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是危機抑或是轉機? 紐約攝影市場觀察

是危機抑或是轉機? 紐約攝影市場觀察

當參展消息傳開,有藏家朋友詢問我是否未來將專注在攝影經營,答案是否定的─我們一直是繪畫與攝影並重的畫廊,亦安畫…
當參展消息傳開,有藏家朋友詢問我是否未來將專注在攝影經營,答案是否定的─我們一直是繪畫與攝影並重的畫廊,亦安畫廊台北在繪畫、當代藝術上一直有專業的表現。但不可否認的是,筆者對攝影確實情有獨鍾,這是因為攝影實在是一個太有意思的市場了,相較繪畫市場高低取決於風格、潮流、與最重要的好壞精品,攝影還會因為技術、媒材的演變而有更多的價格差異,也有更多的寶藏可以挖掘─因此如筆者過去所說,攝影一直是更專業且小眾的市場,但這個相較封閉的市場,估計會在未來幾年內有大幅度的改變。
AIPAD攝影博覽會觀察
AIPAD攝影博覽會與另一攝影博覽會巨頭Paris Photo巴黎攝影博覽會相較,因地緣關係更加著重在戰後美國攝影外,參展畫廊的年資也普遍較高、相較品味較為保守─筆者一開始就明白這會是一場硬仗,我們因此帶去了已在該博覽會露臉數次的須田一政罕見的彩色vintage cibachrome(cibachrome為西霸彩色相紙,是已經不再製作的相紙種類),與在紐約的台灣年輕藝術家廖健行(Jeff Liao)的作品,兩個不同時代與國際的藝術家,對於台灣社會風景這個主題的不同詮釋與對話,專業度與精彩度皆受高度矚目與評價。
儘管保守,AIPAD攝影博覽會依然吸引了歐美最重要的美術館策展人,除了美國本地的紐約MoMA、洛杉磯蓋提美術館、芝加哥美術館、舊金山MoMA等外,歐洲的泰德美術館、龐畢度藝術中心、卡提布列松攝影基金會這樣的機構,都到此美國最大平台交流。畫廊部分,儘管今年因移師Pier94參展成本大增而造成數家紐約核心畫廊如Yossi Milo等的退出,但紐約最大的經紀人Howard Greenberg、Bruce Silverstein、Edwynn Houk依然都在最好位置租下了最大展位。在企畫展方面,博覽會則邀請國際最大攝影收藏─德國的Walther Collection策畫了以「Identity」為主軸的學術展覽,參展的收藏作品跨越了早期達蓋爾式照片到當代作品,也涵蓋歐美、亞洲、非洲不同區域。
羅德琴科的《母親肖像》永遠是經典,開幕立刻售出。攝影|黃亞紀
在銷售上表現最好的,可能是來自倫敦的Richard Saltoun,他們除了帶了現在攝影市場正火熱、剛在紐約MoMA等地舉辦數個學術展覽的俄國前衛攝影如羅德琴科(Alexandr Rodchenko)以外,也帶來畫廊主力─觀念、行為藝術、女性藝術的攝影如阿爾梅達(Helena Almeida)、威爾克(Hannah Wilke)。卡拉洛法(Běla Kolářová)數千塊的vintage photogram賣得也相當不錯,畢竟趕上了這波實物投影的市場趨勢且價格親民。
AIPAD紐約攝影博覽會中展出日本藝術家瑛九的實物投影作品。攝影|黃亞紀
說到實物投影(photogram),除了曼雷(May Ray)是博覽會中必見重點之外,日本藝術家瑛九的實物投影作品很意外地也出現在Paul M. Hertzmann的展位中,更意外地是開幕當晚兩張作品立刻售出,都由美國的美術館收藏。負責人Susan Herzig表示,他們之前也做過瑛九的展覽,作品也立刻由洛杉磯蓋提美術館收藏。瑛九是戰前開始活躍且英年早逝的日本藝術家,他的藝術影響了日本前衛一代如細江英公、河原溫等。作品定價皆為2萬美元。但相較瑛九作品的熱度,日本當代攝影在博覽會的反應並不熱烈,筆者展出的須田一政雖然同樣引起蓋提美術館的興趣,但首因彩色作品在美國是第一次展出,又因美國攝影經紀人與美術館的關係穩固,新畫廊較難從如此體制中一開始就有所斬獲─同樣帶來日本當代攝影且首次參展的倫敦Michael Hoppen、安特衛普的Ibasho,應該都有同樣感受─唯Hoppen去年已在Armory Show展示過且市場又算剛起步的深瀨昌久《鴉》的vintage,夾帶著攝影集再次復刻的風頭上,明顯獲得市場青睞,現場換過幾次作品,價格都在3萬美元上下。
