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回顧2019,展望2020─中國藝術文物拍賣市場年度掃描

回顧2019,展望2020─中國藝術文物拍賣市場年度掃描

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動能趨緩、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震盪……年度市場,高價精品堅挺非凡、生貨持續獲得青睞、精品估價調整下修。億元拍品雖較去年減少,各版塊最高價亦有調整,不過總體成交率上升,顯現市場信心仍足。2020新冠肺炎,拍賣公司品牌升級、線上徵集、網路拍賣E-BIDDING等原就規劃的安排,未來可望加速。
2019年的中國藝術文物市場,在全球經濟成長動能減緩、中美貿易戰持續衝突反覆、香港反送中社會運動震盪等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中度過。這是政經景況不平靜的一年,「捂緊錢袋子,撥好鐵算盤」,乍暖還寒時,花兒綻放遲,高價精品非凡堅挺、生貨持續獲得青睞、精品估價調整下修,面臨挑戰也藏有機遇,此際最難將息。
明董其昌《松杉茆堂圖》局部
億元拍品較去年減少 各版塊最高價皆有調整
中國書畫文物(不列入西畫)部分,2019年億元拍品共有10件,古代書畫2件、近現代書畫5件、瓷器2件、工藝品1件。2018年則有16件億元拍品,其中古代書畫3件、近現代書畫4件、瓷器5件、工藝品1件、古籍善本3件。2019年與先前年度相比,億元拍品數量減少,各版塊桂冠最高價有著不同程度的調整(古代書畫2018年最高價為4億6360萬港元、2019年為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近現代書畫2018年最高價為人民幣2億8750萬元、2019年為人民幣2億700萬元;瓷器2018年最高價為2億3880萬7500港元、2019年為人民幣1億4950萬元;工藝品2018年最高價為人民幣1億1097萬5000元、2019年為2億708萬6000港元),古籍善本此回則無一席競得億元俱樂部。高價億元拍品本就稀缺珍貴,古籍善本因缺乏此類巨星級拍品而無億元佳績,但先前佳績,的確吸引更多人關注,今年成交率明顯提升。
成交率提升顯現市場信心 秋拍比春拍更好
2019年春拍有4件億元拍品,秋拍有6件億元拍品,其中3件拍品突破2億元大關,由古代書畫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以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領銜。整體基調上,春拍顯得冷淡,秋拍有所反彈。精品與普品再次拉開距離,頂尖品受整體經濟影響波及小,普品行貨則難吸引買家眼光。據中國拍賣行業協辦藝委會發布〈2019年春拍全國10家文物藝術品拍賣公司評述〉,2019年春拍期間,10家公司共舉辦177個專場拍賣,上拍28,350件(套),成交21,610件(套),成交額人民幣74.72億元。比2018年春拍成交量和成交額分別下降11.95%、20.10%;較2018年秋拍成交量和成交額分別下降9.5%、9.76%。整體規模收縮,唯本季度拍賣成交率達76.23%,比市場規模最高峰的2011年還多了5個百分點,可見群眾對市場仍保有信心。
