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結字:因時相傳

結字:因時相傳

宋 蘇軾〈寒食帖〉

「法書以用筆為上,而結字亦須用工。蓋結字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這段話在書法史上膾炙人口,出自元代大書家趙孟頫(1254-1322)的〈蘭亭十三跋〉,一語道破書法藝術的重點。儘管強調用筆為上,不過結字也是不容忽視的關鍵。

「法書以用筆為上,而結字亦須用工。蓋結字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這段話在書法史上膾炙人口,出自元代大書家趙孟頫(1254-1322)的〈蘭亭十三跋〉,一語道破書法藝術的重點。儘管強調用筆為上,不過結字也是不容忽視的關鍵。結字意指單字的結構,會隨著時代風尚與書家喜好而出現不同的特色,例如長、短、胖、瘦、鬆、緊、疏、密等,但對於用筆的講究則始終如一,也就是筆墨的要求從古至今都是一貫的標準,並不因執筆或運筆方式不同而改變。然而,光有好的用筆仍嫌美中不足,要追求更高的層次還是需要合適的結構來相互配合。若回到實際書寫層面來考慮,筆墨的鍛鍊確實比結構的學習來得困難─結構本身有跡可循,容易歸納出原則來加以遵循;然用筆就必得透過持續不斷練習,需要學習者慢慢體會才可能逐漸提升品質。

被譽為「天下第三行書」的蘇軾〈寒食帖〉中,隨處可見其精妙用筆與絕佳點畫,而其結構中多有因不善懸腕而產生的扁斜特徵,不再刻意維持優美的外型,亦成為蘇體字的招牌結體。這樣的結構不僅反映出蘇軾特殊的執筆方式,也表達出其歷經烏臺詩案後的豁達書寫態度,不再拘泥於傳統筆法與結字,讓一己之情性自由地顯露出來。

宋 蘇軾〈寒食帖〉

紙本,34.2×199.5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蘇軾(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四川眉山人。在書法史上,與蔡襄(1012-1067)、黃庭堅(1045-1105)、米芾(1052-1108)並稱宋四家。元豐二年(1079)謫居黃州(湖北黃岡),第三年四月的寒食日,在季節更替下,有感於仕途的挫折與生活上的困頓,作〈黃州寒食二首〉,書成此卷。詩中波瀾起伏的情緒,隨著筆端轉化成紙面上縱橫流轉的線條,每個單字有各自的結體,姿態橫生,彼此之間偃仰錯落。搭配蘇軾個人的獨特結體,點畫上也能推陳出新,不受限於傳統筆法,往往有出人意表的表現。不落時俗的書寫觀點,為書法史開創出新的可能。此卷由宋至今流傳900餘年,論者譽為蘇軾存世最佳書蹟,更被推許為天下第三行書。

除了真情流露以外,作品中還存在著不少巧思佳構,搭配大膽而創新的筆法,寫下一個又一個具有開創性的單字,著實呼應「我書意造本無法」的書寫觀。以「苦」字為例(圖1),最醒目的就是其特殊外型,完全不同於傳統上的平穩寫法(圖2),看起來格外地歪斜,觀者很容易能察覺其結構方式並不常見,進而產生「非常苦」的聯想。外觀上卻又呈現近三角形的穩定幾何外型,讓整個字產生一種穩固堅實感,搭配厚重的線條,幾乎可以感受到蘇軾心中那股濃烈的苦。「艹」部的起筆還算正常,然而橫畫在入筆處稍作迴鋒後便放筆直書,毫不在乎橫畫的既定筆法與運筆規則,猶如一把銳利的匕首無情地刺穿「苦」字,接著連續運用四個型態各異的折筆,傳達出書寫方向被不斷地改變的挫折感。非常外貌、冷酷無情與強烈挫折,成為這個字在審美表現上的三大特徵,蘇軾無疑寫出了書法史上最苦的苦字,堪稱天下第一「苦」。

圖1 宋 蘇軾〈寒食帖〉中的「苦」字。
圖2 唐 裴休〈圭峰禪師碑〉中的「苦」字。

不單單「苦」字,帖中還有許多結字也極具新意。例如首個「欲」(圖3)就屬比較傳統的寫法,左右偏旁比重勢均力敵,相互依存。第二個「欲」(圖4)則是將左邊「谷」的結構拉大,第一點就拼了命點下去,接著加重撇畫的收筆強度,形成類似捺筆的有力外型,此二筆的量感與力度成為單字中的重點,書家此時巧妙地讓點與「口」輕量化,採取比較婀娜圓轉的筆調,「欠」旁更是刻意縮小並讓上部往右傾,感覺頭前腳後,好像在拖拉著「谷」字往右。兩個偏旁之間產生更多的互動,相較首個「欲」顯得生動活潑許多。兩個相同的單字,在不同結構的巧妙變化之下,搭配合適的用筆,可以營造出相當不一樣的藝術效果,顯示出結字在書法中的功能與重要性。

圖3 宋 蘇軾〈寒食帖〉中首個「欲」字。
圖4 宋 蘇軾〈寒食帖〉中第二個「欲」字。

僅僅兩個字,便足以說明蘇軾對書法藝術的偉大貢獻,少了他,北宋書法勢必無法如此精彩。他這些前無古人的嶄新寫法,肯定鼓舞了許多書法學習者從傳統中走出自己的風格。身為蘇門四學士之一的黃庭堅,算是其中最為成功的一位,在蘇軾強大的書風影響之下,還能發展出富有個性的結體,搭配獨特的運筆方式,開創出自己的風格,躋身四大家行列。

趙孟頫所提到的結字須「用工」,就是指點畫結組時的安排與規劃,對現代人或許稱為「設計」更容易理解。然而,線條的品質卻是無法依靠設計來達到,只能透過毛筆瞬間書寫出來,完全不存在著修改的空間,直接反映寫字者的書學程度。儘管如此,光憑好的線條仍然無法成為第一流的書法家,還需要有相輔相成的結字觀念搭配才行。總之,單字結構借助線條才能表現出來,好的線條也必須因應結構特性做出適度的調整,自然就成為結構的一部分,顯然兩者互為表裡,缺一不可。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蝦皮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何炎泉( 10篇 )

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文獻處研究員。