主場的美國攝影家方面,亞當斯(Ansel Adams)當然是主流中的主流,但除了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風景外,會場隱藏版的珍稀品是一張1932年的vintage《Winter – Yosemite Pine Branch in Snow》:雪地裡美麗的松葉景象,也是1937年亞當斯工作室發生大火時留下少數一批照片中的一張。這張作品2002年蘇富比拍賣時約1萬5美元,現在定價6萬美元,就品項而言應算合理。數年前一度大流行的抽象與超現實表現的懷特(Minor White)、薩默(Frederick Sommer)已經鮮見,取而代之的是市場價位仍然屬中上的卡拉漢(Harry Callahan),卡拉漢視覺上更具抽象感,同時也有疊影作品,算是符合現在的視覺趣味趨勢,也與實物投影的光影感異曲同工。有趣的是,大都會博物館即將開幕大型佩恩(Irving Penn)大展,這次卻是我看過佩恩作品最少的一次─看來畫廊在這之前都已經把作品賣光了?亦或在等待佩恩的價格再次上漲呢?
攝影拍賣週市場觀察
AIPAD攝影博覽會期間也是紐約的攝影春季拍賣週,今年菲利浦、佳士得都很特別地增加了攝影拍賣的場次,而在最後成交上,佳士得明顯獲得領先地位,總成交額逼近560萬美元,拍賣中最高價的3件作品也都由佳士得締造:韋斯頓(Edward Weston)一幅《裸體,1925》成交價87萬美元、亞當斯的一幅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風景以近56萬美元成交、阿巴斯(Diane Arbus)《在中央公園手持玩具手榴彈的小孩,NYC,1962》成交價51萬美元。菲利浦最高價的作品為梅普爾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一幅1977年特別為展覽構成的花卉作品,成交價近30萬美元。
締造此次攝影週拍賣最高價的韋斯頓《裸體,1925》,作品尺寸為18×22 cm。攝影|黃亞紀
無論vintage或modern print,攝影市場的價格原則主要取決於攝影家重要性、畫面代表性、品項、珍稀性、尺寸。攝影市場從2004年開始進入攀高期,在現今最貴的攝影作品中,除去屬於當代藝術的攝影材質作品,就是2006年成交的史坦欽(Edward Steichen)的《池塘-月光,1904》,價格為290萬美元。之後的十年之間,價格是否有大幅度上漲?有趣的是,這次春拍成交的高價作品中都曾經在2005年拍賣過。梅普爾索普在菲利普售出的雙拼花卉作品,2005年在佳士得紐約拍出15萬美元,阿巴斯的另一幅《在中央公園手持玩具手榴彈的小孩,NYC,1962》─同一畫面卻是拍攝當年沖洗的,2015年佳士得紐約拍賣中以78萬美元成交,為阿巴斯最高的拍賣紀錄─這同一張照片曾在2005年以40萬美元成交。
梅普爾索普1977年為展覽特別製作的雙拼花卉作品,是菲利浦這次拍賣的最高價。(圖片翻攝自菲利浦拍賣網站)
而此次最高價的韋斯頓之所以締造高價,除了畫面品項外,這幅《裸體,1925》是鉑鈀印相(palladium print),韋斯頓自1926年以後不再製作任何鉑鈀印相,現存的作品中也都進入洛杉磯蓋提美術館及其他加州美術機構的收藏。可見其珍稀性。
保守封閉的攝影 市場與未來的可能變化
儘管如筆者所言,參展之前就明白這是相較保守的博覽會,但事實上:比想像中還要保守!會場中,筆者畫廊與德國初次參展(卻是Paris Photo巴黎攝影博覽會的固定參展畫廊)的當代畫廊Parrotta Contemporary Art,如當代藝術博覽會常見運用木箱作為擺設,開幕當天還受不少策展人稱讚,卻在展出次日受大會警告且強迫更換成最傳統的、罩有黑色桌巾的折疊桌─這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對大會與其他該協會展商而言,寧可捨棄新參展畫廊帶來的當代氣氛,選擇最醜陋卻安全的黑色桌巾折疊桌。