2019年秋拍賣業績好過2019年春拍和2018年秋拍。據季濤〈2019年秋拍北京8家拍賣行成交額對比表〉,2019年秋拍總成交額為人民幣87.10億元,比2019年春拍67.70億元成交額增加了19.4億元,增加率達28.66%;同比2018年秋拍76.96億元增加10.14億元,增加率為13.18%。香港成長最多的,中國嘉德(香港),秋拍總成交額6.17億港元,比春拍增長66%,成績驚人。蘇富比、佳士得二大國際拍賣公司,春秋拍總成交額各為37.8億港元、33.5億港元;25.5億港元、26.3億港元,冷暖不同,然基本盤持平。香港在反送中運動影響下,電話委託、網路競標、書面委託都明顯增加,且出價金額皆較以往高,高價品所受波及較想像中小。
書畫總成交額縮水 競拍者理性謹慎
據雅昌藝術網統計11家指標拍賣行,2019年中國書畫板塊的成交額是近七年來最低,總成交額為人民幣98.38億元,下降5%至6.9%。相較於2011年的市場高點,縮水幅度高達50%以上。然而,古書畫可謂相對風光,經典的力量獲得重視,市場熱度較2018年有所回升,前三高價落在秋拍,冠亞軍皆為破億拍品。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人民幣1億4605萬元王蒙〈芝蘭室圖〉,皆因備受學術界關注而衝出佳績。具乾隆題識、流傳有緒、在時間上保證了下限,《石渠寶笈》被視為清宮皇家珍寶的身分證。古書畫十大高價中的元王蒙〈芝蘭室圖〉、明董其昌〈松杉茆堂圖〉、清董誥《金陵十景圖冊》、清錢維城〈蘇軾艤舟亭圖〉、清董誥《萬有同春》冊都出自《石渠寶笈》,為自2013年來最多的一次,顯現該著錄深受市場認可。清宮詞臣的威力繼續延燒,錢維城依舊受到追捧,董誥繼之成為新秀,創下個人價位紀錄。
若細數成交額百萬級、創價位紀錄者:元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人民幣2億6737萬5000元;清董誥《金陵十景圖冊》8378萬港元;明末清初黃道周《石齋逸詩》冊頁十八開4293萬5000港元;余省〈魚藻圖〉2057萬5000港元;清費丹旭〈韜光蠟屐圖〉卷1044萬5000港元;黃易《書畫冊》人民幣770萬5000元;明/清李肇亨/李琪枝〈山水松景合卷〉672萬5000港元;清奚岡《花卉冊》人民幣552萬元;清陳書《花鳥冊》人民幣373萬7500元;清王素《嬰戲圖》冊頁二十開372萬5000港元;明代藍孟〈擬王維雪山行旅圖〉250萬港元;西晉張華〈大般涅槃經〉卷237萬5000港元;明商琦〈雪景山水〉162萬5000港元。此外,惲壽平《花卉冊》八開人民幣7475萬元,創惲壽平花卉作品最高價紀錄。清任熊《列仙酒牌》冊頁四十八開576萬5000港元,破任熊水墨作品價位紀錄。來源有緒且估價策略奏效,珍稀精品獲得肯定,書畫史上的大小名家創新紀錄,皆有可觀。競拍者多理性謹慎,競價階梯較小,每口思索較長,亦步亦趨更顯難捨之情。
2019年古代書畫十大高價排行榜
張大千1969年作《伊吾閭瑞雪圖》
買家心理價位明確 在大名家中挑精揀肥
近現代書畫買家參與者眾,心理價位明確,相對於古書畫競價速度明快。2019年,精品力抗下行的宏觀經濟,共有5件超過億元,占整體書畫板塊的70%以上。然而自2015年來的第一高價屢創新高,2019年已然小幅消退,此與高價珍稀拍品資源日益短缺、經濟大勢影響下難以突破預期價格有關。是否已來到價位瓶頸或天花板,有待後續觀察。
