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立足國際, 打造亞洲跨區平台─白石畫廊的野望

立足國際, 打造亞洲跨區平台─白石畫廊的野望

經由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Kengo Kuma)之手設計的白石畫廊台北空間,就要在4月8日正式揭幕,面向台灣。4月8日啟動的「我愛台灣」開幕展,將連續3個月展出3檔展覽,展現白石畫廊50年歷史的豐富澱積與前進開放的思維。
連結東京、台灣與香港
白石畫廊的台北空間,將連結原本在日本東京的銀座空間,長野的輕井澤新藝術美術館,以及香港荷李活里道與黃竹坑空間,打造一個亞洲跨區平台,吸引國際優質藝術家來到白石畫廊展出,透過白石畫廊的規畫與代理,讓更多優秀的各區藝術家,展出白石旗下代理與收藏的作品,更讓藝術愛好者在亞洲就能親身接觸體驗不同區域的傑出藝術品。蘇芸加就說,當前許多歐美的藝術家,也積極尋求在亞洲展出的機會,而白石畫廊,恰恰提供這些藝術家最佳的展出平台。為了搭建這座亞洲跨區的白石畫廊平台,白石畫廊會長白石幸生,也就是白石幸榮的父親親自出馬,邀請隈研吾設計他的第一件畫廊空間作品,就是白石畫廊台北空間,接著的香港H Queen’s大樓空間,也將由隈研吾操刀設計,足見對台北空間的重視。蘇芸加說,因為好的畫廊空間,加上連結東京、香港、台北的三地展演平台,就是吸引國際優秀藝術家前來展覽的最佳誘因。「有好的展覽平台,好的藝術家展覽,自然就會吸引好的收藏家。」蘇芸加這樣說。也因此,白石畫廊台北空間正逐步將整個白石集團擁有的資源帶到台灣藝術市場,透過白石的資源,橋接更多的國際資源進入台灣!
以白石畫廊台北空間為例,不僅由隈研吾這樣的大師操刀設計,光是引進的德國ERCO燈具設備,就所費不貲。在畫廊空間施工期間,光是燈具的安裝與測試,白石幸榮就親自監工來台北兩次與廠商開會。展覽經理蕭牧齊就分享,「我們一開始還不是很清楚社長的要求,原來,他要求牆面與牆面之間不僅要呈現完美的90度直角,而且打燈之後要讓牆面接縫之間完全沒有影子!」而展牆厚度達6公分,施工單位經過重力測試,「同時吊掛6輛汽車沒有問題!」在白石幸榮的設想裡,就是要有最好的空間,讓藝術家願意來到白石畫廊進行展覽挑戰。
白石輕井澤新藝術美術館 2014 具體派大展「具體人」,參展藝術家之一向井修二(Shuji Mukai)展區。(圖/白石畫廊)
換句話說,白石畫廊進入台灣,不是爭奪台灣收藏家的收藏預算,而是新增加台灣藝術圈與國際藝壇交流的橋樑,而這座「白石大橋」,不只將帶來白石畫廊引以為傲的日本具體派藝術家,日本物派藝術家,以及多年積累的豐富草間彌生與奈良美智精采作品,還會有一檔又一檔的國際合作引入台灣。舉例而言,4月8日開幕當天,白石畫廊將邀集多位國際藝術家訪台共襄盛舉,包括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霍夫曼在2013年引爆亞洲「黃色小鴨」熱潮,從香港維多利亞港,游到高雄港等海港,「整個地球都是我的浴缸」,可說是全球最當紅的公共藝術創作者。而白石畫廊的台北空間,將會是霍夫曼第一次挑戰商業畫廊空間展覽!霍夫曼會依據白石畫廊在台北與香港的空間,創作出「由大變小」能在畫廊展售的藝術品。
霍夫曼,只會是其中的一例。台北基湖路1號這處空間,將會是多彩多姿,活動不斷的當代藝術真正舞台。不僅僅是從外帶來最新的藝術體驗,未來白石畫廊的台北空間,連結本地的藝術資源向外拓展,與本地畫廊、藝術家合作共同推廣台灣當代藝術都將是可能的選項。也因此,今年對台灣藝術市場最大的外資投資,的確非白石畫廊莫屬。每一檔展覽衍生帶來的差旅、運輸、展覽經費等等,都是完全「無煙囪」的產值,真正落實白石幸榮「愛台灣」的初衷。
2014年末,具體派藝術家鷲見康夫於輕井澤新藝術美術館現場進行創作演出,為藝術家生前最後一次公開創作演出。(圖/白石畫廊)
從「我愛台灣」啟航
4月8日啟動的「我愛台灣」開幕展,將連續3個月展出3檔展覽,展現白石畫廊50年歷史的豐富澱積與前進開放的思維。第一個月,將呈現60餘位藝術家作品,堪比美術館收藏等級的白石畫廊典藏重要之作。第二個月,將呈現以日本具體派藝術家為主的大展,完整呈現具體派創作的思維、脈絡與不同媒材的作品呈現,是台灣第一次有如此完整的具體派展覽。第3個月,則以年輕藝術家作品為主,呼應前兩檔展覽,與白石畫廊50年歷史的重要藝術家作品對話。「我愛台灣」連續3個月的展覽,中間亦將於5月安排隈研吾的座談會,讓台灣建築迷親炙大師風采。
