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成績斐然,霍克尼成交價破億

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成績斐然,霍克尼成交價破億

在香港蘇富比歷年來總估價最高的這場當代藝術晚拍中,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三十朵向日葵》經過一輪此起彼落的叫價後,終以1億1,480萬港元(1,480萬美元)花落新主。
攜前一晚現代藝術晚拍的強勢購買力,7月9日的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斬獲逾5.95億港幣的總成交額,成交率達94%。在香港蘇富比歷年來總估價最高的這場當代藝術晚拍中,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三十朵向日葵》經過一輪此起彼落的叫價後,終以1億1,480萬港幣(1,480萬美元)花落新主,成為繼 《The KAWS Album》之後西方藝術品在亞洲拍賣場上第二高成交價。
霍克尼破億創西方藝術亞洲上拍最高價,《三十朵向日葵》終以1億1,480萬港幣成交。(© Sotheby’s)
本月初剛在紐約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中創下第二高價的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先驅克里夫・斯蒂(Clyfford Still),本場上拍的是其正式進入抽象創作時期的《PH-306》(1946-1947),則同樣以6,414萬港幣成交額拿下高價次席。但毋庸諱言,本場當代藝術晚拍中的西方大師級藝術家之作與歐美拍場上所獲得的成交額相比仍有不小差距,其中除最為赫赫有名的大衛・霍克尼成交額破億之外,克里夫・斯蒂、阿爾伯特・爾萊恩(Albert Oehlen)、弗朗索瓦·沙維爾·萊蘭(François-Xavier Lalanne)、塞西麗・布朗(Cecily Brown)、布麗奇・萊利(Bridget Riley)等藝術家此次雖在逾千萬港幣之列,但對於亞洲藏家而言相對陌生,也影響到最終成交價;甚至有包括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在內的西方著名當代藝術家作品流拍。
克里夫・斯蒂(Clyfford Still)以6,414萬港幣成交額拿下本場拍賣高價次席。(© Sotheby’s)
中國當代藝術成為本場晚拍的一大看點。此次有兩件作品上拍的劉野鞏固了其當前市場上最為炙手可熱的中國藝術家地位,其中《讓我留在黑暗裡》(2008)是其紅色系列之外唯一一件大尺幅人物鉅作,以近4,535萬港幣的成交價,繼於蘇富比2019年秋拍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後,再創劉野本人作品第二高價。年輕的當代水墨畫家郝量《毒浮屠2》以遠超估價的1,697.5萬港幣成交,這幅兼具典雅與玄幻氣質的骨骼肖像作品,是融合其標誌性繪畫風格與主題之作。岳敏君1990年代的代表作之一《金魚》也以遠超估價的620萬落槌、761.5萬港幣成交;中國當代藝術家其他重要成交作品,還包括曾梵志《無題》(成交價569.5萬港幣)、王光樂代表性的「水磨石」系列之早期作品《水磨石2003.5》(成交價400萬港幣)、方力鈞《2002.1.1》(成交價375萬港幣)、屠宏濤《語無倫次的夏天》(成交價150萬港幣)等,愈來愈多年輕一代的中國藝術家進入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
 
《讓我留在黑暗裡》(2008)是劉野紅色系列之外唯一一件大尺幅人物鉅作,以近4,535萬港幣的成交價,繼於蘇富比2019年秋拍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後,再創藝術家本人作品第二高價。(© Sotheby’s)
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振作》以2,513.5萬港幣成交。(© Sotheby’s)
當晚的日韓拍品中,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與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各自經典形象與風格所樹立的標桿依舊屹立不搖:前者的三件作品《三顆星》、《振作》與《搖擺舞動長袖子》分別以2,897.5萬港幣、2,513.5萬港幣、2,417.5萬港幣成交;後者的《南瓜軍》也以逾高估價的2,561.5萬港幣成交。具體派重要人物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的《地退星翻江蜃》曾出現於2014年香港蘇富比春拍,此次再度上拍,以2,657.5萬港幣成交,這也成為白髮一雄作品在亞洲拍得的最高價。
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的《地退星翻江蜃》再度上拍,以2,657.5萬港幣成交,是其作品在亞洲拍得的最高價。(© Sotheby’s)
本場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拍成績斐然,也同時刷新了三項藝術家作品拍賣記錄,分別為郝量《毒浮屠2》、MR.《忠於自己》(成交價5,21.5萬港幣),以及首度上拍的香港年輕藝術家黎清妍《從此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成交價262.5萬港幣)。
ARTouch編輯部( 983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