李可染為年度大贏家,不僅奪得第一高價寶座,且十大中占有四席。〈萬水千山圖〉成交價人民幣2億700萬元,創造近8年來李可染作品在拍賣場上的最高價格。2019年正值新中國成立70週年,革命的紅色題材作品受到重視,除了〈萬水千山圖〉、成交價人民幣1億3800萬元〈井岡山〉亦如是。
作為高價榜常勝軍的張大千,緊追在後,十大中占有三席,有著成交價1億6266萬5000港元〈伊吾閭瑞雪圖〉、9676萬港元〈驚才絕豔〉、人民幣5750萬元〈黃山奇松通景〉。在中國嘉德(香港)的張大千〈白雲堂圖〉卷則以3715萬港元成交,創張大千手卷的世界拍賣紀錄。必須一提的是,張大千潑墨潑彩向來為拍場注目焦點,然而估價4500萬至5500萬港元的〈竹林幽居〉、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的潑彩高士圖〈喬木芳暉〉,皆遭流拍。估價1380萬至1880萬港元的〈秋壑松泉〉,也僅以1697萬5000港元成交。究其原因,因與有此競價能力之買家人數較少,且品味剔抉、若無動心的潑彩大作,不出手亦在情理之中,估價既高也就難以成交。反觀另一畫家鄭午昌,其1939年作《夢窗詞意山水冊》精繪山水十二開,中有張大千題扉頁「午昌道兄此冊用筆造意,直抉夢窗神膸,真奇觀也」,成交價1637萬5000港元,創畫家拍賣最高紀錄。和古書畫狀況類似,高端藏家在大名家中挑精揀肥,在小名家中深度挖掘。
書畫家的價位表現,拍品本身雖至關重要,然學術梳理、展覽活動、藝術話題性亦有著密切的連動關係。2019年適逢張大千120週年,「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無象之象—張大千精品展」持續為話題加溫;吳冠中百年誕辰,不少拍賣公司亦策畫專輯,端出精品。吳冠中〈獅子林〉成交價人民幣1億4375萬元,居年度近現代書畫第三高價,也成為高價榜中唯一突破個人價位紀錄者。其〈野藤明珠〉人民幣5117萬5000元 、〈日照群峰〉4876萬5000港元、〈雙燕〉3965萬3000港元、〈美利堅大峽谷〉4520萬5000港元、〈歡騰之夜〉3327萬6000港元,成交價破三千萬,斬獲佳績。
2019年近現代書畫十大高價排行榜
清乾隆《外粉青釉浮雕芭蕉葉鏤空纏枝花卉紋內青花六方套瓶》
瓷雜工藝縮量提質 高端瓷器市場轉移北京
據雅昌藝術網統計12家指標拍賣公司的成交數據,2019年秋拍瓷雜板塊上拍6,592件,成交4,421件,成交率為67%,總成交額人民幣35.57億元,比2018年秋拍下降5.4%。抽取香港佳士得、香港蘇富比、中國嘉德、北京保利四家主要指標拍賣行數據,瓷雜板塊2016年春至2019年秋的總成交額在人民幣20至26億元之間波動。2019年秋拍四家上拍總量為2,636件,成交額為人民幣23.44億元,同比2018年秋拍,上拍總量縮水近8.2%,成交額卻增長7.18%。縮量提質是為整體戰略,頂級傳奇藏家的品牌力成為高價推手。瓷器關鍵字為「北美十面靈璧山居收藏」;工藝品keyword為「宮廷御製」;高古玉器的發燒熱搜為「雲中居」。
瓷器高價榜由保利集團獨領風騷,十大中囊括七席,包辦前三,締造新紀錄。第一為保利(廈門)以清乾隆〈外粉青釉浮雕芭蕉葉鏤空纏枝花卉紋內青花六方套瓶〉成交價人民幣1億4950萬元,成為「中國首件破億瓷器」;北京保利以清雍正〈御製青花釉裏紅雲海騰龍大天球瓶〉成交價人民幣1億4720萬元,躋身「全球最貴天球瓶」;北京保利以清乾隆〈御製洋彩加金鏤雕團螭紋開光內繪「時時報喜」雙龍耳轉心瓶〉成交價人民幣9200萬元,拿下秋拍瓷器最高價。保利集團翻轉多年來由香港蘇富比、香港佳士得占七到八席的局面,或說明了高端瓷器市場漸由香港轉移至北京。