而在3個月的「我愛台灣」開幕展後,白石畫廊將一步步落實引進國際優秀藝術家作品進入台灣的規畫。首先,將由「光藝術家」萊迪.約翰.迪爾 (Laddie John Dill)舉行個展。去年,紐約MoMA展出其收藏的迪爾1969年創作的《Untitled》,而白石幸榮與蘇芸加亦飛到洛杉磯,與迪爾敲定亞洲的展覽合作。除了迪爾,還有菲律賓藝術家馬克.賈斯丁尼安(Mark Justiniani),計畫於明年3月舉行個展,這位運用鏡面裝置創造無限遐想的藝術家,也是白石畫廊要推薦給亞洲藏家的東南亞藝術家之一。
輕井澤新藝術美術館2012年開館,具體派藝術家嶋本昭三(Shozo Shimamoto)於美術館現場進行創作演出,作品為其創作生涯尺幅最大之作,亦是藝術家生前最後一次公開創作演出。(圖/白石畫廊)
此外,白石畫廊還包括敲定丹尼爾.布罕(Daniel Buren)這位法國藝術家,他去年將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這座LVMH集團大老闆阿諾的美術館用其獨特的條紋色彩包覆起來,令世人驚豔。白石畫廊規畫明年5月舉行布罕在台灣的個展,他會怎麼「包」白石畫廊?會帶來什麼樣的作品到台灣?同樣令人期待。而中國當代藝術部分,蘇芸加已經與兩位藝術家敲定展覽代理,一位是於今年11月舉行個展的黃宇興,一位是明年1月舉行個展的楊泳梁。從原本就積累的豐厚日本藝術家資源,到美國、法國、東南亞再到中國當代藝術家,白石畫廊正擴大布建其藝術家群。而台灣當代藝術家,未來也有各種可能的合作規畫。
2018年春季,繼台北之後白石畫廊將於香港中環全新藝術地標H Queen’s大樓開設全新空間,與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佩斯畫廊(Pace gallery)、藝術門(Pearl Lam Galleries)、唐人藝術中心(TANG ONTEMPORARY ART)同時進駐。(圖/白石畫廊)
白石畫廊台北空間,正打造「跨領域、跨時代、跨區域」的平台,讓這座空間成為台北連結國際的展演舞台之一。例如4月8日開幕式,將由新銳編舞家周書毅,演出為白石畫廊開幕展編舞的「具體之聲」(The Sound of GUTAI),為了透過舞蹈詮釋具體派藝術,周書毅用心進入具體派各藝術家的藝術創作,而有了這15分鐘的演出,值得期待。蕭牧齊指出,未來的台北空間,鎖定「跨領域、跨時代、跨區域」的核心,讓不同的領域、時代與區域的藝術創作者,都有機會在白石空間舉行活動。因此,蘇芸加將透過白石畫廊帶入更多的資源進入台灣藝術市場。今年,白石集團不僅在台灣投資成立畫廊,更已承租下台北忠孝東路四段SOGO百貨旁,整棟13層的大樓,作為集團珠寶與婚紗禮服事業的基地,可見白石集團對台灣的重視與魄力。
從白石畫廊社長白石幸榮,到畫廊總監蘇芸加組建的白石團隊,必將成為撼動亞洲藝壇的關鍵力量。而這股新興力量投注在台北,連結全球各區藝術資源來到台灣,必然逐步影響國內的藝術生態,相互刺激而再成長!
台北基湖路1號,這一處一樓的工地,已經圍起圍籬,精雕細琢施作一年,附近的鄰居,上班族,行經此地都很納悶,這棟大樓的一樓,會誕生出什麼樣的模樣?這,是日本白石畫廊(Whitestone Gallery)對台灣的投資,也將是近年來,外資對台灣藝術市場最大的投資!經由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Kengo Kuma)之手設計的白石畫廊台北空間,就要在4月8日正式揭幕,面向台灣。今年,也正是白石畫廊成立的50周年,台北空間的落成別具意義。
白石畫廊,在東京銀座的畫廊據點之外,這幾年還在香港開設兩處空間,明年於香港中環的H Queen’s大樓的空間也將成立,與David Zwirner畫廊比鄰而居,可以說是近年來在亞洲藝壇拓點最為積極的日本畫廊。那麼,白石畫廊為什麼選擇台北?白石畫廊社長白石幸榮(Koei Shiraishi),他用「我愛台灣」(I LOVE TAIWAN)為展題作為台北開幕首展,一語道出白石畫廊在台灣大舉投資的最關鍵核心。因為,白石幸榮的岳父因為經商,過往就與台灣有密切往來,岳母則從台灣來到日本,因此白石幸榮的妻子有著日本與台灣的血統,他的3個孩子也流著台灣的血液。不僅血脈相連,透過這些年白石畫廊的經營,白石幸榮更與許多台灣收藏家建立密切的情誼。因此,對白石幸榮而言,在台灣開設畫廊,既是他的夢想,也是報恩的行動。他認為對愛護白石畫廊的收藏家最好的報答,就是推介兼具高度藝術性與強大市場性的作品。而在競逐愈來愈激烈的全球當代藝壇裡,如何擘建白石畫廊的版圖,吸引優秀藝術家加入,就成為縈繞白石幸榮心頭,念茲在茲的想念。而台灣,是他心目中必定要加入的重要環節。白石畫廊總監蘇芸加就透露,白石幸榮尋覓台北空間已經達4年時間,中間看過無數場地都不滿意,最後決定紮根基湖路。
白石畫廊負責人白石幸榮(右)與藝術家川島優於2015年台北藝博。(攝影/邱如仁)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