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看見被拋入廢墟的少年

看見被拋入廢墟的少年

一直到那一夜,搭上少年土豆的改裝車,轟隆的引擎,刺耳的音樂,車屁股放了一盞很炫的七彩霓紅燈,車子在漆黑的鄉間馬路上狂奔,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這群活在邊緣少年的心情。
surprise surprise一般人是否意識到底層有這麼多痛苦的孩子?貧富落差惡化的統計頻頻出現,是數字讓人無感,還是覺得躍上社會新聞的故事,只是極端個案?
這些少年們生下來就彷彿拿了一手爛人,但原生家庭的「貧」與「亂」,只勾勒出少年一部分的處境,更大的結構問題是,他們被有限的機會給「困」住了。
他們難以從社會金字塔的底層向上流動,只能在邊緣遊蕩。
這些少年們生下來就彷彿拿了一手爛人,但原生家庭的「貧」與「亂」,只勾勒出少年一部分的處境,更大的結構問題是,他們被有限的機會給「困」住了。
他們難以從社會金字塔的底層向上流動,只能在邊緣遊蕩。
看見被拋入廢墟的少年
《廢墟少年》專書已完成印製上市。(攝影/余志偉)
20年前,台灣尚有豐富的技職體系,能讓需提早步入社會的少年有個活路;但文憑至上的價值觀及大量中產白領工作出現,過去的技職生態消失,這對少年極為不利,因為一般企業主要求高中以上的學歷。但家庭狀況使他們無法專心求學,進入社會也未能積累正向的工作經驗,結果少年跟他們的父輩一樣在各種體力活裡,丟失了健康。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7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