此中,「北美十面靈璧山居收藏」受到熱烈追捧,二件破億瓷器即出自此,十大高價中占有六位。十面靈璧山居是極為重要的私人收藏,藏家自1990年代起專攻東方藝術,醉心收藏中國御窯瓷器、古代書畫和古典家具,其收藏主要由英國Eskenazi、Marcus Flacks、美國J. J. Lally等世界頂級古董商購入。高價榜也折射出另一面向:第四高價清康熙約六十一年〈御製胭脂紅地琺瑯彩千葉蓮紋碗〉於2013年春拍以7404萬港元成交,時刷新康熙瓷器的拍賣紀錄;2019年秋拍以8720萬港元成交,價位數字上雖有漲幅,但實是不賺不虧,表現不如人意,與行業內估計可望至少破1億,上看2億的門檻,更是差距遙遠,與全球經濟下行關係密切。
工藝品部分,皇帝寶璽是為常客、明清家具備受關注,十大有七件為宮廷御製,四席為明清家具。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2000年以2400萬港元成交,19年後成交價2億708萬6000港元,成功衝破拍前市場預估之二億元大關,為年度最高價。此外,清乾隆五十一年〈御製白玉交龍鈕信天主人寶璽〉2010年成交價1億2100萬港元,2019年成交價人民幣9430萬元,睽違九年,身價回落。再細究,明〈黃花梨螭龍紋大方臺〉於2015年以人民幣2587萬5000元成交,2019年成交價為人民幣3105萬元。清乾隆〈御製紫檀雕獸面龍紋條桌成對〉於2013年以3795萬港元成交,2019年成交價人民幣3220萬元。參看先前所提之清康熙約六十一年〈御製胭脂紅地琺瑯彩千葉蓮紋碗〉,即便是精品,然而若於10年內釋出,漲幅空間往往有限,藏家賺到的不是金錢,是一段與珍寶相伴的時間,「欣於所遇,暫得於己」。
高古玉器沉寂多年,近年來受到關注,在今秋香港佳士得更進一步爆發,背後的推手就是臺灣雲中居主人張偉華。2016年,他與邦瀚斯合作挑選古玉精品而成的「溫玉物華—思源堂藏中國玉器」,成為近年來古玉熱潮之端;2017年策劃的香港佳士得「養德堂珍藏中國古玉器」,亦獲得百分百成交率。2019年秋「雲中玉筵─重要亞洲私人古玉珍藏:新石器時代篇」共推出其58件私人珍藏拍品,基於對藏家品味的信賴,超過30多件拍品有書面委託,現場、電話和網路競價者更是積極,最終件數成交率達近95%,總成交金額6575萬2500港元,領銜精品良渚文化〈三層人神獸面紋玉琮〉成交價3132萬5000港元,榮登古玉高價榜首。香港蘇富比東周〈黃玉瑞獸玉珮飾〉2657萬5000港元、中國嘉德(香港)西漢〈白玉朱雀形燈〉成交價1970萬港元,分居年度二、三高價。新石器時代專拍後,每年將依序推出「夏商周」、「春秋戰國」、「秦代兩漢」專拍,勢必繼續為高古玉器延燒熱潮。
2019年瓷器十大高價排行榜
回顧2019,展望2020─中國藝術文物拍賣市場年度掃描
本文原載於《典藏古美術》330期(2020年3月號)「專題—2019中國藝術文物拍賣市場年度回顧及前十大排行」。
更多古典藝術新知,請追蹤:典藏古美術FB
17至18世紀《牡丹鳳凰銅香爐》
買家寰宇蒐羅世界精品 高價榜上群雄爭霸
