻是一種常見的中藥材。《本草綱目》曾記載將蛇皮纏繞於竹上,浸酒、醋或炙燒的作法,「今人用蛇蛻,先以皂莢水洗淨,纏竹上,或酒、或醋、或蜜浸,炙黃用。」蛇蛻具有祛風定驚,解毒消腫,退翳殺蟲的功效,基本上孕婦不能服用,不過宋代一些醫書亦記載以蟬蛻或蛇蛻入藥,加少許麝香,研成粉末,用醋汁和勻,臨產時讓產婦喝下,可以預防難產。
.
.
.
.
.
→滋陰潛陽的鱉甲
在大都會本的蛇蛻之前,壓著一個橄欖形狀,邊緣有若干齒狀凸起,上面還有丯字的橫豎條紋的圓板。而在臺北本和克利夫蘭本中,蛇蛻前亦有相同一齒狀突起的板子。這些應是經常拿來入藥的鱉甲,「穹脊連脅」是鱉的典型特徵。古人甚至相信鱉甲邊緣呈現的肋骨越多,藥性越強,其中又以九肋最佳。鱉甲有滋陰潛陽之效,是至今仍是尋常可見的中藥藥材。
→麟片可以入藥的穿山甲
在四本貨郎圖中,有三本鱉甲和蛇蛻的下方掛著一個全身布滿鱗片的動物,它隱藏在眾多的物品之中,看不見頭部,但露出了尾部、身體和腳。而在臺北本和北京本中,它分別露出了左、右半邊的前後兩足,可知該動物總共有四足。這個尾部尖尖,且帶有大顆鱗片的四足動物,就是穿山甲。

穿山甲又稱為「鯪鯉」、「龍鯉」。在宋代的《證類本草》中,穿山甲被描述成像是小的鱷魚,又像是有腳的鯉魚,「其形似鼉而短小,又似鯉魚,有四足」。克利夫蘭本甚至細細描繪出穿山甲的五趾,與《證類本草》的插圖兩相對比,十分相似。穿山甲作為珍稀的野生動物,通常都除鱗煮湯食用,或拿鱗片製成藥材,稱作「鯪鯉甲」。其中又以「尾甲三棱,力最勝也」。在幾本貨郎圖中,穿山甲的尾部和鱗片正是畫家最為著力處,畫得十分精確。

See Also

宋錢選畫《貨郎圖》立軸,絹本設色,106.5×56.1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
左圖為宋代《證類本草》(轉引自黃小峰〈貨賣天靈:宋畫中的頭骨與醫藥〉),右圖為宋錢選畫〈貨郎圖〉軸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
貨郎三寶
蛇蛻、頭骨、鱉甲

如何能夠確定擁擠的貨品之中,圓盤狀的便就是蛇蛻、圓板狀的是鱉甲,而不是其他東西呢?貨郎真的有賣穿山甲嗎?幸運地是,弗利爾美術館現存一開標註為元代、傳李公麟的《貨郎嬰戲》冊頁,裡面整齊的貨品或能回推李嵩本〈貨郎圖〉的描繪內容。而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宋錢選畫〈貨郎圖〉軸中清晰的輪廓線和細心著色,亦透露了許多資訊。

弗利爾本可以說是介乎李嵩「民間貨郎」、明代「宮裝貨郎」之間的「折衷版貨郎」。畫面並未描述確切背景,只見貨郎站在兩大落貨品中間,左邊一擔五層竹架,販售各種畫片、首飾、古董珍玩,竹架精巧、陳列琳瑯卻不擁擠;右邊高高的竹簍裡賣的則比較接近李嵩「民間貨郎」的販售內容,只是整齊的多,描繪方式也較圖樣化。在川廣字樣的布條旁邊(很有可能寫的便是川廣藥材),一桿吊掛著有點卡通模樣的穿山甲;而蛇蛻、頭骨、鱉甲更是被串作一串懸吊在旁;同一處正上方的竹桿上更懸著一龜、一鱉、二隻蝦子、一蟹、一蠍。

宋錢選畫《貨郎圖》為立軸形式,貨郎動作模樣與大都會本相似,一手挑擔、一手搖著鈴鼓。畫面左邊一落物品裡,蛇蛻、穿山甲被放在最上頭,其中,穿山甲張大雙眼、齜著牙齒、五趾大張,表情逗趣。看樣子,蛇蛻、穿山甲是貨郎最常販售的食補藥材,這些貨郎攤除了販售日常百貨,還同時肩負了移動式華南海鮮市場的重責。

弗利爾本:元代、明早期傳李公麟《貨郎嬰戲》冊頁,絹本淺設色,21.8×29.4公分。(©2020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
本文還有後續!流動攤販或雜劇演員,這些 江湖郎中的真實身分到底為何?宋代醫者的身分、形象又是怎麼樣的呢?
完整內容請見《典藏古美術》331期(2020年4月號)「以藝抗疫──中國古籍、書畫、器物中的醫病觀專題」,原文篇名為〈補藥?毒藥?看古代的江湖郎中葫蘆裡都賣什麼──從貨郎攤圖像看宋代醫療文化〉。

更多古典藝術新知,請追蹤:典藏古美術FB

闕宇彤 ( 10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