攝影拍賣的預展現場都設有工作台,可讓專家協助藏家拆卸裝裱觀看作品狀態與簽名等。攝影|黃亞紀
由此可知,紐約的攝影市場─或說全世界的攝影市場,是多麼保守封閉。我依稀記得曾在一本關於收藏的外文書閱讀到對攝影市場的評價,約莫是如此說的:「收藏攝影是件讓人放心的事情,因為攝影圈裡總有許多捍衛攝影的狂熱份子,他們會對你的問題提出完美的解決辦法。」然後我們再對照,當卓納畫廊宣布代理埃格爾斯頓(William Eggleston)時,卓納(David Zwirner)所說的一段話:「我認為攝影圈相當封閉,也捍衛自己資源,甚至當成人質。把埃格爾斯頓視為重要的藝術家,而不只是攝影家,非常重要。」
這個特質,不但是攝影市場為何總比現當代藝術市場更小眾的原因,也很具體地反映在AIPAD這個博覽會中─多數畫廊主都是上了年紀的白人男性、參觀的藏家族群也明顯年齡層偏高,而且就一個若類比藝術博覽會應是巴塞爾等級的博覽會而言,它的藏家人數、參觀人數、成交件數(暫且不管金額),也太少了;最具代表的Howard Greenberg在長達7、8頁的作品清單中,貼上紅點的不超過10件,也沒有聽到傳出任何售罄的展位。此外,今年明顯精品數量比過往減少,是因為景氣不好?─但就當地業內人士透露,許多畫廊表示近幾年確實景氣不好,博覽會收入是他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那怎麼可能不帶精品參展?─或因多數畫廊的精品已經出盡,資源已轉到拍賣與藏家手上?後者的可能性,筆者也在Paris Photo巴黎攝影博覽會的觀察與相關文章中提到,看來這已是攝影市場所面臨的全面性問題。
那麼攝影市場將一蹶不振?相反地,筆者認為這個危機反而會是攝影市場的轉機。雖然對面臨世代斷層、資源危機的攝影畫廊是一個警訊,但也因此讓現當代藝術畫廊有機會開始進入這個領域。除了剛剛提到卓納畫廊於2016年開始代理埃格爾斯頓以外,今年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宣布代理桑德遺產(Estate of August Sander),現並在紐約上東區舉辦桑德一次珍稀作品的個展,而剛舉辦完趙無極與德庫寧大展的大畫廊Lévy Gorvy,也將在5月舉辦阿巴斯個展。這些現當代藝術的畫廊正開始納入原本屬於小眾保守攝影市場中的重要藝術家。
已由豪瑟沃斯代理的桑德作品,此張於佳士得的成交金額為10萬美金,畫面尺寸14×21 cm。攝影|黃亞紀
歷史上重要的攝影家名單非常明顯,且人數不多。攝影圈本身小眾排外─也意味著團結的特性,也不大容易讓這名單有什麼遺漏,且留下的珍稀品數量經常也有限─若我們把這個區塊比喻為現代藝術,其實標的是非常清楚的。另一方面,攝影與其他類型藝術的結合會在這幾年增加一些新內容(例如筆者看好行為與觀念攝影接下來會在攝影市場中升溫),且將有更多具當代概念的攝影家被當代畫廊挖角,合流進入當代藝術市場。如果我們認為下一個世代對於藝術媒介的接受度更高,攝影和繪畫會被認為具有相同的藝術性,那當莫迪里亞尼(Amedeo Modigliani)的裸女拍到1.52億美元,而韋斯頓的裸女只有87萬美元的時候,或許我們應該多思考一下了。
行為藝術預計未來在攝影市場會持續升溫,圖為阿肯錫(Vito Acconci)的數件vintage作品。攝影|黃亞紀
3月時,赴紐約參加最負盛名的AIPAD攝影博覽會(The Photography Show presented by AIPAD)。AIPAD為國際攝影藝術經紀人協會(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rt Dealer)的簡稱,其所舉辦的博覽會在專業度上一直是30餘年來國際頂尖,這次亦安畫廊台北的參展,也是首次有台灣畫廊參與展出。
亦安畫廊台北參展AIPAD紐約攝影博覽會展位。攝影|黃亞紀
黃亞紀(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