買家除了信任固有品牌,選擇既多,貨在哪眼光就追到哪,寰宇蒐羅創下紀錄,如:蘇黎世闊樂17至18世紀〈宮廷御用「牡丹鳳凰」銅香爐〉以逾低估價97倍之485萬8300瑞士法郎成交;久未傳出高價喜訊的倫敦,此次由倫敦佳士得之清乾隆〈御製御用剔彩雲龍福慶有餘紋寶座〉,以逾低估價7倍多之610萬8250英鎊成交。拍賣公司更是群雄爭霸,打破過往局面:在書畫高價榜上,除常客北京保利、中國嘉德、香港蘇富比、香港佳士得,北京榮寶首度進榜;華藝國際、廣東崇正亦首次入榜。香港則在華藝國際此一新生力軍加入後,打破香港蘇富比的獨占局面。在瓷器高價榜上,保利集團成功翻轉,中貿聖佳以明萬曆〈孫克弘製黃花梨刻詩文蒼松葡萄圖四柱架子床〉創造明清黃花梨製架子床最高紀錄,取得工藝品高價榜十大門票。
將眼光聚焦臺灣,2019年的拍賣成交紀錄亦可圈可點。國際藏家張宗憲以新臺幣5608萬元於京騰龍首拍購藏清乾隆〈碧玉雕西園雅集四方委角筆筒〉,創下臺北玉器拍賣紀錄;以新臺幣802萬4000元在宇珍秋拍競得清乾隆〈碧玉饕餮紋雙獸活環耳壺〉;以新臺幣1755萬元成交清乾隆〈白玉芝仙祝壽雙靈芝活環耳八棱蓋瓶〉;新臺幣354萬元競得18世紀〈竹根雕八仙過海泛槎暨海濤烏木座〉。
東京中央沐春堂首拍林風眠〈圓圓滿滿繡球花〉成交價新臺幣1800萬元,創林風眠近20年在臺灣市場的最高價紀錄。帝圖拍賣之張大千〈工筆重彩敦煌鳳凰圖〉成交價新臺幣3136萬元,創張大千每單位面積最高價紀錄;臺靜農〈太白詩書法大橫批〉成交價新臺幣402萬元,創下臺靜農世界價位紀錄;溥儒〈長風萬里圖〉成交價新臺幣1610萬元,締造溥儒在臺灣拍賣最高價紀錄。
2019年工藝品十大高價排行榜
盤點2019新聞動態 觀測藝象意向
年度國際藝術拍賣市場的重磅新聞,當屬法國電信大亨派翠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以37億美元收購蘇富比拍賣。蘇富比於紐約證券交易下市,結束31年來的上市公司身分,重新回歸私人所有。私有化後的蘇富比無需再提供公開的財務報表和監管報告,將擁有更為靈活的治理決策、長期目標的籌畫。派翠克.德拉希也在入主後,撤換財務總監、商務總監等要職,並裁撤多位高階主管及資深員工,調整業務結構。除了現場拍賣,亦尋求拓展新的銷售管道,增設「科技及產品部門」,預期在電子商務上更加著力。此外,對現場拍賣亦多所調整:在競爭對手佳士得香港秋拍時,即曝光來年重點春拍精品、提前公布春拍行程,並於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之時,成為唯一一家堅守春拍行程的拍賣行(截至本刊截稿前未發布延期消息)(註)。諸多舉措,揭示出私有化後的蘇富比在派翠克.德拉希的帶領下更硬氣剛強,也折射出藝術拍賣市場日益競爭之未來景況。
讓我們把目光拉回臺灣。在既有的宇珍、羅芙奧、沐春堂、正德、帝圖、藝流、藝珍、景薰樓、富博斯、安德昇等諸拍賣公司環伺下,2019年新成立京騰龍、允藏齋,沐春堂則獲東京中央入股,成為東京中央沐春堂。群雄割據,各霸一方。成立新拍賣公司,並非臺灣收藏群眾的盤變大了,主因可說是長期以來第一、二級市場此消彼長的客觀局面所致,骨董店市況平淡,高端生意經營與拍賣公司合作已為常態,蓄積多年實力的骨董商轉型為拍賣公司,成為一條出路。而,東京中央入股沐春堂成立雙品牌,是國際拍賣公司入股臺灣拍賣公司的頭一遭,深具標誌性意義,一來二者可於臺、日兩地間互相支援拍品、貨暢其流,並在臺、日、港三地舉槌拍賣、吸引多元買家;二來,可增加臺灣前輩書畫家及本土藝術精品在國際的曝光度。