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和「來歷不明者」有關的繪本……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和「來歷不明者」有關的繪本……

被排除的外來者,在他們心中的怨恨,是至死未瞑的,我相信。

有一本名為《島》(the island, Armin Greder,無中譯 ) 的繪本,說的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外來者,海潮把他和他的木筏送到了島上。島民的第一反應是要把外來者送回去,可是在漁夫的游說下,大家勉強接受了他,把他安置在廢置羊欄裡、吃本來要給豬吃的食物;可是,就算「來歷不明者」完全沒有傷害性,他的存在,還是造成了莫須有的恐慌,最終,島民還是沒有辦法容忍和「來歷不明者」共存,將他推出去送往大海。

故事並沒有在「處決」掉外來者後結束,島民為了防止舊事重演,築起了高牆,設了嚴格的警衛,嚴禁任何船隻的靠近,連海鳥只要一靠近都會被射死。

最近發生的154隻走私貓被迅速安樂死事件,令我想起了這本繪本的結尾,在這之前,我一直覺得這結尾太荒謬了吧,連飛鳥靠近都要被射死。這不可思議的事件發生後,我再一次體會了島國對「來歷不明者的恐慌」,果真印證在官員身上。官員幾乎把所有動物會有的傳染病一次嫁接給這批「來歷不明者的貓」,也因為貓是別的物種,雖然也是生命,但在島民眼裡只有「可能有傳染病」,所以直接被全數殺光。

把外來物消滅後,島上的生命就可以維持在安全無危嗎?

荒謬的事件發生後,會有很多人支持荒謬的做法,就像書中的島民一樣,大部份的人還是支持把外來者送回去大海,既便有人反對,但支持排除異己、持安全牌的聲量還是遠遠大於反對者。後代聽到這樣的故事第一反應或許是「怎麽可能」,接著書中的事可能就成真了。

還有一本讀過馬上印象深刻烙痕的、和「來歷不明者」有關的繪本——《沙漠小鎮與番紅花酒》(砂漠の町とサフラン酒,文:小川未明、圖:山福朱実,無中譯) 。說的是一位沒有人知道她從哪裡來的女人,被賣到小鎮上的番紅花酒廠工作,故事沒有明說她受了什麽委屈,但她心裡充滿了怨恨,臨死前,她切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到番紅花酒裡,那混了血的酒異常地好喝,於是就被留下來作為酒的原料,這沙漠上的小鎮上就因為番紅花酒聞名起來。慕名來喝酒、散盡錢財的人只好留下來做苦工,有了積蓄後又忍不住去喝酒,這酒的魔力就讓愛上它的人永遠回不了自己的故鄉。

《沙漠小鎮與番紅花酒》(砂漠の町とサフラン酒,文:小川未明、圖:山福朱実,無中譯

比起前者《島》,雖然兩本都一樣的震撼,我更著迷於《沙漠小鎮與番紅花酒》中的長遠的、無聲的「復仇」。被排除的外來者,在他們心中的怨恨,是至死未瞑的,我相信。

一位沒有人知道她從哪裡來的女人,被賣到小鎮上的番紅花酒廠工作,故事沒有明說她受了什麽委屈,但她心裡充滿了怨恨,臨死前,她切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到番紅花酒裡….。《沙漠小鎮與番紅花酒》書籍內頁(圖片由作者提供)
馬尼尼為maniniwei( 19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