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闖」入北京:JINGART的精緻首秀

「闖」入北京:JINGART的精緻首秀

如果要書寫北京藝術市場在本世紀的歷史,那麼昨天(2018年5月17日)應該是一個值得被記錄的日子。在這一天,原…
如果要書寫北京藝術市場在本世紀的歷史,那麼昨天(2018年5月17日)應該是一個值得被記錄的日子。在這一天,原本只是帝都藝術從業者們「搭台唱戲」的藝博會圈子,迎來了來自魔都的闖入者:「JINGART藝覽北京博覽會」(簡稱JINGART)。
JINGART的班底來自於上海的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簡稱ART021)——這個已經走過五年的藝博會品牌,在圈內積攢了不錯的口碑,終於將觸角伸向了北方市場。展會的地點選在了位於前門的勸業場,一幢獨棟的小洋樓內,這與上海的「洋氣」標籤很搭。與農展館內動輒上萬坪的展場面積相比,這裡顯得太小了,開幕第一天,VIP們在場內幾乎要摩肩接踵才能從通道通過,但奇妙的是即便人數再多,場內仍然保持著一股精緻的格調,這應該是洋樓的建築風格與展出作品共同作用產生的效果。
「闖」入北京:JINGART的精緻首秀
在一棟小洋樓內布置展線,可以用「螺螄殼裡做道場」來形容了,現場合理的動線規劃足證展覽團隊的專業。在對參展單位的選擇上,JINGART的標準是「貴精不貴多」,所以儘管只有32家參展單位,全是一線資深,名單上還出了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 Gallery)這樣的「豪門」畫廊。
在參展畫廊中,有23家參加過ART021(其中有七家連續五年都參加了ART021),也有22家參加過藝術北京博覽會,兩者都參加過的則有18家,可見對於北京的首秀,JINGART的團隊還是謹慎地從有過良好合作關係的對象中進行邀請,而其中對北京市場有熟悉度就更為方便。
當然,作為一個定位高端的藝博會,它也帶來了六家初次亮相北京的一線「明星」:BLAIN | SOUTHERN、豪瑟沃斯、HdM GALLERY、德玉堂畫廊、貝浩登(Perrotin)、卓納畫廊。其中HdM創建於北京、德玉堂創建於上海,其餘四家皆是實力雄厚的跨國公司。這些「明星」藉由JINGART在北京閃亮登場,而另一方面,明星單位的品牌美譽度又為JINGART的品質做了「背書」。
偏鋒新藝術空間:吉蓮.埃爾斯(Gillian Ayres)兩件大作,這位英國藝術家剛於今年離世。(劉靜提供)
如果對這些明星單位在中國的拓展路線稍作分析,會發現它們無一例外都是經香港、上海,最後到達北京,說到底,北京才是這些大型畫廊、機構最終要摘取的「明珠」。有另一個數據可作佐證:在參展單位中,有18家畫廊在北京都設有空間,在上海有據點(含即將開幕)的只有五家,其中玉蘭堂和香格納兩家則京滬兩地「雨露均沾」。
比較有意思的是,在參展畫廊中,有六家也都參與了剛結束不久的藝術北京,分別是來自武漢的美術文獻藝術中心,和成立於北京的蜂巢當代藝術中心、美博空間、北京藝門畫廊、勢象空間和藝.凱旋畫廊。美術文獻藝術中心作為華中地區一線畫廊的代表,從第一屆藝術北京開始參展,至今從未間斷,而近年也連續參與了幾屆ART021,當被問及是否區隔這些展會還是「一招吃遍天下」時,畫廊方表示:「會根據展會的定位以及當年的作品創作情況來做不同規劃,比如今年的藝術北京,帶來的主要是90後藝術家的作品,而JINGART上則側重於已成名藝術家的經典作品」。而勢象空間則延續了其在現代中國經典藝術領域的優勢,繼在藝術北京推出分別標價2,000萬、1,500的羅爾純及吳大羽作品後,此次又帶來了重量級的吳大羽、趙大鈞及周長江的作品,展示出中國抽象派代表性藝術家的創造力與他們獨具的東方精神。