而後下半年度,「典亞藝博」、「水墨藝博」創辦人黑國強和居意古美術負責人張富荃舉辦發布記者會,宣布將在2020年合辦臺北「典亞藝博」,此一消息旋即廣泛重振骨董圈信心,並受到藝術收藏圈的期待與關注。即使現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致使「臺北典亞藝博會」延期至2021年,但具資深骨董經驗、實力雄厚的黑國強,當初為何選擇在臺北,其背後的國際布局和操盤思考,依然值得重視。「典亞藝博」擴大版圖,除相對成本較香港為低,無非看中臺灣的藝術能量。臺灣藝術收藏體質結構成熟,買家購藏實力堅強,交割付款績效良善,生貨藏品底蘊深厚,也早已享有盛名。而,透過展會中國外參展商的加入,也將提升臺灣骨董收藏圈之國際能見度,活絡整體聚集經濟。
2020疫情蔓延時 韜光養晦好時機
在2019年的尾聲,12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接獲中國當局通報,湖北省武漢市發生多起呼吸性感染病例,病毒來源不明……接下來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應防疫而來的封城、封關、停工等舉措,阻斷產業供應鏈、人流物流受到限制、諸經濟層面遭全面性的壓抑,中國被暫停,全球都卡陷其中。據彭博經濟研究預計如果疫情已受到遏制,中國2020年第一季的GDP增速下降至4.5%,全年成長降至5.7%;若疫情推延至第二季後,全球經濟將受到更大的打擊,2020年中國GDP預測會放緩至5.6%。
新型冠狀病毒晦暗了秋拍點燃起的亮光,打斷原有的觀望步調。在病毒面前,保命是第一要務,藝術交易及收藏念想被放在後頭。讓我們細數寰宇中國古代藝術品拍賣市場狀況,鏡頭先帶到第一站紐約,紐約佳士得、紐約蘇富比、紐約邦瀚斯春拍由3月延至6月;再至東亞寶庫日本,橫濱國際春拍由2月延至4月、東京中央拍賣春拍延後;國際視野下的香港,保利香港、香港邦瀚斯、中國嘉德(香港)春拍延期;回到中國,北京大羿春拍延期、廣東崇正雅集第九期延期……在徵件活動上,不少拍賣公司改為線上徵集。對於拍賣公司言,品牌的再升級、數位化線上徵集、網路拍賣E-BIDDING等原就規劃的安排,在未來都可能加速。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大瘟疫下的小確幸,是與藏品相伴,宅在家安靜閱讀,韜光養晦重新檢視收藏。若排除掉執著的真愛品味與欣賞門檻,多元化藏品類項的選擇方案,或將進入更多買家的思考範疇。畢竟,藝術品投資已成為中國高淨值人群投資理財的選擇之一,當中國概念的投資標的無法避險,勢必靈活調整組合,以降低市場波動影響,或是擴大收藏品類,或是已受到廣泛國際認可、能夠輻射全球市場的收藏品。另一個較深層的內觀思考,則是檢視真正的收藏意涵,收藏的最核心意義對於買家言到底是什麼,快樂開心有品味?保值升值可炫耀?捫心自問,每個人的答案不盡相同。
疫情終會過去,待到清風撥雲日,且保持謹慎樂觀態度。容我借用紐約名古董商藍理捷(J. J. Lally)所言:「對於藏家們,我能給予最好的建議似乎簡明易行,即便它同時也非常困難實踐:專注購藏你負擔範圍內最好的藝術品,把重點放在它們的品質和稀有性,並且遵循長期的規劃來建立一個獨特的收藏。」
註:蘇富比春季拍賣部分移至紐約(4月16日),其餘延期至7月份舉行。詳見官方網站公告
藍玉琦( 163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