美術文獻藝術中心:一組史金淞的作品非常經典。(劉靜提供)
本次參展的三家台灣畫廊均與021團隊有過多次合作,對其服務亦表達了充分的認可與信任。本次更順應JINGART的佈局與定位,帶來與北京關係緊密的藝術家作品,銷售成績也都令畫廊主感到欣慰。佔據一樓顯要位置的耿畫廊,展位前王懷慶的裝置雕塑《六張桌子》十分醒目,售價500餘萬元,畫廊主耿桂英說:「本次帶來的作品就是針對北京,王懷慶作為土生土長的北京藝術家自不必說,蘇笑柏的宋瓷系列是他近期最自在最放鬆的作品,也與北京的文化積澱相關。我希望來北京參加一個國際的博覽會,有很好的收獲。」大未來林舍畫廊則以兩個相對的展位分列申亮和趙趙的作品,負責人林岱蔚說:「這是時隔兩年,我們再度來到北京參展,藝術品還是要走高端推廣的路線,JINGART團隊的服務值得認可,北京的市場一直都在,我們也從未放棄,有些藏家很挑剔又很有實力,希望能開拓更多。申亮和趙趙是大家很熟悉的藝術家,也是我們一直致力於推廣的,考量到這次帶來的系列大家並不熟悉,因此以雙個展的形式呈現,也與帶去021的作品區分開,更偏向當代一些。」兩家畫廊同時也提及了政策影響下的無奈,如趙無極、常玉等藝術家作品會受到兩岸報關進出口的限制而難以進入內地市場。誠品畫廊則是三家中唯一剛剛參加過藝術北京的台灣畫廊,執行總監趙琍說:「藝術北京空間更大,所以我們會連續三年帶來王玉平的作品,形成一個連結。JINGART的空間有限,又是老建築,我們的想法是要有重量級的作品的藝術家的小品。所以選定了劉曉東和陸亮,小作品對藏家而言負擔不重,有溫暖的感覺。」
HdM GALLERY:朱日新的一組作品刻劃入微。(劉靜提供)
值得一提的,儘管JINGART走的是精品路線,但展會上的作品卻並未拒人於千裏之外。作品價格分布區間較廣,其跨度從幾萬到數百萬級別,滿足不同藏家的需求。而參展作品則是從經典藝術、家居設計到訂製珠寶都有涵蓋,可視為是JINGART為了研究北京豐富藏家群體口味所做出的試探。由此也不難看出,這個定位「小而精」的藝博會,對消費級市場也有所期待——畢竟在消費升級的風口,誰不想成為借勢一飛升天的幸運兒呢?
總之,JINGART作為首個闖入北京藝博會圈子的外地品牌,勇氣可嘉,而這份勇氣則來自於團隊在上海五年深耕所積累的口碑基礎,以及團隊成熟的運作模式。從開幕第一天的現場情況來看,可以預測他們的北京首秀能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但後續將如何與本地諸多藝博會品牌競爭,是搶奪同一個市場,還是做差異化經營,都是值得從業者們持續關注的。
Blain|Southern帶來了一組傑克.查普曼(Jack Chapman)和迪諾斯.查普曼(Dinos Chapman)的作品,以及大名鼎鼎的赫斯特(Damien Hirst)。(劉靜提供)
豪瑟沃斯畫廊(Hauser & Wirth)帶來張恩利、路易斯.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漢斯.阿爾普(Jean Arp)等巨匠的作品引人注目。(劉靜提供)
杜夢堂(Galerie Dumonteil):年輕藝術家俞楊的作品充滿想像力。(劉靜提供)
凹空间(Gallery ALL),一家專注於藝術家具和限量設計品的畫廊。(劉靜提供)
蜂巢當代藝術中心:多樣性的作品充滿活力。(劉靜提供)
第一屆JINGART藝覽北京博覽會就在這幢獨棟洋樓「北京勸業場」舉辦。(劉靜提供)
劉靜( 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